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714章 【不是虚伪】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女人说出这种让人暖心的话,一般而言,林飞是听着会觉得很舒服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千面这么一说,就有点怪怪的。

    “我怎么觉得,最近你越来越会说话了,该不是跟谁学的吧”,林飞好奇道。

    千面眨眨眼,说:“妹妹让我看她手机里的小说,里面谈恋爱的女生就这么说的”。

    林飞一阵哭笑不得,果然是被李蔚然那丫头“带坏”了,不过也为难千面了,估计以她自己的性格,对那些小说半点兴趣都没有。

    来到北秀山庄,这时间点,苏映雪也已经下班回家了。

    林飞正打算去敲门,却见千面已经很不客气地一跃而上到了二楼,林飞也就懒得再浪费时间,直接跳了上去。

    书房里的苏映雪正打着电话,正好见到“鸳鸯大盗”飞了上来,不禁美眸直瞪了一下,一脸不悦。

    “……嗯,所有股份都抛售掉,你没听错,不要让我讲第二遍。亏两个亿也是我的事,不要废话……我这里有客人,挂了”。

    虽然隔了一扇门,但林飞还是听见,苏映雪在说什么。

    果然如顾彩英所言,苏映雪正在甩卖自己手上的大量股份。

    苏映雪挂了电话后,一挥手,一股莹白色真气像是一只虚空中的手,将落地门给扶开,她在家里已经习惯了用自己独有的控制性极好的真气做一些事。

    对于旁人而言,真气的控制需要多年磨练,还需要很高天赋才可以做到这样收放自如,一般先天高手想要用真气开一扇玻璃门,多半会把玻璃门直接打碎,但苏映雪却不会有这些苦恼。

    因为她本身就是纯粹的一种生命能量体,亚特兰蒂斯之心,所有的真气其实就是她身体的一部分,自然控制起来特别自如。

    单纯论真气的控制能力,林飞都不能跟她相提并论,更遑论像苏映雪那样用真气在半空作画,凝而不散。

    林飞跟千面走进书房内,千面的眼里闪烁着星星的亮光,本来纯粹陪着林飞过来的女刺客,对苏映雪的真气控制显然很感兴趣。

    “看你这么毫无顾忌地使用真气,看来对自己的身世倒看开了不少”,林飞笑着,坐到一张沙发上。

    苏映雪双手插在胸前,两座高耸云峰被挤得看不见缝隙,坐在转椅上撇了撇嘴,“有什么看不开的,一块碳能加工成钻石,石头也有分三六九等,我这个石头可比钻石值钱多了”。

    “什么石头不石头的,你又不是货物,干嘛还算价钱”,林飞道。

    “在我这种见钱眼开的商人眼中,什么都能用钱来算,你还不知道么?再说也不用你管”,苏映雪说着,狐疑地扫了扫林飞和千面,“你们干嘛一起来我这?秀恩爱么?”

    千面好似根本没听到,就这么安静地眨巴着眼,盯着苏映雪,似乎在研究什么。

    林飞则邪笑道:“这就吃醋了?只是刚好一起办了点事,顺便直接过来而已”。

    “该吃醋的人都回京城去了,我有什么好吃醋的”,苏映雪语带深意地嘀咕了句,“有话快说,找我什么事”?

    林飞眯了眯眼,“你怎么知道雅柔回京城了?”

    “薇薇跟我提的,我才没兴趣知道呢”,苏映雪没好气地道。

    林飞觉得女人似乎情绪不太好,心情颇为糟糕,说话都带着刺,笑道:“今年股市这么好,倾城国际的股票都翻了一番了,以你的眼光,投资的股票应该都收益很好吧,怎么突然急着要甩卖那些股份?”

    “突然想做些善事,把股票卖了全部捐给山区,再捐给动物保护协会,不行吗?”苏映雪随口说。

    “你喜欢大把花钱我可以理解,但让出倾城国际的管理权,又什么意思?那不是你母亲留给你最后的遗产吗,那不是你视若生命的公司吗?”林飞又追问道。

    苏映雪眼中一丝复杂神情闪过,深呼吸一口气,冷漠道:“反正也不是血缘关系的母亲,再说现在公司的大股东是顾会长,我也懒得管了”。

    “别胡说八道了,你这都是气话,血缘是假的,但亲情是真的”,林飞皱眉道:“我知道陆长明找了你,是不是他对你说了什么?”

