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 正文
| 繁体版

658 一年后(35)被攻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穆熠宸帮钦慕把外套脱了,然后才给穆倾心:“拿出去挂好!”

    穆倾心不高兴的哼了声,然后转身就出去,还边走边说:“我走了就不回来了,你们三个忙吧!”

    穆倾心不愿意干活,最后还是冯芳华跟钦慕在包饺子,穆熠宸跟江宴每个人炒了两个菜。

    才不到九点,一桌美食便已经摆好。

    三个小家伙看着桌上的美味佳肴,又看看周边坐着的人,全都忍不住笑的合不拢嘴,当然,老爷子一宣布开动,刚拿起酒杯,三个小的就激动的立即拿起筷子吃他们爱的美食了。

    “你们都慢着点,又没人跟你们抢!”

    冯芳华看着他们家的三个宝贝都那么开心,心里也激动,家里倒是真的好久没这么热乎了,另外就是,家里也很久没有这么多人了,但是还是不希望孩子们吃东西太快了,万一噎着什么的,可就糟了。

    “哎呀!妈你就别管他们了,让我们先共同举杯吧!祝愿爷爷,爸爸妈妈,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大家的酒杯里都倒满了酒,穆倾心愉快的先开了头,当然,如今在这个家里最不尴尬的,貌似也只有她这一位大人,她开头是最合适不过。

    “好好好!今天你们几个小的可得多敬我几杯,我可是难得有机会碰酒杯了啊!”

    老爷子立即端起酒杯来,开心的跟他们说道。

    “这一杯,便足够了!来,我也敬您!”

    穆熠宸端着酒杯轻笑着对老爷子讲着。

    老爷子脸一下子垮下来,却是连同穆子豪跟冯芳华也都端着杯子对着他,冯芳华本来还想大过年的就勉强让老爷子多喝两杯,但是儿子这话,倒是提醒了她,大家一起敬了就是了。

    钦慕便也跟着:“爷爷!祝您快乐安康!”

    “我们也祝祖爷爷身体健康,笑口常开!”

    小家伙们看着大人都敬酒,便也赶紧的放下筷子,端着他们的盛满果汁的酒杯敬酒。

    老爷子本来还有点伤心,不过孩子们都这么懂事,他也就又开心了。

    “好好好!那今天就看在你们三个小家伙的份上,老头子我干了这杯。”

    老爷子说完便将酒一饮而尽。

    “慕慕可去你爸妈墓前祭拜过了?”

    吃了会儿饭,老爷子才又问钦慕。

    “嗯!今天上午去过了!”

    钦慕轻声答应着,谈起自己的父母来,也是心里很多感慨,不过,一切都只能深深地埋在心里了。

    以前有心事还可以对穆熠宸说说,现在,好像已经失去了对他诉说的能力,在心里压下去便也就压下去了。

    “去过就好,你啊,赶紧把你的事业搬回来,这里才是你的家,知道吗?”

    老爷子点点头又说道,也是知道钦慕一向都很尊敬他,所以就多说两句。

    “嗯!”

    钦慕微笑着答应,并不多说。

    穆倾心看钦慕一眼,看她那么乖巧,穆倾心却是叹了一声,给自己夹了个水饺,然后对老爷子说:“爷爷,您看钦慕答应的这么好,我敢保证,她肯定没往心里拾,她也就会敷衍您!”

    钦慕心里一颤,抬眼看穆倾心,心想你大过年的说这些做什么?

    穆倾心冲她挑挑眉,全然不在意她那饶命的眼神。

    “钦慕怎么可能敷衍爷爷,只是什么事情都需要有个好的契机而已。”

    江宴看今天这碗饭还得进行下去,便赶紧的接话。

    只是没想到,穆熠宸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帮钦慕布菜而已。

    冯芳华跟穆子豪自然都看在眼里,穆熠宸的那些‘光明磊落的’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的动作。

    “熠宸这爱帮人夹菜的心倒是一直没变过,前阵子小伊来,你也帮她夹菜来着吧?”

