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贝伦卡斯特大狱(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在陆希林歌贝伦卡斯特上任联邦中央舰队的第一天,便闹出来了一个大新闻。当然了,呃,这位魔导师兼海军上将阁下兼整个联盟的颜值担当,搞出大新闻完全不算是新闻,不搞大新闻才算是新闻了以上念起来是不是很拗口?

    然而,就算是最有想象力最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也想不到,这个大新闻竟然真的会大到了这个程度。

    新任的中央舰队提督,在上任的第一天,便当场将一位将军格毙,两位将军重伤至残废,两位将军下狱。喂喂喂,什么时候将军已经沦落成了能随意被人打杀凌虐的大头兵了?还讲不讲体统了,还讲不讲尊严了,还讲不讲刑不上贵族了?既然是上流社会的大人物之间的争斗,不是都要讲究一个斗而不破的章法吗,不是都应该时时刻刻讲究一个优雅礼仪和风度吗?最重要的是,这样一言不合就像是野蛮人一样喊打喊杀的做派,若是真的被手下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若是让他们终于意识到,上头的大人物其实和自己一样,都是凡俗之人……那样的境况,真的不堪设想啊!

    消息传到了各家门阀势力那里的时候,当然会引起轩然大波。可是,在被完全震撼了的大人物们反应过来之前,陆希司令官阁下的行动却还在继续着。他在上任第一天便拿下了五名将军,第二天又拿下了三名,整个中央舰队的将官层级顿时便少了一半。到了第三天,陆希以中央监督提督,海军上将外加上魔导师的名义,调集了五名暗行御史和二百名宪兵抵达了舰队驻地(他有这个权限),打击面随即扩大到了中级军官的阶层。等到暗行御史和宪兵们的真正老大,马卡洛夫上将和丹迪莱恩上将终于反应了过来,联袂前来拜访的时候,已经有将近五十人被捕。

    “陆希老弟,我的好朋友,你再这么搞下去,舰队就连起码的作训和巡逻任务都没人组织了。我是上任司令官,才刚刚离任,你就搞出这么一个大新闻,这是在现我的眼吗?一定是在现我的眼吧。恩呀,实在是太不够朋友了吧你!”军令次长兼宪兵总监,哈尔达丹迪莱恩无奈地抱怨着。他这般软绵绵的态度,与其说是在兴师问罪,倒不说是在苦苦地求情。

    这家伙的侄儿是那个很让人不爽的眯眯眼,兄长则是那个只见了一面就挺反感的财政大臣老眯眯眼,但不管怎么说,在黑漫城和赫纳斯前,陆希和他相处得还不错。如果不是考虑到这家伙很会演,而且还是门阀派的中坚,说不定还能发展出朋友以上的关系出来呢。

    ……是啊,真的很会演呢。陆希看着窗外的军港,在码头栈桥和港口主要通道上等地方列队的宪兵们。他们个个身着灰黑色的制服,站姿宛若苍松翠柏,笔直矗立,肃然凛然。

    “只有做完了大扫除,把身上一切没有用的鸡眼啊脓包啊肿囊啊都切掉,这才能轻装上阵嘛。嘿,哈尔达老哥,我没怪您给我留了那么多垃圾便很好了,您怎好意思跑上门来再倒打一耙呢?”

    哈尔达丹迪莱恩顿时露出了“你居然能无耻到这个地步我实在是没有看错你”这样的夹杂着“苦涩”和“欣慰”的复杂表情,一副后人可畏的样子。

    “这几日你逮捕的那些军官们,的确都查有实据……你上个月来了一趟外勤厅,调阅了一些资料。我原本以为只是例行公事,想不到你是为今天所做的准备啊!”久违了的外勤厅张马卡洛夫帕顿少将笑得有些僵硬,就差拍着脑袋叫苦了。

    外勤厅,也就是暗行御史所谓的联邦锦衣卫,原本也就是直属于联邦军务部的情报机构,虽然理论上只为最高执委会负责,但所有上将以上的高级将领,都可以根据自己的职务和权限,查阅其内部存放的资料。一批中高级军官的不法证据,在外勤厅的备案中完全不算什么隐秘的资料。

    “可是,司令官阁下啊,这便是我们国家的现状了。若真的完全按照法律和道德的标准来行事,全军都剩不下几个能做事的了。而且,真要被民众完全看在眼里,国家的威信也就真的荡然无存了。”马卡洛夫上将的语气似乎显得有些无奈:“您就算是想要救治重病之人,也得先用比较温润的药材和魔法一点点温养恢复对方的体力,总不能随便就把病变的部分直接切掉吧?”

