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 正文
| 繁体版

770 宠(26)(第二更哦!)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770宠26

    “你要是敢忘记那晚的约定,我保证会活扒了你的皮!”

    穆总挂掉视频之前提醒她。

    钦慕吓的瑟瑟发抖,坐在沙发里喝着水想他的话,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下意识的又看向自己的小腹,这个九月,不知道会不会有好消息等着她。

    “那边的人过来了!”

    中意从外面回来,在门口叫了她一下,钦慕水都没喝完就又放下水杯,然后去干活。

    “爸爸,你干嘛要扒了妈妈的皮?那会很疼的!”

    欢欢又跑到他跟前去,两只手肘抵着他腿上,弯腰俯趴着,仰头看着他问。

    穆熠宸低了低眼,抬手轻轻摸着他女儿软软的头发,“我跟你妈妈开玩笑的。”

    “哦!原来是开玩笑,那我去告诉妈妈!”

    欢欢说着就要跑,穆熠宸吓的立即把她摁住了,抱在腿上对她说,“虽然我是跟你妈妈开玩笑,但是这是我们父女间的小秘密,是不能告诉她的。”

    “我们的小秘密哦!可是妈妈肯定会被你吓坏的。”

    “这是爸爸跟妈妈之间有趣的小细节,你最重要的任务呢,就是自己玩的开心,努力学习,嗯?”

    穆熠宸轻声跟她说着,眼眸里多的是温情。

    “哦!那好吧!”

    “所以你会保守秘密,对不对?”

    穆熠宸又问她,并且很认真的盯着她。

    欢欢眼睛望着前方,有点走神,木呐的点了点头。

    “去玩吧!”

    穆熠宸松开她。

    欢欢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出去,然后就来到弟弟屋子。

    “喂,我要跟你说件事情!”

    橙橙已经穿着睡衣上了床,“什么事情不能明天说?”

    “爸爸说要扒了妈妈的皮!”

    欢欢爬到他床上去,姐弟俩在毯子里聊天。

    橙橙那双透亮的眼睛往上看着,然后过了没一会儿就嘟囔,“肯定是假的,爸爸不舍的。”

    “可是爸爸刚刚真的好凶!”

    欢欢想起偷看爸爸跟妈妈视频时候的表情,真的被吓了一跳呢,所以就信以为真了。

    “你们女孩子真烦!”

    橙橙无奈的叹了一声,双手放在被子上,低着头嘟囔了一声。

    “喂!臭小子说什么呢?”

    欢欢反应过来,抬手就摁着橙橙的脑袋瓜往一边倒。

    “哎呀!不要闹了,我要睡觉了,你快回你房间去!”

    “我知道了,反正你要跟爸爸站在一边的是吧?那我以后就站在妈妈那边,哼,我们是两派。”

    欢欢走了,橙橙掀开被子慢慢躺下,睡觉。

    反复他一点都不担心姐姐要跟他成两派。

    欢欢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瞅着屋顶发了会儿呆,想了想,突然就也躺下了,爸爸怎么可能扒了妈妈的皮呢?

    她躺在被窝里捏了捏自己的手腕上的皮,这个皮,应该不好扒,爸爸肯定不会成功的。

    肯定是开玩笑!

    不过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穆程欢小朋友大半夜就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她爸爸把她妈妈衣服扒了,她妈妈在大呼救命。

    早上家里的司机去送她跟橙橙上学,她忍不住问司机,“王叔叔,你有没有打过你老婆?”

    “小小姐,现在是和平社会,打人是要坐牢的。”

    司机也不知道她怎么会问这种话,只觉得她是心血来潮没当回事的跟她开玩笑。

    “真的吗?”

    欢欢吓坏,特别认真。

    “当然是真的。”

    橙橙生无可恋的看着外面叹了一声气,心想他姐姐这是怎么了呢?

    “我不想爸爸坐牢!”

    欢欢有点委屈的说道。

    “呃!小小姐说穆总吗?穆总怎么会坐牢呢?”

    欢欢不说话,怕司机叔叔告密。

    司机回家后便跟老爷子说了一嘴,老爷子听后也不当回事,只嘀咕了一声,“肯定是穆熠宸那小子跟他老婆聊天被那孩子给听见了。”

    老爷子自己坐在沙发里看着军事新闻,心里却是突然记挂起钦慕来,这丫头一天不到家他心里就觉得少了点什么。

    然后随手拿起电话打给穆熠宸,“你昨晚跟你媳妇打电话被你闺女听到了?”