    冯芳华看不下去,突然抬起下巴望着对面她儿子问了声,声音里透着冷漠。

    “您确定不是您看花眼?”

    穆熠宸便也抬了抬眼,知道冯芳华想干什么,但是他什么时候帮别的女人夹过菜?

    钦慕却突然想到他办公室里还有陈小伊帮他买的衣服,心里一下子不大得劲,只是刚想发作,脑子里有根弦提醒她,她的立场已经不适合发作什么坏脾气,便又忍下了,只低声说:“我自己来就好!”

    穆熠宸看也不看她:“坐下这么久也没见你动筷子!”

    那话很轻,很随意,但是叫在座的,听着,却各怀心思。

    就连穆倾心都不舍的再损她哥了,眼眶莫名的沉甸甸的,不太开心的去看钦慕,发现钦慕的眼皮子也沉甸甸的,便是低头大口的吃水饺。

    江宴看着自己老婆难得忍气吞声的,放下筷子,手轻轻地放在她腿上。

    穆倾心稍微抬眼看他,然后才笑着低喃:“看我哥,再看你,还不快点帮我夹菜?”

    “是了!马上!”

    江宴笑了笑,便又拿起筷子来。

    “咦!你们都好肉麻哦!”

    欢欢忍不住抖了抖肩膀,趴在桌沿看着他们说道。

    “等将来你找了男朋友,哼哼,到时候就会知道,自己其实也很喜欢了!”

    穆倾心看了欢欢一眼,对欢欢眨了眨眼。

    “胡说什么呢?我们小小年纪,说什么男朋友?”

    穆熠宸已经抬了眼,正要数落妹妹,却没等开口,冯芳华先搂着欢欢说了话。

    穆倾心撇撇嘴:“哎呀,就你孙女宝贝,人家孙子不宝贝似地,早晚还不是要嫁人的,哦?哥哥,钦慕?”

    “是啊!我只盼着她别像是我亲爱的妹妹那般,小小年纪跑出去跟别的男人生了孩子家里还不知道。”

    “哥,你,你跟钦慕还不是一样?钦慕还不是小小年纪就生了欢欢?”

    穆倾心被戳到痛处,立即就有点结巴,不过很快就扳回一局。

    说道钦慕小小年纪生了欢欢,倒是一家人全都安静了。

    钦慕额头上也是要冒汗,为什么她一直不说话,话题还是会跑到她这儿来?

    “哼!没话说了吧?”

    穆倾心立即对穆熠宸瞪眼,质问。

    “欢欢,不准跟你姑姑学,知道吗?”

    “知道!一定先把人带到你们面前来给你们看。”

    欢欢乖巧的立即答应着。

    穆熠宸的脸立即就黑了。

    钦慕也意外的看着她,小小年纪,竟然还懂那个了?

    “我们欢欢最乖了!男朋友一定要让长辈们先把关,过关了才能算是好男友。”

    冯芳华给欢欢夹着菜,又轻声说着。

    “妈!她这才几岁,您对她说这些?”

    穆熠宸眉头微微皱着,不太高兴。

    钦慕听着穆总的话,心想你现在最怕的大概就是女儿太早熟吧?

    不过穆程欢在某些方面真的很像是穆总,会早熟,大概也正常。

    唉!

    “我们欢欢还不想那些,不是还说以后要去当兵吗?当女兵可是比男兵要威武许多呢。”

    老爷子突然转了话题。

    “嗯嗯!我要当女兵,我要穿军装,比弟弟们都帅!”

    欢欢一仰头,还突然就举起手来做出那个动作。

    穆熠宸这次倒是没再说什么,当兵跟找男人这两件事,他支持当兵。

    钦慕则是静静地看着,她女儿的人生,她只建议,并不打算怎么干涉。

    “钦慕,你想欢欢跟橙橙长大后做什么?”

    穆倾心突然望着她问了声。

    隔着张桌子,钦慕也不便多说,只是微笑着道:“他们开心就好!”

