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90章 【一个像秋天】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你现在知道,我是一个多虚伪,多卑鄙的女人了吧……”谢盈盈凄然回头一笑,“你是不是很后悔,让我住进这个家里来……其实雅柔生气是正确的,你应该赶我走,而不是因为我,又伤她的心。”

    林飞面色复杂地看着女人许久,走上前,伸出一只大手。

    谢盈盈以为男人要打她一下,可闭上眼后,才发现这只宽厚的大手是抚摸在了她头上,轻轻地揉了揉。

    女人不禁睁开眼,有些茫然地看着男人。

    “你们女人有时候就是把一件事想得太复杂……拿小时候的事情来惩罚谁都是不可取的,不然的话,我这个满手无辜者鲜血的屠夫,岂不是第一个该上断头台?我哪有资格活在这个世上……”

    林飞笑了笑,“我总算明白为什么你动不动就去惹雅柔生气了,你的做法也真是够幼稚的……为了引起她的注意,就非得这么招惹她么?其实大家都不再是当年的小孩子了,这些事情,你们开诚布公地说,她早就已经原谅你了”。

    “可我原谅不了我自己……”谢盈盈摇头,苦涩地道:“我根本不敢回想那段日子里,她是怎么熬过去的……”

    林飞寻思了下,说:“那我教你一个办法,可以补偿她”。

    谢盈盈一愣,眨巴眨巴眼,“什么办法?”

    林飞一本正经地道:“每天给她送豆沙包去,把她养得白白胖胖,变个小肥婆,然后大家嫌弃她胖的时候,你坚决地站在她那一边,不就扯平了?”

    “去你的!”

    谢盈盈才听出来林飞在开她玩笑,粉拳连着捶打在林飞胸口,还拳打脚踢。

    林飞还想起一件事,坏坏地笑说:“说真的,盈盈,你其实有偷偷暗恋雅柔吧,不然的话,为什么以前你每次见到我,都要对我百般刁难?我现在想想,这不就是情敌相见,分外眼红么?”

    反正都已经把事情说开了,谢盈盈也大大方方地坦白,“是又怎么样?我之所以愿意住在这个家里,才不是因为你呢,我只是想着有朝一日,能把柔柔从你手上夺过来!

    虽然现在她还不怎么跟我亲近,但保不准哪一天我们旧情复燃呢?你又这么老惹她不开心,我大有机会,所以你可要有点危机意识!”

    林飞叹了口气,果然是这样,竟然跟自己的女人抢女人,这种奇怪的逻辑也真是世所罕见了。

    虽说谢盈盈有赌气和玩笑的成分在里面,但终归让他心里感觉怪怪的。

    “我跟你说了这么多!就是警告你!你要是敢寒了柔柔的心,伤害了她,我一定会给你好看!!你要知道,女人报复男人的方法,可不是用武力那么简单……”谢盈盈气鼓鼓地瞪大着水眸。

    林飞哭笑不得,一脸诚恳地点头答应,“好好好,我已经认识到错误了,以后坚决不会再犯!”

    “这还差不多……”谢盈盈抹抹脸上的泪水,显得颇为满意。

    林飞上前拥抱了下女人,拍拍她的脊背,道:“不要想太多,当年柔柔愿意替你承受那些流言蜚语,现在你为她打抱不平,其实都证明了,你们的心里一直都有彼此,真正的友情是不会因为受了委屈就消散的,只是你们表达的方式不一样罢了”。

    “嗯……”谢盈盈点点头,靠在男人胸口,恬然笑着。

    晚餐的时候,方雅柔已经像是缓了过来,只是女人吃豆沙包已经吃饱了,虽然帮着做了不少菜,但自己却什么也没吃。

    林飞一直想找机会跟方雅柔陪个不是,好生哄一哄,可没想到晚餐结束后,方雅柔主动地开口,让林飞进她房间里说点事。

    进到女人房间后,林飞心里多少有点忐忑,歉然道:“柔柔,我仔细想过了,你刚刚说得很对,是我太疏忽了,对不起……我没能考虑周全。”

    方雅柔浅浅笑着,“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其实该说这三个字的是我啊”。

    林飞一愣,听女人的口吻,似乎有点异样,不禁着急地问:“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又没做错说错什么,要是还有什么不满意,你可以跟我说出来”。

    “你别胡思乱想”,方雅柔脉脉地看着男人,低声说:“其实你我都很清楚,不是么?今天我会对你说那些话,会给你脸色看……并不仅仅是因为替研研担心,那只是导火索……”

    林飞表情有些不自然,他当然明白女人在说什么,可这正是最为叫人担心的一种发展趋势。

    “你别说了,我可以理解你,这不怪你”,林飞正色道。

    方雅柔却固执地要把话说完,“我明明不该管你和谁在一起的,也答应了不会嫉妒,不会争风吃醋的……可最近看着你越来越多的时间,跟苏*在一起,就算我明知道,她现在很孤单,很需要人陪伴,但我还是不能自已,会感到难过,感到心酸……”

    方雅柔眼中有些湿润,吸了吸瑶鼻,道:“以前我觉得,我是可以接受这一切的,就算我的爱人有别的女人,但只要是真心相爱的,这些都无关紧要……

    反正,这样的事情在大家族里也不少见,至少你会对我坦白,而不是遮遮掩掩。

    但我现在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的心了,我发现当自己越来越爱你,把你当作唯一的时候,就会越来越不舍得别的女人跟我分享这些……”

    林飞感到自己的胸口像是一口气上不来,闷得要死,女人的话让他窒息。

    “柔柔……这不是你的错,你根本不需要这样勉强自己”……

    “但是我会瞧不起我自己!”方雅柔一只手按着自己的心口,颤声道:“当初我口口声声说不介意,现在却开始自私自利,嫉妒狭隘,还借研研的事情对你大声发脾气,这是我对你的欺骗!丑恶地连我自己都觉得恶心……”

    林飞不管那么多,上去用里抓着女人的双手,大声道:“方雅柔!你清醒一点!这都只是人之常情!我根本不在乎你骂我训斥我,是我不对,你干嘛要把自己想成那么糟糕!?怎么看待你是我来判断,你不要伤害自己不好不好?!”

    方雅柔惨然一笑,“林飞……我现在好庆幸,我们还没有结婚……不然的话,我会更加有负罪感……”

    “我们就快结婚了,你要是愿意,我等天一亮就带你去民政局登记!你难道以为我是跟你随便说说的么!?”林飞着急地道。

    方雅柔却是摇头,“不……你其实心里应该很清楚,你最爱的人,或许是影子,或许是苏*,甚至是千面……但也绝对不是我。

    以前或许是因为我可以容忍你,才选择我……可现在我已经做不到了,那我唯一满足你的一点也不存在了……

    所以,我不能跟你结婚,现在我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

    “方雅柔你疯了吗!?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林飞的脑子里都一团乱麻,因为他竟然也一时间搞不清,自己是不是因为方雅柔的“大度”,才选择跟她结婚,还是自己真的渴望她成为自己的妻子。

    “你的眼里有动摇,有犹豫,有迷茫……就像现在的我一样”,方雅柔深情地看着男人,“对不起,林飞,我想谢盈盈那个女人,这次说了一句对的话,我该换个环境,让自己换个心情,让自己冷静一下……”

    说完,女人把自己的手,从林飞的指尖抽了出来,默默地转过身去。

    林飞感到两只手离开自己掌心的时候,不知怎的,就像自己的魂丢了似的,脑海里陷入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