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724章 【深渊里的恶魔】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724

    林飞诧异,“不是吧?这还不够抵消那些军火的钱?”

    叶梓萱白了他一眼,“你瞎想什么呢?我只是觉得,这个宝石不应该是送给我的,而是应该送给对你来说更加重要的人。↗頂點小說23它是我们大家的一个共同回忆,交给你,是因为你值得拥有它。

    这是钻石,不是别的。假如有一天你真的要把它送给一个女人,那就应该是跟你共度一生的另一半,而不是给我们当新婚礼物”。

    叶梓萱说着,还起手来,展示了下手指上硕大的几克拉的钻戒,“看见没,我的钻石应该是我老公送我的,怎么可以接受别的男人送我钻石呢?”

    林飞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层意思,看看手上的宝石,心里怪怪的。

    要送给自己的另一半么……

    ……

    京城,安全部秘密实验基地。

    偌大的实验室中,到处是各种计算机和生化科学的仪器,指示灯密密麻麻地跳动着,数不清的显示屏上则是各种图形和数据。

    来来回回的白大褂科研人员,正忙碌地做着各种测试。

    在中间的一张金属台子上,卢斌浑身不着寸缕,躺在冰冷的金属上,四肢被钢条死死地铐住。

    几名面无表情,戴着护目镜的科学工作者,正对他的身体进行着检测。

    时不时的,会用刀子切开卢斌的腹部,筋脉,甚至拿钻头打穿卢斌的骨骼。

    一次次地开膛破腹,卢斌的身体则不断地自我修复,但这中间产生的巨大痛苦,却叫他歇斯底里地惨叫!

    他一次次痛晕过去,但一次次地惊醒,然后就像一只小白鼠,在手术台上不断地被做着各种惨无人道的实验。

    因为要获取更精确的数据,做这些动刀的手术,都没有对卢斌打麻药和其他的消除痛楚的物质,只是注射了一些虚弱其肌肉的药物,来防止卢斌挣脱禁锢。

    为了不让卢斌的叫喊声太过刺耳,还在他的嘴上戴了一个金属套,使得他根本无法张开嘴。

    这时,一名主管的中年男子走到台子边,看着卢斌那肚子里,被切开后慢慢复原的肝脏,笑道:“不错,看来他受到改造用的物质,比最初的s物质还要强大,应该是经过改良了,尽可能多地获取他身上所有部位的数据”。

    “是,主任”,一名女性的戴着口罩的科研者点了点头,但眼中有些不忍,道:“主任,这样不断地切开他的身体,取他的骨髓,会不会太残忍了,虽然他不会死,但痛苦……”

    “残忍?”主任冷笑道:“他在香江胡乱杀人的时候,可没多仁慈。071,你刚进实验室没多久,应该清楚自己是在为国家做什么样重要的工作!不该夹杂太多无聊的感情因素!

    这种经过改造的实验体,根本已经不算什么人类,他就是一个杀人机器,比禽兽都不如,你不必把他当人类看待!不然,迟早他会杀死你!”

    代号071的女科研者点头,“是,主任,我知道错了”。

    手术台上的卢斌,则是扭过头来,眼睛撑大,全是血丝地怒目瞪着那名实验室主任。

    “哼,怎么,不服气?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那个卢少将?卢家的大公子?”主任嗤笑道:“你们卢家已经叛国罪论处,你们一家人全死了!

    不杀了你这个卖国贼就已经是很仁慈,拿你的身体给我们的科研取得进展,就算替你积阴德了,一条丧家犬,你还想逞凶不成?”

    说着,主任嘴角露出一抹邪笑,又对另一边的一个科研者道:“把他的生殖系统也都检测一下,看看改造后能否正常地进行繁育”。

    那名科研者一听,大概就知道了主任的“深意”,目含冷光地拿起一把手术刀,就切入了卢斌的两腿中间……

    “呜呜!!呜!!——”

    自己那曝露在空气里的命门,被这么随意地切割,除了感到被羞辱到极致,更是最后一丝尊严被踩在了污泥中!

