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703章 【不需要人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可我不愿意跟你分开!只要有你在,我过得再辛苦都愿意!”希瓦凄然而可怜兮兮地道:“亲爱的,我们别报仇了好不好,只要我们两人相爱,好好地一直过下去就可以了……你不是跟我说过,只要有我,就满足了吗?”

    卢斌一时说不出话来,脸色阴晴不定,似乎在考虑该不该放弃复仇。

    安达丽尔一脸理解地笑道:“看来两位需要私人空间来考虑这些事,我先回避一下,十五分钟后,再进来……

    顺便我也向主人请示,最后确认一下,如果两位选择第二种的话,她更乐意选谁当她的仆人”。

    说完,安达丽尔默默地走出了房门。

    大厅里只剩下卢斌与希瓦二人,陷入了一阵的沉默。

    “亲爱的,你放不下仇恨吗?”希瓦似乎已经感受到了男人内心的选择。

    卢斌拥抱住女人,“希瓦,我的家人都被害死了,如果我作为一个男人,不能为他们报仇,那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我卢斌堂堂名门之后,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却被一个小小的贱民欺凌到这种地步,此仇不报,我难以心安!”

    “那我们一起想办法报仇好不好?我不想跟你分开”,希瓦哀求着,眼里全是晶莹。

    卢斌叹息道:“以我们的力量,再怎么努力,也赶不上那个林飞,也无法对付四大家族的那些老怪物。我们需要那个神秘人的帮助……不然,我们可能连逃出临安都做不到。”

    “但……但她只愿意带走我们中的一个!她如果选择了你,我倒无所谓,可她若选择带我走,我宁可与你同生共死”,希瓦坚决地说道。

    卢斌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大声道:“不!你不要做傻事!你的根基好,培养你来复仇,肯定是更好的选择。一旦如果她选择你,你就代替我,努力变强,替我报仇!我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你陪我一起死!”

    “亲爱的……你怎么到这种时候,还要说这种话”,希瓦感动地深情抚摸卢斌的脸庞,“四年前我任务出现意外,受了重伤。你从战场上把我救下后,我就发誓这辈子只会陪伴你,爱着你……

    现在如果你让我离开你,不管你的死活,那不就破坏了我当初的誓言么……我不会离开你的,既然不能一起归隐山林,那就同生共死”。

    “希瓦……你这么对我,我如何报答你……”

    卢斌一脸动情,重重地一把将女人抱住后,低头热吻了上去。

    希瓦也是热烈地回应男人的索吻,两人翻倒在沙发上,卢斌一手紧紧按着女人的后脑勺,一手用力抚过女人的脊背,臀部。

    女人的眼中不断地涌出动情的泪水,即便这一刻处在生死边缘,她却根本不想多管外面会发生什么,只希望跟爱人在这里珍惜这一刻的痴缠。

    此时,她的脑海里,除了对男人浓浓爱意以外,别无其他。

    而就在这一本该情深意浓,浑然忘我的时刻,卢斌的手从希瓦的腰间抚过,默默地将一把插在那儿的锋锐匕首给拿了下来……

    他一边吸食着女人口中的琼浆,粗重喘息,一边自己的右手握住了匕首……

    “噗!!”

    匕首没入了希瓦毫无防备的后腰部位!

    “呃!!——”

    希瓦陡然睁大了明亮的双眸,脸上露出难以置信和痛苦不堪的神色,一双无辜的美眸,泪水盈盈地看着近在咫尺,刚刚还在跟自己热吻的男人……

    她这辈子受过太多伤,大大小小,数不胜数。

    但是,从未有过一次伤,有比这次更加钻心疼痛!

    这是自己最爱的男人,将匕首刺入了她的身体!

    他,要杀她!

