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718章 【对与错】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安达丽尔下意识的回头,不想就正好见到了卢斌飞身护她的一幕。

    女孩的双瞳一阵紧缩,心头像是被一只大手拧了把,显出无法相信的神色,根本想不通为什么卢斌要这么做!?

    以至于安达丽尔的脚步顿在原地,呆呆看着血泊中的卢斌,说不出话来。

    “快……快走!”卢斌口吐血沫,喘息着,对女孩道:“安达丽尔小姐!快逃……别管我……”

    可李蔚然已经足踩着剑气,如凌波仙子般踏空追了上来,女孩动起手来可不似平日生活中那么迷糊,葱玉素指连续轻点,几道巧劲的剑气打入安达丽尔的昏穴!

    安达丽尔魂不守舍,自然闪躲更加来不及,只感到眼前一黑,就直接昏了过去。

    当陆雨菲追下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李蔚然得意洋洋地站在那儿,仰着小脸,一副“居功至伟”的模样。

    陆雨菲无奈地笑了笑,走过去掏出块手工黑松露巧克力送给李蔚然,当作小奖励,然后才掏出通讯器,拨通了安全部的号码。

    “爷爷,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果然如林飞所料的,有两个可以变形的改造人自投罗网了,其中一个还是卢斌”。

    “卢斌?”陆长明在那头笑道:“他兜了一大圈,没想到还是把自己送回牢笼里来了。很好,我会让人去协助你把他们押解回京城”。

    陆雨菲应命了一声,挂断通讯后,看着一旁正津津有味啃着巧克力的李蔚然道:“李师妹,接下来可能我要先回京城了,这里还是要麻烦你多照顾”。

    “嗯嗯!”李蔚然很乐意地点头,“我就等着看瑶瑶的演唱会呀,姐姐和大叔也快过来了,陆师姐你不等看完演唱会再走吗?”

    陆雨菲也觉得颇为惋惜,“公务要紧,我怕节外生枝,还是尽快把卢斌跟这女人带回去”。

    其实陆雨菲还有一个顾虑,那就是卢斌毕竟跟林飞有仇,若被林飞看到,可能会直接杀了卢斌也说不定。

    那就等于损失了一个“实验材料”,这对安全部来说是一个损失,所以她打算先把卢斌带走,再跟林飞谈起这件事。

    不过陆雨菲不及时跟林飞联络,不代表林瑶不会急着把这件事告诉哥哥。

    受惊的林瑶在房间里已经拿起了电话,跟林飞提起这件事,即便成了大明星,但这丫头还是非常依赖林飞。

    “哥……呜呜……蔡玲姐死了,那两个坏蛋变成了蔡玲姐和王董的样子,其中有个是那叫卢斌的,现在怎么办啊?会不会出别的什么意外?”林瑶双手捧着电话,啜泣着一脸担忧。

    在临安家中的林飞接到这电话,先也是心头提了下,但得知林瑶没事,他也松了口气。

    “放心吧,这应该只是卢斌的擅自决定,不然不会这么容易被识破。哥明天就去香江找你,有哥在,你放心大胆地上台演出就好了,别的什么都不用怕”,林飞笑着温声宽慰。

    林瑶心里也大定,听到兄长的声音,总能给她一股莫名的信心,甜滋滋地说:“哥,还好你想得周到,还让陆姐姐跟蔚然暗中保护我,没有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林飞莞尔,“果然混过娱乐圈就是不一样了,还学会拍马屁了。”

    “不……不是的,是真心的”,林瑶急着解释。

    林飞哈哈大笑,逗一逗妹妹也是人生一大乐趣,“我知道,但我们是一家人,不用总说这些感谢的话,明天见吧,你早点休息,别被这件事影响”。

    林瑶有些不舍地“嗯”了声,然后挂了电话。

    临安天澜山庄的豪宅中,林飞站在二楼的阳台上,这个阳台所连接的,原本是方雅柔之前住的房间。

    大晚上的,林飞也不知怎的,就想来这里站站,吹吹风,想些杂七杂八的心事,好巧不巧,就接到林瑶给他打电话。

    放下手机,林飞望着茫茫的月色,再度沉默下来。

    果然,卢斌这家伙贼心不死,不过他比起自己即将可能面对的敌人,真不算事,林飞并不打算多花什么心思在他身上。

    “瑶瑶的电话吗?出什么事了?”