    这算是啥?门阀派和清流派合作了?一起上门来劝我收手的?

    “所以说,你们这些猫头鹰早就已经把人家的底裤都扒出来了。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不做,真是了不起的定力啊!”哈尔达丹迪莱恩冷笑了一声:“可如此一来,花那么多投入豢养这么多猫头鹰,又有何用呢?”

    “正是因为什么都知道,才不能什么都做。这不都是拜某些生长在国家的肢体和五脏六腑上,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腐臭,掠夺着国家养分的恶心肿瘤所赐吗?”马卡洛夫上将当然不甘示弱。

    然而并不能指望他们的关系就真的能好起来。不过啊,一个年上系的金牌牛郎和一个冷面冷语的路人脸大叔,真要是看他们吵架也实在谈不上赏心悦目,于是,陆希便点了点头:“好吧,我给两位一个面子,在中央舰队内部,就到此为止了。”

    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我也是好面子的人,吐出来的唾沫可是咽不回去了。已经抓了的,该判的判,该滚的滚,民愤极大的那几个一个都不能留。待会我是会列一份名单出来的。”

    这样一来,中央舰队现在一半的校级以上军官,便将彻底从舰队的序列中消失了。在空缺出来的位置填补上合格的新人之前,舰队便连基本作训和巡逻任务都捉襟见肘了,这难道不是自废武功吗?两位将军或许会这么想吧,但都没把说出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陆希既然给了他们面子,他们也就不好不给对方面子了。反正,现在亡灵议会已经灭亡了,奥格瑞玛也消停了,不正是难得的天平之世吗?

    中央舰队没法出战便没法出战吧。这应该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吧,大概……

    来自门阀派的宪兵总监和来自清流派的外勤厅长,便带着一种极不踏实的心情离去了。可他们随后便知道,以上的一切仍然只是开始而已。被后世称呼为“贝伦卡斯特大狱”的行动,依然在继续着。

    三天之后,在中央舰队发生的一切,又在独孤堡军校发生了。

    “学院校委会统共有五人,我不得不拿下四人;六个分院长,我不得不逮捕三位。看看这七个人吧,哪个不是两鬓班白,哪个不是国家的栋梁,哪个不是我在军界和联盟的前辈?他们烂了,可我的心却要碎了。”

    你碎个屁啊!没听说过你和这七个人有啥交情呢。校委会五个人弄掉了四个,不就只剩下你一个了吗?独孤堡军校还不成了你的独立王国了啊!在场的教职员工就算是在心里腹诽着,但面对着这样的陆希,除了瑟瑟发抖,却也不敢做出其他反应了。

    “联盟把学院交到我的手里,但看到的却是这个样子。我虽然初来乍到,却依然痛心疾首,有罪于国家,愧对祖宗,愧对联盟,我恨不得自己罢免自己!可是,在此之前,我更恨不得把你们一个个都剁碎了拿去喂斯……喂我的猫!”

    不是猫是雪豹,啊不,是龙啊!帕纳尔西斯趴在陆希脚边,很像要争辩一下,但考虑了一下还是作罢。于是,他冲着在场的老师和学生代表们恶狠狠地龇了个牙咧了个嘴,顿时吓得不少人抖得更加厉害了。

    “是的!你们,还有你们!一个个冠冕堂皇站在干岸上,你们,就那么干净吗?朕知道,你们当中有些人,虽然不过是不起眼的教员,普通的学生代表,但所作所为却比这七个人更可恨!劝你们一句,都把自己的心肺肠子翻出来,晒一晒,洗一洗,拾掇拾掇!”

