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89章 【一个像夏天】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689

    说完,方雅柔神气地一扭头,继续张嘴把剩下的大半个包子都塞进了嘴里,脸蛋鼓鼓地咀嚼着,但难掩得意之色。『頂『点『小『23

    谢盈盈龇了龇牙,嘴唇动着也不知道咒骂了几句什么,但很快就俏魅地“咯咯”笑道:“我就知道你没有把照片留着,因为我很了解你,你根本不是那种会拿照片威胁别人的女人”。

    方雅柔轻哼了声,不置可否,埋头又拿起第二个豆沙包啃了起来,甜甜带奶香的味道让她有些爱不释口。

    谢盈盈走上去自己也拿起一个,吃了几口,看到方雅柔一脸小幸福的模样,嘴角露出一抹宽慰的笑意。

    吃完一个豆沙包,谢盈盈扭身摆摆手,“我走啦,剩下的你一个人消灭光吧,那家店的地址我会发信息给你……”

    走了没几步,方雅柔突然在后面低头说了句:“谢谢”。

    谢盈盈表情有些凝固,一脸欣然地回头,“不用谢,只是想要回我的照片罢了”。

    “你不用这么说,我很了解你”,方雅柔目光闪烁地道:“其实你根本不在乎我是否拍了你的照片,只是来给我送豆沙包……不得不说,你很会挑时间”。

    谢盈盈抿了抿嘴角,释然道:“凑巧碰上今天的事罢了,你既然这么说,那好吧……本来我不想劝你的,但我也了解你,所以……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强求自己,很多事不是勉强得来的,既然累了,不如换个环境。

    是你的总是你的,不是你的……只会伤害你自己”。

    若旁人恐怕听不懂谢盈盈在说什么,可方雅柔却是很心知肚明。

    女人没再吭声,咬着包子,陷入了沉思。

    谢盈盈也没再多说什么,她们都是聪明的女人,只是习惯戴着彼此的面具,这是人生,也是一出戏。

    深知这一点,才让她们远比旁人所想象的,还要了解彼此。

    林飞在房门口等了好一会儿,终于见到谢盈盈走出来。

    虽然不是林飞有意要听,但还是能听见两个女人在里头讲了些什么。

    若是方雅柔真的听了谢盈盈的建议,“换个环境”,那岂不是意味着要离开临安?

    这可就把事闹大了,且不说自己会舍不得,就像心头少了块肉一样,林大元那儿都不好交待。

    谢盈盈看到男人愁眉苦脸的样子,神秘一笑,“小飞飞,你跟我来一下”。

    林飞也不知道女人要干嘛,这会儿却是希望谢盈盈支点招,想办法让方雅柔心情好过点,于是并没多问,跟着走了出去。

    两人来到楼下庭院里,这会儿已经月上树梢,夜风席席。

    林飞正要开口问谢盈盈有什么话想说,却见女人突然转身,扬起一巴掌就扇了过来!

    林飞自然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让女人打自己一巴掌,一把将谢盈盈的手腕给抓住,看着面带愠色的女人,诧异道:“喂,你这是发哪门子疯?要打你男人总得有个由头吧?”

    “这不是为我自己打的,我是替柔柔打的,谁让你叫她难过惹她哭的?”谢盈盈气愤道。

    林飞顿时没了底气,可又觉得奇怪,松开谢盈盈的手问道:“你跟柔柔不是一直水火不容么,怎么今天突然为她都要来打我了?”

    谢盈盈二话不说,先是抬脚在林飞的脚背上踩了几下。

    这次林飞也懒得躲开了,就让女人发泄着猛踩,反正他也不会受伤,就是鞋子脏了点。

    “你难道没听说过,最了解你的不是朋友,而是你的敌人么?”谢盈盈哼声道:“我跟雅柔从小一起长大,你知道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吗?”

    林飞摇头,有些古怪怀疑地看着女人,“我哪知道,每次问起雅柔,她都缄口不言,该不会你是追过她吧?”