    钦慕心里想着,他们做什么,轮得到我在这张桌子上说?穆熠宸那里她还能杠上两句,但是冯芳华那里,她恐怕一个字的意见都不能说。

    唉,如今她在穆家又没有地位,便只能说开心就好。

    “你还真是荣城好妈妈,要是当年我妈像是你这么好说话,我也不会跑出去不回来了!不过那也就不会遇到阿宴!”

    穆倾心说着说着又转头看江宴,不顾众人的眼神就放下筷子去搂着他的手臂靠着他的肩膀,那幸福的模样,似乎妈妈怎么凶悍都无所谓了,人生难得一好老公啊。

    晚饭后外面还飘着小雪,钦慕去了洗手间里,洗完手却忘了关掉水龙头,一双眼有点空洞的望着那流水,心里沉甸甸的,望一眼门外,如今已经不早,她要说离开,应该可以了吧?

    穆家人所有人都坐在沙发里看晚会呢,吃吃喝喝,还聊着天,好不快活,但是她一坐过去,冯芳华便是冷着一张脸。

    钦慕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腕表,发现已经十一点。

    穆熠宸坐在沙发里喝了杯茶,洗手间的人迟迟的没有出来,他便低眸看了眼趴在他腿边要睡着的儿子:“穆程阳,去看看你妈妈好了没,我们得回去了!”

    橙橙头也没抬,蹭的就爬了起来往洗手间跑,似是早在等着他爸爸这句话了。

    冯芳华在旁边坐着,不知道怎么的,心口像是被人用刀子划了一下子,看似不深,但是那血慢慢的往外溢出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浓,伤口渐渐地,好像也越来越深,她没想到,她疼爱的孙子,竟然在等待着离开她的家。

    “哥,这都几点了,今晚就在家里过夜呗!”

    穆倾心没看她妈妈的表情,只是看了看时间,觉得已经不早,这么晚还回什么公寓啊?

    “不了!”

    穆熠宸抬了抬眼,看到冯芳华赌气的表情,没有多余的字。

    “我先回房了!”

    冯芳华突然说了一句,然后起身便转头走了。

    穆子豪往后看了眼,然后又看穆熠宸:“你就非得这个时候给你妈添堵?”

    穆熠宸不说话,因为不想更堵。

    “往年都是你们夫妻俩在这里守夜,今年看来得倾心跟阿宴了。”

    老爷子低声说了句。

    橙橙跟钦慕从里面出来,一直抓着钦慕的衣角,然后问了声:“爸爸,我们走吗?”

    “嗯!”

    穆熠宸看他们出来,便站了起来。

    江宴跟穆倾心便也站了起来。

    欢欢睡的迷迷糊糊的,但是也立即抓着爸爸的手,要走一起走的事情,她跟弟弟早就商议好了。

    穆子豪叹了一声:“罢了,你们要回去就回去,只是明天是大年初一,你们俩不必直接过来,但是该去拜的年,总是不能少,知道吗?”

    “知道!”

    穆熠宸答应了一声,然后看向老爷子,等待他放行。

    “走吧!”

    老爷子便也没在抬眼。

    钦慕其实并没想让穆熠宸跟孩子都跟她走,但是这会儿她再说什么,好像也是不妥当了。

    “别想太多,都是我哥自愿的。”

    穆倾心送钦慕离开的时候在她耳边说了句。

    钦慕听着,然后又无奈的看了穆倾心一眼,到头来,穆倾心总算还是站在她这边吧,两个女人互相交换过眼神后,道别。

    穆熠宸开着车载着那对兄妹跟钦慕离开了穆家,回公寓的路上,车子里,却是那么的安静。

    孩子都困了,他们俩,也各怀心思。

    回到公寓的底下停车场,钦慕抱着橙橙,穆熠宸抱着欢欢,一起进了电梯。

    电梯里已经没有人说话,因为肩上的小家伙们都已经浅睡。

    只是回到家将孩子们都放下,两个人却不得不再面对面,钦慕想问他,是不是因为她才从老宅搬出来的,又不忍心再问。

    “我今天晚上回钦家去住。”

    两个人在二楼楼梯口站着,许久,钦慕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盯着她一会儿,然后点点头:“嗯!”

