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农民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十五章 力压杜滋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笛雅早就已经被地刺那强的可怕的战斗力给震慑住了,灵魂深处对强者的崇拜,让她对高峰的好感呈几何倍数的猛增。一双秀目就此定在了高峰的身上,再也移不开了。高峰的话让杜滋基心中一阵爆汗,同时也生起些须不满。当着这么多沙特士兵的面,高峰丝毫也不给他留情面,让他多少有些下不来台。顿了顿,杜滋基的脸沉了下来,缓缓的说道“我想知道,这是闪电先生的意思吗?”“对,就是我的意思!”伴随着一把威严十足的嗓音,闪电在众人的瞩目下缓缓的走了过来。

    “闪电先生,您……”看到闪电,杜滋基的心中吃了一惊,满是为难的说道。闪电微微笑了笑,幽幽的说道“总统先生,我们中国人讲究凡事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遇事不要做的太绝。今天您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看就到此为止吧,看在我的面子上!”如果只是高峰,杜滋基也许还会坚持坚持,可是对上闪电,他是一点儿辙也没有。眉头皱了皱,长吐出一口浊气,一摆手喝道“放了她!”

    重新获得自由的笛雅满是感激的看了高峰一眼,这一眼直看的高峰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脸上不由得一红。然而笛雅显然不满足于仅仅自己获释,表达过感激之后,立即用满是恳求的目光看向高峰,说道“求求你……也救救我外公吧。”看着笛雅满眼的哀求,高峰实在没有拒绝的勇气,急忙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闪电。闪电见此,眉头轩了起来,他知道这件事情恐怕不大现实,果然还没等他对杜滋基张口,杜滋基已经大声说道“绝对不行!阿尔法是沙特的重犯,对沙特人民犯下了累累罪行,必须接受民众的制裁,就连我这个总统也没有释放他的权力!”

    杜滋基已经说的很明确了,而且还很坚决,话里话外的意思分明是说,就连他这个沙特总统都无权释放杜滋基,更别说是地刺了。闪电无奈的摇了摇头,高峰明白了,带着深深的歉疚和不安的看向了笛雅,笛雅的眼神迅速的暗淡了下去,脸上布满了愁苦。阿尔法不想看到笛雅伤心的样子,于是笑着说道“不要这样笛雅,外公活了一世,风光了一世,真的觉得足够了。即便是死,我也再没有遗憾了。笛雅,虽然你是女孩儿,但是从小我就把你当做一个男孩子来要求,现在收你的眼泪,像一个男人一样坚强。好好的活下去!”

    “外公!”笛雅悲呼了一声,一头扑进了阿尔法的话里,祖孙俩之间流淌弥漫着的深深的亲情,看的让人感动,让人心酸。擦了一把眼泪,笛雅转头看向杜滋基,问道“我爷爷会被判什么罪?”杜滋基咳嗽了一声,回答道“贪污罪,谋杀罪,叛国罪还有……”“够了……我外公会被处以怎样的刑罚?”笛雅又问道。“死刑!”杜滋基上下嘴唇一碰,说出了一个让笛雅心寒绝望的字眼儿。

    其实就阿尔法所犯下的这些罪行,判处个死刑并不为过,高峰也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在一个小时之前,他对此或许会感到无动于衷,甚至会拍手相庆,可是在看到笛雅那悲伤绝望的面容时,高峰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了,呆呆的望着笛雅,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陪着笛雅一起发呆,默默的品味她此时心中的悲伤。“笛雅小姐,看在闪电先生的面子上,对你所做的一切我既往不咎,你现在可以走了!”杜滋基对笛雅说道。

    笛雅缓缓的摇了摇头,喃喃的说道“不!我不走,我要陪着外公,他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不管是生是死,永远也不分开。”说完转头看向高峰br>

    ,语气悲戚的说道“不管怎么样,谢谢你救我,你的恩情我只有下辈子再报了!”“啊!?”高峰的心里猛的一颤,隐隐的有些作痛。“笛雅,你不要杀了!你还这么年轻,怎么能跟着我一起死?你这样做,会让外公死了也闭不上的眼的!”阿尔法为人再坏,对自己的外孙女却是疼爱有加,连声说道。然而笛雅显然是已经打定了主意,脸上满是坚定的说道“外公,您不要再说了,我已经铁了心了!”“笛雅,你……”阿尔法既感动又焦虑,急的说不出话来了。

    “大哥!”高峰再也忍受不了了,满是恳求的看着闪电,大声的喊道。闪电本只是想救下笛雅,让她欠高峰一个人情,感恩图报,说不定会成就一段姻缘,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笛雅和阿尔法的感情竟然深到这个地步,看笛雅的意思分明是准备陪着阿尔法一起死,让他也是倍感无奈。阿尔法是杜滋基的夙敌,阿尔法一天活着,杜滋基这个总统就一天坐不踏实,另外当着这么多沙特士兵的面,又不能让杜滋基太没面子,一逼再逼恐怕不是好办法。眼看高峰的目光变的越来越急切,闪电的眉头也跟着皱的越来越紧。

    周围的空气静的可怕,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闪电的身上,等着他最后的裁定。长久的静默过后,闪电咳嗽了一声,将目光投向了杜滋基,缓缓的道“总统先生,您看能不能这样,免阿尔法一死,叛他个终身监禁。我看他年纪也差不多了,恐怕活也活不了几年,您何不发发善心,也算是为自己积点儿德。”闪电很清楚,将阿尔法无罪释放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截中的办法了。

