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705章 【死亡的恩慈】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经过改造后的希瓦,身体的力量和速度都已经暴增,再加上之前就跟千面的实力相差无多,她这一记,就算千面早有准备都难以在这么近的距离躲过。

    千面被一拳打得横飞出去,“砰”地撞在了墙壁上,酒店的墙壁被砸出了一个坑。

    不过她并没发出什么声音,只是若无其事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从地上爬了起来。

    希瓦则把黑色匕首从自己的肩骨中拔了出来,她的伤口迅速地愈合,叫她不由地愣了下,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新的身体,竟然有如此变态的恢复能力。

    “看来你很健康,恢复得很好”,千面淡淡说着,仿佛刚才拿匕首捅人的不是她。

    “你真的是个疯女人,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希瓦无奈地看着她,发自内心地说。

    千面不以为然,她一边用手掸去自己身上的粉尘,一边走到希瓦身前。

    “你知道Asclepius吗”,千面突然说道。

    希瓦皱了皱弯眉,不知道女人要说什么,但她只希望赶紧不要管她,于是摇头道:“我什么都不想说,你走吧”。

    “我通常不喜欢说话,但我要说话,就一定要说完”,千面却是自顾自地继续说:“他是太阳神阿波罗和塞萨里公主所生的孩子,是医疗之神,挽救和延续人类的生命。”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希瓦不耐烦地大喊道。

    千面的语调还是很平顺,“有个传说,古希腊的智者苏格拉底,在知道自己即将死亡前,特意准备了一只公鸡,去献祭给医疗之神阿斯克勒庇俄斯,用来偿还他的‘欠债’。

    苏格拉底认为,死亡是一件非常值得感激的事情,死亡代表着的不是痛苦和遗憾,而是超脱与治愈,真正的获得灵魂的升华,不再有苦痛。

    所以,他感激阿斯克勒庇俄斯,没有对他施与援手,让他能够幸福地死去”。

    希瓦沉默,蹙眉不语。

    “死亡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谁都可以死去,这是每个人最后也是最纯粹的自由。活着才是最艰难的事情。”

    千面说着,指了指希瓦手上的匕首。

    “如果你真的想要享受永恒的解脱,那你没必要看新约还是旧约,也没必要与世隔绝,更没必要阻拦我将匕首刺入你的身体,你完全可以拿这把刀插入你自己的大脑,只需要一秒,就算斯凯尔普也救不了你。

    你还应该感谢那个曾经将你差点杀死的男人,他差点亲手将你送去死亡的世界,你没必要为这件事耿耿于怀,闭口不言。”

    希瓦握着匕首的手瑟瑟颤抖,眼里已经满是莹润。

    千面的一只右手轻轻揉着自己的脸蛋,刚刚被揍了一下,那儿的红肿也消了下去。

    “你既然选择逃避死亡,那就已经选择了最辛苦的一条路——活下去。如果是这样,那你还有什么可害怕的,还有什么是不敢面对的?”

    希瓦紧闭上了双眸,泪水无声地滑落,紧咬着牙关,一只手抓紧了床单。

    千面神色淡漠地看了她一会儿后,就慢悠悠地往房外走去,并没有再继续说话的意思。

    就在她即将出门的时候,希瓦开口了……

    “安达丽尔……”

    千面站定了脚步,细细凝听,她知道,希瓦是要讲述那天发生的一切。

    “那是个跟你一样,可以改变外型的神秘女人,她说奉了一个主人的命令,来找我们,她叫安达丽尔……”

    希瓦幽幽地把那天的事情叙说了一遍,包括所有的细节。

    “……我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这一点,我帮不了你们”。

    千面头也不回地道:“知道了”。

    正当她要出门的时候,希瓦又唤住了她。

    “千面!”希瓦转身。

    “嗯?”千面脚步一顿。

    “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我们就算不是敌人,也不算是朋友吧”,希瓦费解地问。

    千面沉默了半晌,悠悠地开口:“因为我母亲也告诉我,杀手不能有感情……但我也没做到。”

    希瓦怔然,直到看着千面走出房间,才会心地一笑,可又带着无限的感怀和凄凉。

    灯光昏暗的酒店走廊,繁杂富丽的地毯,烘托出一种古典优雅,深邃迷人的氛围。

    千面走了没几步,就在走廊的墙边,看到了正在那微笑等着她的男人。

    “没看出来,你愿意沟通,沟通能力还是挺强的”,林飞几分感慨地道。

    千面眨眨眼,“你都听到了?”