    钦慕意外的,抬眼看他一眼,然后便下了楼,背着包离开。

    穆熠宸站在二楼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离开的背影。

    她始终不愿意留下来。

    钦家,下午她便说要去钦家,如今总算是回去了。

    以前她最憎恶的地方,现在却成了她的庇身之所。

    穆熠宸便一直站在那里,不知道是几根烟以后,才抬眼看着主卧那边,慢慢的走了过去。

    钦慕开着车到了钦家门口,也是许久,都没有把车开进去,不知道怎么的,听着偶尔的烟花在身后响起,眼眶就那么不自觉的湿润了,就那么不自觉的留下眼泪来。

    一个人以后,仿佛过年,成为一年里最痛苦的日子。

    平时都那么多人在一起,可是过年的时候,却只有自己,那些往事,像是不得已的想起,也或者是早有预兆的,在脑海里,一下子蜂拥而至。

    趴在方向盘上不知道默默地流了多少眼泪,不知道肩膀颤抖了多久,后来终于用尽了力气,将车子开进了家里。

    她想着钦海明日记本里写的,希望她能回家过年,如今她终于回来了,可是,他却已经不在。

    那场爆炸,炸毁了他的身体,也炸毁了他们所有的感情积蓄,如果他活着,或许再过几年,他们就能像是寻常父女那样走动了。

    回到家之后她将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然后自己坐在沙发里,拿起茶几上最近的一份报纸,静静地捧着掌心里,认真的翻看起来。

    时间悄悄地流失,但是她的内心渐渐地平静下来。

    雪花还在窗外飘着,那样缓慢,像是不愿意落到地上。

    也是啦,地上那么冰冷,又无情,落上去就会被人们或者是别的,踩踏,践踏,还要冒着融化的危险。

    不知道是几点钟,她渐渐地睡着了,孤独的一个人。

    房子里有点冷,她忘记开空调,天快亮了,她被冻起来,又回了房间去,第二日依旧忽而阴郁,忽而小雪,她不愿意醒来。

    穆家晚辈要去的几户人家拜年的,但是她不觉的自己还需要去,所以睡的更踏实了。

    但是……

    上午八点多,欢欢跟橙橙已经穿上他们妈妈给他们准备的新年衣服在钦家的客厅里趴着把玩着魔方,叹息,两个人的眼神里均是有些忧伤。

    “姐姐,我们要不要去叫妈妈起床?”

    “给她一个大惊喜?”

    姐弟俩互相对视,总想找点事情做,但是,俩人都激动了几秒钟之后又安静下来,无奈的齐声叹息。

    穆熠宸刚刚交代他们不要上去打扰钦慕休息。

    姐弟俩还穿着羽绒服,刚进来的时候觉得奇冷无比,穆熠宸去开了空调后,这会儿才暖和了些。

    厨房里已经有饭香味传出来,姐弟俩都有点饿了,便缩在沙发里努力的研究着他们的魔方,转移注意力。

    过了八点半,两个小家伙听到穆熠宸的号令,才冲到楼上去。

    不过却没有第一时间叫钦慕,冲过去后就趴在床边看她,还低笑着。

    钦慕是听到那一声用力的开门声,才被吵的转醒,然后又是一阵低低的笑声,有点熟悉,她渐渐地睁开眼,渐渐地看清了她的一双儿女。

    “给妈妈拜年,红包拿来!”

    两个小家伙看到她醒来,赶紧在她床边站好,做了祝贺的手势,然后就伸出手要红包。

    钦慕……

    她压根没有准备红包呢还!

    所以她漫不经心的坐了起来,故作没清醒的状态:“一大早你们俩说什么呢?你们怎么来这里了?”

