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万界摸尸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八十章 事了拂衣去,威名慑君王(二合一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二弟————”

  项东目眦欲裂,忍不住悲呼出声。

  “二哥————”

  刚刚追出战场还没走远的项西和项北两人听到大哥的悲呼,回头一看,顿时也忍不住悲痛莫名。

  当即便丢下那两个逃走的老者转身杀了回来。

  四方杀神虽然并不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但他们四人在一起过百年时间,彼此感情深厚,比亲兄弟还要亲。

  这时候他们哪里还有心思管那两个老者,满心里已经只有怎样为兄弟报仇了。

  “三弟、四弟小心,这家伙会隐身。”

  眼看两个兄弟前来支援,项东生怕两人也着了周通的道,连忙大声提醒道。

  “隐身?!”

  项西和项北两人顿时心头一惊,之前他们忙于追杀那两个老者,还真没留意这边的战况,没想到对方竟然有如此诡异本领?

  怪不得自家二哥会遭难。

  “还有心思去提醒别人?你还是先顾你自己吧!”

  周通冷笑一声,身影再度消失在了原地,项东不由得心中一惊,连忙施展出听风辨位的本事。下一刻就感觉到自己的侧前方风声不对。

  当即爆喝一声:“藏头露尾的家伙,给我去死!”

  催动着手中战刀,划出一道森冷刀光全力向着侧前方风声来处劈斩而出。

  然而下一刻,凌厉的刀光却直接劈了个空,就像是从风中劈过一般,虽然劈出一道凌厉气浪,却一点阻碍都没碰到。

  “不好!”

  项东不由得心头大骇,意识到上当了。

  下一刻,一道剑光陡然在他的身背后猛烈爆发开来,瞬间便突破了项东的护体真气,凌厉剑气透体而入,眨眼间便将项东的身体彻底洞穿。

  他眼眸中的神彩瞬间消失,尸体跌倒在地。

  项东,死!

  ‘太清有无形剑气’毕竟是传承自太清道尊的仙家绝学,修练到一定层次甚至连神念感应都可以屏蔽,何况区区风声?

  即使他如今只能勉强施展出最基础的一层,也不是听风辨位这种武道手段可破的。

  “大哥————”

  刚刚赶到的项西和项北两人眼睛都红了,疯狂向着周通猛扑而来。

  然而周通的身影却再度消失在原地。

  “小子,你别想再逃。”

  “给我去死!”

  发狂的两人直接一左一右,分别向着周通消失的方位猛轰而出,试图将再度隐身的周通给逼出来。

  毕竟隐身又不是真正消失。

  就算他们看不到,不代表人就不在那里。

  只要被他们击中,无论是格挡还是反击,自然就会显露出来。

  可惜他们都太小瞧周通的速度了。

  等他们攻到的时候,周通早已经不在原地了,相反两人的攻击才刚刚落空,‘嗤嗤’两道凌厉剑光便突然在项西和项北两人的身侧爆发出来,分别袭向二人脖颈。

  猝不及防之下,两颗人头顿时冲天而起,鲜血喷射中,两具无头尸体颓然跌落尘埃。

  项西、项北,死!

  气势汹汹而来的四方杀神,竟然转眼之间就被周通屠戮殆尽。

  “什么?!”

  在场众人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谁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项家赫赫有名的四方杀神,四个先天大圆满层次的高手,居然就这么轻易地死在了一个人的手上。

  这尼玛是哪里来的怪物?

  这还是武者吗?

  就算是上仙亲来,也不过如此了吧!

  两个刚刚逃出战场的老者尴尬了。

  他们这是继续逃呢,还是返身再杀回去?

  谁想到就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形势会发生这么大的扭转?

  刚才他们还岌岌可危,眼看就要被对方剿杀覆灭呢,没想到这才眨眼的功夫,局面就完全翻转过来了。

  偏偏做到这一切的却不是他们的人,而是那位杀手‘魔王’。

  这还真是个魔王啊!

