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异能小娘子 » 正文
| 繁体版

第64章 中招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你来做什么?”关青握紧手中的茶壶,额头上也是渗出了不少的汗水,而她也是感觉有些古怪的热,她知道,自己是中招了,是催情香。

  孙家的人真的好卑鄙,就连这样的下三烂的手段都是使出来了。

  孙福盯着关青清艳的脸,心便又是痒了。

  “阿青妹妹,你可是感觉难受,脸怎么这般红的?”

  关青用力的忍住身上传来的燥动感,如若不是她在末中生存过,能忍人所不能忍的,能做到别人所不能做到的,否则,她现在怕是将自己的身上的衣服都是撕烂了。

  孙福心里也是有些不确定,那种药香,明明只要一闻,再是贞烈的女子会变成没有理智,怎么关青的模样,到不像是,难不成药错了,可是不会,这药他用了不止一次了,从未失手过。

  “你到是能忍,”他突然笑出了声,哦,他明白了啊。

  他走近,伸出手就要去摸关青的脸。

  啪的一声,关青直接拍掉了他的手,却是难免的沾到了孙福的手指,顿时,一股子沁凉从对方的指尖而来,她甚至有种变太的想要再是触摸。

  不!她摇头,用力的咬紧自己的唇片,她不能这样,这样的男人,她只会感觉到恶心。

  孙福摸了摸自己被拍红的手背,不怒反笑

  “阿青妹妹的还是个倔性子的,不过,爷喜欢,一会儿,爷一定会让阿青妹妹……”

  这些恶心的话,听在关青的耳中分外的刺耳。

  不知道真正的古代女人听了会怎么样,她不是古代人,没有脸红心跳,也没有什么期待,尤其是这样的男人,她就算是死了,也不会给他占了便宜去。

  只是,身上的那股燥热越来越强,她就怕自己无法忍受,而是做出了什么错事。

  她重生了这一辈子,不是给个流氓占便宜,也不是被猪给拱的。

  握紧藏在身后的茶壶,她只有一次机会,错过这一次机会,她将万劫不复,而她不允许自己犯错。

  用力的再是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她已经是尝到了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那种疼痛也是随之而来,她就是要用这疼,来激动自己最多的清明,她的眼睛在犯晕,头也是晕,似乎都已经快要失去意识了。

  长睫轻闪间,她拿在手中的茶壶差一些便是掉了下来。

  她连忙的再是抓紧。

  “阿青妹妹,不要挣扎了……”孙福笑的因邪无比,他扔掉自己的玉扇,已经脱起了衣服,直到脱到只有中衣之时,都是迫不急的待扑了过去。

  啪的一声,一个茶壶直接砸到了他脑门子上面,里面的茶水也是泼颇了出来,茶壶都是砸碎了,更何况是其它。

  “你……”孙福可能还想要再说什么,结果他的眼睛一翻,人也是摔在了地上,从他的脑袋后流出了一道血丝,并不多,所以死不了。

  就算是如此,她也不敢再给孙福补上一壶,怕是真的砸死了,她家会永不得安宁,如若只是她一个人,她什么也不怕,可是,她要顾着爹,顾着娘,甚至是大哥,所以这个大亏,她吃不下也是硬吃。

  她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外面的冷风总算是降了一些她身上的燥热,可是还是不行,她还是热,很热很热,她真的想要撕烂自己的衣服,好让风吹在她的整个身体之上,而她也确实是这样做了。

  只是,突然的,她打了一下激灵,放在胸前的手,也是移了开来。

  “爹,娘……大哥,”她冲着外面喊着人,声音都是带着一股子几欲听不清楚的沙哑。

  “爹,娘,”她再是喊着,可是还是没有人。

  不对,她的脑子恢复了一些清明,她知道孙福一定是想办法将她爹娘给支走了,所以才是敢胆大的进她的屋子,对她下药。

  她跑到了门边,用力的拉开了门,迎着风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啪啪,她拍着一扇门,脑内的清明已经快要消失殆尽了。

  她现在能记的,也就只有这第一条路,这一个人,再是晚上一会儿,她怕是连她自己都是不认得了。

  “容哥哥,开门……”

  她用力的拍打着门,人也是顺着门跌坐了下来。

  容秋然是大夫,一定有办法救她的,一定可以,哪怕是就此失身,那么,她也愿意。

  吱的一声门开了……

  她靠在门边上,终于是抒出了一口气。

  真好,他在的。

  真好,她应该是走对了。

  “阿青……”

  头顶上方传来了男子熟念的声音。

  容秋然连忙的蹲下了身子,将手放在关青的额头之上,却是发现十分的滚烫,几乎都是要烫着了他的手,

  “阿青,你怎么了?”而他问着,手也是握紧了关青的手腕,结果这一诊之下,却是吓到了他。

  “阿青,谁给你下的迷情香?”

  关青摇头,她想说,可是她现在真的快没有理智了,她的红唇轻轻的颤抖间,似乎只能是发出类似于呜咽的声音,容秋然放在她手腕上面的手指,是那样的舒凉,她忍不住的轻轻蹭了下,抓住那只给她温凉的手便不再放了。

  “阿青,”容秋然拍了拍关青的脸,却是发现她的面上有些不自然的潮红,甚至整个身体都是出现了一种诡异的粉色,他知道这是催情药的问题。

  “阿青,别怕,容哥哥会救你的。”

  他轻抚着关青的脸颊,关青却是满足的蹭了蹭他的手,瞬间,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似一根丝线,就这么装进了容秋然的心里,他的手指微微的顿了一下。

  眸色也是跟着沉凝了些许。

  他抱起了关青,然后关上了门,怀中的女孩儿紧紧搂着他不放,红唇间溢出来的也是微微的低叹之声

  容秋然知道这种药必须要立马解掉,否则,怕是要被烧成了傻子了。

  几根银针下去,关青似是安静了一些,可是却仍然是紧蹙眉宇,似乎是很难受的模样。

  她缩起自己的身子,不时的抓着身下的被子。

  “容哥哥……”

  她喊着容秋然的名子,似是无意识一般。

  “容哥哥,阿青好热,好难受,容哥哥……”她的声音已经是近了哭音,眼泪也是顺着眼角滴落了下来,她从那个地方来,向来都是极能忍心的,从小到大,她哭过几回,流过多少滴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