    “我刚入籍联邦的时候,以为国家和联盟最大的敌人是黑旗翼人。压住了纳摩亚山,又以为最大的敌人是瘟疫之王。等到我平了赫纳斯,奥格瑞玛的兽人却又成了国家的心头之患。现在啊,我是越来越清楚了,联邦的心头之患从不在外边,而是在联盟内部,就是在军政各部!就在这独孤堡!就在你们这些道貌岸然为人师表的教员,以及自诩为精英的学生领袖们。你们只要烂一点,联邦的军界就烂一片,国家就烂上一大片。你们要是全烂了,士兵们便会先把刀枪对准咱们,把你们一个个从温暖舒适的魔法塔、城堡以及别墅中拖出来吊死,尸体丢到云海里,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啊!挂着梅洛首级的尖塔可就在伊莱夏尔的广场上立着,这才几年呢,忘啦?”

    有,有那么夸张吗?这里只是学院,我们也只是普通的老师和学生啊?虽然毕业的学生迟早都会成为军界高层,但也不至于就能毁家灭国吧?我,我们难道真的犯了这样无法饶恕的罪过吗?

    教职员工和学生代表们低垂着头,一边发着抖,一边开始了低声的嚼泣,却也不知道是被陆希吓得,还是真的被11级超出上限的max嘴炮技能给忽悠拐了。

    可是,这真的没有问题吗?要是独孤堡军校真的就堕落到这个地步了,那上一任校长,我们的军令总长门修斯元帅又当承担什么责任啊?

    有人大概是想到了这一点,于是便哆嗦得更加厉害了。

    “我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总想着和大伙说些什么,可不管说什么,总得有个头吧。自古以来,要改变,要变革,却从来没有不流血的。今天,我来了,独孤堡军校的改变即将开始!既然是要流血,那么……”

    陆希当然是不会高大上到说出“从我这里开始”,而是将趴在地上的副校长斯特曼少将单手提了起来,直接按在了讲台上。

    这位头发花白,体魄强健,乍一看简直就是“老硬汉”模板的将军,放到陆希的家乡可能就没布里吉斯、康纳利、福特这些人的事了。可谁能想到,他强(喵)暴和诱(喵)奸过好几个年轻的女教师和女生,甚至连外来的人员,只要被看中也都逃不开其魔爪。一年前,一个学生的未婚妻来看望他,却被这位副校长先生骗到自己办公室中得了手。愤怒的学生想要去监察部举报,随后便被斯特曼派来的手下丢到了云海。绝望的少女在一天之间失去了一切,也跳进了云海,随爱人而去了。

    平民出生,却能够进入国家最高军事学院,可想而知那个可怜的学生在身前是有多优秀。然而,随着这件事的发生,两个家庭都同时失去了希望。

    “正义会迟到,但不会不来,为了纠正整个学院的风气,我需要借你的人头一用了。”陆希对自己的副手笑着道。他提着对方的衣领,拖着对方走到了窗户边,就像是在拖着一滩死肉。禁绝咒已经完全封死了对方所有的魔力源,这位有黄金3阶实力的魔法师完全无法反抗,虚弱得还比不上一个强壮一点的普通人。然后,陆希将对方提了起来,直接扔向了窗户。

    “不不,求求您,求求您了,我会反省的,我会……啊!”

    他紧接着便发出了一声凄烈之极的惨叫声,身体砸碎了窗户和墙壁,划出了一个抛物线飞向了学院之外的云海。身体所有的魔力源都被封锁的斯特曼少将注定会死得苦不堪言,在落地之前,他或许就已经被低温、气流以及自己的恐惧杀死了吧。

    “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老师们,以及我可爱的学生们!你们的精神,你们的风气都应该从根本上好生纠正下来。请务必做好准备!”陆希对大家开朗明快地笑着,灿烂得宛若骄阳,却闪得他们一个个遍体生寒。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