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葬尸经 » 正文
| 繁体版

333章 残魂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满目的白骨,好像在眼里已经融不过了,要溢出去一般。

    不知哪里冒出的一腔怒火,悟尘长天嘶叫!

    他的面目狰狞,双眼血红。面对茫茫骨海,他脸上划过几道血泪。这些泪,是不由自主的流出的,并不是因为他的情绪所致。

    悟尘像失了魂一般,在茫骨海之中奔跑起来。脚下不断传来“咯咯”的声响,好像一首来自九幽地狱的幽曲。

    用尽最后的一分力量,悟尘跌跪在地。几根骨刺穿过悟尘的大腿,他没哼一声,面色如土。

    他没有发现,这方天地之中,充斥着一种无色无味的气体。

    这些气体,乃是以前那些战死的神族与仙人所散发出的愤恨与怨念。那些人的愤恨与怨念都是一部分神识所化,他们战死之后,这些负面神识发生了异变,能影响别人的心智,而且极难察觉。

    “战,战,战!”

    悟尘突然站了起来,手中抓着斩邪剑,一招招剑诀不断飞出,将白骨轰成了粉碎。他的身上好像有使不完的力量,如同勐兽一般咆哮着。

    就在此时,远处白影闪动,飞快朝悟尘冲去。

    五具巨大的骨架将悟尘围了起来,他们那空洞的眼光闪着绿色的幽光,嘴中不断发出“咔咔”的声响,让人毛骨耸然。

    悟尘发出一嘶吼,仗剑冲向了其中一个。

    “呛”一声清响,火星从剑锋飞溅而出,那骨人竟然毫丝无损。一只骨手划过一道虚影,直接洞穿了悟尘的腹部。

    强烈的疼痛让悟尘脑中一片清明,恢复了神智。

    看着那双穿过自己身体的骨手,一阵恐惧之意涌上心头。但,这并不是悟尘内心产生的,似乎是由骨人传导给自己的。

    “轰!”一道蓝光从悟尘腰间飞出,击在骨人身上,将它震飞出去。只是,那只骨手却还留在悟尘身上。

    如果这是他自己的身体,一定血如泉涌。只是,这是一具已经死一断时间的尸体,血液早就干枯了。也正因为这样,悟尘才没有在那足以致命的一击下而倒地。

    紧握着断剑,悟尘扫了一眼。四具骨人慢慢向他***近,那绿色的眼睛似乎要将悟尘的神魂从这具身体中抽离出来。

    一道银光慢慢围上悟尘,将他的皮肤镀成了银色。那只骨手慢慢碎裂,落在地上化成了一团白尘。

    悟尘没有想到,逆道金身竟然救了他一命。

    这逆道金身果然强悍,不论受了多大的伤,总是在第一时间复元,而且受的伤越多,对逆道金身越是有利。

    这,本是逆道金身必须经过的一道坎,原本是要引天雷来轰自己的,现在却在这里成就了。

    悟尘不管自己身上的伤,任由骨人破坏,破坏的越多,他便越开心。

    “嗷!”

    四具骨人长啸一声,朝悟尘飞扑而去。

    想闪,却已经晚了。

    四具骨人结结实实的撞上了自己,五只骨手击向自己,好像要把自己撕碎一般。

    经过洗理后的逆道金身,让悟尘的身体韧性变得格外强,好像怎么拉也拉不断,怎么扯也扯不掉,怎么撕也撕不碎。

    原本,那些骨手是可以穿过自己的身体的。现在,只能留下一个凹陷,根本无法穿过去。

    不过,悟尘也不是那么好受,毕竟那些锋利的骨手也是有穿过自己的皮肉,身身分像要散架了一般,处处传来绞心之痛,让他冒出些许冷汗来。

    这些骨人,本是那些大罗金仙与神族的至高强者死后尸骨所化,极为强横,加上经过万年又通了些许灵智,故而实力已经接近虚心那样的地步。

    他们遇到悟尘,把悟尘当成了外族,生前的战意爆发出来,都将悟尘当成了死敌,所以才会发动攻击。

    越来越多的骨人朝着这个方向汇集过来,他们在这个残片世界之中沉寂了太久了,难得遇到了一个“敌人”,纷纷激发了他们身前的遗志,击倒敌人。

    想必,就算当时的仙人与神族都没有想到,他们死后的尸骨竟然汇集在一起,成为了同伙。

    这是可笑,还是可悲呢?

