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708章 【奇怪的棍子】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708

    林飞这会儿都没法反应过来,女人的问题他哪答得上来,这东西真的很稀罕么?可行乾宇那伙真的很弱啊!

    反倒是自己手上的这根黑色短棍,林飞捏在手中,仿佛是已经跟了自己不知道多少年的亲密伙伴一样,相当趁手。≧頂點小說23

    “嘶……这东西,难道也是什么修行者的法器?”

    林飞左看右看,都看不出这黑棍子干嘛用,但笑吟吟道:“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棍子跟我有缘,像是在哪见过……”

    他试着用神识去探查,却感受不到丝毫的回应,用了一丝王气渡入这黑色短棍,也没起丝毫波澜,这王气一进去就如泥牛入海,见不得半点起色。

    “你怎么可能见过,错觉罢了,让我看看!或许我知道这是什么材质也说不定”,谢盈盈也是见猎心起。

    林飞无所谓,把这黑色短棍很轻巧地递给女人。

    谢盈盈本来打算单手接过,可刚一抓到手中,等林飞一松开,却感到一股巨大的重力拽着她的手往下掉!

    “啊!”

    谢盈盈娇呼一声,赶紧运足了真气进入双臂,强化了自身的力量,两只手抓紧了黑色短棍,然后费劲地咬着银牙,弯起身来,像是抱着一块巨石般,艰难地抓住这棍子。

    林飞看得一愣一愣的,坏笑道:“小妖精,你别装模作样了,这棍子这么轻,你在我面前装弱女子也太过分了吧?你好歹也是先天巅峰的实力,一个人抱起一头牛都没问题,这有什么好装的?”

    “你……你讨厌!谁装啦!?快把棍子拿回去!”谢盈盈着急地大喊,“快要抓不住了!”

    林飞有些纳闷,怎么好像真的很重似的,谢盈盈已经脸色涨红,甚至纤柔的手臂上都鼓起青筋了。

    林飞这才一把将黑棍接了回去,放手上掂了掂重量,依然是轻若无物,哪来什么重量?

    谢盈盈狐疑无比地看着男人,就跟看怪物一样,“小飞飞……你是不是身体越来越强壮,所以觉得这东西很轻啊?这根本比一辆卡车都沉好不好!?”

    “不会啊……我觉得很轻啊”,林飞还很自然地在半空抛了抛,就跟玩似的。

    谢盈盈看得都双眼发直了,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胡说八道,大声喊着让楼下的许薇上来瞧瞧。

    等许薇一进来,林飞就把黑棍递过去,“薇薇,盈盈说这棍子特别沉,你小心点,掂量一下,看是不是真的很沉”。

    许薇一头雾水,也看不出这棍子是什么材质做的,漆黑地如幽冥的夜空一般,点了点头,特意双手伸过去接住。

    “啊!”

    林飞刚一松手,许薇也显得跟刚才的谢盈盈一样,有些错愕地发出一声惊呼。

    好在早有准备,赶紧多用了些力气,运足真气,把这棍子接稳当,但女人眼中还是难掩震惊。

    “怎么可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沉得要把手压断似的”,许薇赶紧把黑棍又搬回给林飞。

    林飞都傻眼了,这到底是自己不正常,还是女人们都在合伙骗他?这玩意儿真不重啊!

    关键是,如果真如两个女人说的这么沉,那这棍子都能把地板压穿了,怎么可能地板没半点反应?

    谢盈盈寻思了下,支着下巴分析道:“刚刚你说,你觉得这根棍子和你挺投缘,有一点怪怪的感觉,会不会是因为,这棍子真的和你本身有什么联系,只有你拿着它,它才会变得轻若无物?”

    “这棍子难道还能认人么?不过好像是挺古怪的,明明这么沉,按理说我们拿在手上的话,都要把这地板压垮了”,许薇疑惑道。

    “会不会这棍子其实没那么沉,只是拿的人不同,所以感觉上也不同?”谢盈盈又说道。

    林飞一时也搞不明白,研究了会儿也不知道这棍子到底什么来历和用处,是那行乾宇自己的,还是他从哪里得到的。

    他又取出里面的几块玉石,神识一查探,又发现这里面有什么禁制,像是一道门,阻挡了他的探索。

    于是依样画葫芦,再度输入了几缕五色王气,这玉石里面的禁制微微挣扎了两下,终于还是抵挡不住,被林飞攻破了。

    霎时间,林飞的脑海里,忽然涌现出无数古朴的字符,像是某种象形文字,但又与自己所了解的象形文字不同。

    这些金色的文字像是天空中的星辰,在自己的脑海中缓缓移动,当林飞想要阅读某一区域的时候,那些文字自己就会变得清晰可见。

    就在林飞感到颇为惊奇,想要用神识仔细再看一会儿的时候,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对眼眸!

