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惊华之墨语 » 正文
| 繁体版

第218章:真龙之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青玉总觉得有那个人在自己身边,可是伸手摸摸边上是冰的。

  自嘲一笑:“呵呵!我这是魔障了吗?”

  原本以为今日会没有精神却没想起来完全没有宿醉后的头疼,而且神清气爽。

  青玉收拾好去上朝,可是今日破天荒的没有摄政王柳工,很多人在朝堂上各种不满柳工的无法。

  有人说他目无法纪,居然敢什么话也不说就不上朝。

  反正各种各样的话语,总归一句话就是摄政王拥兵自重,无视皇上,要求皇上严惩摄政王。

  青玉站出来道:“微臣觉得摄政王一直都是为皇上分忧,一直以来兢兢业业,不曾有半点不轨之举,今日有这种事也恐怕是事出有因。”

  “陛下一直以来都是深明大义的明君,一定不会因为这些谣传就凉了忠臣的心。”

  皇上在上面,看着青玉没有说话,所有人的话让他头疼,而太子金箔却道:“父皇,儿臣觉得摄政王这次确实有些过分!”

  “如果不严惩,到时候大家都这般效仿,我北国岂不堪忧?”

  “至于青玉公子你可是与摄政王常常一起进进出出的,想来你定是知道他怎么回事对吧?”

  青玉不卑不亢拱手:“太子此言不虚,但是朝堂与私下可就两说了,食君之禄,为君分忧的道理在下还是明白的,我对于结党营私可没有任何兴趣。”

  “但是这方面确实与太子殿相比那就是大巫见小巫了,毕竟这方面没人能与太子殿下相比。”

  此话一出,上面的北皇就黑了脸,这意思摆明就说太子背着皇上结党营私,要知道他离死海远着呢,现在太子就已经开始了谋划,简直可恶。

  哪怕对方是自己儿子,也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继续发展下去,金箔的野心他自然一清二楚。

  太子看到自己老子的脸色,心里咯噔一声,迅速对着北皇跪下:“父皇,莫听他胡乱言语,儿臣没有。”

  北皇冷哼一声:“哼!最好是没有,我还你那么快死呢!”

  金箔连连跪:“父皇请恕罪,儿臣绝不敢有二心。”

  一场来势汹汹的暴风被青玉几句话转变了方向,直到退朝也没有再说摄政王了!

  青玉刚刚走出大殿,一个声音叫住他,回头发现是金箔。

  他若无其事拱手:“参见太子殿下,不知太子可有事找我?”

  金箔:“就你?自不量力,居然还想跟我斗?今日算你走运,走着瞧!”

  青玉歪着脑袋,一副假装听不懂的样子,看着金箔道:“不知道太子殿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下官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太子殿下?还请明示!”

  金箔一腔怒火,最后轻飘飘的打在了棉花上,盯着青玉的神情打量,真的如同单纯的清泉,里面透明透亮,没有任何杂质一般。

  觉得他不像是知道得罪自己的事情,冷哼甩手从青玉面前大摇大摆的走了。

  青玉走出皇宫,管家与车夫在城门外等待着自己,朝着那辆如同的马车走去,对管家道:“今日还早,你们先回去我出去走走,晚些再回去!”

  管家点头:“那公子你出门在外小心些!”

  青玉道:“恩,放心去吧,我不会有事的!”

  车夫跟管家走了,青玉一路走到摄政王府,抬头看着,小斯上前道:“见过青玉公子,请随我来!”

  一直以来青玉过来都不需要任何报告,摄政王下令要这样的,没有人敢怠慢青玉。

  勤务衣袖中的手有些紧张的攥起了拳头,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跟着小斯走进了摄政王府。

  来到柳工的主院中,青玉疯了一会儿,来的不是摄政王,而且摄政王府的管家。

  管家上前恭敬拱手:“青玉公子,摄政王已经不在府中,交代了任何人都不需要找他!”

  青玉起身:“何时发生的?他了说过别的什么话?”

  管家道:“别的也没了,只是他已经交了兵符,而且已经远行了,此后再不管朝廷之事。”

  青玉听的瞪大眼睛,摄政王从此不理朝事,难怪今日的北皇没有因为那些人的话而大发雷霆。

  原来是得到了摄政王的兵符,而且摄政王已经退出他自然就不会在这时候做什么的。

  而青玉很纳闷,昨日还一直选择帮北国的人,今日就抛弃了北国的所有。

  他究竟是为什么?难道是自己的态度伤了他吗?那这一次恐怕真的伤心了。

  青玉有些失落感,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自己的府邸,让管家带来酒水,就猛喝然后醉的昏天暗地。

  第二日让管家去给自己递了奏折,一直关在院子中没有出来,除了偶尔来的神域阁人员,其余人都没有接见。

  而他传回消息回了神域阁摄政王柳工已经上交兵权,不知所踪,且放话不再理会朝事。

  而神域阁每次带来的消息都是阁主依旧没有找到。

  又是半个月过去,帝名绝等人依旧没有找到墨语和罗平。

  而在另一个地方,这里如同世外桃源,一个白色娇小的身影来回在梅花陵园里晃动着。

  她一次次的出招,一次次的重复,除了打坐就是训练。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消失一个月的墨语。

  墨语听到有人到来,睁开眼起身对着老头就是一顿火球轰炸。

  老者不疾不徐的抵挡,最后墨语停下,不再攻击,走过去对着白发老者道:“你受伤了?”

  老者没有说话,只是摆弄着石桌上的东西,而墨语看着那小瓶子中倒出来的一喋血,上面散发着让人心悸的威压!

  恐怕这红红的非一般的血吧?

  看着白发老者道:“这是何物?带来做什么?”

  看着低着头摆弄,回答道:“这是真龙之血,可以提升你的肉身,也就是给你练体,而且这有机会激发体内的远古血脉!”

  墨语:“远古血脉?很厉害吗?”

  看着停下抬头看着墨语,一脸你简直就是猪的表情,墨语摸摸鼻子:“喂!我这一直在天恒大陆确实没有听说过啊!你没必要用这鄙视的眼神吧?”

  一个白衣老者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