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91章 【密信】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一晚注定让林飞无法入眠,哪怕他其实不用睡觉,可心里的纠葛,却叫他宛如置身荆棘丛林之中,随便一动,都可能满身伤痛。

    方雅柔是个很有主见的女人,虽然在大多数时候,她都选择照顾旁人而忽略自己,可不代表她就真的没自己真实的想法。

    一旦她决定了某件事,可能她会比任何人都要偏执,果断,甚至残忍……不仅是对别人,也是对她自己。

    没等林飞恍过神来,方雅柔就已经去林大元那里,说了她要离开一段日子。

    不过方雅柔的说辞比较委婉,只讲了她要回京城陪伴身体不太好的母亲,因为事发突然,她才急着走。

    林大元也察觉到一点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也想不到太多,看到方雅柔的伤感神色,也以为是担心家母,并没太怀疑别的。

    天亮的时候,方雅柔已经离开了临安,坐飞机返回了京城。

    林飞躺在房间里的大床上,看着天花板,却是一晚上没合眼,他在思考方雅柔所说的话,可越是去想,就越感到泥足深陷,难以从那团复杂的情感漩涡中挣脱。

    一直到吃早点的时候,谢盈盈推门走了进来,看林飞表情呆滞地样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但是很快,谢盈盈就深呼吸一口气,露出一个灿烂的明媚笑容,娇声喊道:“小飞飞!我们来做点晨练好不好?”

    她一个飞扑压在林飞身上,胸口一对沉甸甸的山峦在紧身的圆领运动衫中晃动着,两腿跨在林飞的腰间,缓缓用自己中间的敏感部位,从林飞的腹部来回上下摩擦。

    一直到将身子往下退到林飞的大腿部位,却发现林飞并没丝毫反应,那原本应该犹如擎天柱的大家伙,这次却乖乖地没动静!?

    “呀!小飞飞!你怎么不行了!?”谢盈盈惊呼了声。

    林飞无语地伸手用力捏了把女人的一只白.兔子,“行了,我现在压根没心情跟你做,你也不用故意逗我开心安慰我,我没那么脆弱”。

    谢盈盈有些抱怨男人的手捏得太用力,轻轻抚摸自己的左侧胸口,“谁要安慰你了……难道柔柔走了,我就不用练功了?别忘了,你可是我榨取阳气的鼎炉啊”。

    “还鼎炉……再胡说八道我打你屁股!”林飞佯怒着瞪了她一眼。

    谢盈盈却是娇媚一咬唇,抛了个媚眼,“人家巴不得你来打呢,只要别打肿了,还是挺刺激的……”

    林飞对这不正经起来没药救的女人也没辙了,不过被她这么一闹,真的心里舒坦了许多。

    正考虑着要不要跟谢盈盈做点“运动”再下楼去,却听到下面传来姜小白的喊声。

    “刀哥!刀哥!”

    林飞还纳闷这几天花和尚去哪了呢,虽说追求李蔚然被直接无视,可也用不着受伤地跑得没影啊。

    不想,这会儿突然就一大早回来了。

    谢盈盈也刚刚才起了点激情,就被人打扰,不高兴地噘了噘嘴,一只纤柔的素手上散发出水雷真气,“嗞嗞”的金蓝色电花火有些吓人。

    “真想把那和尚给电死,你那个小弟也太不会找时间了”,女人嘀咕。

    林飞笑了笑,在女人脸蛋上很自然地亲了口,摸摸她的头发,以示安慰,便走了出去。

    谢盈盈愣坐在床上,一时竟然呆住了。

    两人早就已经不知道在床上多少次云.雨缠绵,算是把能做的都做过了,可这一切,竟然还不及林飞如此轻描淡写地亲她一口,抚摸了她一下。

    谢盈盈感到自己的心头犹如小鹿乱撞,呼吸急促,痴痴地甜蜜笑了下。

    来到楼下的林飞,见到姜小白就直皱眉头。

    “跟你说多少次,就算找女人,也别这么明目张胆好不好,你好歹还是个和尚呢……把脸上的口红印擦擦!回头把身上的女人香水味也洗洗,这什么劣质香水……老去澡堂和洗头房,你就不能多花点钱去找个上档次的地方?”林飞一番教训。

    姜小白尴尬地摸摸自己的脸,讪讪笑道:“反正灯一关都差不多,再怎么都比以前山里的那些村姑漂亮啊,而且出家人要勤俭节约么,大夜总会几千块钱一晚多浪费啊……”

    “行了,要钱直接跟我打电话不就完了?非得一大早跑来我家里,说吧,要多少,我让EVA打给你”,林飞以为这货是没钱玩乐了。

    可姜小白赶紧摆手否认,“刀哥你想哪去了,我是有要紧事跟你说啊……你看你,一顿数落都快把我给整忘了!”

    说着,姜小白从袈裟的袋子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林飞。

    “这是我今天早上刚收到的,没邮戳,是有人派个孩子塞给我的,像是很怕被什么人发现一样,可我一看上面的收件人,是刀哥你,我想会不会是谁恶作剧,就把它拆开了……”姜小白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道:“刀哥,这上面内容啥意思啊?李家是哪家?四大家族掌握了什么证据?至于让你逃离夏国啊?”

    林飞看着这里面的信件,上面写着很简单的一句话:“四大家族已从李家下人得知真相,握有证据,危机将至,尽快离开夏国……”

    很显然,这个人是知道了四大家族要对林飞动手,提前给林飞通风报信。

    网络通讯都是会被监控到的,无奈之下,选择了最原始的送信,而且还由姜小白转交给林飞。

    林飞看完后,眯了眯眼,不禁有些纳闷,当初谢盈盈找到的证据,不是已经销毁了么?那人也应该杀了,怎么会还被四大家族掌握证据?

    正好,这时谢盈盈走下楼来,看林飞表情怪异,询问怎么回事。

    林飞把这封信递给她一看,女人顿时俏脸发白,花容失色。

    “我……这……”谢盈盈慌乱地解释道:“林飞,你相信我!这不是我干的!”

    她生怕林飞不信任自己,急得还说道:“我可以发誓,如果我对你有半句谎言,我谢盈盈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行了”,林飞洒然一笑,捏了捏女人的脸,“你急什么?我当然知道不会是你干的,你又没任何动机,这么做对你百害无一利。”

    谢盈盈这才松了口气,可还是担忧地道:“可菲菲是不会开这种玩笑的,她既然这么写信告诉你,肯定是真的有李家的人证明了当初的事……”

    “你说什么?菲菲?陆雨菲?”林飞蹙眉。

    谢盈盈眨眨眼,有些不解,“你不知道?这信上的字迹,就是菲菲的呀……你以为是谁给你告密的?”

    林飞当然看不出来这是谁的字迹,他只能看出是个女人写的,却没想到,是陆雨菲亲自写了告诉他。

    不得不说,林飞还是有些感动,自己毕竟杀了她的父亲,即便是那陆铁军咎由自取,可杀父之仇,怎能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