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真聊天群 » 正文
| 繁体版

第2498章 或许……可能……也许……我需要一根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宋书航连同身上包裹的‘宋木头大骨头渣子’也被一起掀飞出去。

    只有半个身躯的宋木头骨头渣子连连翻滚,里面的宋书航、黑皮羽柔子、石碑道友如同三颗骰子四处飞滚。

    黑皮羽柔子:“楚阁主前辈,这剧本不对啊,没说过干扰机械少女会爆炸啊。”

    “中!”楚阁主呆毛却没时间回答这个问题。

    在爆炸的冲击波中,楚阁主呆毛绷直,如利箭一般射出,钉向爆炸中心的金发机械少女。

    她能感应出金发机械少女并没有被炸毁,这个时候,岂能她逃遁?

    如果被对方逃了的话,她和白龙道友的面子何在?

    嗖~楚阁主呆毛扎入爆炸中心。

    在那里,金发机械少女的液态金身正在飞快重组。

    同时,她左眼中红色光芒爆起,一大片运算的公式再次浮现于她周身。此时的她,进入超频运算状态,瞬间爆发的运算量,直逼‘天道球’完整时的程度。

    叮~

    就在这时,楚阁主呆毛延长,化为长矛扎入金发机械少女腹部,直接将她钉在儒家金莲世界的地面上。

    在少女腹部,有银色的液态金属如同‘鲜血’一样缓缓流出。

    但金发机械少女丝毫没有在意腹部的伤势,她的口中不断念着一些公式。巨大的运算公式化为符文,不断投映在她周身。

    之前那一波爆炸时,儒家金莲世界的空间变的不稳定。

    这是一个绝佳的时机。

    而且……她既然融合了‘天道球’的部分存在,自然也继承了它那种恐怖的自愈能力和顽强的体质。

    当年,天道球就是靠着打不死,体力无限,恢复强这些卖点,拖垮儒家圣人。

    天道球的自愈能力和生命力,是当时的诸天万界第一。

    金发机械少女腹部的伤势,根本不用去理会,很快就能自愈。

    “书航!”楚阁主呆毛唤道:“信息战,爆她!”

    “嘿,楚前辈你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远处的宋书航正好将面具推下,露出自己的饱满的额头。

    在他额头上,第三神眼已经开启。

    之前的运算公式战太高端,宋书航没资格入局。但如果只是纯粹的信息战,他也有自己的手段!

    第三神眼光芒爆发,强行将宋书航和金发机械少女链接。

    下一刻,宋书航早就准备就绪的‘一个星球垃圾数据’朝着金发机械少女强灌而去。

    自从上回尝到‘垃圾信息灌输攻击’的甜头后,宋书航就将‘人造星球’上各种巨人生活琐事、吃喝拉撒、无用的恋爱经验、粗鄙之语、生育知识全部集合归类,化为巨大的垃圾数据。

    此时,趁着金发机械少女集中全部精神运算的瞬间,宋书航将这庞大到无法用单位去核计的垃圾信息,一口气强灌给对方。

    “何等肮脏的手段。”心魔赤霄剑鄙视道。

    疯狂运算中的金发机械少女,小脸表情突然崩溃。原本她就处于超频运算状态,突然又被强灌了巨量的垃圾信息,她再也承受不住。

    一个又一个诡异的表情,在她的小脸上展现。

    眉开眼笑+扩鼻+微笑+吐舌头……

    各种高难度表情,不断变换。

    此时的金发机械少女,达到了颜艺的巅峰。

    “干的漂亮。”楚呆毛夸赞道。

    [啊啊啊啊~]金发机械少女用力抱着脑袋,痛苦跪倒在地。

    “店长,好痛,好痛~”凌宵小姑娘的声音响起。

    小姑娘的声音令人心痛。

    轰~

    金发机械少女身上有机油喷涌出来——喷出的全都是液态金属。

    “不好,她可能要爆炸。”黑皮羽柔子道。

    石碑道友提醒道:“准备上复活法器!”

    “我手中已经没多余的复活法器。”宋书航道。

    他身上那件‘楚阁主水晶手办’复活法器,是九品级特制法器,现在和他绑定,不能直接交给对方使用。

    “我的本体那有复活金币,我将信息转给本体,她愿意将金币先借宋前辈使用。”黑皮羽柔子提醒道。

    这复活金币是宋书航当初赠送给羽柔子的,没想到今天能派上用场。

    [啊~]这时,金发机械少女突然双手一撑。

    在她身边庞大无比的数据符文被她推开。

    下一刻,在她脚底突然出现一个漆黑的空间裂隙——原本就已经不稳定的儒家金莲世界,在金发机械少女的超频运算下,终究还是被打开了一个小出口。

    同时,她的身体自主运用了‘道器’的特殊能力:《破壁》

    这是‘天道球’在任时,为道器附加的空间障壁突破功能。

    借助‘道器’的功能,加上疯狂的运算效果,她成功打开了儒家金莲世界。

    下一刻,金发机械少女的身体金莲世界中掉落出去,滑到现世。

    楚呆毛用力一卷,缠住她的腰,正欲将她强行拉回。

    但金发机械少女的腰部突然化为‘液态’,拉腰截断,化为上下两截,掉入现世。

    她前往现世的意志,无比坚定。

    ——只要回归到现世,借助天道球早就在道器内留下的手段,她就能和天道‘合道’,化为真正完整的天道。

    这是她存在的意义。

    “宋前辈!”黑皮羽柔子叫道。

    宋书航伸手打开核心世界,下一刻有两枚复活金币出现在他手中。

    苏氏阿十六和羽柔子,都将一枚复活金币交给了他。

    石碑道友口中念着很燃的鼓励台词:“不到最后一刻,不要放弃!”