    许薇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女人走过卧室,来到阳台上,关心地问。

    林飞回头,笑了笑,“怎么不休息?”

    “又不用睡觉,而且晚上映雪发给我一个文件,一大堆关于‘啵哟’下几个季度的规划,我跟她讨论又分析的,一整理就到这个点了”,许薇倚着栏杆,深呼吸了口气,“听到你在这里讲电话,就出来看看”。

    林飞也不隐瞒,把香江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卢斌抓到了?那要不要告诉研研,她应该很想把卢斌杀了”,许薇道。

    林飞摇头,“算了,安全部肯定很想拿他们两个雌雄大盗去做实验,我们也不能让他们出力,却不给点甜头,这次就让他们处理吧”。

    许薇觉得也有道理,便不再多提这件事,正要说说苏映雪的一些奇思妙想,觉得很有意思的,分享给林飞,却见男人突然像是神魂出窍,正看着卧室的方向发呆。

    略一思索后,许薇幽幽叹了口气,有些酸溜溜又有些好笑地道:“这么想她,干嘛不去找她?”

    林飞愣了愣,勉强一笑,“也还好,就是脑子里有点乱罢了”。

    “别自欺欺人了,这些天,就我所听见的,你至少五六次喊我的时候习惯性喊成了雅柔,大伯提一提雅柔,你就跟着出神,脑子都飞去不知道那儿了。

    现在这么深更半夜的,在实验室也罢了,跑到雅柔的房间里来发呆,你真觉得只是巧合地跑到这里吹冷风吗?

    你的心根本不乱,其实你根本舍不得她走,你只是在不断地麻痹自己的心,故意让它分不清东西南北,林飞……醒一醒吧”,许薇温声劝道。

    林飞低头,眼中闪过复杂的思绪,喟然道:“薇薇,我是不是太贪心了……这也放不下,那也放不下,这边觉得对不起,那边觉得有亏欠……可我真的不想伤害你们任何一个,但又好像怎么做都是错的”。

    “为什么一定要分个对与错呢”,许薇忽然问道。

    林飞一怔,抬头看着她,“这……什么意思”。

    “你喜欢我吗?”许薇脸蛋泛红地问道。

    林飞洒然一笑,“都这种时候了,怎么还问这种话,我当然喜欢你,我当然爱你,不然难道我为你生的气,发的火,都是假的么?”

    “那你喜欢我,和喜欢映雪,喜欢欣研她们,是一样的喜欢吗?”许薇又笑吟吟问。

    林飞沉吟了半晌,脑海里浮现过一张张女人的脸庞,轻轻摇头,“当然不一样,虽然有些不公平,但人的情感总是难以做到一碗水端平的,而且这又不是什么可以控制的化学物质,就像是一种种复杂到无法辨识的有机物一样,总会有差别。”

    “比如呢?”许薇上前抓着林飞的一只手,水眸闪闪发亮,映着唯美的月色,好奇地道:“你觉得对我和对研研有什么分别?”

    林飞细细思考后,坦然道:“你就像是我从小认识,跟姐姐一样可以聊天谈心,彼此关怀的家人,虽然不会爱得多轰轰烈烈,但就像涓涓不息的泉水,不停地流淌过……

    研研就不同,她就像能陪我一起在草原上驰骋的野马,想疯的时候疯,想停下来驻足观赏景色的时候也能温顺安宁,可能这就是红颜知己……”

    许薇倩然地笑着,“就是这样,你再想想,映雪,雅柔,盈盈她们,又是怎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