  而这也正是让他们犹豫不定的地方。

  虽然从表面上看,这个杀手‘魔王’和他们都是属于一方的,这时候他们应该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冲上去痛打落水狗才是。

  可关键是人家不一定这么认为啊。

  万一这个‘魔王’把他们也给当成敌人,在灭了四方杀神之后顺便再要把他们也给灭口了可怎么办?

  就算如实吐露他们也同样是‘天网’的人,人家就会信吗?

  况且这位‘魔王’虽然份属‘天网’,却是‘外网’高手,并不受‘天网’的直接控制,谁知道会不会给他们这个面子?

  “逃!”

  不说他们两个,正在和连言厮杀的易轻语却是彻底毛了。

  直接连出几针逼退连言,闪身就要逃走。

  四方杀神随便哪一个都是实力不弱于他的超级高手,如今却如同砍瓜切菜一样就被人家给灭了。

  那对方想要灭他貌似也不用费什么事吧?

  这特么不走留在这里等死啊!

  然而他想走,别人却不答应。

  “想走?给我留下吧!”

  连言陡然双目圆睁,大喝一声,一层淡淡的金色便从连言的体表迸发而出,使得他整个人如同小太阳一般,强大的护体罡气更是将周围的空气激荡得“嗡嗡”直作响。

  这分明是将一身先天真气都已经催发到极致的迹象。

  然后整个人身形一闪,如同瞬移一般便再度拦在了易轻语的身前。

  之前他都已经有了战死在这里的觉悟,只求能拉着对方陪葬。

  眼下形势逆转,他就更不能让易轻语逃掉了!

  拼了命也要对方给留下。

  然而连言拼命,易轻语又何尝不是在拼命?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这时候不能杀出一条血路逃出生天,等那个杀神一样的‘天网’杀手也过来,那他就彻底别想活着离开了。

  “连言,你给我死开!”

  易轻语气急败坏之下,身上迸发出道道银黑色光芒,头发也随之飘起,根根炸立,每一根头发都闪烁着尖锐的光芒。

  数十根绣花针更是迸射出一道道带着死亡色泽的银色寒光,仿佛星辰崩毁一般向着拦路的连言暴射而出。

  生死危机之下,他也同样施展出了搏命秘术,将一身实力催发到了先天大圆满的极致。

  轰!轰!轰!轰!

  一连串密集的碰撞巨响,连言的身上迸射出十几个细小的窟窿,鲜血如箭一般喷射而出,身不由己地被轰退,无力地单膝跪地,嘴里大口大口的鲜血直往外冒。

  虽然没死,却显然以及彻底丧失了战力。

  而易轻语也是同样遭受重创。

  不但身上多出来一道从胸膛直到小腹的深深伤口,差一点就被开膛破腹。

  而且连两条手臂也只剩下了一条半,半截左臂都被连言的刀锋砍了下来。

  如果是在单对单的交锋中,易轻语可以说已经取得了胜利。

  毕竟他的伤势虽重,甚至变成了残疾,但好歹还保存了一些战斗力,用来杀一个已经丧失战斗力的连言也足够了。

  但眼下他哪里还顾得上连言?

  击退连言之后第一时间就往镇外逃。

  然而已经迟了。

  “嗤”的一道剑光忽然从他的背后绽放而出,他只觉得后颈一凉,接着便人头飞起,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带着我的东西,还想逃?”

  周通的身影在易轻语的尸体边浮现而出,有些气喘地冷哼一声,伸手从他的怀里一摸,顿时摸出一个铁盒来。

  赫然正是装着‘通天图’的那个铁盒。

  他这次就是冲着这东西来的,早先就已经施展神念确定了就在易轻语的身上,又怎么可能让他把东西带走?

  随手将装着‘通天图’的铁盒揣入怀中,抬起头来看了看重伤的连言和另外那两个老者。

  见对方都是一脸警惕和畏惧地看着他,又发现连言的伤势虽重,但还不至于要命,周通便什么也没说,转身就纵身疾掠而去。

  转眼间身影就没入了浓浓夜色之中。

  …………

  次日。

  还是那座隐秘山谷之中。

  镇东王秦德站在竹林外的溪水畔,负手而立,也不知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老者匆匆从远处的谷口疾掠而来,飞快来到秦德的身旁。

  “启禀首领,刚刚得到飞鹰传书,甄徐已死,不过连伯也受了重伤,而且只截住了甄徐带的那些情报资料,‘通天图’却没能拿回来。”

  “什么?!”

