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712章 【往事如烟】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712

    等顾彩英走后,林飞慢慢走回家中,他也想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他也盼着有朝一日能见一见那个将他留在这世间的男人。△頂點小說23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自己体内的金色血脉,是自己的生父留下的,而这一切,似乎顾彩英完全不了解。

    她找不到这个男人,多半是因为,他已经不在地球上了,至少林飞是这么认为的。

    但到底为什么他要做这一切,留下一个孩子后,又自己默默离开,林飞也无从得知。

    或许直到未来某一天,自己有足够的实力,才能探索到这一切的真相。

    回到屋中,林大元显然对衣服的事情已经心不在焉,见林飞进来,赶紧上前询问道:“小飞,你没事吧?她有没有说什么伤害你的话?”

    林飞心头一暖,莞尔笑道:“大伯,我不伤害别人就不错了,她哪能伤得了我”。

    往事如烟,自己义父林大友的仇已经报了,当年抛弃自己的生母也已经坦白了一切。

    林飞觉得,是时候面向未来了,至于找寻自己的生父,查明真实来历,也只能随缘。

    “那就好刚刚几个裁缝跟我说了一堆叽里呱啦的东西,盈盈翻译的我也听不太懂,你来给我解释一下”,林大元乐呵呵地拉着林飞去找设计师。

    一边的谢盈盈直撅嘴,有些委屈地嘀咕:“大伯你哪里不懂了可以问我嘛,我在意大利待了这么多年,翻译的哪会有问题……”

    林飞笑道:“你的意大利文肯定没问题,但我大伯的文化水平有限,你全都按照专业术语翻译,他当然听不懂,你要学学柔柔,她跟我大伯说话,都是用长辈听得懂的说法”。

    林大元也不好意思地说:“是啊盈盈,不是你说得不好,真是我这方面都不太懂,听着都是瞎话一样,你可别往心里去。”

    “哼,柔柔柔柔的……她什么都好,你怎么不去京城找她回来?”谢盈盈翻了个白眼,不想搭理这对叔侄。

    林飞也知道女人是发发小脾气,不是真生气,便没再多解释,陪着林大元跟几个设计师耐心地谈妥了几套礼服的订制。

    等完成这一切,林飞借口要办点事情,独自开车前往临安西郊的一处官方疗养院。

    这里平时都是给一些退休老干部疗养看病,没有一定的财力和地位,是不会接纳的。

    王紫晴现在精神恍惚,得了失语症,就在这疗养院里静养。

    林飞一到达,就见老仆人吴永已经在院门口等他。

    见到林飞下车,吴永上前来一脸沧桑感慨地恭敬道:“林先生,多谢您能来施以援手,拯救我家小姐”。

    吴永显然也知道,林飞和顾彩英已经不再有多少瓜葛,不再喊林飞“少爷”,而是直接喊“先生”。

    “我只是来看看,未必治得好”,林飞上下打量了下吴永,道:“你的精气神有些差,看来上次受伤,对你影响不小,劝你还是早日颐养天年吧”。

    “多谢林先生关心,老奴已经静养了数个月,现今夫人小姐遭逢如此大变故,老奴岂能再安然卧榻”,吴永叹息道。

    “你家主人王邵华被我杀了,你不恨我?”林飞笑着问。

    吴永目光复杂,“公道自在人心,老奴也不曾相信,当年是老爷杀了您父亲,可纸包不住火,既然事实如此,那就让这一切随风而去吧”。

    林飞点点头,看来这老头也是大彻大悟了,打算用剩下的一些年岁,尽一个仆人的最后职责,守着顾彩英母女。

    他犹豫了下,掏出了一小瓶高效恢复药剂,递给吴永,道:“这东西,你每个月服用一滴,每一次把一滴稀释成五公升,每日服用一小部分,宁可少,不可多。一年之内,可以让你的身体机能恢复至少五到十年。