    苏映雪长长地吐了口气,扭头看着窗外道:“你别问了,我只是累了,不想再有那么多工作。”

    “一个跟我说‘睡觉都是浪费生命,喜欢忙碌感觉’的女工作狂,突然跟我说嫌工作累?

    映雪,你能不能不别总想着遇到事就瞒着我,你应该明白,我若想调查就能查得清,可我选择问你,是因为我觉得我们彼此可以坦诚”,林飞正色道。

    苏映雪沉默不语,似乎不想回答。

    林飞见状,索性起身道:“你不说也没关系,我可以直接找陆家的人问个明白,就算陆家毁了,我也不会让你做出懊悔终身的事”。

    见林飞就要出门,苏映雪终于按捺不住,起身喊道:“别去!不要去找他们!”

    林飞嘴角微微扯动,转身道:“那你告诉我原由”。

    “你是猪脑子吗!?难道你自己想不到吗!?”苏映雪气得跺脚,顺手拿起桌子一大罐子想丢过去砸林飞,可举到空中发现是自己的糖果罐,赶紧又放回桌子上。

    这动作一气呵成,毫无半点停顿,看得林飞都不禁佩服反应速度。

    “你不说我怎么猜得到?”林飞觉得女人这模样太可乐。

    苏映雪气鼓鼓道:“我身上又没什么值得陆家贪图的东西,他们找我最大的目的就是跟你拉近关系!

    刚好方医生回京城去了,他们觉得是因为我的关系,让我跟你破镜重圆!呸……压根就没圆过,重什么重……

    总之就是我不答应,那老头子说我的倾城国际这些年若没陆家背后暗中去除那些阻碍,根本走不到今天,我其实早就是陆家的人,该为家族利益考虑!

    所以我要把倾城国际转给别人,把靠倾城赚来的钱投资的股票全捐了!我不干了!这个答案可以了吧!?”

    林飞看着“气急败坏”的女人,想笑又觉得不太合适,思忖了下,说:“你这又是何必,别搭理他们就行了”。

    “我不管!我就要跟他们撇清关系!我才不要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还要考虑到别的事情……”苏映雪低头嗫嚅。

    林飞怔了下,总算彻底明白了女人的心思。

    苏映雪是担心,如果一直有着陆家的那一层关系,自己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难免会违心地去给陆家面子,做一些本来不愿意的事。

    女人骨子里的骄傲不容许这种事发生,她希望两人的关系是纯粹的,没有利益牵扯。

    这是一个工作认真,感情也认真,甚至在感情上有“洁癖”的女人。

    林飞心里感动,又觉得惋惜,但默默有了打算,道:“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也不劝你了,我尊重你的决定”。

    “这才像话”,苏映雪吁了口气,像是说得很吃力,随即清了清嗓子,仿佛无意地说:“对了,我看新闻,好像瑶瑶在香江要办演唱会了?”

    林飞点头,“没错,后天我们就一家子出发了,你要不要也去看看?”

    “她又没邀请我,我怎么好意思去,就给她送个花篮吧”,苏映雪撩了撩头发,淡淡道。

    林飞莞尔,自己想去还装样子,林瑶当然不敢随意请她,毕竟林瑶一直把方雅柔当作正牌嫂子,如果邀请苏映雪,也担心局面尴尬,女孩向来都是小心翼翼的。

    “这丫头太不懂事,估计也是忙昏了,其实我们家里也是自己人一起去,她也没一个个邀请,我让她留个VIP的位子,后天一起去吧”,林飞很凑趣地说。

    苏映雪一副随便的样子,耸了耸香肩,“嗯……好吧,反正我刚把公司职务辞了,倒也没什么事”。

    林飞强忍着笑意,又问道:“正好到饭点,不如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

    苏映雪白了他一眼,“算了吧,你还带着个吃素的尼姑呢,我可没兴趣跟她同桌吃饭,我等下还要为我的‘啵哟’公司做下个季度的规划,你们可以走了!”

    林飞看看一旁面无表情的千面,有些抱歉地姗姗笑笑,让她别介意,但千面压根没半点情绪波动。

    等离开北秀山庄,回家的路上,千面坐在副驾驶坐上,突然嘀咕了句:“好虚伪。”

    林飞自然知道她在说谁,轻笑道:“她不是虚伪,只是偶尔会傲娇罢了……嗯,跟你妹妹挺像”。

    千面明亮的眼睛扑闪扑闪的,过了好一会儿,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