    一双冷酷中带着几分威严肃穆的双瞳,闪现了一瞬间!

    可很快,这双眼眸就不见了,让林飞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他将自己的神识抽回来后,才发现自己的心脏竟然在“怦怦”狂跳,刚刚自己没意识到,那双眼眸竟然无形之中带给了自己巨大的压力!

    一旁的谢盈盈跟许薇也都看到男人的脸色有些发白,额头上是细密的冷汗,颇为担忧。

    “林飞,你怎么了?这像玉一样的东西,有什么特别吗?”许薇关切道。

    “我没事,这里面好像记载了什么文字,但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文字,像是某种象形文”,林飞笑了笑,并没让女人们担心。

    谢盈盈眨眨眼,猛地想到什么,一拍手道:“我知道了!这是修行者用来记录文献典籍的‘玉符’!我在家族的古典上看到过,先祖们去了外星球后,发现了一种可以用来长久储存精神印刻的玉石。这种玉石记录下的功法和典籍,几乎可以永远留存!

    这玉符里肯定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因为玉石数量有限,一般都只记载比较担心丢失的文献,比如功法和丹药配方之类的”。

    林飞寻思了下,道:“盈盈,这么说来,这里面的文字,多半还是那些最古老的修行者使用的文字,所以我才不认得。你对这些了解多一点,能不能去你们谢家藏书处找找,有没有专门破解这种文字的书册?”

    谢盈盈狡黠地甜笑,“我在家族哪有这么大的面子,想找古籍就去找,我了解的这些东西,都是以前练功的时候有机会涉猎一些家传的古典,才看到的。

    不过嘛……现在不同了,我的男人成了四大家族都不敢惹的强者,我大可以用你的名义,强行去藏书阁翻看,老祖宗敢阻拦,你替我出头就行了!”

    林飞无奈笑着摇摇头,也随便女人怎么做。他在乎的是这些文字到底是什么东西,他有预感,这些内容会对他有莫大帮助。

    至于谢家的人肯不肯供出所有藏书古籍,不是谢家说的算,他林飞说了算。

    还有戒指里的那些奇花异草,林飞觉得多半是帮助修炼用的,自己得慢慢研究一下。

    唯独让林飞有些不太放心的,是那双闪现了一下下的冷厉双眸,但也无从去寻找答案。

    定好计划后,林飞把黑棍子和玉符都丢回了储物戒指里,这戒指倒是方便,他索性自己带在了身上,以后遇到战斗,衣物损毁,也不至于老是光着身子。

    三人来到楼下,林大元已经在招呼他们吃早点,而千面老师毕竟要上早自习,很早就出门了。

    她妹妹李蔚然更是“行踪飘忽”,整天不知道野到哪里去,难怪安全部的人每次找她都费尽周折。

    对于林飞而言,吃再多的普通营养物都没多少用处,进食只是一种习惯,也是与家人在一起的享受,让大伯感到安心,他若不是有别的事,一般都不会拒绝一日三餐。

    当林飞坐到位子上,拿过许薇盛给他的一大碗米粥后,听到厨房里传来的水流声,在洗什么东西。

    下意识的,林飞很自然地朝着厨房的方向,喊道:“柔柔!先吃了再洗……”

    等他话说到一半,才感觉到一丝不对,而旁边的家人们也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林飞的心头一阵莫名的不适应,有些空,有些苦,有些酸涩,他僵硬地笑了笑,“我差点了,雅柔不在”。

    厨房里的许芸这会儿戴着皮手套探头出来,笑道:“小飞你是想念柔柔了吧?有空去京城看看她,也关心下她妈妈的身体,好歹是你以后的岳母呢”。

    因为方雅柔走之前,说是回京城照顾陪伴母亲,许芸也没作他想,毕竟刘莹莹确实身体不太好。

    林飞也不知道是听没听见,木讷地点点头,默默拿过一个桌上的豆沙包,呆呆看了好久,才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