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无限炼魂 » 正文
| 繁体版

卷十合辑5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真知晶球

    萨鲁曼不像甘道夫一样武力不凡,或者说他是一个纯正的巫师。

    在中土世界作为巫师还有一个身份就是使徒,也就是说他们身后都代表着这个世界的神,所以巫师身上也蕴含着神赐予他们的神力。

    就像甘道夫晋升为白袍巫师,完全是他身后的神赐予他等阶,从而提升了他的实力。

    当然作为一个巫师,没有神赐的力量,本身也具有自己的能力,神不可能随意挑选普通人作为自己的使徒。

    甘道夫擅长近身搏斗,他自身的身体素质和力量都不弱,而萨鲁曼却擅长巫术,他的自身的素质可就一般般了。

    朱零三自认和萨鲁曼互拼魔法巫术不如他,可他的心灵传输术却可以让他瞬间来到萨鲁曼身边,就像是和乒乓球手比篮球,和篮球手比乒乓球一样,朱零三自信在近身打斗下,以自己的能力绝对强于萨鲁曼。

    萨鲁曼先被甘道夫犹如神灵俯身般的剥夺了神力,失去了使徒的身份,使得他的力量大减,又被格里曼捅了一刀,这刺入心脏的一刀,要不是他投入了黑暗魔君索伦阵营,多年来研究黑暗巫术,也得到了一些黑暗神力,只怕这一刀就杀死了他。

    这一时刻是他最虚弱的时候,哪怕他曾经是这个世界顶阶的巫师之一,此刻也被阎王索命了,朱零三突如其来的刺杀,在他还没能反应过来前,便一拳击杀了他。

    朱零三感觉手腕上的任务手镯轻轻一震,不由得心下暗喜,不错呀,杀死萨鲁曼的奖励应该到手了。

    萨鲁曼的尸体也在朱零三一拳之下,便往欧散克塔下摔落,竟然和他的那个跟班格里曼一样,在半空中落到了欧散克塔的一处分塔突刺岩石上,和格里曼扎成了一个葫芦串,两个油嘴滑舌的奸邪之徒再次走到了一起。

    朱零三看着萨鲁曼的尸体眉头微皱,身影一闪,再次悬浮着飘到了萨鲁曼的身边,伸手才要做什么,下边传来了一个声音。

    “朱,停手吧,就让萨鲁曼的灵魂去寻找新的生命吧,希望下一世,他会悔悟!”

    甘道夫手拄白色法杖,目光颇为异样的看着朱零三,对于朱零三掌握亡灵巫术的事情,他也听说了,只是他比旁人更信任朱零三,毕竟朱零三一众人是神指引他信任的援兵,这一点他毫不怀疑。

    朱零三愣了愣,只好轻笑了一声,便落了下来,羽明霞、张东林几人看着朱零三,那眼神中都隐含着发财请客的意思,杀死萨鲁曼可是能得到一个c级兑换权限,两千普通兑换点的。

    如今朱零三的队伍里,流行着一种很和谐的风气,资深者都会主动的把自己的普通兑换点拿出来共享,当然像一些d、c级兑换权限,那就要考虑队伍的实际需要了,毕竟这是提升自己实力最大的依仗。

    当初羽明霞在一开始把自己的d级兑换权限让给杨玲琴,一是刚进入天道空间,对这个兑换权限的价值还不是很清楚外,其实也是为了笼络杨玲琴,毕竟她刚进去一个新人,面对两个看上去有些冷血的男人,怎么着也的找一个同盟者,当然那是要听从她的同盟者,而杨玲琴在当时怎么看也不是一个强势的女子。

    后来朱零三横空出世,作为杨玲琴的克隆人,生命共享的代价,使得杨玲琴的地位变得特殊了,羽明霞是一个聪明人,她很快就认识到朱零三的实力不是她可以替代的,所以她不再争什么队伍中的掌控权,开始主动的支持朱零三做队长,这使得朱零三、杨玲琴不免对她有所感激,反而稳固了她在队伍中地位。

    不过羽明霞这种主动共享自己兑换权限的风气却保留了下来,兑换自己暂时用不上的能力,不如先提升同伴的实力,这样队伍的整体实力上去了,生存机会自然更大,当然这也只针对有潜力的同伴,毕竟天道空间的任务世界,并不是一个孤胆英雄可以一路闯下去的,许多时候一个人只怕是分身乏术。

