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终极吞噬进化 » 正文
| 繁体版

第554章 死亡谷(中)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没看到其他人已经像狗扑屎一样,赶过去了吗?”

    塔娜问张凡道。

    其实塔娜是打定了主意,要跟着张凡了。

    她知道,她的实力在这些人之中这难算是中等偏下。

    想要通过考试,恐怕是很困难了。

    而张凡这小子拥有很多不可思议的能力,往往在不可能的情况下,能够化险为夷,让人大跌眼镜。

    所以想要通过考试,跟着他准没错。

    张凡道:“我这就走。”

    说着展开了翅膀,便向着东南方飞去。

    他的速度极快,即使在不使用瞬移的情况下,也已经达到了三倍音速。

    这可苦了塔娜了。

    她看到张凡远去时,背后产生音爆时出现的涟漪,不禁跺了跺脚,骂了一句:“草,尼玛这么快,赶着去投胎么?”

    说着连忙跳下了玉虚峰,看着天空中已经化为黑点的张凡,快步跟了上去。

    她的速度,是刚刚达到音速,想要追上张凡,完全不可能。

    气得她一边奔行,一边破口大骂:“草泥打野!不这么快能死么?”

    好在玉虚峰离死亡谷只有五十多公里,很快她便来到死亡谷上游的谷口处。

    只见张凡也是刚到不久,和其他人一样,都没有立即进入谷中。

    既然长生门把这死亡谷当做考试地点,这谷里一定不简单。

    所以他们此时几乎都在多功能手表上详细地查看着死亡谷的资料。

    只有张凡一人,并没有查看资料,而是看着这地势看起来并不险峻的峡谷。

    其实张凡并不是没有看资料,而是让纳米手表直接将资料传进自己的脑海之中。

    他此时正在脑海之中翻看着这些资料。

    上面显示:

    昆仑山死亡谷,原名那棱格勒峡谷,是世界著名的六大死亡谷之一。

    全长105公里,宽公里。

    死亡谷之中,虽然没有高大树木,但野草却十分旺盛,绝对是牛羊最喜欢的地方。

    然而,在昆仑山生活的牧羊人,宁愿让牛羊因没有肥草吃而饿死在隔壁滩上,也不敢让其进入这个牧草繁茂、古老而沉寂的深谷。

    据说死亡谷之中,四处布满了狼的皮毛、熊的骨骼、猎人的钢枪及荒丘孤坟。

    向世人传递着一股阴森慑人的死亡气息。

    接下来,张凡看到的则是一些关于死亡谷的传说。

    据说在198年,有一群阿拉尔牧场的马,因贪吃谷中肥草而误入死亡谷。

    一位特异冒险进入谷中寻马。

    几天之后,马群回来了,但是人却没有回来。

    后来他的尸体在一座小山上被发现。

    衣服破碎、光着双脚、怒目圆睁、嘴巴张大,猎枪还握在手中,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可是让人不解的是,他的身上没有发现任何伤痕或者被袭击的痕迹。

    不久之后,198年的7月,有科考队来到这里,想要解开死亡谷之谜。

    当时正是盛夏。

    某一天,外面酷热难当,然而死亡谷附近却突然下起了暴风雪。

    一声巨大的雷鸣伴随着暴风雪突然而至。

    科考队的炊事员当场晕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发现其他队员们都消失了,只剩下他自己一人。

    而周围没有丝毫积雪,之前的黄土已经变成了黑土,如同灰烬。

    附近的所有动物都已经死亡,植物则全都化为了灰烬。

    ……

    死亡谷的传说还有很多,张凡也没耐心仔细去看。

    看看前面已经有人冒险向着死亡谷之中迈进了,张凡也跟着众人,向着死亡谷之中走去。

    这一行六人之中,之前都没有太多交流。

    不过进入谷中之后,大部分人都达到了一个默契,那就是距离不会离得太远。

    毕竟在这种很可能步步危机的地方,离得太远的话,万一有什么危险,想找个人帮一下都没有可能。

    换个角度来想,就算是别人不帮你,但在遇到某些危险的时候,拉个垫背的,也是可以的。

    只有吴越一人,远远地离开了众人,独自一人向着荒草最茂盛的地方走去。

    张凡他们这一群在地球上堪称最顶尖的存在,能够飞天遁地的存在,此时一个个却像是普通人一样,一步一步向前走着。

    初入死亡谷,只见这里的野草都是没膝深。

    野草之中不时有紫的、白的、黄的、红的、蓝的,各色花朵点缀其间。

    谷的左侧,有一条大约五米多宽的小河。

    河水清澈见底,水流也十分平缓。

    就像一个平静的老人,缓缓地向着远方走去。

    整体上来看,这里简直就像是世外桃源,与“死亡谷”、“地狱之门”这些名称丝毫扯不上关系。

    这让众人都放松起来。

    甚至有两个话多的丧尸,不时开两句玩笑。

    傍晚时分,晚霞将天边映成了绯红色。

    草地和河水也被染成绯红色,更让这死亡谷看起来就像是一副油画。

    行走在这样的油画之中,众人只觉得心旷神怡。

    晚上,太阳落山之后,一轮明月悄然升起,在整个山谷洒下清辉。

    让山谷看起来更加静谧,也上人觉得更加宁静。

    众人都没有休息——实力达到他们这个层次,体质都已经极其强大。

    像这样一直走,别说走个一百公里,就算是走个一千公里不休息,也没有任何问题。

    到了夜里十点之后,四周的野草渐渐稀疏起来。

    河面也变得只有一米来宽,而且河水也变得很浅,不足十厘米深了。

    四周渐渐变成了戈壁。

    没多久,众人就发现在前面的地面上,有一具牛的骨架。

    骨架显然是经历了太长的岁月,并不完整,只剩下前半身。

    这具骨架的出现,将众人从之前的美好印象之中拉了出来。

    接下来,他们每隔十多分钟,就会看到一具骨架。

    这些骨架大都不完整。

    有牛的、羊的、人的、鸟的。

    还有数不清的散碎的骨头。

    众人的心也都慢慢沉了下来。

    又向前走了二十多分钟,戈壁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沙漠。

    那条小河也已经消失,放眼看去,除了两边远处的山峰之外,就是无尽的沙丘。

    在这些沙丘之上,不时会露出一具动物或是人类的骸骨。

    死亡谷,正在慢慢卸下它的伪装,向这些人类展示它真正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