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我的外挂不可能这么猛 » 正文
| 繁体版

第29章:开水真的是一种万能的东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即使没有轩辕菩萨这层关系,冰淼也打心眼儿里看不起比克大魔王这种人,依仗游戏水平高人一筹,肆意混淆视听冷嘲热讽不说,还将一切关于游戏的讨论都引向约战,仿佛只要游戏技术好,连放个屁都是香的。

    宇文秀策:“难道不是这样么……要不我那啥一个,你闻闻?”

    冰淼:“来,看看是你的屁快,还是我的椅子快!”

    在宇文秀策看来,小正太的想法纯粹是羡慕嫉妒恨。虽然严格从逻辑上讲,游戏技术和游戏认知没有必然的联系,手残的攻略大触一抓一大把,但为什么普通玩家还是会倾向于信赖高手的言论和判断,盲目的崇拜只是一个方面,关键在于高手头衔背后的隐性信用。

    这些话自然是没法对小正太说的。难道告诉他,你这是红眼病,是负能量上头气血乱涌,导致眼睛发红,看啥啥不顺眼,这种病唯有脱了裤子坐冰块才能消火化瘀!

    冰淼没发觉秀策在胡思乱想,不然……绝对不会让桌上的开水壶仍就满着。

    他想的是,事到如今,既然宇文秀策决定出手,约战的胜负已然失去了悬念。唯一值得讨论或者期待的,就是他会用哪种方式赢。

    呃,准确来说,应该是——他会用哪种不要脸的方式赢得让人感觉他根本就没有脸!

    【宇文秀策:你确定要我用下三滥……咳咳,用我的看家本领出战吗?我倒是没什么问题,有大波……咳咳,有你的面子,肯定也不会敝扫自珍。可你再仔细想想,我这可是用小姑娘的女号出战哎,要是光腚……】

    【冰淼:你就当我之前什么都没说!】

    “把她论坛的账号密码给我。”

    秀策的话打断了冰淼的思绪。

    “要论坛账号干嘛?”冰淼一脸戒备。

    “既然是当枪手就要当得有职业操守,这次肯定不能用我的风格进行还击,至于这姑娘是什么风格……我虽然不敢打包票,但是根据刚才的撕逼言论以及轩辕系列的一贯风格,光明正大且高调地怼回去总是没问题的。”

    为了未成年的大胸菩萨,某人难得要拿出点儿真本事。

    “稍等!”冰淼掏出手机开始联系小姑娘。

    “没必要捂着号码!”秀策对小正太的幼稚举动十分无奈,“你就不想想,现在挡着有用吗,难道我就不能趁你睡觉的时候自己看啊!”

    冰淼:“嗯……我决定回去以后跟你分房睡!”

    宇文秀策:“为了一个区区未成年大凶美颜姑娘的号码,你就如此对我?”

    冰淼:“关键点根本就不在电话号码上好吗……”

    宇文秀策:“我知道啊,大凶未成年才是关键!”

    【作者君:喂喂,听不下去了!你们自动进入打情骂俏的搞基环节是几个意思?不许给我展开莫名其妙的剧情啊,魂淡!】

    一分钟后,拿到小姑娘论坛ID的秀策正式开始筹备。

    之前大波美人鱼人美波大的行为,无论是因为对方的讽刺挑衅开撕,还是后来骂战升级以后,被挤兑得不得不同意约战,在宇文秀策看来,都属于社交战斗力极其低下的表现,说白了也就是吵架斗气界战五渣的意思。

    想把撕逼技能修炼得高,首先得做到——无论形势如何不利,对方的言语如何不逊,自己都不能动气。

    这个不动气,自然不是指撑起王八肚量,硬憋得仿佛没事儿人一样。而是强调,不能因为对方的污言秽语而恼羞成怒。

    可以戏谑着一边看一边找语病白字,也可以恶趣味地揣测一下对方的人生经历究竟如何坎坷,才会导致他变得如此愤怒和暴躁。总之,心境上的云淡风轻,是撕逼立于不败之地的第一要素。