    所以现在朱零三吃了肉,自然是整个队伍都有汤喝了,以朱零三的性格,至少也会分些普通兑换点给大家。

    杨玲琴也是微微一笑的走到了朱零三的身后,她自然希望朱零三的实力越强越好。

    甘道夫若有所思的看着萨鲁曼的尸体,发了一会呆,对于曾经的智者导师萨鲁曼就这样死去,同样身为白袍巫师的他,自然也有些感慨。

    树人树须见萨鲁曼死去了,却显得很高兴,在不久之前,他的不少古老同伴死于萨鲁曼的火攻之下,那可都是陪伴了他数千年的同伴,树须开口道:“萨鲁曼的污秽终于清理干净了,树木将在这里重新扎根,我们会看守住欧散克塔,以免邪恶再次掌控,只有善良者才能获得我们的允许来到这里。”

    甘道夫又叹了口气,他摇头道:“现在我也无心进入欧散克塔了,时间不允许我们再耽搁,索伦的大军正在行进,我想他的目标是刚铎,我们必须整顿大军去支援刚铎!”

    希优顿的脸色微微一动,他当然知道,甘道夫所谓的大军就是洛汗国的骑兵,他的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却没有说出了。

    皮聘在树须的肩头展开双手,大声欢呼道:“太好了,无论如何,我们现在可以离开这里了,那么我们是去圣盔谷,还是洛汗国的国都!其实我对这个国家一无所知,对吧,梅里?”

    他说着,便开始往地面爬下去,在冥冥中皮聘注意到了那颗被格里曼扔下来的水晶球,所以他要下去捡起那颗水晶球。

    而梅里则在那边伸了伸懒腰,开口道:“甘道夫,我们今天会走很远的路吗?事实上,我和皮聘昨夜看了一幕树人的表演,现在有些困了,所以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今天会在哪里睡觉。”

    甘道夫听了他们俩的说话,随即笑着道:“看吧,这就是霍比特人,哈哈,好吧,现在我们要回伊多拉斯整顿洛汗国的大军,从艾辛格跨越平原到伊多拉斯的宫殿去,这会花上几天,即使我们快马疾驰,今天晚上也得在外面露营了,哦,也许我们可以在洛汗草原上的好客牧民家中,度过几夜,梅里雅达克,你会在这几天看到洛汗国大草原的美景。皮聘,把那个东西交给我,这可不是你该触摸的东西!”

    甘道夫一眼瞅见了皮聘摸出来的那个水晶球,不由得脸上神色微变,几步走上前,用自己的衣袍裹住真知晶球,收了起来。

    皮聘显然有些不甘心,看到甘道夫对待真知晶球这样郑重,反而更加好奇了。

    朱零三心头一动,走上前对甘道夫说道:“甘道夫,能让我瞧瞧这个真知晶球吗?或者由我们来保管这个晶球更合适,您应该知道,我妹妹有一枚神秘的戒指。”

    甘道夫眯眼想了想,摇头道:“朱,多谢你的好意,只是我见过这晶球的力量,他是索伦和萨鲁曼联系的宝物,如果措施不当,便会被索伦发现了我们的举动,我想还是由我来保存吧!”

    朱零三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据他所指真知晶球又称为魔眼石,它其实并不是水晶,而是一种具有魔力的石头,当某人注视着真知晶球,他可以跟其他注视著真知晶球的人沟通,具有强**力的人还可以操纵真知晶球,看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景象。

    在进入这个任务世界前,朱零三和同伴们就对这件宝物有些期待,如果能弄到这真知晶球,那在未来的任务中,就能在事先窥见一些未来的先机,当然这种真知晶球的真正作用是在多支队伍参加的竞争性任务中,毕竟普通的任务,他们原本就知道未来发展的剧情。

