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穿梭门 » 正文
| 繁体版

第1151章 七分在天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如你所说,地牢中就有密道,而且就在承重墙后面。可是我们怎么打破它?我的图腾之力,已经被你父亲封印了,一时半会根本无法解开,而你又不能修炼,我们根本破不开这面墙。”

    安德希尔摊了摊手,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被一面承重墙难住。

    马文脸上带着微笑,轻轻握了握右手,低语道:“老师,以前的我不能修炼,不代表现在的我也不能修炼啊!”

    “你?”

    在安德希尔一脸的震惊中,马文的右手变成了淡银色。

    秘法:炼器一脉秘术,炼铁手。

    效果:融铁练金。

    需要修为:练气三层。

    图腾族与人类不同,他们天生气血强大,稍加练习,成年便能拥有一阶修为。

    马文是图腾族混血,他天生不能修炼图腾族秘术,可他遗传了来自母族的修真天赋。

    前世身为六阶圆满的合体期修士,马文在重生之后,第一时间选择了重修修真大典。

    只是一日,他便厚积薄发,将气血转化成了灵力,成为了一名拥有练气五层修为的小修士。

    这点修为,虽然不足以让他扭转局面,应付眼下的情况却足够了。

    炼铁手能融铁炼金,以铜铁制成的牢房,显然也在熔炼范围。

    片刻之后,马文便以炼铁手,熔炼出了一个能让人通行的大洞。

    洞口后面,是一条黑黝黝的向下密道,按照马文的记忆来看,这条密道通往乱石岗的一座墓地中。

    “我跟老师有话要说,谁也不许进来,听到没有?”

    融化出出口之后,马文走到门口,对着守在外面的守卫喊道。

    “是,少爷。”

    守卫们很爽快的回应着,丝毫不知道即将面临着什么。

    马文稍微放心了些,在他的估算下,接下来的两三个小时内,没有命令的守卫是不敢进来的。

    这个时间,已经足够他们离开,并抵达一个安全的地方的。

    “老师,我们走吧。”

    马文松了口气,带着安德希尔钻入密道。

    密道中很昏暗,而且非常潮湿。

    看着加持了轻身咒,用出了光亮咒的马文,安德希尔目光闪烁,暗想道:“我的学生,没想到你藏得这么深啊!”

    安德希尔不是白痴,作为修真世界的敌人,图腾族了解过修真这个词的含义。

    他很轻易就看出了,马文用的不是图腾族秘术,而是来自修真世界的法术。

    当然,他不知道马文是重生回来的。

    他将这一切,归结到马文隐藏的很深,或许早在很多年以前,他就接触到修真世界的功法了,并隐瞒了这一切,一直在暗中练习着。

    平日里,他的这位学生,只以废材的面目视人,让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并以此来为自己赢得了弱者的保护环。

    可怕,如此心性,非大魄力,大智慧不能驾驭。

    安德希尔有理由怀疑,他的这位学生所图甚大,这与他想法中那个忠厚老实,甚至有些软弱的马文有很大不同。

    不,简直是两个人。

    他的学生马文,可没有劫狱的勇气。

    看来自己看走眼了,自己的老伙计科斯曼城主也看走眼了,马文才是隐藏的最深的那一个,他将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之上,偏偏没有任何人察觉。

    谁能想到,从小性格软弱,貌似忠良的马文,从始至终都带着面具。

    更可怕的是,谁也不知道面具下的马文,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如此想着,安德希尔突然觉得,眼前的马文非常陌生。

    陌生到,往下想去他这位柯罗马地区的主祭,居然感到了恐惧。

    是的,就是恐惧。

    今年马文才二十岁啊,自己二十岁的时候在做什么?

    这样的性格,这样别人谤我,讽我,笑我,藐视我的流言,全都付之一笑,将废材二字演义的惟妙惟肖的演技,简直是可怕、可惧、可畏。

    “老师,你怎么了?”

    感觉到老师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马文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目光相对,安德希尔看到了马文的目光。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目光,睿智,平静,充满智慧的眼神。

    安德希尔心中咯噔一下,忍不住暗想道:“难道我的这位学生,是某位陨落后归来的伟大存在?”

    由不得他不这么想,因为马文的目光,放在他眼中都会让人觉得深不可测,这不是年轻人该有的眼神。

    “奇怪,老师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啊!”马文心中满是莫名其妙,并不能理解安德希尔目光下的复杂心情。

    因为此时的他,并不知道在安德希尔眼中,他已经成了不可测的代名词。

    当然,就是知道了,恐怕他也无法反驳,他总不能告诉别人,自己是重生回来的吧。

    说到底,他并不是二十岁的马文,而是一万三千岁,见证过世界广阔,冲击过大乘境界的老怪物马文。

    哪怕重生归来,再次回到了少年时,他也无法像当年一样天真了。

    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有故事的人,跟萌新是两个概念。

    有轻身咒的加持,马文两人走的很快。

    只用了一个多小时,他们便走出了阴暗的密道,从乱石岗的一座墓穴中爬了出来。

    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马文很想放声大笑。

    他做出了改变,今生不再与前世相同,科斯曼家族的危机至此解了一半。

    “老师,您逃出来的消息,恐怕很快就会被人发现,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在那些人发现之前,前往可米亚地区,接管驻扎在那里的护教军,再利用密道带兵进入凡尔赛城,武装解除我父亲对凡尔赛的控制权,然后向人类远征军投降。”

    马文很快调整了心思,因为他知道现在还不是笑的时候。

    以科斯曼城主的性格,只要得知他们是利用密道逃离的,很快就会下令对其他密道进行封锁。

    他们需要打一个时间差,在最短时间内重新杀回凡尔赛城,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利用科斯曼家族的密道,神兵天将,带兵包围城主府,才有可能一举翻盘。

    不然,让凡尔赛城有了防备,人数只有一万的护教军,根本不是城卫军的对手。

    到时候,不能接管凡尔赛城,人类远征军还会攻打这里,回到之前的老路上。

    “可米亚地区,距离这里可不近,赶路都要两三个小时,再加上调集大军,利用密道返回凡尔赛城,没有四五个小时难以办到,我们有这么多的时间吗?”

    安德希尔很忧虑,他不是不知道兵贵神速的道理,但是眼下就是再快,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准备好的。

    很显然,守卫不会给他们这个时间。

    当一两个小时之后,发现里面没有动静,守卫必定会冲进去看一看。

    一旦让守卫发现,地牢中没有人,他们的计划就泡汤了。

    “老师放心,我会返回地牢,利用自己的身份与守卫周旋。只要我在里面,假借与您聊天的借口,可以拦住守卫很长时间,让他们不敢冲进去观察情况。

    不过,剩下的一切,就需要拜托老师您了,我会将另一条,通往城主府的密道告诉您,成与不成,三分在人,七分在天,请老师务必要全力以赴。”

    马文对着安德希尔拜了拜,他重生的时间太短了,留给他的时间也太少。

    不然,他相信自己能做的更好。

    但是从眼下来说,能做到这样已经是极限。

    这件事的成功难度在于,老天给不给他足够的时间,让护教军利用密道神兵天降。

    还有就是,护教军能不能在短时间内,解除城主府的武装,关押自己的父亲科斯曼城主。

    二者缺一不可,成与不成,马文自己也不敢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