    像人鱼小姑娘这样,被人挑拨两句就着急上火、口不择言,就算最后能在口舌之争上压过对方半筹,其实也早已在战斗的过程中被气了个半死。日后回想起来,往往记忆犹新的,不是胜利的果实有多么甘甜,而是对方说了哪句话之后,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更讽刺更犀利地怼回去的悔恨。

    而她更菜的地方,莫过于明知道一旦应允约战,自己几乎没有丝毫取胜的可能,却还因为下不来台或者热血上头之类的原因,打肿脸充胖子,硬要出头。

    虽然小姑娘表现的不好,但考虑到人家凶大……咳咳,考虑到她毕竟是菩萨的表妹,冰淼还是帮着开脱了两句,“对方话都扔那儿了,要是不做出强硬的回复,那岂不是弱爆了。你倒是说说看,究竟怎么样做,才能得到撕逼高手般的胜利。”

    宇文秀策整了整衣服,淡然道——

    【宇文秀策:哎哎哎,光着呢!】

    宇文秀策整了整森苒不羁的毛发,淡然道——

    【冰淼:给我去洗手!】

    宇文秀策:“咳咳——,撕逼高手不敢当,在下只不过是在日常生活中,通过细致的观察和体验,有一点不成熟的小建议。”

    冰淼看也没看,挥手就一椅子,“别装,好好说话!”

    “哎呀——!咳咳,撕逼这种事情的核心,在于撕这个字。”秀策停了一下,没有等到听众热烈的掌声,只好幽怨地继续道,“所以,哪怕有时候挂着理性讨论,或者技术分析的幌子,但依然无法掩饰。事情的本质——就是撕!”

    “所以,一旦陷入撕逼战斗,需要做的,其实很简单——持续并深入地展开对敌人的人身攻击,使用心理学知识透过其表现出来的性格特征,分析其成长经历中遭遇的伤痛,找寻对手生命过程中最为深刻的苦难,然后用一万倍高清回放再慢放,让他好好地复习!”

    冰淼:“论坛发个言而已,难得还要先补一下心理学吗……”

    宇文秀策撇了撇嘴,“我一般都是假装自己使用了心理分析,其实就是找人把对方查个底儿掉罢了。阿猫阿狗而已,也值得小爷我费力去想他的事情?”

    “对对对,您老人家是谁啊。”冰淼嘴上敷衍着,心里却有些不然,真要是阿猫阿狗,你又何必跟他啰嗦呢。

    宇文秀策:“先别急着,这才是一小部分而已。撕逼中,我们还要运用形式逻辑和语言技巧,将对手言语上的漏洞无限放大,偷换对手的逻辑,甚至不惜使用高科技手段,在关键时刻强迫对手下线,使其反驳不能,让他有话没得说,活活憋死!”

    冰淼:“我不往下听了……到这儿就足够了!骚年,勇敢地去欺负比克大魔王吧!”

    “你确定要帮人家小姑娘报仇?”宇文秀策问道。

    “确定啊,所以才让你拿出无耻的手段去弄他!”冰淼不明白秀策为何会有此一问。

    “帮她报仇的话不能这么干。”秀策摆摆手,一副你根本不懂女人的样子。

    冰淼用一个十分奇妙地眼神作为回复。这眼神当中,既有几分对弄女人心高手的崇敬,又饱含对某人仍是老雏这一事实的无比沉痛。

    “在不同心态的人眼中,最好的结果也各不相同。我认为最畅快淋漓的结局,绝不是这个满腔怒火的女孩子所期待的。”宇文秀策没理会冰淼眼神中的开水壶的倒影,继续说道,“既然她已经将事情走到了约战这一步,就算我现在临时改变策略,用上面说过的手段将对方虐翻,也难以让她念头通达,搞不好还会因为我俩处理方式的对比,让她对自己之前low鸡一般的表现愈发懊恼。”

    “不会的!”冰淼对这点倒十分肯定,“跟你对比的话只会觉得人生到处都充满了希望,怎么可能懊恼呢?”