    可如今甘道夫这么一说,他自然也不好坚持,反正日后的机会多得是。

    于是乎众人掉转马头,和树人树须挥手道别,一众人又驾马离开了艾辛格巫师之谷,便向洛汗国的国都伊多拉斯赶去。

    而树人树须送别了一行人,在山谷中发出了一声悠扬的低鸣,随即从山谷四周缓慢传来的回应。

    在朱零三一众人回头中,他们发现无数的树木缓慢的向巫师山谷移动而去,通往巫师山谷的道路渐渐消失了,巫师山谷被淹没在了幽暗的密林中。

    勒苟拉斯看到这个新出现的密林很兴奋,便一直和金霹说,在度过了这次的浩劫后,他一定会回到这里来,探寻这片古老密林的秘密。

    然而金霹却不怎么喜欢,就开始和勒苟拉斯说起了在圣盔谷中的那处神秘洞穴,用了很那在矮人口吻中出现的华丽辞章赞扬了那处洞穴。

    两人再次固执的坚持起了自己的意见,结果是互相说服不了对方,只能约定,等一切都结束后,两人结伴一起去圣盔谷的神秘洞穴和这里密林游历。

    大家听着他们两人的斗嘴,在加上两个霍比特人也时不时的插上几句,这次去往伊多拉斯的路途,比来艾辛格的时候可轻松多了。

    只是从艾辛格去伊多拉斯确实有几天的路程,这一天他们从中午又是骑了大半天的路程才在傍晚时分,在洛汗国草原的一处避风岩石后,搭建了简易营帐休息,准备在此过夜。

    然而这一晚上,却又是连生事端……

    初见戒灵

    从艾辛格离开前,两个霍比特人请求杨玲琴从萨鲁曼的储藏室取了不少美酒、烟草和食物,故而晚上虽然是在野外露营,可在两个霍比特人的提议下,众人还是开始喝酒庆祝萨鲁曼的灭亡,圣盔谷大战的胜利。

    有杨玲琴守护戒指存在,这次的庆祝晚宴众人吃的很丰盛,在胜利的喜悦下,甘道夫也喝了不少酒,最后大家围在篝火旁,抽着萨鲁曼的烟草,聊着各种话题。

    中土世界的剧情人物,除了精灵外,不少男人都喜欢抽烟,就算是阿拉贡骑士也很喜欢烟草的味道,所以在吞云吐雾中,他们暂时的忘记了索伦黑暗魔军的威胁。

    酒足饭饱之后,约到了午夜时分,除了值夜的骑士外,大家都酣然睡去。

    然而在甘道夫熟睡的时候,一个矮小的身影悄悄的起身,向他的帐篷摸了过去。

    月光从空中照耀到了洛汗国的广茂高山草原上,使得草原仿佛笼罩了一层银色的白光。

    在草原上的一处山岩边,扎着一个小型的营地,十几个帐篷绕着山岩搭建,几个手持大剑、长矛的骑士轮流守夜警戒着。

    然而在营地内一个矮小的身影正贴靠在岩石上,悄悄的摆弄着什么。

    忽然他双手捧着的一个圆球上闪起了一阵微微的红光,圆球仿佛变成了什么怪物的眼球,这人的双手被牢牢地吸附在了圆球上,一股难以抗拒的头痛从大脑中迸发出来。

    “啊~”一声尖锐而痛楚的嘶喊声响起,随即矮小的身影木木的摔倒在地上,那个圆球又恢复了原样,从他手中滚到了一旁。

    这声惨叫惊动了警戒的骑士和熟睡的人们,中土世界的剧情人物,天道空间来的被选者都从帐篷中走了出来。

    朱零三眼睛眨了眨,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本剧情中就是这样发展的,考虑到维护剧情的发展,以便保持自己这些人的剧情优势,他没有出手阻止,所以这件事情还是发生了。

    霍比特人皮聘受到了内心的诱惑,在半夜从甘道夫身上偷出了真知晶球查看,结果引发了真知晶球和索伦的联系,受到了索伦的远程精神刺激。

    朱零三他们都没怎么动,甘道夫自然第一到了昏迷的皮聘身边,他一眼就看到了真知晶球,连忙又用自己的斗篷裹住了真知晶球,然后开始查看皮聘的状况。

    皮聘其实没什么事情,只是精神受到了索伦的刺激,以霍比特人的能力无法抵御这样的刺激,所以才昏迷了过去,只需要休养几天,便可以完全复原。

    这种精神力的损伤,就算是朱零三他们的治疗术也无法治愈,好在甘道夫用他神术唤醒了皮聘。

    按照原本的剧情,皮聘这次的鲁莽行为虽然让他自己受到了教训,却也给了黑暗魔军索伦一个错误的信息。

    索伦以为皮聘就是护送至尊魔戒的霍比特人,更误会萨鲁曼抓住了霍比特人,得到了至尊魔戒,所以他派出了戒灵往艾辛格这边赶了过来,想要把至尊魔戒拿回去。

    这样的结局自然使得真正的至尊魔戒护送者弗罗多和山姆避开索伦的注意,更能悄悄潜向魔多的末日火山。

    但如今这边也面临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索伦的戒灵正向这边赶来,而皮聘已经被索伦锁定了,按照朱零三的理解,应该是索伦通过真知晶球在皮聘身上下了精神烙印,所以戒灵必将紧追着皮聘不放。