    “嗯!”

    穆熠宸想了想,是视频,但是也没反驳。

    “那丫头大概被你吓到了,跟你说多少回了,别再儿女面前作妖。”

    老爷子又不紧不慢的说。

    “您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这事?”

    穆熠宸在办公室里看着一份文件有点严肃。

    “嗯!顺便问问我儿媳妇什么时候回来啊?”

    “她说最多四天,一周内应该能回来!”

    有点像是公事公办的汇报工作。

    老爷子听后点了点头,然后又哼了声,“在工作?”

    “嗯!”

    “那我不打搅你了!”

    老爷子挂了电话。

    穆熠宸却是在他挂断后又多看了手机一眼,无奈的笑了声,继续埋头工作。

    至于穆太太,今晚她还是要给他汇报工作的。

    其实视频里她的脸上略带疲惫他是看的到的,飞了那么久,过去后也没怎么休息就立即投入工作,可是他能怎么办?连疼她,都得挑时候。

    那天温如暖接到罗丽的电话,然后在他们公司附近的一间咖啡厅见面。

    罗丽依旧是女强人的打扮,姿态也总是很随和,朝着进了门的人挥了挥手,温如暖客套的回了笑意,走过去。

    “罗姐好久不见!”

    温如暖主动问好,在她对面坐下。

    “是好久不见了,想起来,这好像还是我们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坐在一起聊天呢。”

    罗丽笑的从容,话也不迫,服务生过来她便住了口。

    “一杯美式,谢谢!”

    温如暖没看单子,点了咖啡后对罗丽说,“好像是的,所罗姐这次找我,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吧?”

    “事情嘛倒是真有,不过你得答应我,今天这事,你知我知,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们都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温如暖没说话,只是静待她说下去。

    罗丽以为她是答应,才又说起来。

    “今天找你,也是给你出难题,你知道我们公司现在的代言人吧?”

    罗丽跟她提到,手轻轻地握着咖啡杯放到一旁,然后两只手又抱在一起放在刚刚放咖啡杯的地方。

    温如暖稍微点头,“嗯,去年拿了金马奖的影后桂冠,我肯定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她并不属于我们公司。”

    “我们跟她的合同是三年,今年冬天呢,正好就到期了,据我了解,你跟钦慕应该也已经合作了有几年了吧?”

    罗丽很委婉的问她。

    温如暖眼眸稍微垂下,点点头,“嗯!”

    “那应该也快到期了,你就没想过要换一家?我保证,你如果肯来给我们公司代言,费用最起码是的两倍。”

    罗丽知道一点钱是不可能打动温如暖的,但是生意人的精明她自然不会比别人少。

    “罗姐有所不知,不只是我,还有李郁,我们两姐弟给代言,凭的是跟钦慕的缘分,我们都是在彼此最艰难的时候相遇,所以,罗姐,恕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温如暖更是委婉,一点也没有要得罪罗丽的意思,虽然心里已经把她当个小人。

    “你们有什么艰难的时候啊?年轻,有资本,有后台,你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艰难,不过温小姐这么重情重义倒是真的更叫我敬佩了!”

    罗丽眼里露出失望之色,却很快又对她报以恭维的微笑。

    “其实每个人的人生都有不同的际遇,我认为,是不可亵渎的!”

    可是温如暖却不喜欢罗丽那番话看,哪怕罗丽说敬佩她。

    “是!我还是心太窄了,以后一定改,不过钦慕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主,你们跟她接触还是要留个心眼的。”

    “嗯!”

    温如暖心里有点不高兴了,也突然明白了钦慕为什么不愿意跟她交朋友,原来眼前这个看上去很豪爽高端的女强人的心胸,竟然真的狭窄到她不能想的地步。

    钦慕这才刚离城没几天罗丽就找上门来,温如暖想了想,喝完咖啡再罗丽离开后便把电话拨给了李郁,正在跟导演监工的李郁被助理送过手机后就看了眼,然后拿着手机起身到了安静的地方。

    “你是说罗丽想要挖墙脚?”

    “钦慕这才刚去巴黎没几天她就玩这么阴险的招数,我猜她在我这里没有得到满意的回复,肯定会去找你,给你提个醒吧。”

    温如暖说道。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同意,若是她的价码够高的话,你也知道我现在缺资金。”

    李郁笑笑,穿着一身休闲装站在墙角跟她说话。

    “那算我多管闲事喽,挂了!”