    卢斌疼得浑身不停地颤动,两颗眼珠子像是要跳出眼眶来,目光中的怨愤和屈辱,让他像是一只要吃人的恶魔……

    这时,一个工作人员跑到主任旁边,道:“报告主任,陆部长来电话了,要询问目前的研究进展”。

    主任一听陆长明来电话,眼里有些兴奋,“好,我立刻就去,你们都加紧了!尽快拿出些有用的东西来,不然交不了差,可是要担责任的!”

    众科研者连连点头,他们可不想成替罪羊。

    一旁的071号女科研者默默摇头,虽然觉得卢斌有些可怜,但谁让这个家伙惹上了四大家族,成了他们的猎物,那无异于和国家做对,自然没好果子吃。

    又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实验”后,卢斌被注射了更大剂量的肌肉松弛剂,然后就跟一滩烂泥一样,被运送回了一个金属牢笼。

    这是一个由加固钢板铸造的铁牢,哪怕导弹也轰不开,卢斌就算恢复了体力,也根本难以逃脱。

    而在牢房里,还有被铐住了手脚,同样注射了松弛剂的安达丽尔。

    为了避免实验体死亡,实验室的人先决定拿卢斌做实验,万一卢斌死了,再用安达丽尔进行**实验。

    安达丽尔见跟死狗一样的卢斌被丢回牢房,眼里有些泪花,问道:“卢先生,你没事吧?”

    卢斌低沉喘息着,勉强扯了扯嘴角,“没事……我还没死,安达丽尔小姐,你放心……我不会轻易死去的,有我顶着,他们短时间不会来动你。等主人发现了我们,她就会来救我们的”。

    听到“主人”二字,安达丽尔悲伤地自嘲一笑,“她是不会来的……卢先生,你还不明白吗?那个女人让我们自己来找斯凯尔普的麻烦,其实她就是要抛弃我们了。我们对她来说,已经没什么利用价值了。

    我想,她从一开始都只是拿我们来给斯凯尔普制造些小麻烦,好拖住斯凯尔普,给她充裕的时间,去做她真正要做的计划”。

    “那……那怎么办?安达丽尔小姐,你不要放弃希望,或许会有奇迹的……”卢斌激动地道。

    “奇迹……”安达丽尔摇头,“算了吧,我活着已经很累了……经过这次的事,我想是叔叔在地狱想我了,让我去地狱陪伴他,我也该跟这个乏味的世界告别了”。

    卢斌摇头,一脸无奈痛苦。

    安达丽尔眨眨眼,看到卢斌那关心的样子,犹豫着问道:“卢先生,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当时要替我挡下李蔚然的剑气吗?我跟你,应该没那么熟吧。”

    卢斌愣了下,洒然笑道:“我这个人,做了太多亏心事,我很后悔,当初抛下了希瓦。可能是我良心发现吧,毕竟安达丽尔小姐,你算我的救命恩人。我觉得,如果用我的命,换你的命,是值得的……你还那么年轻,那么美丽……”

    安达丽尔呆呆地看着男人,她不禁有些黯然神伤,到了这一刻,她觉得卢斌也不会说假话了。

    毕竟,他们都是等死的人了。

    “美丽吗……”安达丽尔苦涩一笑,“卢先生,你错了,其实我真实的样子,早不是现在这样了”。

    “什么?”卢斌一脸不解。

    “我在接受基因改造的时候,其实是失败了,虽然保住了命,但我并没完成百分百完美的改造”,安达丽尔眼中含着羞愤和痛苦,挣扎了会儿,鬼使神差道:“卢先生,你愿意看我真实的样子吗?”

    卢斌毫不犹豫地点头,“当然,如果你愿意,我想死之前,看看安达丽尔小姐真正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