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秦少,早安 » 正文
| 繁体版

第17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可是宁小夏还以为杨浩然眼睛进沙子了。

  “经理,你干嘛一直眨眼睛呀?怎么了?进沙子了吗?”

  “对呀,你干嘛呢?”

  洛天明也问道。

  “哦,不是,不是,可能是眼睫毛掉进去了,有点不太舒服,一会儿就没事了,别担心。”

  杨浩然为了让谎言真实点,连忙眨了眨眼。

  这时这个冷沉的声音从她的发顶传来。

  “有种你再说一遍。”

  宁小夏闻言,身躯微僵。

  刚刚她就觉得有股阴风阵阵靠近,背脊凉飕飕的,果不其然,这个变态狂真的出现了。

  就不该背后说坏话,她怎么就藏不住说了呢?

  还被抓了个正着。

  郁闷又懊悔死了。

  不过她一转头,便露出一个微僵的笑容道,

  “嘻嘻~,秦……秦先生,晚上好,你怎么来了?你不用陪晴晴姐吗?哦,对了,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宁小夏嬉皮笑脸,都是讨好。

  “没听清楚?怎么开始装聋作哑了?”

  秦枫一脸风雨欲来的样子。

  “装聋作哑?没有呀,是不是呀洛大哥?”

  宁小夏微微皱眉地跟洛天明求助。

  洛天明对着她松了耸了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对了,我……我想起来,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和浩然谈一谈。”

  他看着杨浩然,对他使了眼神,但是杨浩然硬是没看明白。

  “谈?谈什么?”

  杨浩然懵逼地问道。

  “唉,这智商……真是硬伤,就是……就是上次那个事情拉,哎呀走啦,我们待会再回来。”

  洛天明一只手搭在杨浩然的肩膀上,微微用暗力气,把杨浩然远离了秦枫他们。

  “诶,你们……你们……。”

  怎么走了?太没义气了。

  这黑漆漆的夜只剩下他们二人,也太尴尬了吧。

  宁小夏嘴巴撅起,满脸郁闷。

  她一直头低低的,不敢抬头,这会儿微微抬眸,悻悻地偷瞄一眼阴沉的男人。

  不知道怎么开口时,却又听见某人开口道,“第一次?”

  “啊……什,什么?”

  宁小夏不懂。

  “我问你是不是第一次来海边?”

  秦枫冷冷清清地说道。

  “哦,是的,秦先生。”

  宁小夏一本正经地回答。

  因为某人脸色实在太严肃了,她想回答地轻松一点,也回答不出来。

  “想看日出?”

  秦枫再次问道。

  “嗯。”

  这次宁小夏又如小鸡啄米般点头。

  “想捡贝壳?不会游泳?”

  秦枫的话倒是让宁小夏又微微抬眸一笑道,“秦先生,你是不是刚刚听到我和杨经理的话呀?”

  秦枫沉默不语,宁小夏算是明白了。

  “刚刚……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宁小夏伸出手指相互戳了戳,满脸歉意地解释。

  “是特意?”

  语毕,宁小夏立刻抬头反驳,“当然不是了,只是……。”

  宁小夏顿了顿,又低下了头,她可不敢说他的坏话,就怕他记仇,又吼她。

  “只是什么?”

  秦枫想知道原因。

  “没……没什么,只是你一直都挺严肃的,又不爱笑,我刚刚只是随意开了一个小玩笑,你别当真,好不好?”

  宁小夏也只能东拉西扯地解释。

  “不好。”

  秦枫立刻否定。

  “你就不会说好吗?非得要否定,你想怎么样?我刚刚是背地里说你坏话了,是我不对,可是你就是很爱吼我嘛,又冷冰冰的,脾气古怪难以捉摸,和亲民的洛大哥简直天壤之别,我就事论事而已。”

  “虽然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但是我也答应要报答你了。”

  亲民?他的脸上难道写了生人勿近?

  “你说够了没有?”

  秦枫原本就一肚子火,现在闻言,火雷滚滚的,好像好火山爆发似的。

  宁小夏见他是真生气,内心有些内疚。

  心想,要不然就跟他认个错道个歉,毕竟人家可是救命恩人呀,没必要弄得这么僵吧。

  以后还要和平相处的。

  于是她做了这个决定,“对不起呀,是我错了。”

  秦枫没想到她会主动认错,还以为这个小妮子会跟他杠到底呢。

  “错哪了?”

  秦枫问道。

  “啊?错哪了?刚刚不是已经解释了吗?他没听见吗。”

  宁小夏小声嘀咕了一句。

  “错哪了?”

  秦枫声调扬高了些,宁小夏身躯微微一颤。

  “我不该说你的坏话。”

  “不是这个。”

  秦枫否定了她。

  宁小夏蒙圈了。

  不是这个是哪个?她还做错什么了吗?

  “还请秦先生明示。”

  宁小夏撅起嘴巴,有些无语。

  “算了,算了,跟你这种智商不在线的人,聊天可真累,坐下来,你脚不是还疼吗?”

  秦枫语气凌厉又霸道,而且语气还不友善。

  什么叫和她这种智商不在线聊天的很累,有本事就别聊呀?

  哼!

  她又没有苦苦哀求他让她跟他聊,有他这么埋汰人的吗?

  宁小夏气鼓鼓,就是喜欢和她唱反调。

  “不要,我不累,我喜欢站着。”

  看着炸毛的她,秦枫忽然走了好心情。

  “爱坐不坐,不坐拉倒。”

  秦枫一个人主动坐进去帐篷。

  “喂,你出来,那你不是你的位置,是我的,你这是鸠占鹊巢,不礼貌的行为,不,是强盗的行为。”

  宁小夏也不客气地赶人。

  “不礼貌?强盗?那我问你,我是你的谁?”

  秦枫不疾不徐,一副老神在在好整以暇的问道。

  “你不是我的谁,请不要厚颜无耻,往自己脸上贴金。”

  宁小夏双手叉腰,紧咬着唇瓣瞪着他反驳。

  “你再说一遍。”

  秦枫冷冷的眼神佛了过去,宁小夏这五脏六腑还真的被震了几分。

  “说一千遍,一万遍我也是这句话,你就是不要脸,霸占我的位置,讨厌鬼,哼,哼,哼!”

  宁小夏气急败坏地吼回去。

  因为每一次他都要用那冷死人不偿命的眼神来吓唬她。

  每次都被他吓得惶惶不安。

  所以她要翻身,要反抗到底。

  才不要被他欺压。

  看她炸毛得跟一个张牙舞爪的小野兽那般,阴郁的心情大好。

  噗嗤

  哈哈~

  这是怎么了?干嘛又笑了?

  真是一个性格难于琢磨的怪癖人。

  难怪他阴晴不定,果然非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