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719章 【别伤害花花草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盈盈根本就像个冤家一样,有时候会被她气个半死,但有时候又觉得跟她在一起很刺激”。

    林飞有些头疼地低头思忖,想到苏映雪,又安静了一会儿。

    “映雪……我跟她的爱恨纠葛,实在太多了,我见过最纯真无暇的她,也见过阴暗冷酷的她……她像是一个人,却包含了多个人。

    对我来说,她是除了影子以外,对我影响最大的女人,没有她,可能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她就像一个深深的烙印,在我脑海里。

    多数时候,我喜欢看着她,看她认真工作的样子,看她对着动物专注到发呆,看她生闷气吃棉花糖的表情,觉得她身上有种特殊的魅力一直在吸引我。

    可有的时候,我有些怕她,倒不是怕她生气,是怕她说出一些太直接的话,那么不顾后果,伤人也伤己……但我很尊重她的决定,在她的干脆直白面前,我总觉得自己有些惭愧”。林飞自嘲地笑了笑。

    “爱她,又敬她,畏她,是么?”许薇总结道。

    林飞想了想,差不多就这样的意思,点头道:“有点像古人说的,‘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意思。”

    “我还以为,你会觉得千面是不能轻易接近的,听盈盈说她美得相当过分”,许薇笑道。

    “千面?”林飞轻松地乐道:“跟她在一起,我感觉自己就跟个孩子没区别,总有新的发现,也总有惊喜,怎么可能会怕她……只是她太特殊了,交流方式也跟其他人不同罢了”。

    许薇抿嘴笑着点头,“那雅柔呢?你深更半夜地来她离开了的房间,心里肯定很喜欢接近她吧?”

    林飞咽了咽喉咙,目光扫过卧室里的一桌一椅,床单被褥……

    “我不知道,她对我来说,该是怎么样的存在”,林飞有些苦恼地道:“好像跟她在一起,是很自然的,自然到根本不需要多考虑彼此关系。

    每次回到家看见她的时候,觉得很理所当然,她不在了,心里就空落落的,但也不是那种撕心裂肺,痛彻心扉的感觉,就是……就是少了点什么”。

    许薇默然了许久,悠然一叹,“说到底,你最不了解的,就是自己是怎么看待雅柔的,所以才苦恼,对么?”

    林飞点头,眯眼道,“她说我最爱的人不是她,选择跟她结婚是个错误,可我其实根本不知道,跟谁结婚是正确的。或许,像我这样的人,根本不适合跟谁建立婚姻,生活,还是开心就好吧”。

    “你现在这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哪里开心了”,许薇白了他一眼。

    林飞不好意思地咧了咧嘴,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瑶瑶应该也请了雅柔去看演唱会吧?你说雅柔会去香江么?”

    许薇愣了下,随即点头道:“应该会去吧,雅柔跟瑶瑶的关系不是一直很亲密吗”。

    林飞莫名的心头有些紧张和期待,眼里闪过一抹亮色,“那最好,我想看看她最近怎么样了,她回京城后电话也不打一个,真是倔强起来也一根筋到底”。

    “是啊”,许薇抿嘴笑了笑,心里则幽幽感叹,这个傻男人,他的心挂在哪儿,都已经这么明显了,却自己浑然不知。

    不过这种事,旁人是帮不了的,她能做的,也只有帮着男人梳理到这一步了。

    ……

    法国南部,罗卡马杜尔小镇外。

    这里贴近比利牛斯山,有着大量荒无人烟的小山丘,也有不少巨大的未风化的岩石。

    此时落日时分,夕阳无限美。

    从卷云稀疏的天际,一个小黑点慢慢地放大,在无人经过的几座小山丘中,这个黑点随着快速的坠落,变得越来越清晰……

    一个浑身包裹着紧身粉红豹纹装扮的超级肥球,鬼哭狼嚎地如流星般坠落!

    “轰!”

    巨石翻飞,烟尘弥漫,好几棵白杨树被砸成断枝碎木。

    “唔唔……”亚瑟从一个巨大的坑洞里弹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粉尘,拿掉自己胸衣里夹着的一些树叶,颇为郁闷地嘀咕:“幸好没人瞧见,降落姿势有点失控,唔……出门前看来得多练练了”。

    他从坑了走出后,左右张望了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已经被压扁的香蕉,剥了皮后,咬了几口,吃完一根,又掏出另一根被压扁的,继续啃着。

    突然,前方的一颗参天大树下,莫名地生长起一株“树苗”!