    “自然是爸爸带我们来的啦!”

    欢欢把手放到背后,义正言辞。

    钦慕眉头一挑,倒是没想到,穆熠宸这么早带孩子们过来。

    只是低头才发现已经快九点了,想想自己现在的样子肯定不怎样,便立即起了床去洗漱,那两个小的却在她背后痴痴地笑她,像是笑话她呢。

    早饭的时候她已经很精致,幸好前几天钦明珠在店里多拿了几套衣服,还没拆标牌,今天她刚好可以穿。

    虽然粉色比较稚嫩,但是,现在穿在她身上,倒是看着也很符合这样的日子。

    穆熠宸都忍不住多看她几眼,钦慕尴尬的扯扯嗓子:“很幼稚是不是?我没多带衣服,这是钦明珠的。”

    穆熠宸轻笑了一下,没有回应她,知道是钦明珠爱的颜色,但是穿在他老婆身上,竟然也这么好看。

    “妈妈穿着小姨的衣裳也很好看的!”

    欢欢仰着头对她说,心情很好地样子。

    钦慕笑了笑:“难得你这么夸我!”

    “嘿嘿!”

    欢欢知道自己平时说话有点苛刻,便又对她笑。

    “妈妈你本来就很美,我跟姐姐才这么帅!”

    橙橙却是嘴巴更甜了。

    “哼哼!”

    钦慕不得不笑了下,用质疑的眼神看她的一双儿女,今天这俩孩子嘴巴怎么都这么甜。

    ……

    红包?

    钦慕突然想起他们俩早上问她要红包来,心里无奈的叹息,就知道,平日里俩孩子嘴巴哪有这么甜。

    “等下我要拜年,你……”

    穆熠宸终于开腔打断了他们三个的对话。

    “哦!我在家!”

    钦慕立即回应他。

    穆熠宸也没想她会跟他一起去。

    “中午订在a,都是熟悉的朋友,你知道在哪个包间?”

    穆熠宸便又说另一个话题。

    钦慕想了想:“嗯!”

    穆熠宸点点头:“你们俩是留在这里陪妈妈还是跟我一起走?”

    两个小家伙正拿不定主意,毕竟妈妈的红包还没拿到,但是出门去跟爸爸拜年,肯定也会有很大的红包收。

    钦慕看着他们俩的眼珠子,想了想,轻声说:“我这儿没有红包,不过你们俩要是想要呢,我便一人给你们一张。”

    钦慕说着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来两张崭新的人民币,都是折叠了一下,但是依旧很新。

    两个小家伙看着她推过来的两张人民币,故作矜持,但是还是悄悄地把手放在桌上,下一刻立即装进口袋。

    “妈妈,你真的很抠门呢!不过算了,下次给我们准备多一点就行。”

    欢欢说道。

    “嗯,姐姐说的对!”

    橙橙也答应着,然后从椅子里跳下去,准备跟穆熠宸走。

    穆熠宸看他们那么懂事,便友情提醒:“别怪我没告诉你们俩,你们俩每年的红包都在你们妈妈那里存着呢。”

    姐弟俩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不敢相信的看着钦慕。

    就连去年的,冯芳华也是交给了穆熠宸,穆熠宸没跟钦慕联系,但是还是打进了钦慕给他们姐弟开的账户里,钦慕收到那笔钱,自然知道来历。

    “啊?妈妈,原来我们的红包都在你手里哦!”

    欢欢立即表现的很伤心。

    钦慕挑挑眉:“是呢!”

    橙橙却不说话,心想在妈妈那里肯定不会丢的。

    “罢了罢了,在你那里就好,这样你要是再想跑掉,我跟弟弟就有借口去找你了。”

    欢欢又不太在意的挥了挥手说着。

    “什么借口?”

    钦慕好奇的问她。

    “追债!”