    悟尘的斩煞剑腾起阵阵罡风,似乎受了这些骨人的威压而发出抵抗的声音一般。

    悟尘抖了抖斩煞,好像明白了它的心思一般。

    得到了悟尘的安慰,斩煞慢慢安静了下来。

    悟尘并没有害怕,也没有担心。

    这些骨魔,灵智并不高,悟尘如果逃遁了他们一时半会也极难找到自己。不过,他并不想走。

    实战,是提高自己的最好办法,同样也是检验自己实力的好方法。这样的机会,悟尘显然不想错过。

    斩煞一提,消失的无影无踪。

    下一刻,两柄一模一样的斩邪出现在悟尘的面前。

    “来吧,让我感受你一下你们曾经的气概!”明知道这些骨人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悟尘却给了足够的尊重。

    这些骨人,不管是仙人还是神族,都是顶级强者。面对强者,理应该尊重。

    那些骨人嘴中不断发怪叫,将悟尘围在圈中。

    十只骨人,率先发动了攻势。他的骨手,就是最锋利的兵器。

    悟尘的身子如鬼魅一般,在骨人之间来回穿梭,斩邪不断的将骨人的骨头斩断,让他们倒在地上。

    悟尘并没有一招制命,因为他的真元不允许过大的消耗。

    外围的骨人,没有一千也有五百。

    “在这个战场,学学那些上古神族,诸天神仙似乎也是一种光荣。”悟尘用剑支撑着,缓缓站了起来。那些拳雨落在他身上,随时都可以将他打翻。

    他咬了咬牙,又站了起来。

    身上的伤虽然对他性命没有多大影响,却大大让他的作动减缓,反应变慢。所以,伤口越来越多,逆道金身也越来越加完美。

    原本,骨人的指甲还有进入自己身体一寸之深,现在半寸都达不到了。

    按这样下去,将这些骨人消灭完,他的逆道金身也大成了。

    斩杀了近百个骨人,悟尘体力不支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过,他并没有放弃,又一次站了起来,胸口燃烧着浓浓的战意。那一刻,他好像置身于万年之前的战场之中。

    举剑!

    挥击!

    每一个动作,都让悟尘的神魂酣畅淋漓。

    不知不觉间,悟尘的剑法之中融入了毒仙经。斩煞,带着淡淡的蓝光,在空气之中流下一道道蓝色的流光。

    [咔]

    [咔]

    [咔]

    不知道碎了多少骨头,也不知道自己挥了多少剑。他的眼中,只有骨影闪动。

    有些骨人,下半身被毁去之后,上半身在骨海之中爬着,还想要靠近悟尘,想将他撕成碎片。

    突然间,一道白光闪过。

    胸口传来一阵巨痛,一只骨手竟然穿过了自己的身体,抓住了自己的心脏。

    忍痛,挥剑,斩去了那只骨手。

    “嘶!”吸着冷气,任冷汗从自己的身上划落。

    如果再晚了一会,自己的心都要被掏出来了。

    悟尘看到了被骨人护在中间的一个小骨人,个子不高,比悟尘还要矮上半个头。可就是他,断了一截骨手,在骨人之中紧紧的眼着悟尘。

    这么一个骨人,他的强横超过了所有的骨人。因为,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已经难有骨人能将自己的手插入息的身体之内。