    不过说完之后,小正太话锋一转,道:“不按你的套路来也好,不然前后反差那么大,找枪手的痕迹太明显了。”

    “哪怕再掩饰,熟悉她的人还是能看出来。”秀策表示当枪手也就罢了,还特么要演得像本人?演得像本人特么约战能赢?!这个锅小爷绝对不背!

    冰淼细一想,这货的模样虽然挺气人,但说的貌似也有点儿道理,只好默默地把水壶放下了,劝自己放平心态,与其担心错过浇下去机会,不如考虑飞机上的开水够不够用更实在些。

    “你审一下,没问题就这么发了。”秀策原已经把鼠标指针瞄准了发送键,孰料被冰淼放下水壶时澎湃汹涌的气势所慑,十分乖巧地从领主模式转入军师模式。

    “什么东西?”冰淼好奇地看过去,顺便小声地把题目读了出来。

    “比克大魔王速度进来,老娘要车翻你全家!”

    “你发这帖子干嘛!”冰淼吓得一个激灵,这帖子要发出去,轩辕菩萨肯定得带着她表妹上门来跟自己讨说法。

    嗯?按这个逻辑思考的话,莫非……

    “莫非你是想逼得人家小姑娘上门来找你?!”冰淼睚眦俱裂,往常举椅子都纹丝不动的双手,如今拎着区区一壶开水却不能自己地颤抖。

    秀策,你这是何等禽兽啊!打人家未成年小姑娘的主意,居然还想使贱招把人家逼得自己送上门来?我真是——

    受教了啊!

    【冰淼:喂,我根本就不想说这个啊,魂淡!】

    “车翻二字是不是用的很妙?”某人还不知死活地腆着脸臭美,语气骄傲之中略带些遗憾,“其实我本来想用榨干这个词……”

    榨干……全家?

    女的怎么榨干?!

    【冰淼:喂,关注点不应该在这里啊,混蛋!】

    “……后来突然想到人家小姑娘还未成年,也只能用车翻来代替一下了。”宇文秀策用心强调着这遣词并不能代表自己的真实下限。

    “你说‘突然想到人家小姑娘还未成年’的时候能不能别淌哈喇子!心里什么想法全暴露了啊,混蛋!”

    宇文秀策:“咳咳,标题什么的先放放,我们过会儿再讨论,你主要审一下内容。”

    作者按:以下为原帖部分精彩内容节选,敬请欣赏!

    至比克大魔王全家以及祖上先人:

    我哔————全哔——跟哔——一并都是哔————哔——————!!!

    冰淼只瞥了一眼就差点把电脑拍到秀策的脸上。

    “未成年小姑娘能这么说话吗?!你这内容稍微加工一下的话,绝对是一部NC-17级的大制作!”(NC-17级又称X级,标准的成人影片,未成年人禁止观看,片中可能会包括大量清晰真实的血腥暴力及变态***场面。)

    “我是看小姑娘怼人的时候还蛮喜欢人身攻击的,只是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式,所以想在这方面指点一下……”秀策显得很委屈。特么到底还要不要演了?您老倒是给个准话啊!

    “重写!”冰淼果断全选删除,“我看着你敲,一句话一句话地过!”

    ……

    “不行!”

    “删掉!统统删掉!”

    “你还来?同义词会得多了不起是吧?!”

    “呵呵——,你觉得这句能过?”

    “不要急着打标点符号,省省力气直接按backspace吧。”

    ……

    半个小时之后,帖子的正文处依然是一片空白。

    “你来吧!”宇文秀策把笔记本电脑向前一推。那啥的诱惑力再强,也架不住一个字敲了三个拼音就喊停……我特么都没想好要敲哪个字,你就未卜先知了?你这么牛小爷我吃片儿打虫子药,一会看你能不能出来,就问你敢赌不!