    橙橙突然说了一句。

    钦慕……

    欢欢嘿嘿笑起来,橙橙也快忍不住笑,使劲忍着,装着严肃。

    穆熠宸却是眼角也隐隐约约的笑意,下意识的又去看钦慕一眼,看她那生无可恋的,他反倒是笑了一声。

    钦慕回头看他:“你笑什么?”

    “没事!就是觉得找你讨债的人挺多的,挺好!”

    穆熠宸解释。

    钦慕……

    找她讨债的人多,他还开心?

    钦慕心想,您可别忘了,您要跟我离婚的,我要是换不起债,到时候就按照法律程序,夫妻财产平分,我这辈子都不用工作了,何况那点债呢?

    钦慕站在门口叉着腰目送那爷仨走掉之后,一抹阳光悄悄地爬上了头顶。

    她抬头看去,心情不自觉的好了些,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然后转身往回跑。

    嗓子里有些不适,应该是昨晚冻着了。

    唉,最近总是挨冻。

    钦慕去找了包药给自己喝了,然后便开车去了市中心,店里大年初一依旧开店,王丽不在,有四个店员在值班,看到她来都有点吃惊,不过还是立即去跟她问候新年好。

    “你们也新年好,这是给你们的红包,一点小意思,祝你们几个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早日脱单吧!”

    钦慕轻快的声音说着祝贺的词。

    她们四个都是没有男友,又是本市的,有男友的,又是本市的,基本这个点都已经在外面约会了。

    所以钦慕说道脱单这四个字的时候,四个本来拿着红包兴奋地就差跳起来的女孩子突然又沮丧起来。

    “这事说来容易,但是又真的好难哦!”

    “就是!又不是我们想找就能找到!”

    “男人要是能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我觉得没男朋友挺好的。”

    “浅语的话,我赞同!”

    钦慕听着她们四个的话,觉得都很有道理,要了杯咖啡,然后便坐在休息去看杂志了。

    今天不算是很忙,但是也难得有人能闲下来。

    客人熙熙攘攘的来过,基本都没有空手而归,新年购物,都有礼品相赠,而且他们jy的礼品,都是设计师亲自设计的,非常有价值的礼物。

    不多久,赫连好便给她发了微信,问她在哪儿。

    钦慕:“在店里!”

    好大夫:“我马上杀到!”

    穆小姐:“我也马上杀到!”

    钦慕:“……”

    怎么感觉这两只是来讨债的?讨债?

    “你去做什么?你不是早就不是我们这边的人吗?”

    赫连好在微信群里直接问穆倾心。

    “赫连好你说话不太好听哦,我怎么不是你们这边的人?你问问昨晚在我们家的年夜饭,我有没有帮着钦慕?”

    穆倾心立即表示不服气,要求赫连好找钦慕求证。

    “即便你说了又如何,这一年多,你可有在群里说过一句话?以为这次回来替钦慕说几句话就没事了?你妈拉着陈小伊往你哥哥身上送的时候,你在哪儿?”

    赫连好继续怼她。

    穆倾心索性不说话了,但是早已经上了车,离开家,准备走了。

    而江宴,已经在陪着老爷子下棋,穆子豪在旁边喝着茶看着他们俩下棋,偶尔指点江宴。

    “喂喂喂,等我回去你们再吵嘛!”

    钦明珠在京里,看着她们聊天干着急,想要立即飞往现场看热闹,但是又要在等几天,心里上火。

    好大夫:“……”

    后来穆倾心跟赫连好一起到了jy门口,俩人下车后对面站在那里,倒是没再吵架,互相对视了一会儿,穆倾心先切了一声,认输:“我承认我做的不太对行了吧?但是我要是说多了我妈也伤心不是?我也是忠孝不能两全而已,何况,我知道我哥不会跟那个陈小伊怎样。”

    “你知道错就好了!”

    赫连好看她一眼,然后走上前去,主动搂住她的手臂,俩人一起进了店里。

    钦慕在那里坐着,看着她们俩分分钟和好,倒是很意外。

    “喂喂喂,我有个好主意,你们俩要不要听听?”

