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702章 【二选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702

    女杀手几乎第一时间就将一把黑色的军刀放在手心,身影一闪来到门边,通过猫眼来看外面来人是谁。▲∴頂▲∴点▲∴小▲∴23

    令她感到奇怪的是,这竟然是一个陌生的黑发亚裔女子,似乎那女子知道希瓦在看她,所以还冲着猫眼甜甜一笑。

    希瓦心头一阵疑惑,这个女人给她的感觉很奇怪,不仅仅从她身上感受不到任何内功,魔法,精神等修行者的威压,甚至连这个女人的气息都感受不到!

    就好像……这是个天生的隐匿者,上一次给她这种切实感觉的,是千面!

    但千面作为血钻第一的杀手,又精通隐匿技巧,本身体质也绝非常人,能够做到寂静无声地潜行,是可以理解的。

    而这个普普通通的陌生女子……就有些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

    女子似乎知道希瓦的犹豫,于是在外面嘴唇动了动,说了一句话。

    希瓦能读懂那唇语,意思是“我可以帮你们”。

    这一下,希瓦没再多思考,直接把门打开,一脸冷酷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陌生女孩一脸轻松,看了眼客厅里躺着的卢斌,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但如果没有我,你们两个人不用两个小时就会被斯凯尔普跟千面找到,然后,你们必死无疑”。

    说着,女孩自顾自地走进大厅,还示意希瓦把门给关上。

    卢斌勉强坐起身来,一脸苍白和警惕地道:“希瓦,杀了她!她没准是林飞和四大家族派来的探子!”

    “啧啧,自己都伤成这样了,见了我说灭口就灭口,你还真是个狠角色”,女孩咯咯笑道。

    希瓦却是很听卢斌的话,既然爱人让她杀人,她就不会多问什么。

    毫不客气的,希瓦手持着利刃,身影如一道急电,从后面一记斜撩抹过了那女孩的脖子。

    按理说,她确认自己是割到了女孩的动脉,女孩早该断气喷血而死,但当她回头一看,却是完全跟想象中不一样!

    只见这女孩的脖子那儿,明明割裂出了一道血腥的伤口,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仿佛女孩的身体不是人肉做的,而是某种泥土制品,割开后这么重新一捏,又恢复了原样!

    这一幕把希瓦跟卢斌都给震慑到了,就仿佛是什么电影特效所做出来的人物,完全违反科学常理!

    “这怎么可能……”

    希瓦喃喃自语,以为自己是看到了什么错觉,于是再度连续两记突刺,将匕首扎入了女孩的心脏跟咽喉!

    女孩眼睁睁看着匕首进入自己的咽喉,却也不反抗,事实上她的速度也确实阻拦不住希瓦。

    当冰冷的匕首刺穿她喉咙,女孩脸上却是挂着灿烂的微笑,由于发不出嗓音了,只有动着嘴唇说:“很疼的,拔出去”。

    希瓦心头凛然,就跟见了鬼一样,把匕首拿出来后,上下打量女孩,眼看着她的心口与咽喉迅速修复。

    “你是人是鬼……”

    女孩很甜美地一笑,“我不是人,也不是鬼,我叫安达丽尔”。

    说着,女孩一转身,迅速地头发变成银色,肤色也变白,脸型也变回了一个西方美女的样子。

    这又把希瓦跟卢斌二人吓了一跳,甚至以为是千面出现了。

    “这是我原本的样子”,安达丽尔微微一欠身,道:“我的主人早就有关注你们两位,知道你们现在有一些麻烦,特意让我来帮助你们”。

    “你的主人是谁?”卢斌的眼里闪烁着复杂的思索之色,问道。

    安达丽尔一脸恭敬地说:“是赐予我一切力量的主人”。

    “你是说……你可以这样快速地恢复身体,不怕进攻,是因为你主人给你的力量?”卢斌问。

    安达丽尔谦虚地道:“我的主人神通广大,给我改造所使用的只是‘变种基因’,她所拥有的划时代科技,深不可测”。

    希瓦则是警惕地问道:“你还是没回答,你主人到底是谁。你说她要帮我们,是出于什么原因?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那是当然的”,安达丽尔笑着说:“我主人与两位一样,都有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斯凯尔普……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以我主人的实力,要救两位轻而易举,当然也可以提供两位足够强大的力量,去对付林飞。关键,就看两位打算如何选择。”

    希瓦和卢斌算是明白了,这个神秘的“主人”,要利用他们去对付林飞。

    不过眼下,最关键的是,他们要先把命保住,不然扯什么都是空话。

    “我们要怎么相信你……”卢斌犹疑着问。

    安达丽尔似乎想起什么,点了点额头,道:“对了,我正好有带着一点主人所研制的‘强效基因恢复药剂’,本来是给我用来迅速补充能量,持续保持基因生命力的,看到卢斌先生腿上的伤势,和虚弱的情况,似乎更需要”。

    安达丽尔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银色药瓶,递给卢斌。

    “只需要服用一滴,应该就能让先生痊愈”,安达丽尔抱歉地笑道:“只是可能会有些痛苦”。

    卢斌一听能快速治愈自己缺了一大块肉的腿,自然乐意,毕竟腿脚不好,很多事都不方便,特别如此紧张危险的时刻。

    他打算死马当活马医,信了再说,于是接过了瓶子。

    希瓦赶紧劝解道:“亲爱的,她的话不能全信,我们再考虑一下!”

    “没什么可考虑的了!我们已经沦落至此,她没必要害我们!”卢斌一咬牙,就捏开小盖子,对着自己口中滴入了一滴浓稠的蓝色液体。

    只过了三秒钟,卢斌就双眼瞪出,满是血丝,痛苦地双手抓着自己喉咙,像是疼得要窒息一样。

    “啊!”

    卢斌惨叫着,直接滚落在地毯上,他感到自己缺了一块肉的腿部伤口处,有无数虫蚁在噬咬一般,血管和肌肉组织在疯狂地生长!

    过了片刻,他的腿果真恢复了健康状态,虚弱感也彻底没有了!

    希瓦也算松了口气,由衷地对安达丽尔说了句“谢谢”。

    “不用客气”,安达丽尔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钟,说:“我只能再给你们两位十五分钟,然后,给你们两个选择”。

    “请说”,卢斌眼里透着几分希冀,从地上爬起来。

    安达丽尔竖起一根手指,“第一个选择,我可以带你们离开临安,去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让你们远离现代社会。虽然会过得辛苦一些,但你们不会被斯凯尔普发现。你们可以慢慢积累力量,等有朝一日去找他复仇。

    第二个选择,就是接受我主人的改造。不过我主人只允许你们中的一个人,成为她的部下,所以,你们中只能有一个人跟我走”。

    “为什么!?为什么只能是我们中的一个人!?”卢斌失声诧异道,一脸着急。

    安达丽尔耸了耸肩,“这是没办法的,要让一个人短时间内成为强者,需要投入的成本非常之高,单说变种基因的改造,就需要难以估量的珍贵药剂才可以完成。

    不是谁都有机会向我主人效忠的,两位毕竟也都还是外人。我主人只需要更有发展潜力,更加富有报仇决心的人,所以……你们两人,只能取其一”。

    卢斌紧皱着眉头,一脸的复杂挣扎表情。

    而一旁的希瓦则是直接说道:“我们选第一种!请带我们去一个让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你疯了吗!?”卢斌一听,赶紧阻拦道:“难道我们以后一辈子都躲在深山老林里!?过那种山野小民的日子!?那跟死了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