    只见这树苗刚开始还只是小嫩枝和嫩叶,但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长大成了一颗枝繁叶茂的三米多高柚子树。

    亚瑟似乎并不觉得奇怪,继续咬着香蕉,等待着什么。

    很快,这颗柚子树忽然开始膨胀,像是从瘦子变成了胖子,宽度增加,高度降低,渐渐转变成一个人形……

    随着树叶和树皮的掉落,一个拄着木头拐杖,披着一件青色大斗篷,完全看不清面孔,仿佛整个人隐匿于斗篷下黑暗中的人物,一步步走向了亚瑟。

    每一步迈出,他的脚下都会蔓延开一片片青草与鲜花,好似富有生命的活力,煞是引人注目。

    “亚瑟,你什么时候开始吃香蕉了?你不是只吃肉类么?”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青色斗篷下传来。

    亚瑟把剩下的香蕉吃完,咕哝着嘴说:“都多少年不见了,梅林,我早不吃肉了,最近有点便秘,所以特意多吃点香蕉罢了”。

    梅林左右张望了下,在那些被撞断的树木处停留了下,叹息道:“跟你说多少回,不要随便破坏环境,哎……”

    说着,梅林举起他的木头拐杖,挥出一道翠绿色的魔法元素波纹,这些绿色的波纹犹如阵阵清凉的湖水,灌溉在那些树木的残骸上。

    下一秒,这些原本毁掉的树木,竟然飞快地长出了新的树干和树枝,叶片也重新生长,焕发出勃勃生机。

    “你对种树的执念还是没变”,亚瑟嘿嘿笑着,迈步朝一座山丘的荒芜峭壁走去,边走边道:“那个暗影能说动你,让你出去陪那斯凯尔普玩玩,应该提的不是一般的威胁吧”。

    梅林淡淡地哼哼笑了几声,“这可不是一般的威胁,我们若不杀了斯凯尔普,他可是打算毁灭全人类呢……”

    “嚄——”亚瑟露出一副很夸张的表情,肥肉虬结,“这可真不一般呢!”

    两人虽然都在表达惊叹,可言辞中又仿佛有点玩笑的意味。

    “你可别告诉我他是想怎么毁灭全人类,我最近些年胆子小……”亚瑟背对着摆摆手说。

    梅林显然也没打算说那些,悠悠道:“你还能找到迪兰达尔么?”

    亚瑟这会儿已经走到峭壁前,左右四下端详那杂草丛生的石壁,“我记得是把它丢在这儿的来着……嘶……难道是被哪个坏孩子捡走当废铁卖钱了么?”

    正嘀咕着,忽然胖子的眼前一亮,哈哈笑道:“对了对了,我记起来了,我当时太用力,好像丢山里面去了!”

    “要我帮你取出来……”

    不等梅林把话说完,亚瑟已经自己去取了……

    “轰隆!!!!”

    亚瑟的一只肉拳往那石壁上轻轻一砸,一整座三百多米海拔的山坡,就跟扑克搭建的脆弱金字塔一般,轰然倒塌!

    一整座山化作随时和泥土,盘根错结的大树一株株全数倒塌折断。

    亚瑟本人则被埋进了这座山里头,让人怀疑他那身肥肉是不是直接成一堆烂脂肪了。

    可过了一分多钟,这个穿着豹纹衣的胖子,又好像没事的人一般,一只手随随便便陆续推开了数十吨的巨石,从山里走了出来。

    “好脏好脏……”亚瑟抱怨道:“刚才一只穿山甲好像在我身上尿尿了!是吓着了吗!?”

    虽然一脸嫌弃,可他还是如愿找到了曾经的武器,他的手上,已经多了一把锈迹斑斑,连花纹都看不清的哥特风骑士长剑。

    梅林对这个老友的取剑方式有些无奈,都说替他取了,都没来得及阻拦。

    “跟你说多少次,别伤害花花草草了,哎……”

    说着,他再度举起拐杖,挥出一道道翠绿色魔法波纹,这一次,波纹覆盖整座崩碎的山头,慎入了碎石和泥土之中。

    不出两分钟,整座山头再度被绿色覆盖,树木拔地而起,郁郁葱葱,花草遍野,就仿佛整座山原本就是这样……

    这一个傍晚,对于罗卡马杜尔小镇的那些居民来说,只是奇怪地听到了一声巨大的震响,像是石矿爆破一般,但很快就被过野的山风所掩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