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711章 【我恨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711

    顾彩英愣了下,目光闪烁着道:“那件事,我之前已经提过了,我真的不知道,你的生父是何来历,他就像是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出现在我面前一样……”

    “难道他就没留下什么话,什么线索?”林飞沉声问道。∷頂∷点∷小∷23

    顾彩英叹了口气,自嘲地一笑,“如果有的话,我何苦找了他二十多年……他唯一留下的,就是那枚琥珀色的戒指,我本以为他是用那枚戒指向我求婚,谁想,给我那枚戒指后,他就离开了”。

    那枚琥珀色的戒指,如今正在林飞手上,不过,这枚戒指在那次战舰上发生异变,与苏映雪的身体产生感应后,就变成了乳白色,里面那抹流动的金灿灿光芒,也已经不见了。

    林飞几分狐疑地道:“你说……你一直在找他?”

    顾彩英握了握拳头,似乎在努力压抑内心的强烈情感,她长长呼了口气,道:“你想知道,当年我为什么愿意跟王邵华离开的真实原因么?呵……我现在也没什么可瞒着你的了,实话实说……我那么做最大的原因,就是我要找到你的生父,让他给我一个理由!”

    林飞一怔,“什么意思……”

    “你不觉得我很可悲吗?”顾彩英的泪水簌簌滑落,边哭边笑着道:“我莫名其妙地在大学里被他掳走,从顾家大小姐,活生生被他强行占有,怀上了你,还被他抛弃在山村里,然后他就再也不曾出现过……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个日日夜夜,都在想着他还会不会出现,他还要不要我,要不要你这个儿子……”

    顾彩英凝噎着,怆然道:“我当年也才二十多岁,我还很年轻……他把我的人生毁了,让我成为他人的笑柄,被家族唾弃,做了单亲妈妈,可我连他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我都根本不知道!

    我就像是被他随手拿去用完后,就丢在垃圾桶里的一张手纸……你知不知道,我当年不知道多少次,想要把你从我肚子里打掉,但又因为想起他……我又满怀着希望地奋力保护着你,把你生了下来……

    我当时想,或许等我把孩子生下来了,那个男人就又会出现,为人父的,怎么会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呢?我当时那么傻傻等待,傻傻盼望……却都不过是我自己的异想天开罢了”。

    林飞的脸色一阵阴云密布,像是随时会迎来暴风雨的盛夏午后天空,雷云翻卷,煞是骇人。

    他的胸脯不断大起大落,心脏狂跳不止,顾彩英的话语,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从以前,他就认为顾彩英是为了享受荣华富贵抛弃了他们父子,他们是受害者。

    可如今听来,顾彩英的遭遇,比他们也相差无几,这份痛苦,像是一脉相连。

    顾彩英打开了话匣子,也不再隐藏内心多年埋藏的真相,冷声说道:“因为我们顾家遭到迫害,我后来到临安后,靠着大友的收留,生下你,一直没能有机会去找那个男人。

    但过去的时间越长,我就越难以忍受。每当我看着你一点点成长起来,就仿佛看到那个男人的影子在你身上萦绕,我无法克制自己不去想他。

    我不甘心,凭什么他带给我那么多的痛苦,那么多委屈,还要我含辛茹苦地养育他留下的孩子……”

    妇人眼中流露几分懊悔之色,道:“就在那个时候,追求我多年的王邵华,来找我,说是已经说服了家族里的人,让我与他结为夫妻,因为他的妻子也已经过世了,留下了一个女儿。

    我当时心里就一个念头……如果我能利用王家的资源的话,或许就有机会找到那个男人!那个让我受尽苦痛却又抛下了我的王八蛋!!”

    听到这里,林飞勃然大怒地回头道:“就为了找一个男人,要一个答案,你就要抛弃才八岁的亲生儿子独自离开!?!”

    “因为我当时恨你讨厌你!!!”

    顾彩英瞬间就尖叫着大喊回应了林飞的质问。

    霎时间,时间仿佛凝固,空气像是结了冰,落针可闻。

    林飞像是石雕一样,双眼赤红,浑身肌肉紧绷地看着眼前的妇人。

    而顾彩英似乎也知道自己已经覆水难收,但又感到自己像是得以从万千年的牢笼中解脱,如释重负地浑身一泄气,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抱着膝盖痛哭起来……

    “呜呜……”顾彩英哭地撕心裂肺,摇头道:“我也不想的……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母亲怎么可以讨厌自己的孩子……但我真的撑不住了……

    我只想要一个答案,问他为什么要对我做那些……哪怕他说只是玩弄我,只是心血来潮……至少我还能名正言顺地去恨他。

    但我就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活在世上,只是为了一个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承受那些苦,养育一个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孩子……

    我找不到他,对他的恨,对他的怨,也都慢慢转移到了你身上……呜呜……飞儿……对不起,是我抛弃了你……我现在后悔,但也来不及了……”

    林飞的脑海里,浮现当年在雨水中,追赶那抹身影的画面。

    那个头也不回,就离他而去的女人,果然……是真的讨厌他。

    他曾经幻想着,顾彩英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为了他好才离开他,但当真相大白的时候,林飞又突然觉得,这才是最让人心安的结果。

    自己没有错怪这个女人,是她抛弃了自己,就算她承受了许多痛苦,但孩子是无辜的。

    林飞紧紧闭了一会儿双眼后,调整好自己的呼吸,静下心来,开口道:“早点说出来,又何苦闹到今日”。

    顾彩英身体一颤,抬起头来,看着林飞,“飞儿……你,你不恨我?”

    “恨?为什么要恨你”,林飞满目沧桑地道:“既然你已经承认,是你放弃了母子之情,那我也就没什么可多要求你的,就如你也没资格再做我的至亲一样。

    我们既然毫无亲情可言,你抛下我,去找一个你念念不忘的男人,也就合情合理”。

    顾彩英感到自己的心像是被踩碎了,碎了一地,她知道,当林飞如此淡然接受这一切,就意味着,林飞真的已经把她当作陌生人了。

    这种时候,她反倒宁可林飞发狂地大骂她一顿,甚至来打她都可以……只可惜,林飞不会那么做。

    没有了爱,就没有了恨。

    “如果没有其他想说的,你可以走了”,林飞一脸平和地说道,他从未如此轻松,心无挂怀地面对顾彩英,

    顾彩英愣了下,站起身来恳求道:“那晴儿……”

    “等我给家里人商量订制好衣服,会去找你们,我言出必行,虽然不确定能否看好她”,林飞保证道。

    顾彩英这才松了口气,眼里有几分希望之色,她已经难以挽回亲生儿子的心,两人以后只能是普通认识关系,所以她格外不想失去养女。

    正当顾彩英要走的时候,林飞出口问了句,“你这些年,有那个男人的消息吗?”

    顾彩英回头,一脸苦涩和哀伤,“如果有的话,我早就去找他了,他好像是从这个世界蒸发了一样,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我知道了”,林飞点点头,漠然送客。

    妇人犹豫了下,低眉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以后你有机会见到他,不管你认不认他做父亲,我希望你能替我问一句,他心里到底把我看作什么……”

    林飞并没回应这个请求,顾彩英见林飞不说话,也就没再多强求什么,事实上,她也不觉得林飞会有机会遇到。

    那个男人就如同吹过的一阵秋风,萧萧瑟瑟,一拂而过,不见半点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