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秦少,早安 » 正文
| 繁体版

第277章傅碧琪找宁小夏麻烦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小夏,学业要紧,你去吧,我没事的,这里还有我的家人会照顾我,你有空才来看我吧。”

  宫昊天当然能发觉秦枫那凌厉的警告眼神。

  “扫把星,你还是赶紧走吧,不要靠近我儿子,最好以后都不要来这里,晦气。”

  宫母毫不避忌地对宁小夏说出那些嫌弃难听的话。

  秦枫更加恼怒了,深邃又阴鸷的眸子染上了一抹寒霜,令人不寒而栗。

  该死的,他就不该让宁小夏过来这里听那些难听的话。

  哼,这些人真是不知好歹。

  要不是他的话,宫昊天现在可能还昏迷着,怎么还能像现在这般精神和宫家人说话。

  “宫夫人,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公然侮辱我的女朋友,是有意想和我秦枫过不去吗?”

  秦枫嗤笑一声,表面淡薄凉如水,实则夹杂着浓浓的警告。

  宫夫人知道自己口无遮拦得罪了秦枫,立刻解释。

  “秦总,我也是一时口误,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我斤斤计较。”

  “道歉。”

  秦枫语气强势又凌厉。

  “对不起,刚刚是我说的不对。”

  宫夫人立刻道歉。

  “没关系,宫昊天,你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宁小夏也没有责怪宫夫人的意思。

  而且宫昊天也是为了救她才会受伤。

  就算被他家人说一两句,她也不会生气的。

  “走。”

  秦枫冷沉地说了一个字,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秦枫疾步生风,宁小夏几乎是小跑追上去的。

  等追上他时,宁小夏已经微微气喘,脸色泛起一抹微红,无辜地望着秦枫,一言不发。

  “被人欺负了,都不知道还要还回去吗?我不是告诉过你,要是有人敢欺负你,你就十倍百倍还回去,刚刚被人这么说,你还能安然自得?我真是佩服你。”

  秦枫生气地说,但是更多是心疼她。

  他都舍不得骂一句的心头宝,竟然被他们骂了去,气得他想揍人。

  “又不是第一次听这些话,或许我就是扫把星转世呢,幸好没有祸害你,要是祸害你了,我这辈子都会不安的。”

  宁小夏知道他是关心她,而且他刚刚都替她出气了,她也没有什么好埋怨的。

  “我不怕你祸害我,能被你祸害,我也认了。”

  秦枫这麻溜的情话一说,宁小夏瞬间红了脸。

  “乱说什么呀,我才不会祸害你,你还真当我是扫把星吗?”

  宁小夏撅起嘴巴说。

  去到学校之后,傅碧琪直接找到了宁小夏。

  “宁小夏,你还真是我这一辈子见过最不要脸的女人,现在你开心了,高兴了,我的婚事吹了,我的父母不让我见他。”

  “傅碧琪,你能不能讲点道理,谁也不希望的好吗?我又没有抢了他,你还是可以恳求你父母同意你和他在一起的,凭什么说是我的错,我到底哪里做的对不起你了。”

  “是,宫昊天救了我,可是,今天他已经醒来了,而且精神还不错,是你们放弃了他,现在又来指责我的不是,你们不觉得可笑吗?

  你们傅家在宫昊天陷入昏迷的时候,果断放弃,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谈,若是你当时意志坚定的话,宫昊天说不定会感动一塌糊涂,可是你呢,不但没有反抗,一味的埋怨我,我也不见得你对宫昊天有多喜欢。”

  宁小夏据理力争,意味深长地解释。

  傅碧琪原本想要好好教训一番宁小夏,结果,反倒是被宁小夏说教了一番。

  “你······。”

  傅碧琪你了半天也没有你出个下文,宁小夏也不想跟她耗。

  “快上课,我不想再和你解释那么多,你好自为之。”

  ······

  下课后,宁小夏给秦枫留言,说过去照顾宫昊天。

  不等秦枫拒绝,她已经打车过去了。

  宁小夏过去之时,恰好宫昊天正准备吃饭。

  宁小夏想要尽自己绵薄之力去报答宫好甜的救命恩情。

  “那个,宫夫人,我来喂宫昊天吧。

  宫夫人鄙夷和嫌弃地看了一眼宁小夏,说,“那你得小心伺候好了,万一烫伤我儿子,我一定会饶不了你。”

  宫夫人语气不善地把碗塞进她的手里。

  “对不起,我妈就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你别记心上。

  宫昊天替母亲向宁小夏道歉。

  “没关系,我能理解的,况且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弄成这样子,伯母会生气,在所难免。”

  宁小夏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解释。

  “都说了,是我心甘情愿的,不怪你。”

  宫昊天虽然精神不错,但是脸色还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有些苍白。

  宁小夏也不解释了,直接端起碗就喂。

  她刚想往宫昊天的嘴里送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了。

  大家循声望去,发现来的人是傅碧琪。

  宫夫人脸色黑得更加不像话,语气也阴阳怪气的。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伯母,我是想来看看昊天的。”

  傅碧琪看到宫昊天醒了,心里也感到很欣慰。

  至少,他不是继续昏迷着。

  “不需要你们假惺惺,哼,你们傅家真是令我们宫家大开眼界。”

  宫夫人言辞犀利,疾言厉色。

  “伯母,你听我解释,其实,那个是我父亲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我不想和昊天解除婚约的,求你,让我留下来照顾他好不好?”

  傅碧琪乞求着。

  “照顾他?呵~,他有可能成为植物人的时候,那个时候你怎么不苦苦哀求你的父亲不要做得这么绝情。”

  宫母讥讽地冷笑一声。

  “可是,我根本没得选择啊,伯母,我是真心喜欢昊天的,我父亲是做得不对,可是,我和我的父亲不一样,求你了,让我好好照顾昊天。”

  傅碧琪又继续哀求。

  可是宫夫人无动于衷。

  “我可承受不起你这句“伯母”,你还是称呼我宫夫人吧。”

  宫母就是不愿意接受傅碧琪的请求。

  “宫夫人,傅小姐也是一片心意,她并不代表她的父亲,我看得出来,她很在乎宫昊天,你何不给他们一个机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