    半个‘宋木头大骨头渣子’带着宋书航,疯狂向前冲去,落在了机械少女打开的金莲世界出口处。

    随后,液态宋书航从这个狭小的出口挤出。

    造化仙子紧跟着钻出。

    在她和宋书航一挤出后,这狭小的出口就被金莲世界主动关闭。

    宋书航的其余挂件被锁在了金莲世界。

    ……

    ……

    外界,儒家位置。

    机械金发少女默默站在之前宋书航挥动《因果刀》的位置,她抬头望着天空。

    天空中,云层密集。

    月光,透过云层缝隙,落在机械少女身上。

    就像是被阳光照耀的吸血鬼一样,机械少女的身体开始瓦解,化为星屑。

    宋书航凝聚为人型,他捏着两枚复活金币,却没有下一步的行动——他心中明白,复活金币这种等级的法器,已经无法复活此时的机械少女。

    甚至就算他将‘楚阁主水晶雕像’权限转移给金发少女,也没有任何作用。

    此时她身体的崩溃,是因为不完整的‘道器’要进入和天道‘合道’模式。但因为天道已经没了……她进入合道模式,自然只会‘化道’消散。

    这种层面的消散,已经不是‘复活法器’能够挽回。

    [天道,崩了。]机械少女身上那个金属声音,带着卡带的颤抖。

    “店长,我是不是又要死了?”少女凌宵望着宋书航,期盼问道:“那这次死了后,我还能再活过来吗?像上次一样?”

    她的求生欲很强,一直很强。

    当初她从实验室中出来,就是因为她想要自由的活下去。然后,想见一见除了实验室外的多彩世界。

    所以,她想活着。

    金发少女,期盼又有点惊慌地望着店长——她希望店长能回复她,但又生怕从店长口中得到令她绝望的答案。

    “自然!”对面,宋书航肯定回复道。

    他轻轻摘下一半面具,露出自己的双眼。

    此时他的左眼一片焦黑,空洞没有眼珠。但右眼,却如琉璃宝石般漂亮。令人产生想收藏这只琉璃宝石眼睛的欲望。

    身后,造化仙子心领神会。她伸手按在宋书航空洞的左眼上,一发治愈术先恢复他焦黑眼眶的伤势。

    接着,造化仙子又将儒家圣人之眼,熟练地装入到宋书航的眼眶中。

    “就和上次一样。”宋书航左眼中的儒家圣人之眼,明亮起来。

    一道耀眼的光芒,划破夜空,落在金发机械少女身上。

    金发机械少女没有反抗,任由自身被这道耀眼光芒击中。

    这道‘怀孕凝视’对她而言,并没有任何效果。融合了‘天道球存在’部分后,她的境界已经免疫宋书航的‘怀孕凝视’。

    而且,即使这道‘怀孕凝视’能产生作用,她也没有躲避的念头。

    “然后……”宋书航的左眼一阵刺痛。

    造化仙子急忙将圣人之眼重新取下,然后伸手按在宋书航的左眼眶上,不断施展治愈法术。

    “胚胎凝视!”宋书航的右眼明亮起来,第二道光芒落在金发机械少女身上。

    赌一把吧。

    怀孕凝视+胚胎凝视的组合,能不能在这个时候,诞生奇迹!

    胚胎凝视的光芒,缠住金发机械少女。

    一朵莲花的纹身浮现在她身上,在她身上飞快生长、开花。

    只是……这次的花苞中,却没有诞生‘果实’。

    “宋呆呆。”造化仙子唤道。

    “莫慌,还没结束。”宋书航伸手在自己腹部虚按。

    体内的‘核心反应炉’小金丹,之前向他传递过一种‘渴望美食’的反应。

    在这一刻,宋书航心念一动,将‘核心反应炉’的力量牵引出来。

    核心反应炉之上,金丹构图四格漫画?【创造和毁灭之星】图案,明亮起来。

    金丹构图投影出来,将宋书航金和发机械少女包裹其中。

    胚胎凝视的花苞中……有种子开始凝聚起来。

    巨大的光芒绽放,将儒家的夜空照耀的如同白昼。

    ……

    ……

    良久后。

    那巨大的光芒散去。

    金发机械少女,已经不见踪迹,什么都没有留下。

    宋书航一手抓着面具,半罩着自己的脸。他仅存的右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

    造化仙子:“宋~呆呆~笨?”

    “我很好,我没事。”宋书航答道。

    说话间,他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心中产生一种诡异之感。

    造化仙子疑惑望着他。

    “我想,或许……可能……也许……我需要一根,验孕棒?”宋书航用不确定的语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