    温如暖貌似不太开心的挂了电话,李郁看着手机屏幕笑了笑,然后一回头就看到李蔓来找他,表情有点不好,“刚刚我接到一个叫罗丽的电话?”

    “倒是来的真快!她怎么说?”

    “想要跟你面谈。”

    李蔓告诉他,但是李蔓依稀记着,这个女人好像是豪门里的小三,现在已经退位了,听说罗丽的老公又娶回了原太太。

    “跟她说我下午在工作室,她要见的话,下午到我们工作室去。”

    李郁点点头,跟李蔓交代了一句。

    “可是她找你做什么?”

    李蔓还不太知道这里面的事情。

    李郁想了想,握住她的肩膀拥着她一边往外走一边耐心解释,“这个女人想要挖钦慕的墙角。”

    “什么?这怎么可以?”

    李蔓转身看他,立即就不高兴。

    “我自有打算,你尽管给她回电话就是。”

    李郁扭过她的身子,继续跟她交代。

    李蔓听他的意思知道他有了打算,便也就没再深究,但是她总不喜欢那样的女人。

    “以前你可是最防备钦慕的,还记得吗?”

    李郁搂着她走了段,低声提示她。

    “那还不都是因为你!我去做事了!”

    李蔓嘀咕了一声,然后就脱离了他的掌控,曾经她是对钦慕再三防备,也是因为防备才会去主动跟钦慕结交,但是钦慕对他们夫妻来说,其实是恩人。

    钦慕说李郁那次腿伤说不定是好的开始,当时她只是想着无论如何李郁都别想推开她,直到后来,她才真正认同了钦慕那句话,也从那时候开始她对钦慕再也没有过算计之心。

    下午他们俩刚回工作室,罗丽果真就去了,李郁在沙发里刷着微博头条,听到李蔓带人进来的脚步声抬起眼,恰到好处又不少狡黠的眼神看了罗丽一眼,收起手机起身打招呼。

    “罗姐!久仰大名!”

    李郁主动与她握手。

    “李老板的大名,我又何尝不是久仰?冒昧来打扰你们夫妻,可不要怪我才是!”

    罗丽客套着,看他们俩好说话,她也松了口气。

    “怎会,请坐!”

    李郁让了让,李蔓站在旁边问了声,“罗姐喝茶还是咖啡?”

    “我坐坐就走,就不要麻烦了,李小姐也坐下来吧!”

    罗丽又多看了李蔓一眼,仿佛看自己的孩子的宠溺眼神,然后拉着她坐在旁边。

    李蔓表面上也会应付,就随着她坐下。

    李郁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对面的女人,浅浅的笑着。

    “当时听闻你们两个领了证,原本以为你们会大办一场的,结果却让人空欢喜一场,当时给李小姐准备了一份小礼物也没能送出来,今天过来我便一起捎过来了!”

    罗丽说着低头打开自己的包包,从里面取出一条项链来。

    “这个是我在前两年一次英国贵族义卖上拍来的,当时只觉得好看,带回家才发现这并不适合我这个年龄了,当时你们俩的消息一出来我就想到这条手链,不是正和李小姐这个年纪的新娘子嘛!”

    罗丽说着握住李蔓的手便把手链往李曼的手腕上戴,李蔓也没动,只是静静地看着,罗丽是想收买她先,而她,看李郁怎么说。

    “这礼物实在是贵重了,我们夫妻虽然实在是不好收吧罗姐。”

    “这有什么不好收的,等我再婚的时候,你们再送我一件便是!”

    罗丽一直笑着,戴上手链后拉着李蔓的手稍微往李郁面前带了带,“你看,多合适!”

    李蔓看向李郁,李郁也看她,低声道,“既然是罗姐的一番心意,那我们就先收着吧,等罗姐结婚的时候,我们再送一份别的去。”

    李蔓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当即脸色就有点难看。

    “我怎么没看出来哪里跟我合适?”

    李蔓举起来手,看了看那条价值不菲的手链,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是非常不喜。

    罗丽也没想到会被打脸,她进来的时候是李蔓带着她,客客气气的,她知道李蔓也没什么身价,以为会很好打发。

    “再说,我听说罗姐跟王总的婚事被王总的小儿子给搅黄了呢,我们又怎么知道这份礼还送不送的回去,这手链我不能收。”

    李蔓说着自己将手链解了下来。

    李郁看她一眼,然后又看向罗丽,无奈浅笑着,“我这女人就是这样的,其实她就是希望身上的一切都是出自我手而已,所以罗姐,我看就别勉强了,您先收回去,回头我私底下问她,她要是喜欢,我找您低价买回来,您看如何?”