  秦德顿时一惊,急忙转过头来:“连伯怎么会重伤的?伤势严不严重?他现在哪里?”

  一口气连着问了好几个问题,全然不见了平时的威严稳重。

  可见连言在他心目中的份量之重。

  “启禀首领,连伯他是被项家‘霸龙军’的前任首领天妖易轻语所伤,好在伤势已经稳定,没有生命危险。只不过伤势沉重,不能赶急路,所以现在已经被送到了咱们最近的据点暂时养伤。”

  听说连言没有生命危险,秦德不禁松了一口气。

  但紧接着他的眉头就忍不住皱了起来:“天妖易轻语也去了?那‘魔王’没有出手?那‘通天图’是被易轻语给带走的吗?”

  按照他们事先的商议,连言等人这次去就是为了加一重保险。

  万一杀手‘魔王’不选择在甄徐回京之前下手,他们好及时出手截杀,以免甄徐带着‘通天图’和那些对他们极为不利的情报回京。

  如果杀手‘魔王’出手的话,连言应该作壁上观就够了,也不至于受伤吧。

  而且能让连言拼到重伤都没能把东西拦截不下来,或许也只有天妖易轻语那个先天大圆满层次的变态人妖了吧!

  然而手下人的回答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首领,‘魔王’出手了,‘通天图’也正是被他给拿走的…………”

  说着话老者赶忙取出一封密信,双手呈给秦德:“具体的情况都在密信之中,首领您请看。”

  秦德忙接过密信打开观看。

  紧接着他的脸色就变了:“以一敌众,连杀四方杀神和天妖易轻语?这‘魔王’的实力居然这么强?”

  即使以秦德的城府,在看到信中详述的情况以后,也不由得心头巨震。

  ‘魔王’也是先天大圆满高手这件事虽然让人吃惊,但还不至于让他有多意外,毕竟之前就已经猜测过这一点了。

  但‘魔王’所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实在是太吓人了。

  以一己之力,连杀甄徐,四方杀神,天妖易轻语,一个先天后期,五个先天大圆满。

  这是哪里出来的怪物。

  即使以秦德的身份地位和实力,看了这样的战绩也不禁一阵的心惊肉跳。

  也不由得心头沉重。

  这杀手‘魔王’帮他除掉了项家那么多的高手固然是好事,但‘通天图’落在这样一个煞神的手里,想把东西拿回来可就难了。

  ………………

  京城,皇宫大内。

  “砰!”

  一块端砚被狠狠摔在皇宫大殿之内,四分五裂开来。

  “废物,通通都是废物!”

  项广仿佛吃人猛兽一般在大殿里来回走动,然后霍然转身,目光死死盯着跪在地上的皇家密谍首领:“你这个废物,甄徐死了,语长老死了,四方杀神也死了,你为什么不也去死?”

  此时的项广真想要杀人。

  作为皇家密谍里的王牌,甄徐的重要性自不必说。

  二多年来,项广如果担心谁有异心,怀疑谁对他不忠,谁有事瞒着他…………只要是棘手而他又想知道的事,他都会让甄徐去查、去办。

  而甄徐也总不会让他失望。

  可以说有了甄徐,他就完全可以高枕无忧。

  就像这次东域三郡之事,原来的皇家密谍首领在东域三郡呆了那么多年,都没查出什么来。

  但这次甄徐去了东域三郡才不到两年时间,就已经把秦德的老底查了个七七八八,几乎已经可以肯定秦德的反意,可见他的能力之强。

  这样一个情报天才对于项广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因为有这样一个情报王牌在,无论谁要与他为敌,他项广都能做到知己知彼。

  然而现在甄徐却死了。

  就死在距离雷血郡不过几十里的一个小城里,距离他的雷血郡只有不到半天的路程。

  甚至说是死在了家门口都不为过。

  这简直是赤.裸.裸地打他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