    “嗯,全部”。林飞并不否认,他听到了千面和希瓦的所有交流。

    “也好,省得我复述”,千面并不介意男人偷听,“看来是花弄影,她应该掌握了什么难缠的技术,还打算培养一些对付你的走狗”。

    林飞耸了耸肩,“这也没办法阻拦的,我们只能争取多做几手准备,见招拆招,敌暗我明……而且,他们的目标是什么,为什么对我这么深恶痛疾,我也暂时搞不明白,不可能纯粹只是闹着玩想对付我而已。”

    千面点点头,淡淡“嗯”了声,表示赞同。

    两人陷入了一阵沉默,千面本就不是什么害怕安静的女人,林飞也很少经历这种跟千面独处的时间。

    异国他乡,林飞看时间差不多到了傍晚,想了想说:“陪我去河边走走吧,这里附近走过去,也正好有家法国餐厅,里面的沙拉应该合你口味”。

    “嗯”,千面还是点了点头,没多说半个字,仿佛刚刚跟希瓦的对话,已经把她一天能说的字数耗尽了。

    傍晚的清风吹过轮船徐徐驶过的泰晤士河,伦敦的夜景已经慢慢地展现其朦胧的面纱。

    林飞与千面结伴走在河道边,来往的是兴致勃勃的游客,和偶尔经过的一对对爱侣。

    两人谁也没打破这样的安宁,一直走了十几分钟后,林飞主动地伸出手,很自然地牵住了千面的柔荑。

    千面扭头看了男人一眼,眨巴着水眸,里面映射着斜阳那美艳的余辉。

    “我们一起努力吧”,林飞突然说。

    “什么”,千面好奇地问。

    林飞微笑了下,“就算是杀手,动了真感情,我们也不会让彼此后悔的”。

    千面被林飞捏着的小手,轻微地颤抖了一下,女人的嘴角抿着,仿佛在那么一瞬间有泛过一丝笑意,但又像是幻觉。

    “嗯”,淡淡的一声,飘荡在缱绻的晚风中。

    ……

    西伯利亚,秘密实验基地。

    在一个放有大量特制金属囚笼的地下楼层,其中一个囚室外,安达丽尔走到跟前。

    银发少女在囚室大门边的密码锁处按了几个按钮后,囚室的金属门自动地打开,内部的超级高压电网也随之消散。

    女孩面带古怪笑意地走进了囚室,里面是一股骚臭味,就如同什么牲畜的牢笼一般,显然好久没人打扫,环境相当恶劣。

    披头散发,浑身没有任何遮盖物的一个男子,正躺靠在囚室的角落,他全身上下,到处有高压电网灼烧出来的伤痕。

    见到安达丽尔进来,男子就如同一条狗般,四肢全动爬到了安达丽尔跟前!

    他的速度奇快,整个反应和爬动,都如同一只迅捷的花豹一般,犹如野兽,在冰冷的金属上碰撞也毫无觉得疼痛。

    男子眼巴巴地抬头,“安达丽尔小姐,求求您,让主人放我出去吧!我身体已经完全适应了新的基因!我不会再发狂了!”

    这个男子,正是被带到基地,接受了变种基因与S物质改造的卢斌。

    大量的外来基因与危险物质所带来的改造,使得卢斌在最初产生了强烈不适应,疯狂如毫无人性的怪物,才使得他被关押进了牢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