    “为……为什么……”希瓦语带哭音,即便自己的伤口正在不断恶化,但她却只想知道原因。

    卢斌的表情已经变得完全陌生,冷漠异常,呼吸也变得相当有规律。

    “没办法,如果等下那个叫安达丽尔的女人进来后,说她的主人选择了你,那我等于就会被放弃……

    这是我唯一可以迅速变强,找回我失去的一切,复仇林飞的机会,我可不能白白死在这里……”卢斌淡淡道。

    “可是……我……我不会抛下你的……”希瓦坚定摇头。

    卢斌冷笑了下,“这可说不好……你比我强这么多,那个主人肯定多半是选择你。到时候,我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哪还能确定,你是否会离开我……

    希瓦,你不是爱我吗?既然爱我,那就成全我吧……只要你死了,那唯一能选择的人就是我了!

    等我以后变强了,我就杀了林飞,也等于给你报仇了,不是么?”

    说完,卢斌握着的匕首,还用力拧了一个大圈。

    希瓦内部本就被刺穿的内脏跟肠子,被匕首绞动割裂,迅速地加快了内出血和她的死亡!

    “你看你……死起来都这么费劲……要是立刻就死了,那就没这么多痛苦了”,卢斌冰冷地眯眼说道:“我尽量快点,让你少受点罪吧……”

    卢斌说完,拔出匕首,又在希瓦的背上连续“噗噗”补了两刀,直接把匕首留在了希瓦的身体里。

    随后,卢斌起身,将女人不断溢出鲜血的身体往地上一推,然后朝着门外大喊,“安达丽尔小姐!已经有结果了!”

    希瓦躺在地上,她不断地口吐血沫,满眼痛苦和绝望地看着男人,可卢斌却丝毫没有再看她一眼的意思。

    她其实有注意到匕首被拿走,也有想到过,男人可能会杀了自己。

    但她宁愿相信,男人只是无意地拿了匕首,男人不会伤害自己……他一定是真心爱她的!

    只是,美好与现实,总是离得有些远……

    希瓦感到自己的生命不断地流逝,却感不到任何器官上的痛苦,她只觉得心好痛,像是要裂开一样。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后悔,去选择相信这个男人,去付出真情爱一个男人。

    无声的眼泪,如同决堤的洪流,浸湿了大片地毯,只是已经分不清那是血还是泪。

    安达丽尔推门走进客厅里,看到眼前的一幕,咯咯笑道:“主人说得没错,你果然把希瓦杀了,你确实是一个狠人,只有你这样的家伙,才有资格受主人培养,去挑战斯凯尔普”。

    卢斌有些尴尬,原来那个神秘的“主人”早有猜到他的一举一动,但他还是跪在地上,谄笑着道:“主人料事如神!我一定竭尽全力,为主人扫清林飞那障碍!”

    “你可真是会说话,这么快就喊起‘主人’来了,嗯……是条好狗”,安达丽尔满意地点点头。

    卢斌听到“好狗”二字,低头脸色阴沉,心里一阵恶毒,但却不敢发作。

    “怎么,不服气?”安达丽尔却是上前,一把捏起卢斌的下巴,冷笑道:“实话告诉你,刚刚的一切,只是主人要我对你进行的一个考验。

    主人说了,如果你们选择第一种,那你们就是毫无野心的废物,让你们自生自灭,让斯凯尔普杀了就完了。

    要是选第二条,就看你们谁能狠心杀掉对方,因为,她要的……是一条无情无义,恶毒阴损的走狗,绝非有情有义,心慈手软的人类……”

    卢斌脸肉跳动着,竭力露出很佩服的表情,继续眼巴巴笑道:“主人英明啊……安达丽尔小姐,请快到我离开这里吧!万一林飞他们找来……”

    “放心吧,早准备好了”,安达丽尔道:“我带来了一双反重力战靴,你跟我出去,穿上后,我教你使用方法,这样就可以不用任何交通工具,离开夏国”。

    “那真是太感谢了!”

    卢斌赶紧屁颠屁颠跟着安达丽尔出门,恨不得插翅就飞,至于大厅里倒在血泊中的女人,对他而言,已经是个毫无利用价值的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