    “我们之间说这些多见外,只是,既然李小姐不喜欢,那便罢了,改天我寻着更好的再给你们送。”

    罗丽只得把手链又放了回去。

    李蔓站了起来,“我出去忙工作了,你也快点,等下还要去片场呢。”

    “知道了!”

    李郁抬眼看罗曼不悦的神色,答应了一声,李蔓便扭头就走了,都没跟罗丽再打招呼。

    李郁在她走后还转头看了看她的背影,回过头小声对罗丽说,“脾气大的很!”

    “那还不是让你喜欢?李小姐大概就是不喜欢我吧。”

    罗丽说着说着有点小失落的模样。

    “她怎么会是不喜欢您?她是谁也不喜欢!”

    李郁回她。

    罗丽

    “当年我跟钦慕结交,她比今个过分的又多了,如今却是把钦慕当最可交的朋友了!”

    李郁又说了句。

    罗丽慢慢点着头,“原来是这样,看来我得多努力啦!”

    “罗姐这样的人物,就别给我们这些小年轻闹的机会了,对了,罗姐今天过来可还有别的事情?”

    一句话就把自己跟罗丽划清了界限,还没有让罗丽当时下不来台,只是罗丽也难免心酸,但是当然是正事要紧。

    “唉!其实我来找你这一趟,也有被拒绝的准备,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认真考虑,跟我们公司合作,你是知道我们公司实力的,绝不会比做得差。”

    “罗姐是想让我跟钦慕解约?”

    李郁眉头稍微皱了皱,表情也严肃了一点。

    “是!”

    罗丽点头,心里想着果然应该先来找李郁,还是男性容易说话一些。

    “这恐怕不大好办!”

    李郁依旧笑着,犹如谦谦君子。

    “我知道你们跟钦慕的关系不一般,但是凡事都有商量的余地,而且据我所知你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我觉得我应该可以成为这时候能跟你度过难关的人,当然,也要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才行。”

    罗丽心里总觉得李郁不会拒绝她。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李郁笑笑。

    罗丽走后李蔓从外面进来,然后担心的问他,“你没答应她吧?”

    “我答应她会考虑!”

    李郁转头看她一眼,然后又看着外面那辆缓缓道出他们停车场的棕色轿车。

    “你就应该直接回绝了她!”

    李蔓不高兴的嘟囔了声,也看着楼下,心里越发的烦躁。

    “等她再打电话来,你直接回绝了便是,反正今天恶人你也当了。”

    李郁低眸,看着李蔓那倔强的模样,她一直都是那种非常倔强,执着的人,若不然,他们俩可能现在早就各过各的,混日子的那种生活。

    李蔓抬眼瞅了他一眼,“恶人我当然可以做,也不能让你做对不起钦慕的事情。”

    李郁笑,“你啊!”

    “我们早点回家吧?我饿了!”

    李蔓自知自己脾气不好。

    “好!饿了就回家,我给你煮饭吃!”

    李郁伸出手抓着她的手。

    “还是我自己亲自来吧,你煮的饭”

    真是让人难以恭维。

    李郁也不生气,便跟她回家去。

    自然是没有什么要去片场的事情了,本来下午俩人就打算单独呆着。

    钦慕在巴黎听说了罗丽拉拢李郁跟温如暖的事情也没什么表示,只心里明白了,生意场上不应该有谦让。

    身心疲惫的时候靠了会儿,然后拿起手机来看着手机屏幕,突然就有点想穆总了,于是将手机拨过去。

    过了十多秒那边才有人接起电话来,钦慕听到那边有声音,心不自觉的绷紧了一下,然后又舒缓。

    “穆熠宸,我有点想你!”

    题外话

    作者:推荐新文军门衍生暖婚求收藏求书评哦!

    灯光下那张黑暗的面孔,渐渐地又抬了起来,漆黑的鹰眸直直的射向顾笙审视的眼。

    “顾笙?”

    来自男人低沉又不失温润的声音,还没见过她站着的样子。

    “是!很抱歉刚刚打扰你们,但是我现在需要在这里躲一下,可以吗?拜托?”

    阴影里,他周遭都是生人勿进的气息,但是顾笙却不知道为什么,会生出一种他是好人的错觉。

    难道是因为他的白大褂底下穿着特定的军装?虽然衬衣扣子开了一颗,顾笙看着看着,不知道怎么的就吞了口口水,胸口又便开始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