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722章 【最好的选择】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林飞的心一紧,有事要说?他不禁有些隐隐的担忧,但还是点头,跟着进房间。

    等来到方雅柔住的套房里后,女人直接走到办公区的桌子边坐下,然后开始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叠资料,放到桌子上。

    看林飞在那里发愣地看着她,方雅柔疑惑道:“怎么了?来坐呀?”

    林飞蹙了蹙眉头,这些资料,怎么像是一些医疗检查报告,“柔柔,你要跟我聊什么?”

    “我有个病人的情况比较特殊,我不知道怎么处理最合适,你比我医术高明,手术也厉害,我想让你帮我参考一下。你先把这些资料看看,我拿个电脑过来,给你看几组拍的片子”,方雅柔说着,又去拿来一台笔记本,将一U盘里的拍片给调了出来。

    林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一种心情,还以为方雅柔要跟自己谈什么,竟然是谈工作上的事,真是杞人忧天。

    但这种事他自然不会拒绝,于是拿起了一份病历,和一些检查报告,快速地阅读起来,完后又看了看电脑屏幕。

    “这个患者,是心脏内主动脉狭窄,确切说,是左心室和主动脉之间的心脏出口处,某个瓣膜变窄,导致血液循环变差,引起的心力衰竭”,林飞眯了眯眼,很快做出判断,问:“这有什么问题吗?”

    方雅柔笑着点点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应该要通过手术来解决这个问题了,你觉得什么手术合适?”

    “当然是主动脉瓣膜置换术”,林飞理所当然道。

    “可患者才十五岁,如果换上人工瓣膜,会不会隐患太多了”,方雅柔有些苦恼地说:“实话说,这个孩子还是我的一个族内亲戚,我爷爷他们都挺关心的。

    送到军区医院后,虽然不少专家觉得该动手术,但我总觉得问题有点多,怕影响她未来的人生,她父母也不太愿意冒险。

    刚刚我也是刚去过香江大学医学院,问了几个专家,他们也是觉得非常棘手,置换术存在风险较大,短时间给不了答复”。

    林飞笑了笑,“我知道你的后顾之忧,当然一般的置换术是不行的,你得用ROSS手术。”

    “ROSS手术?”方雅柔美眸睁得大大的,“这……这能行吗?难度会不会太大了。”

    “但终归是能做的不是吗?如果你们医院的人都没把握,可以我去帮个忙”,林飞道。

    “话是这么说,我也知道你手术实力很强……但ROSS手术,可比一般使用普通机械膜和活体瓣膜的手术,难度高出太多了”,方雅柔还是有些犹豫。

    林飞耸了耸肩,“你要我做饭烧菜可能一般般,但做手术我还是有把握的。这个手术就是要把变窄的主动脉瓣切除,换成患者自己的肺动脉瓣,取下的肺动脉瓣部分,再植入人工瓣膜……也没太夸张的难度”。

    “可是……”方雅柔道:“这样还是要用到人工瓣膜不是吗?”

    林飞想了想,说:“那我就把切下的主动脉瓣进行加工,变成一个较窄的肺动脉瓣,进行内部置换,这样一来,就可以免去人工瓣膜,她以后成长中也不会再有任何后患,不用担心二次手术”。

    方雅柔听得心脏都怦怦直跳,男人总是在医学上给她一些“骇人听闻”的手术建议。

    “太疯狂了,这样做能行吗?说出去,恐怕医学院的人都不会认为谁能做到的……”方雅柔黛眉紧皱。

    林飞洒然一笑,问道:“柔柔,你是个医生对不对?”

    方雅柔不解干嘛男人突然这么问,“当然是”。

    “如果你是个医生,那就要无条件地作出对患者而言最好的选择,而不受其他因素的影响,那样才是一个好医生吧?何必管别人是否反对呢”,林飞眨了眨眼。

    方雅柔听了,目露复杂地沉思了会儿,完后嗔了林飞一眼,“你一个以前做杀手的,竟然来教我一个当医生的怎么救死扶伤,会不会太讽刺了?”

    “正因为看到了太多生命的脆弱,才会格外懂得去珍惜生命”,林飞感慨道。

    方雅柔眼中有几分迷思,末了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目前看来,ROSS手术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将肺动脉根部及肺动脉瓣整体移植到主动脉根部,切除病变的主动脉瓣,这样患者自身的肺动脉瓣成为新的主动脉瓣,无需抗凝,且会随生长发育而变化,免除很多弊端。

    我会把这个决定告诉家里,如果征求他们的同意,相信如果你愿意出手,我爷爷他们也会尽力帮我劝说的”。

    似乎是放下了心头的一块石头,方雅柔开始有条不紊地将资料收进包包里,关上电脑。

    “谢谢了,以后我有这些麻烦的病例,还是要多问问你的意见,多亏你帮我支了这样一个妙招,到时候手术了,我会提前通知你”,方雅柔淡淡笑着说。

    林飞听到这里,心头总感觉不是滋味。

    虽然两人谈话像是没什么问题,但女人的言辞之中,多少显得客套,并不像以前那么亲昵,更不像是一对恋人了。

    而且这样的公事谈话,根本不是林飞心里所期盼的,很多话如鲠在喉,他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方雅柔则是默默地整理着资料,似乎也没什么想说的。

    犹豫了良久,林飞才说了句,“你离开这些天,我们都挺想你的,有些不习惯”。

    方雅柔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回头清笑着,捋了捋发丝,道:“会习惯的,毕竟时间还短”。

    林飞听了,忍不住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打算回临安住了?”

    方雅柔抿嘴笑道:“我觉得在家里待待也挺好的,爸妈他们现在也不强迫我做什么了。而且想通了很多事后,也就没那么多负担了,我过得挺充实的。”

    林飞心里莫名地着急,可不等他再说什么,方雅柔突然问了句……

    “苏小姐也来了吧?”

    林飞沉默片刻,僵硬地点了点头,“来了”。

    方雅柔背过身去,咬了咬下唇,深呼吸一口气,语气平淡地笑着道:“那你还是去陪陪她吧,香江有不少好玩的,我正好也可以根据你提的意见,重新整理下治疗的思路。这里待久了,我怕苏小姐误会。”。

    林飞终于忍不住,冲上前去,正对着女人问道:“柔柔,你是怎么了?是不是我做了什么让你特别不高兴的事?”

    “没怎么了啊,你干嘛突然这样说自己”,方雅柔一脸坦然,宽慰道:“我没你想的那么多愁善感,其实你心里最喜欢谁,我很早就明白,现在只是放宽心让自己走出来而已。我也挺佩服苏小姐的,你跟她能尽快走到一起,我会祝福你们的”。

    “可是我……我没有……”林飞语塞,不知道如何解释,事实上他心里根本就乱成一锅粥,无从说起。

    方雅柔却是会心一笑,“不用跟我说太多,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你和我本来也没什么海誓山盟之类的,我认清了自己是什么样的,你也看清了心的方向,然后我们都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就挺好的”。

    说完,方雅柔伸出双手,推着林飞的后背,让男人走出房间去。

    “好了好了,你也别想太多,时间久了,一些纠结的情感也会变淡的,有什么事,等以后再说好不好……我真要开始工作了,忙完了才好明天心无旁骛地看瑶瑶的演唱会啊。”

    林飞木讷地被推着出了门,回头就见方雅柔朝他挥了挥手,便把门关上了,林飞就跟木头人似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