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降临现实 » 正文
| 繁体版

第281热闹的间桐家遗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卫宫家门口。

  “哈~樱,这么多天一直夜不归宿,果然是来到这里。”

  一名穿着校服看起来有点痞气的男子脸上满是不爽的说道。

  “哥哥,我和学长只是——”

  痞气男子的对面则是一名紫色长发,充满着人妻特质的美少女,此刻少女脸上满是慌张之色。

  “好啦好啦,妹妹张大了找个男朋友也是可以理解的吗,只不过我要成为御主。”

  那痞气男子话说一半,下一刻前方火光冲天。

  “哥哥啊,那个爆炸的方向,好像是你家啊~”

  间桐慎二......

  间桐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放马过来吧,两只小老鼠哦,用尽死力,竭尽智谋,让本王愉悦吧!”

  火光中,吉尔加美什的大笑声响起。

  周身上下数十层防御的透明宝具在缓缓的浮现出外形。

  虽然没有解放真名,但就算是基础的防御能力那也是相当强力的,此刻的吉尔加美什完全就是一个移动堡垒般的存在。

  “能同时拥有这么多的宝具,阁下想必就是那位最古之王吧。”

  不知道第几次被摧毁了身体,刻印虫尖叫着重新组成了间桐脏砚的身躯。

  间桐脏砚看向覆盖住吉尔加美什周身的那数十件宝具嘴角不停地抽动着。

  虽然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但还是太过bug了吧!

  刻印虫在火海中尖叫,但间桐脏砚根本没有时间去理会,仔细回想一下的话。

  上一次圣杯战争这位王似乎就出现过。

  不过现在的吉尔加美什和十年前的吉尔加美什相比,变化稍稍有些大。

  记得上一次圣杯战争吉尔加美什总是喜欢站在路灯上的,而且身上也是那一副黄金铠甲,现在却是变化有些大,差点没认出来。

  嗯,从一个高调的暴发户变成了假装低调的暴发户了。

  只是,战斗却并未因为知道对方的身份而变得简单,反倒是变得更加棘手。

  拥有着世间一切宝具原型的宝库,再加上那层层防护,先天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除非等对方魔力耗尽,不过看这位王现在的样子明显不可能魔力耗尽的。

  “好吧~”

  喃喃自语,间桐脏砚对着身边的哈桑·萨巴赫看过去。

  刹那间无穷的魔力自间桐脏砚身上涌动。

  这些年来,靠着不断地转移灵魂整整存活了数百年的时间,这数百年的时间哪怕就是一头猪都能成精了,更不要说是自己这等天资横溢的魔术师了。

  哪怕自己更多的时间全部都已经耗费在如何获得长生这样的事情上,但两百多年所积累的魔力足以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魔术师了。

  此刻魔力全力爆发之下,作为从者的哈桑·萨巴赫所有的基础属性几乎在一瞬间上升了一个等级。

  不过哈桑·萨巴赫却是

  并未急着冲上去找吉尔加美什的麻烦。

  那么多的防护类型宝具加身,就算没有解放自己一个暗杀者想要正面击破也是不可能的。

  妄想心音!

  下一刻,哈桑·萨巴赫的面前浮现一颗虚幻的心脏,

  恐怖的不似人类的手掌缓缓的伸出,下一刻牢牢地握住心脏。

  所谓妄想心音,即是将杀害对象映在镜中,再使用以太块,从它的反镜存在造出与杀害对象分毫不差的“双重存在”。

  双重存在拥有与真货互相共鸣的性质,伤害双重存在的话,真货亦同样地会受伤,借由抓破以此造出的对象的拟似心脏,对象将会表面上毫无损伤地只有心脏被破坏而死亡。

  面对妄想心音怎么样的铠甲都是没有用的。

  一直到哈桑·萨巴赫抓住那颗虚幻的心脏,间桐脏砚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对于大部分的从者来说妄想心音无疑是绝杀类型的宝具。

  但却并不是无法破除。

  极高的幸运有机会豁免这样的攻击,除此之外在哈桑发动这个宝具的同时,对方若是以猛烈的攻击强行打断哈桑宝具的释放,那么自然也是能够豁免这样的攻击。

  从哈桑释放宝具开始,自己就一直在防备着吉尔加美什的打断。

  若是对方想要动手的话,那么自己就负责拦住对方一时三刻,等到哈桑宝具释放出来那么自然就可以了。

  只是这个吉尔加美什还是一如既往的自大,竟然看着哈桑释放宝具。

  也对。

  历史上的哈桑是一个组织,每一代的哈桑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宝具,对方想要查到自己这里哈桑的宝具想必也是极难的。

  “咯吱~

  心脏破裂的声音响起,间桐脏砚最后一口气也松了下来。

  “您或许是一位强大的王,但心脏破裂的话,就算是您想必也不可能活下来了吧。”

  间桐脏砚呵呵笑道,枯枝样的脸上满是得意。

  能战胜这样强大的对手,便是自己也是颇为兴奋的啊。

  “哈~”

  随即吉尔加美什不屑一笑。

  “为...为什么你还能——”

  “你当本王是谁?”

  吉尔加美什从怀中掏出一枚小巧的镜子,镜子上有写满了汉文。

  “护心镜,天朝那边的宝物,专门保护心脏的宝具。”

  哈桑·萨巴赫......

  间桐脏砚......

  “走!”

  没有丝毫犹豫的,间桐脏砚吩咐道。

  随即哈桑抓起间桐脏砚就要逃跑。

  对于英雄来说逃跑武夷水可耻的。

  但面对一场完全没有希望胜利的战斗来说,若是明知不敌还留下来与对方战斗那无疑是愚蠢的。

  两百多年的时间,间桐脏砚对于很多事情早就已经看的很透彻了,活下来的人才能再谈其他。

  “若是你们一开始就走的话或许能走得掉,但现在这里闹了这么大的动静,走么可能走得掉。”吉尔伽美什没有看向老虫子而是看向虚空的某处。

  隙间倏然间浮现一只脚从其中迈出,原本准备逃走的哈桑顿时一个后退,只是那脚好似跨过了虚空一般径直印在了哈桑的身上。

  “嘭~”

  如同炮弹般,哈桑的身体猛烈的坠落在地面。

  “想逃,问过我了没有。”

  萧瑟一行人的身影出现。

  “不过只是杀一只老虫子而已,竟然来了这么多人,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出来谈谈吧。”

  萧瑟看向空旷的四周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