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秦少,早安 » 正文
| 繁体版

第325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一大早的,出了什么大事?是不是火星撞地球世界末日了,还是你家着火?这么火急火燎,这么不淡定,是不是想让我换助理,嗯?”

  靠,这家伙诅咒他家着火还不算,还威胁他要换助理。

  唉,生活难,做秦枫的助理更难。

  秦枫一向起得挺早的,但是宁小夏昨晚又做了一个噩梦,他一直陪着她,直到后半夜三点才睡下,今天早上左翼六点半就给秦枫打电话。

  平时秦枫都是六点半起床晨跑的,所以左翼也等到了六点半才给秦枫打电话。

  这件事情事关秦枫的声誉,左翼是刻不容缓。

  “总裁,换不换助理,你先看看今天事关重大的新闻,再说吧。”

  左翼在想,这些事情堪比世界末日般严峻,要是他不及时提醒,恐怕就真的要换助理。

  一个男人被绿了,而且还是一个成功人士,这个打击得有多大,可想而知。

  秦枫点开一看,就看到了醒目的新闻标题“疑似秦家二少曾被绿。”

  他的脸色阴沉下来,就好像狂风暴雨前来临那般,他立刻打电话给左翼,声音冷凝到极点,“哪家报社,立刻让他们消失。”

  谁敢爆出秦家的丑闻,还是秦家二少,谁不知道秦家二少是C市令人闻风丧胆的响当当的大人物,敢爆出来的人,那就是和秦家过不去,自寻死路。

  左翼听见秦枫语气冷静,好像很平静如水,其实呆在他身边年多的他,早就熟悉了这种便是狂风暴雨前来临的安静,于是马不停蹄去处理。

  那件事情在十五分钟之后,消失不见。

  宁小夏起床之后,完全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

  她昨晚一直做一个梦,那就是找妈妈,她去给妈妈买药,然后走着走着迷路,妈妈找不到,她还哭稀里哗啦。

  所以今天早上起床,眼睛微微有些肿。

  宁小夏洗漱之后,便下楼去找秦枫。

  “秦枫,你这么早就起床了?”

  宁小夏是在厨房里面找到了秦枫,她从后背抱着秦枫精壮的腰,脸贴在他的宽厚背上,语气娇甜软糯,令人听了酥麻入骨。

  秦枫从来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如此甜美动听的声音,简直比那些客服的小姐姐的声音要好听一百倍。,

  “起了,还困吗?”

  秦枫低沉又醇厚的嗓音从背后传入紧贴着他背后宁小夏的耳边。

  “去客厅坐着,待会就有的吃了。”

  秦枫看着宁小夏这么粘他,心里美滋滋的。

  这就是他想要的,他不愿意她总是和他保持距离,让他感觉很没有安全感。

  “不要,你的背后好温暖,早餐的味也好好闻,我在这里陪着你做早饭吧。”

  宁小夏不离开。

  “好,不过你这样子抱着我,我可做不了,要不然你坐这里。”

  秦枫把宁小夏从后背拉过前面,抱起她的盈盈一握的蛮腰,放在了灶台旁边的空位,不过点了一块东西,那是干净的毛巾。

  “这样子居高临下看着我做早饭,是不是另有一番风情?”

  秦枫语气温柔宠溺地问。

  “那是,你可是360°帅的无死角,从哪个角度看,你都是赏心悦目的风景,且秀色可餐。”

  宁小夏不否认。

  他那刀削般的俊颜,就好像美工刀一刀刀刻画出来,刻得很精致,好像多一份嫌多,少一分嫌少,恰到好处,令人羡慕嫉妒恨。

  秦枫喜欢宁小夏那炙热的目光紧紧地盯着他,喜欢她在身边安静地陪伴。

  “好了。”

  宁小夏伸出手示意秦枫抱。

  秦枫薄唇微勾,眼神满是宠溺。

  “来。”

  秦枫把宁小夏抱下之后,就让宁小夏在客厅坐着,可是宁小夏不想,于是主动帮忙那碗筷。

  还主动承包起盛粥的工作,“来,这是你的,这是我的。”

  宁小夏坐了下来,细细品尝着秦枫的早餐,虽然不是第一次吃,但是,她的心里就是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嗯,好好吃呀,你不开餐厅简直太浪费了。”

  人长得好看,做吃的还这么出色,简直人神共愤。

  “以后等我们都老了,我们就开间情侣餐厅。”

  秦枫的话让宁小夏的心好像灌了蜜糖一般。

  但是,宁小夏一想到自己能不能和他白头偕老还是一个未知数,原本欣喜的脸色渐渐暗淡了下来。

  秦枫看到她脸色的变化不对劲,就问,“怎么了?”

  “哦,没,没什么。”

  宁小夏强颜欢笑。

  “小夏,你是不是担心我们的未来?”

  秦枫的话让宁小夏有些愕然。

  “对不起,我······。”

  说是实话,她真的没有信心,也不知道他们会走多远,又有多少荆棘等着他们,考验他们。

  “没关系,是我不好,还没有处理好我家的事情,让你受委屈了。”

  秦枫握住宁小夏的手一脸歉意和内疚。

  的确,他原本想要和宁小夏领证先斩后奏的,可是,宁小夏拒绝了,因为宁小夏说她要毕业后才跟他领证,如果他们之间的感情能一直维持,宁小夏毕业的当日就是他们领证之日。

  宁小夏想给自己感情一个考验。

  秦枫答应了。

  “不委屈,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委屈呢,高兴还来不及呢,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我是最幸福的女生了,那么多女生对你趋之若鹜,可是,你正眼都不瞧一下。”

  宁小夏笑容甜美地解释。

  秦枫捏了捏她的鼻子宠溺地说,“那是因为我中了一种叫做宁小夏的毒,这辈子也就只有宁小夏一个人能解,若是她离开我的身边,我必定会毒发身亡而死。”

  “又油嘴滑舌了。”

  宁小夏心里甜滋滋的,原本吃得是白粥,却感觉超级的甜。

  忽然秦枫的脸色变得凝重,语气低沉严肃,好像发生什么大事似的。

  “昨晚是不是做了噩梦?梦见什么?”

  “我也记不得了。”

  宁小夏只是记得一个女人很模糊的背影。

  “一点也记不住了?可是我听见你喊妈妈了,是不是梦见你得母亲了?”

  秦枫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