    而这么一个断手的骨人,竟然穿过了自己的身体,直取心口。

    这一切说明,它非常不简单,知道悟尘的心是一个弱点。

    虽然失去心,悟尘一时半会死不了,但绝对会因为这一点而被骨人慢慢耗死。

    不能再拖了,速战速绝。

    悟尘任由鲜血顺着那骨手处流下,催动真元,准备一口气将这些骨人斩杀。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那个矮小的骨人也动了。

    毫无疑问。这个骨人有法术。

    难怪他可以穿透自己的身体,原来他有法术,灵智极高了。

    想到这里,悟尘不得不小心起来。

    这个骨人,肯定是这群骨人之中杀伤力最强的,也是最聪明的一个。而且,那么多骨人,似乎都听从他的号召。

    逆道真元涌出,慢慢形成一条龙一般的罡气,将悟尘保护了起来。逆道真元不断滋润着悟尘的身体,让他的伤口快速愈合。

    悟尘看了一眼胸口的断手,发起狠来,所性将其生生拔了出来。留在身上总是个害处,说不定还会被那小骨人利用。

    看着那骨手带着血肉一点点抽出自己的身体,悟尘没有皱半个眉头。

    就在这时,那小骨人爆起了,指挥着余下的百具骨人疯一般的朝着悟尘飞来。

    一道道狂爆的力量击在他身上,让他感觉自己就像好海中的孤船一般,随时被海浪推来推去。

    悟尘的斩煞剑杀气冲天,摧枯拉朽的将几十具骨人都斩成了碎沫。但是,这样的举动并没有那余下的骨人停下,他们反而更加疯狂起来。

    以拳为兵器,以腿为兵器,以身体为兵器,全都轰向了悟尘,好想真的要将他轰成肉泥,撕成肉沫一般。

    悟尘岂能让他们如愿,大喝一声,身体的皮肤蠕动了一下,将那些插入自己身体的骨手慢慢给挤了出去。

    “逆道星辰,落!”

    随着这一声大吼,天空之中好像出现了无数的星辰,纷纷落下。

    天上,好像有无数的火星,汇成了一片火海。

    厉风唿啸,悟尘的身子早就闪出了战圈,站在远去。

    原先他所站的地方,已经变成了坑坑洼洼,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当然,也没有一个能站着的骨人了。

    逆道星辰,是以逆道诀的至高法门拟化的星辰,虽然比不得真正的星辰,但也不是人力可以抵抗的。

    因为这一招,悟尘几乎耗尽了自己的所有真元,能动用的也只有毒仙经的僵毒了。

    嘴角挂着血迹,悟尘并没有去擦,歪嘴笑了笑,悟尘捏了捏鼻子。

    半响,悟尘才将目光投向远处。

    在拟化星辰消失的紫光之中,一座由深青色巨石搭建起的祭台落在悟尘眼中。祭台呈八面金字塔状,每面都有台阶,共九十九级。

    祭台之上,立着八根巨柱,柱顶之上摆着一方巨鼎。

    身上传来丝丝巨痛,***迫悟尘收回目光。

    一道红光冲天而起,腾到空中,突然又调转方向,朝着悟尘袭来。

    还没来得急做出任何反应,悟尘只觉身上一痛,好像千刀万剐一般。

    他身上的衣物已经残破无比,一具残破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之中。骨头寸断,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可能。

    悟尘感觉,自己的神魂随时会从这身体脱离而出。如果这样,那么悟尘便会魂飞魄散。

    自嘲的笑了笑,悟尘自言自语道:“没有想到,还是难逃一死。”

    “嗡嗡嗡!”悟尘身后的斩煞剑突然低鸣了起来,不停的颤抖着。

    悟尘根本没法回头,也不知道身后有什么东西在低鸣,何况他现在已是将死之人,也没有心情理会这么多了。

    悟尘合上了沉重的眼皮,等着最后的时刻。

    “噗哧”一件剑器洞穿了悟尘的身体,睁眼一看,正是自己的斩煞。

    悟尘没有想到,自己死的这么不安生,临死前竟然挨了自己的爱剑一剑。

    不过,那斩煞剑并没有停止,而是带着悟尘腾空而起,直冲那祭台而去。

    悟尘歪着头,看着那莹白闪闪的大地,将那些美印在了心中。不由的想道:或许,这种惊心动魄,永生难忘的美只有死亡之前能有享受的福气吧!