    “你想表达个什么意思?”冰淼也觉得有自己来执笔比较妥帖,至于某人的小情绪,随后摸一下水壶就足以平复了。

    “约战这事儿既然已经定下来了,当然要开个新帖呛一下声,顺便提升一下气势。整件事儿若只局限在某个杂鱼弱智帖里的某一层,这未免也太,太——”宇文秀策表示,你这么把手放在水壶柄上,小爷我真心挑不出合适的形容词!

    “这么写怎么样?”冰淼根据自己的理解,简单打了个纲要。

    “措词太委婉了,气势没出来啊!”宇文秀策很想说,其实小爷我的点评也是蛮委婉的……毕竟桌子上还有一壶开水不是。

    “这么改?”

    “搞这么客气干嘛?相亲啊!”

    “这样?”

    “看上去就好像赢不了在给自己找退路似的……”

    “现在呢?”

    “……,要不我们还是用上一版吧!”

    如果不是真觉得秀策点评得还有点儿道理,冰淼绝对会认定他是在报刚刚的一箭之仇。

    最后,冰淼决定采取一个较为让步的措施,还是让秀策来写,但是要隔一行删两行!

    望着折腾了一个小时才搞出来的约战檄文,冰淼松了口气,道:“这就可以了吧?”

    “可以?”秀策打算回一个你是不是在搞笑的表情,孰料面部肌肉运动到一半突然瞥见了桌上冒着腾腾热气的水壶,大脑发出命令强行中止,结果扭曲成了一个很尴尬的囧脸。

    “我艹,你这是要做甚!”小正太被秀策的表情吓了一跳,难得爆了句粗口。

    “你这是怎么了?莫非是练肌肉练得脑子都不好了,打算连脸上的肉都练?”

    “咳咳,这不重要,关键是……你先把稿子发出去!”

    接下来,宇文秀策通过一些列造作展现了他熟练的斗争经验,并对小正太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心理阴影。

    “我觉得以前网上黑我的那些人都是你在背后策划的!”冰淼举着壶犹豫要不要现在找补一下。

    “别闹,还没弄完呢。”比起还有闲心回忆往昔的冰淼,宇文秀策忙得……就差脱了鞋上脚了。

    【宇文秀策:喂喂,不是光腚吗,怎么还要脱鞋?别说小爷我全光着单就穿了双鞋啊……这审美,搁神经病也受不了哇!】

    宇文秀策要做的工作的确还有很多,不过除了当枪手代打以外,其他都只需要他在幕后运筹帷幄。

    冰淼:“也就是当狗头军师的意思!”

    “唉——”宇文秀策一声长叹,却默不作声,只望向冰淼。

    待到小正太被看得如芒在背,直要奋起而拎壶浇之之时,某人这才淡淡地道,“你吐槽不要紧,只是什么时候才能记得把自己干净地摘出去……你仔细想想《何典》里狗头军师的主公是谁?”

    军师的确是要有主公的,那狗头军师的主公究竟是谁呢?

    冰淼苦思良久,终于确定——

    自己根本就没看过《何典》!

    你特喵的竟敢讽刺我看书少?!

    宇文秀策:“先别浇水!《何典》啊,你好好想想,就是……就是张南庄写的那本!”

    冰淼楞了一下,手上一停。

    张南庄?这名字听上去——

    完全没有印象啊,魂淡!

    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讽刺我,真当……

    真当我手里的水不开吗!

    PS:开水的梗用到这儿,应该已经被榨干了……咳咳,总之,大家不必担心后文重复开水梗导致阅读疲劳,毕竟……有沸点的液体也不只H2O一种啊~

    况且,100度已经不能满足男主角飞速增长的抗性了!作为一名理科生,大家要相信作者君扎实的物理化学功底。

    有朝一日,若是穷尽普通液体的话——

    那还有沸腾的液态金属啊,233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