    谢盈盈白了他一眼,“要是可以,我真想追她,可惜她不喜欢女人,喜欢你这种臭男人……”

    “那到底是为什么?”林飞越发困惑,这一直是萦绕在他心头的谜团。

    谢盈盈长长地叹了口气,随即苦涩笑道:“她不跟你说……其实是对我的宽容,当年是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可却让她受了太多伤害,前些年,我一直在国外,都不敢出现在她面前,直到这两年,才重新鼓起勇气”。

    林飞愕然,怎么也没想到,平时看起来气势凌人,自信风光的谢盈盈,内心是以这种彷徨胆怯的态度来面对方雅柔的。

    “算了,虽然可能会让你也讨厌我,但为了柔柔,我觉得还是要告诉你,把一些事情讲明了”,谢盈盈考虑了片刻后说道。

    “如果你不想说,我也不是非得知道,不管你们过去发生过什么,你们都是我的女人”,林飞诚恳地说。

    谢盈盈抿嘴浅笑了下,似乎对男人的表态也有所感激,但还是淡淡叙说道:“那是在上高中的时候,我和柔柔当时是最要好的朋友,虽然我们京城的这些大家族子弟众多,但能交心的其实很少。

    平日里有很多名门闺秀跟我们一起嘻嘻闹闹,可只有我和柔柔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会彼此说一些悄悄话,聊心事,而不是名门之间的勾心斗角,表面客套。

    或许是因为我们谢家的祖传功法‘明玉功’的关系,讲究至阴至寒,一般只有女子才能修炼到极致,而我是水雷灵体,家族对我特别器重,也从小要求我重视贞洁,不能跟男人多打交道……渐渐的,我对男人没了兴趣,只对女生感兴趣……

    我跟柔柔说,我喜欢一些漂亮的女孩子的时候,她虽然很震惊,但却并没觉得我是什么奇怪的人,依然跟我做朋友……

    我以为,当我去勾搭那些女生的时候,她们不会太多疑,可没过多久,还是传出了我是个女.同的消息,一下子,我成了那所贵族学校里的异类。

    当时我很惶恐,我才发现周围的人开始避开我,特别那些女孩子都把我看作怪物一样,生怕跟我有所牵连,也被当作异类。

    即便我是谢家的重要嫡系子孙,可也改变不了在那个圈子里太过特殊的事实,她们可能会想巴结我,却不会真正接近我。

    只有柔柔……她一直陪在我身边,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她都把我当最好的朋友……甚至方家的长辈让她跟我保持距离,她也没那么做……

    那段最难熬的日子,是她陪我渡过的……”

    林飞听着女人讲述她们少女时的岁月,不禁微笑,那确实很符合方雅柔的性格和处事,总是这么体贴身边的人。

    可谢盈盈说到这里,却眼眶泛红,有些莹润,似乎很是痛苦,一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那段日子真的很孤独,虽然有柔柔陪着我,但我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关在牢笼里,被这个世界所抛弃了……

    我觉得那样下去,我可能会疯掉的……所以我想摆脱女.同的帽子,我故意去跟一些学校里的男生打交道,做朋友,偶尔也会假装喜欢某个男明星,跟那些女生一样犯犯花痴。

    以我的姿色,那些男生自然很容易就上钩,开始有人给我写情书,也有人约我出去,虽然我没接受,可至少显得我并不是喜欢女人的异类……

    也就在那时候,大家开始怀疑,并不是我喜欢女生,而是天天跟我在一起的柔柔,是个女.同,是她在追求我,所以才传出了那些谣言……”

    听到这里,林飞目光一凝,几乎已经能联想到后面发生了什么。

    谢盈盈眼中满是泪水,一脸内疚和懊悔地道:“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时候柔柔被那些女生误会后,一声不响,一句也不解释的样子……她什么表情也没有,就这样像是默认了。

    我卑鄙地把所有的负担都撇开,丢给了柔柔,但当事情发生后,却因为害怕再被人看作异类,被孤立,所以没有替她说半句话……

    她明明是可以为自己开脱的,她只需要很正常地跟一些男生打打交道,或者跟一些女生聊一聊,肯定会让人知道真相。

    但她没有那么做,即使我背叛了她,可她依然选择替我承受了那一切……

    一直到高中结束,我都没再跟柔柔讲过话,我们没有再一起上学,也没一起放学,也没有再去一起吃豆沙包……

    我们好像成了陌生人一样,当她被那些女生嘲笑,被人看作奇怪的角色,我却在跟那些嘲笑她的人虚情假意地客套……”

    谢盈盈哽咽着,抹了抹眼角的泪花,仰了仰臻首,让泪珠不至于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