    风从悟尘身上吹过,让他闻到了一股清香。一股暧流往自己身体之中,不知何时,悟尘已落到巨鼎之中。

    鼎内,比悟尘想像的要大的多,看似来好像一个小湖。里面有粘稠的液体,正冲刷着悟尘的身体,让他慢慢复元。

    透过这些绿色的液体,悟尘看到五块巨大的晶石躺在鼎的底部。

    “灵源之心,好大的灵源之心,灵气好纯净!”悟尘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大叫起来。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悟尘没有想到,竟然是斩煞剑跟灵源之心救了自己一命。

    悟尘当下坐定,运转心法,不停的吸收着已化成液体的灵气。

    就在这时,一团如莹火虫般的光团从祭台中间冒了出来,慢慢组成了一个人形来。

    他是一个年轻而又英俊的青年,眉如墨画,星眸流转,头顶紫金冠,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风轻轻吹过,他紫金色的衣服随风飘动。

    悟尘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鬼魂,心中有大多的疑问,却不知从何问起。

    “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到达此处。”紫衣青年缓缓道来,声音如晨钟暮鼓一般,醒人精神。

    悟尘认真的审认一下这个紫年青年,发现他的眉宇之间竟然有些像女子。星眸之中,似乎一直带着股威严与热情。他只是随意往那一站,就让悟尘心头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崇敬之意,好像他的一个眼神,一句话,自己便可以随他纵横沙场,死了也甘愿。

    “你,我好像在哪里见过!”悟尘喃喃自语,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可却又感觉自己见过一般,着实有些怪异。

    “是吗?”

    那双眼似怒却含笑,似冷又有情。

    “我想起来了,你是仙帝。”悟尘激动的差点要跳出这个巨鼎。

    “我不是仙帝,我只是我。”天帝并不承认自己的身份,也不愿面对悟尘的这个问题。

    悟尘看了一眼灭,还是没能忍住,问道:“仙帝,你与归寂那一战,谁胜了?”

    灭看了悟尘一眼,眼中划过些许惋惜之色,缓声道:“无胜无败,如你所见,只有满地枯骨。”

    悟尘从他眼中读懂了他的思绪,想问他是不是后悔了,却没问出口。

    “小家伙,你与我有些渊源,不要让我做些不愿做的事情!”

    瞬间,悟尘陷入了黑暗之中。

    他可以感觉到,仙帝那似有似无的杀气。不过,却也不是自己能承受的。

    好在仙帝并不是真的想杀自己,所以悟尘才偷偷松了口气。

    不过,悟尘倒是好奇,自己怎么跟他有渊源来了?他是高高在上的仙帝,数十万年前的人物,而自己呢,不过是太清门中一个小小的弟子罢了,不可能存在着什么渊源。

    仙帝看着悟尘,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那口巨鼎。

    这一缕残魂,也不能说明仙帝是否陨落。像仙帝那样的强者,就算一缕残魂也是非常强横的。

    所以,悟尘不敢提出疑问。

    “小家伙,你不用猜了,我只是一缕仙帝不容的真魂!”他,不知为何又对悟尘坦白了身份。他,真的只是一缕真魂,还是不能容忍的真魂。

    仙帝,竟然不能容下自己的真魂,这的确让人有点接受不了。

    “他行事厉来乖张,不是你能猜测的。”仙帝的残魂,好像累了一般,坐在鼎边,若有所思。

    “仙……”悟尘一时不知该叫他什么,因为他并不是完整的仙帝。

    “如果我没有记错,我原本有个名字,叫作昊!”他这么说,是想撇清自己跟仙帝的关系。

    两者,虽然出于同源,但是已经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思想,不能算是同一个人了。仙帝是仙帝,昊是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