    你也不必推辞,正所谓树倒猢狲散,王邵华死了,她们母女在王家遭到嫌弃,你还肯留在她们身边,我这点心意,纯粹敬你的高义”。

    吴永愣了一下,眼中激动,赶紧收好,他知道林飞这样的人不会空口说白话,连声道谢。

    “林先生,事到如今,老朽都看不懂你,你时而冷血残忍,但又时常叫人如沐春风,宅心仁厚,真不知道哪个是真的你”,吴永摇头道。

    林飞嘴角动了下,笑道:“可能哪个都是我,也说不定吧。好了,还是领我去王紫晴的病房吧。”

    吴永笑着应是,领着林飞一路沿清幽的石板小路,来到疗养院后方的一处安静楼房内。

    虽然如今顾彩英母女失去了王家的背景,但顾彩英依然是江省数得上来的富婆,自然不会让女儿受委屈。

    王紫晴的病房是疗养院最奢华的,所有的医疗器材都是外国进口,而家具摆设一应俱全,犹如五星级酒店。

    顾彩英知道林飞要来,早早在门口等着,这会儿眼中露出欣慰感激之色,道:“晴儿在里面,从她爸爸去世后,她就没再说过话,这是我从医生拿要来的所有病历跟检查资料”。

    顾彩英把一堆厚厚的文件递给林飞。

    “不必了,要是这些资料有用,就不会到现在病情都没好转”,林飞说着,直接推门而入。

    大床上,王紫晴穿着身棉质睡衣睡裤,正一脸呆滞地坐在那儿,靠着大枕头,望着窗外的一抹抹被风吹动的绿意。

    女孩本就不太丰满的身形,这会儿格外消瘦,不施粉黛的脸庞,略显苍白,而原本明亮的双眸,这会儿黯然无光。

    林飞走到王紫晴的视野里,拦在了她女孩的面前,静静看着她。

    王紫晴有点反应,呆呆地抬起头,看了林飞一眼后,却是又扭头双眸涣散地发呆。

    林飞皱了皱眉头,突然俯下身来,口鼻慢慢凑近王紫晴的小脸。

    一旁的顾彩英有些紧张,小声问道:“飞……林飞,你这是做什么?”

    林飞扭头,看妇人一脸忐忑的表情,知道她误会了什么,邪笑道:“我是闻闻,她最近吃了什么药物,你以为我是要亲她么?”

    “闻……闻药?”顾彩英有些觉得不可思议,但又为自己的多心感到好笑,林飞这么恨王邵华,怎么可能对王紫晴有什么好感。

    虽然自己这个亲儿子身边有不少女人,但王紫晴肯定不会是他的目标。

    “嗯……主要成分应该是brriptine,药倒是没问题,这么久了,药物治疗无效的话,常规疗法是治不好了”,林飞起身道。

    顾彩英担忧地道:“我听医生说,可以用什么什么刺激疗法,但他们不敢贸然尝试,需要收集很多资料才可以进行,把握也不大……”

    “是schuell刺激疗法吧”,林飞神色微动,“有一定成功率,但她的症状比较严重。我作为造成她这样的罪魁祸首,她的杀父仇人,她现在见了我都感官上禁闭了对大脑皮层的信息传导,没什么反应。

    若单纯靠控制听觉刺激,不太可能成功,那难怪那些不了解病因的医生束手无策”。

    “那怎么办?林飞,你一定要想想办法,晴儿还这么年轻,又这么有才华,如果就这么开不了口一辈子,那对她来说太残忍了”,顾彩英泪眼婆娑道。

    林飞思忖了一会儿,默默拿出手机,边拨号码边道:“我只能尽力试一试,至于能不能成功,我也不敢保证”。

    没一会儿,电话接通了,那边传来千面的声音。

    “什么事?”女人淡淡问道。

    “我发个坐标给你,下班来这里一趟,帮我个忙”。

    “好”,千面也不问帮什么忙,干脆地应了声,就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