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701章 【爱国将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很显然,方家已经收到了讯息,王家的老祖宗败北,林飞安然无恙。

    这就意味着,林飞现在的实力比过去只强不弱,丝毫不需要担心与林飞在一起,是否会遭到王家的刁难。

    这等情势下,他们自然赶紧要把关系保持住,甚至更加卖力气,好促使林飞和方雅柔确定关系。

    林飞想到返回京城的方雅柔,一时心里失落,也没了心思继续扩大范围仔细找卢斌。

    面对电话里方书海的请求,林飞则是问道:“雅柔她到家里,还好么……”

    方书海似乎没料到林飞会这么问,犹豫了片刻,道:“她说要回母校的附属医院工作一段时间,参加几个医疗项目,不过这孩子的心显然还在你那边呢,心不在焉的,我觉得……”

    “她有没有哭?有没有很伤心?”林飞又问道。

    方书海一头雾水,这算什么事,他一老人家哪知道小姑娘的那点心思?

    “这个……应该没有,我让儿媳妇去问问”,方书海讪讪笑道。

    林飞却是说“不用了”,深呼吸了一口气,道:“她只要没事就好,你们不要对她做什么要求,也别多问她什么原因,她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

    “这……”方书海一听,着急地道:“林飞,你们是不是闹变扭分手了?”

    林飞沉默了会儿,苦笑着道:“有些复杂,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以后再说吧……”

    说完,也不管方书海那头什么表情,林飞挂断了电话。

    面对方雅柔的情感,林飞有些云里雾里,他不知道该如何去理清这一切,只能暂且搁置。

    但这就像是在他心头拴着的一绳索套,无时无刻都在牵动着他的心。

    回到家中时,正好千面下班回家,林飞正愁一下子找不到卢斌和希瓦,于是就让千面想想办法。

    对于这件事,白欣研已经不想再多管,卢家满门被灭,让女人多少有点觉得残忍。

    不过林飞却不能容忍,希瓦带着卢斌这么一个后患逃走,还是希望尽快找到二人。

    千面也乐意地答应,想了想,说:“她是个出色的杀手,隐匿的本事绝对天衣无缝,想通过摄像头和网络捕捉她的踪影很难。”

    林飞无奈笑道:“我也知道常规的办法有点难,恐怕要找到也得花上不少时间,所以问问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习惯”,千面说。

    “习惯?什么意思”,林飞蹙眉。

    “她是个杀手,你以前也是杀手,我也是杀手,只要是同行,总会有习惯上的相似点,就算有意避开这种相似点,还是会留下做作的痕迹。她如果要带一个受伤的大男人离开临安,危险系数很高,所以多半会留在城区附近”。

    林飞恍然道:“你是说,我们以希瓦的角度出发,看能把卢斌藏在什么地方,然后一个个搜寻?”

    “没错,不管有没有他们的踪影,只要是可以怀疑的地点,就要去搜查,因为哪怕他们进入某一栋房子,也可以做到不留痕迹”,千面道。

    林飞点点头,自己虽然用神识搜索了大范围的临安城区,但毕竟只是粗略地搜查。

    临安市有数百万人口,这样大海捞针式的搜查,自己不可能真的盘查得一清二楚。

    “那你……是跟我分头去找,还是一起去找?”林飞知道如何做后,问千面的意思。

    女人表情平静地看了林飞一会儿,明亮的眸子里也不知道闪烁着怎样的波动,最后淡淡说:“一起”。

    林飞愣了下,虽然这个答复很简单,干脆的两个字,但就是让他心里有丝莫名的欢喜。

    ……

    位于临安西郊的一处别墅群中,一家看似普通的宅邸内,却是躺了两具老年夫妇的尸体。

    这两具尸体都是见血封喉,死得毫无痛苦。

    而腿部已经缠裹着纱布的卢斌,则是躺在沙发上,虚弱地喘息着。

    一身黑衣的希瓦跪在沙发边,用湿毛巾轻轻帮男人擦着汗水,一脸的心疼。

    “还疼么?”

    卢斌心里大骂,都这样了怎么可能不疼,但他这一刻唯一的依靠就是眼前这个女杀手,绝对不敢让希瓦有所不舒服。

    于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还……还行”。

    希瓦眼中满是寒意,“等过了这阵子,有机会我一定要去杀了那个白欣研,替你出这口恶气!”

    卢斌虽然巴不得赶紧把白欣研千刀万剐,但却是说道:“别去,那个林飞太危险了,简直不是人,你斗不过他们的,我希望你能好好的”。

    “你总是这样为我考虑,看你现在都痛苦成什么样了”,希瓦满是感动。

    她不是什么愚蠢的女人,但当一个女人迷恋上,深爱上一个男人,她宁可相信男人说的一切话都是真心的。

    卢斌遗憾地笑了笑,担心道:“这里安全么?会不会被他们找到?”

    “放心吧,我检查过了,来这里的路上都走了监控的死角,短时间内他们应该找不到这里,不过最多再一晚,以斯凯尔普和千面的本事,多半可以找到我们”,希瓦道。

    “那怎么办?一旦被他们发现,那我们就……”卢斌感到一肚子憋屈,自己竟然要跟一条丧家犬般逃窜。

    希瓦皱眉想了想,道:“亲爱的,不要太担心,我们先看看外面情况如何,再考虑用什么途径离开”。

    “怎么看情况?”卢斌纳闷。

    希瓦走到客厅的电视机边,把电视打开,“刚刚我有听到爆炸的声音,虽然很微弱,但应该是从你家的方向传出来,这样的震动,像是有超级高手对决引起的。

    连我们这么远都能听到,外面的普通人肯定也很多听见,政府要安抚民众,必然会在新闻里进行一些说明,我们看新闻就可以了解一些现在的情况”。

    果然,调到临安本地的电台后,新闻里已经在讲述刚才上午发生的巨大爆响来源。

    新闻上主播表示,这是江南军区内发生了一起境外间谍入侵后,引爆了部分弹药库,所造成的轰响。

    现在间谍已经被控制,但还有一名女间谍带着一名男子逃窜,该男子还是通敌卖国的军方人员……

    电视上,希瓦和卢斌的照片,都被贴了出来,让市民一旦看到这两人,立刻报警。

    “狗屁!”卢斌看到这一切,不禁坐起来大骂,“四大家族的人无耻至极!这根本是落井下石!他们必然是斗不过林飞,反而要对我们卢家下手!!”

    能够这样控制新闻舆论,捏造伪证的,除了四大家族的人外,卢斌也想不到别人了。

    希瓦蹙眉道:“果然,现在想通过伪装的途径离开都几乎不可能了。我们看来只有从黑船或者黑车,才可能离开临安了。”

    “爸……我爸他们……”卢斌咬牙切齿,满眼是憎恨的火焰,“他们都……”

    希瓦一愣,再看电视画面,发现上面竟然在哀悼“遇难”的几位“爱国将领”,就是卢景峰与卢景华等人。

    两人自然清楚,卢家的人不可能是什么英勇就义牺牲的,不是林飞就是四大家族的人下了杀手。

    只不过,夏国官方不可能承认自己的军队里出了一群叛逆将军,既然死了,就以“牺牲”的名义来歌颂一下,也不会让军方失去体面。

    “林飞……四大家族的人,都不得好死……”卢斌的眼中满是血丝,仿佛能沁出血泪来。

    正当希瓦打算安慰一下男人,让他先考虑该怎么离开的时候,却忽然听到,外面有人按门铃!?

    希瓦背后脊梁骨一寒,以她的实力,竟然没发现有人靠近这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