    听了闪电的话,杜滋基很是有些不满的说道“闪电先生,您这是怎么了?过去,您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怎么现在变的处处维护阿尔法?”闪电苦笑不已的说道“没办法,这年头,老大不好当啊!您就再卖我一个面子,将阿尔法关起来和杀了他好像也没什么区别,您又何必要乱伤人命呢?”看到闪电一定要保阿尔法,杜滋基的脸也冷了下来,说道“对不起闪电先生,我想我要让您失望了。沙特的法律神圣威严,不容许任何人凌驾,我不能因为和您的交情,就置沙特法律的威严于不顾。”

    闪电的眉毛微微一挑,冷冷的说道“什么法律不可凌驾?纯属扯淡!别忘了,法律也是由人来制定的!再者,阿尔法一生,半个世纪都在为沙特这个国家操劳,就算是有错,那也是功过参半,两者相抵,怎么也不用死吧?总统先生,您这样赶尽杀绝,丝毫也不留情面,会让别人寒心的。”闪电的话可谓严厉,可是杜滋基此时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内外交困,迫切需要靠山来依靠的杜滋基了。他现在站稳了脚跟,最迫切想做的就是摆脱地刺的控制,这对他来说最后的羁绊。

    眼前就是一个他表现权威,展示决心的最佳时机,杜滋基又怎么肯放过?没有理会闪电说的话,怒喝了一声道“还愣着干什么,把人给我带走!”“外公!”看到阿尔法就要被人拖走,笛雅大急,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谁要是再敢阻挠,就给我一起逮捕!”杜滋基似乎是想要彻底的撕破脸皮,丝毫也不顾忌闪电情面的放声吼道。几个沙特大兵得到了杜滋基的命令,再不犹豫,同时涌向了笛雅,合力将她摁倒在地。

    “岂有此理!”看到笛雅受困,高峰心中狂怒,忘了应该先得到闪电的许可,直接就旋风般的扑了上去。只听一阵劈里啪啦的声响响过,那几个摁住笛雅的沙特士兵,一个个筋断骨折的摔br>

    了出去,再也没能爬起来,高峰将笛雅紧紧的护在身后,冷眼扫视着周围虎视眈眈的沙特士兵。“闪电先生,这是什么意思?”杜滋基大怒,瞪着闪电沉声问道。闪电冷冷的说道“意思这么明显,还用的着我多说吗?”

    闪电的话让杜滋基不由得滞了一滞,呼吸一点点的变的粗重起来。缓缓的后退了几步,看着闪电说道“闪电先生,我们的私交一向不错,我以为可以和你做一辈子的朋友,看来这个愿望是没办法实现了。”闪电不动声色的淡淡说道“我也感到很遗憾!”杜滋基点了点头道“事情发展到现在,看来我们只有在武力上见真章了。”说着一挥手,众沙特士兵立即做好了行动的准备。然而就在此时,只听一阵惊叫声忽然响起,让杜滋基的心中不由得一颤。急忙回头看去,只见沙特士兵此时已经乱做了一团,脸上带着深深的惊恐不停的向周围扫视。

    杜滋基心感不妙,急忙循着众人的视线看去,这一看,他也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知道什么时候,体育场四周的看台上忽然多了上百个全身笼罩在黑色大衣下的神秘人。站在那里,如此的神秘,似乎连阳光都在躲避着他们。闪电早就预料到了杜滋基不肯轻易就范,先一步将几乎所有的地刺都叫了过来,他必须一次性的彻底压制住杜滋基,让杜滋基明白,他这个总统屁股底下的椅子其实并没有他想像中的那么稳固,足以支持着他胡作非为。

    看到同伴都感到了,高峰不由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神情变的轻松下来。嘴唇轻抿,吹出一个清脆响亮的口哨。口哨声就好像是穿云响箭,声音一出,那上百个地刺队员同时动了起来,就好像是一片黑色的乌云,以令人惊叹的速度掠了过来。一阵阵飕飕的破风声,听的杜滋基心头发麻,而那些沙特士兵更是倍加惶恐,被地刺的声威死死的压制住,几乎连反抗的念头都消失了。

    一个高峰已经如此厉害,现在同时出现了上百个,真的能够打赢吗?杜滋基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沙特士兵,心中一点儿把握也没有。看到杜滋基的眉头紧皱,有些骑虎难下的意思,闪电沉声说道“总统先生,阿尔法已经是风烛残年,就算是恢复他的自由,他也不可能再掀起什么风浪来了。再说,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阿尔法还敢兴风作浪,不用你动手,我就先灭了他!”顿了顿,看杜滋基的表情有些松动,闪电接着又说道“沙特人人都知道你和阿尔法是宿敌。如今你以德报怨,立即就会传为天下美谈。沙特的民众会看到你仁慈,大度的一面,你的威信也将大大的提高,你并不吃亏!”

    “总统先生!”说着话,沈振心也走了过来,对杜滋基说道“你和闪电一直都是好朋友,何必为了阿尔法翻了脸?我知道您很为难,因为您要维护法律的尊严,可是法外还有人情呢!如果一个社会只剩下了法律,而没有了人情,那该是一个多么冷酷的社会。我相信无论是谁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都不会感到舒服的。闪电说的没错,放了阿尔法,对您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如果您还认同我这个朋友的话,您就不妨听我们一次。”

    “沈先生,您……”杜滋基看着沈振心呐呐的说道。沈振心微微一笑,又道“在我和我们政府眼中,您是沙特唯一的合法首脑,针对您的一切阴谋都是非法的,我们中国政府绝对不会坐视不理。更何况……”说着沈振心凑到了杜滋基的耳边,对着他一阵低语。听了沈振心的话,杜滋基的面色蓦然大变,不时的向闪电投去惊讶的目光。等br>

    到沈振心与他耳语完毕,杜滋基的态度立即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满是歉疚的看着闪电,说道“万分对不起,刚才是我莽撞了,还请您多多原谅!”闪电心中好奇沈振心到底对他说了什么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缓缓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只要总统先生能想的开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