    穆倾心刚坐下就拉着她们俩要说悄悄话。

    赫连好跟钦慕互相对视一眼,洗耳恭听。

    “今天中午这场聚会,他们男人在a喝酒,我们女人干嘛要陪他们,不如我们另外选一个地方,单独约会如何?”

    穆倾心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同意!”

    钦慕几乎在她说的时候就已经琢磨着,她刚说完不到两秒,她就装着不太在意的,又非常沉稳的俩字。

    “那我给安楠跟溪梦打电话。”

    赫连好自然也不想跟那几位男同胞在一起聚会了,那些人实在是太吵,又太能喝,她们几个女生也难得聚在一起。

    “我打给陈小美还有温如暖!”

    “温如暖现在未必在城里哦!”

    赫连好告诉她,钦慕好奇的看她,赫连好笑着低声对她说:“听说跟王总去旅游过年了,走的还挺远的。”

    钦慕听后挑了挑眉,他们夫妻平时都挺忙的,一块出去玩,还玩的挺远,那么有心,钦慕心想那她便不好打扰了,就没给温如暖打电话。

    “话说我前阵子还听说她老公跟他们公司的一个新人关在办公室里不知道干什么哦。”

    穆倾心突然就八卦起来。

    “据说是那个女艺人想要靠前规则上位,去到办公室就把门反锁了,不过温如暖的老公又岂是什么女人都看的上,那女人后来就被他辞了。”

    赫连好小声说。

    钦慕心想,自己好像错过了很多事情啊,上次见温如暖跟李郁,他们俩也没跟她说他们的私事,她只以为大家都各自过的很好。

    “哇!人家送上门的,她老公也不要?”

    “你以为就你老公能扛得住诱惑?温如暖跟她老公生长在那种环境里,什么漂亮的脸蛋没见过?还会被美色所诱?”

    赫连好跟穆倾心便八卦了一会儿,然后看时间差不多,也约好了安楠跟溪梦,便一起去了吉祥居。

    ——

    中午十二点,穆熠宸把孩子留在穆家,便姗姗来迟。

    只是他进门后却没有看到他老婆,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装着淡定的走进去坐下,然后又看了一圈,发现这一大桌,一个女人也没有。

    景峰帮他倒茶,顺便提醒他:“不会来了!”

    穆熠宸的心里一动,淡漠的眼神看向他。

    “小好打电话给我,说她们几个单独去别的地方吃了。”

    景峰解释。

    穆熠宸皱着的眉头缓缓的松开,然后摸出手机来:“在哪儿?”

    景峰哼笑了一声,然后提醒他:“我问了小好半天也没问出来,你要是能问出来,今天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里面坐着的人多,此时可是全都听到了景峰那不高不低的话。

    穆熠宸突然轻笑了一声:“你说的可当真?”

    “自然当真。”

    景峰笑道,根本不当回事。

    谁不知道如今穆总跟钦慕的感情,穆总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钦慕会搭理他才怪。

    穆熠宸也轻笑了下。

    秦逸跟江之远坐在边上抽着烟,听着景峰跟穆熠宸那一出,也有些耐不住想要押宝。

    “我赌钦慕一定会回熠宸。”

    秦逸说。

    “我赌不会!小慕妹妹那也是有气节的人。”

    江之远立即唱反调,在他心里,他小慕妹妹可是很帅气的性子。

    “什么会不会?”

    赵淮跟公治平安远远地坐着,刚刚在说别的事情都没听到他们说什么。

    “景峰说那些女人去单独吃饭,不知道在哪儿,宸哥正给钦慕发信息问呢,你们猜钦慕会不会回他答案?”

    江之远便解释。

    “我猜会!”

    赵淮想了想,便笑着说道。

    “嗯,我猜也会!”

    公治平安也想了会儿,然后很寂静的回应。

    倒是叫人意外,穆熠宸抬眼看他一眼,他淡淡的笑了下。

    倒是江之远愣了,为嘛只有他一个人觉得钦慕不会理穆熠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