    此时大家暂时都没了睡意,在简单的决策后,甘道夫决定带着被索伦锁定的皮聘一起去刚铎的国都白城米那斯提力斯。

    既然索伦的魔军已经向刚铎国入侵,那么就让索伦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里吧,正好人类也可以在米那斯提力斯聚集全部的力量,反攻魔多,只要他们这里弄出的动静越大,悄悄潜入魔多的弗罗多便越安全。

    而希优顿、阿拉贡则一起回伊多拉斯,他们的任务就是,尽快整顿洛汗国的骑士大军驰援刚铎国。

    不过说到这个增援问题的时候,希优顿忽然脸色一板,他说他可以把洛汗国的骑兵集结并带到洛汗国和刚铎国的交界处,西洛汗的登哈洛山谷中驻扎,但他的骑兵也只会停步在那里,除非刚铎国呼唤支援的烽火台燃起黑烟,身处米那斯提力斯的王者带来远古盟约信物朱红箭求援,否则他的骠骑们绝对不会主动进入刚铎国。

    显然希优顿的心中,对于同为人族的刚铎国没有派人来支援洛汗国还是有些心结,“我会召集洛汗国的骠骑去登哈洛集结,然后在那里整顿大军,但洛汗的骠骑也只会在那里止步!为什么我们要去救援那些没有救助我们的人呢?我们欠刚铎什么?刚铎的摄政王忘记了人族盟国洛汗,洛汗为何还要遵循远古的盟约!阿拉贡现在只是一个游侠,人皇的后裔不再统领刚铎,我们为什么还要听从刚铎的命令!好吧,除非刚铎点燃烽火台,阿拉贡重新成为刚铎的国王,刚铎的迪奈瑟送来朱红箭,否则洛汗国的骠骑只会为洛汗而战,洛汗的骠骑会在洛汗的草原上迎战摧毁了刚铎的索伦大军!”

    这就是希优顿的话语,甘道夫、阿拉贡两人不由得哑口无言,刚铎点燃烽火台还能做到,朱红箭也可以像办法,可阿拉贡重新成为刚铎的国王却有些困难,刚铎的摄政王又怎么会轻易的让出权力。

    然而希优顿的态度很坚决,事实上洛汗国刚刚经历了一场灭国之战,确实也损失很惨,到现在能够聚集多少骠骑还很难说,而前往刚铎国支援的战事,很可能是飞蛾扑火,让洛汗国付出如此大的代价,除非是有足够的理由。

    见到希优顿的固执态度,朱零三笑着上前做了和事老,熟知剧情的他自然知道,如果这次任务世界不出意外变故,他们没有团扑的话,阿拉贡必然会成为中土世界的人族之皇。

    从阿拉贡身上的装备看起来,现在的阿拉贡应该还没有拿到王者之剑,也就是伊兰迪尔之剑,不过很快精灵族的爱隆王会重新用纳希尔圣剑的碎片修复这把王者之剑,并送到洛汗国阿拉贡的身边,阿拉贡有了王者之剑,就是中土世界人族的无冕之王,就是他身份的证明,到了刚铎没人能阻止他重新取回刚铎的王座,这应该就算是满足了希优顿的条件了。

    “希优顿王,甘道夫,请你们相信神的指引。我想求援的烽火台,会燃起的,刚铎的朱红箭会送来的,甘道夫,这就交给你了,我的一些同伴会使用我们的飞行器和你一起去米那斯提力斯,帮助你一起去说服那位刚铎的摄政王,至于阿拉贡,他会承担起家族的职责,我和我妹妹会在未来的人皇身边,保护他!”朱零三又装成神棍式的口吻说道。

    此时朱零三他们自己也决定分别行动,接下来的剧情有数条支线,除了守住白城米那斯提力斯外,其他的支线剧情也很重要,所以只能让羽明霞带领大队去米那斯提力斯,配合甘道夫处理刚铎摄政王的事情,必要时他们可以帮助甘道夫暂时夺权,偷盗希优顿要求的信物朱红箭,甚至王琴可以驾驶月光飞舟和戒灵单挑,只是不知道面对月光飞舟的能量炮,戒灵会如何应对。

    而朱零三、杨玲琴将跟随着阿拉贡他们三人,保护他们,如果剧情没什么大意外,朱零三他们将帮助阿拉贡获得一支特殊的兵马,用来增援白城米那斯提力斯,至少按照电影剧情,这支特殊的兵马是米那斯提力斯防御战胜利的关键。

    听了朱零三的话语,最习惯于打谜语装神棍的甘道夫也不由得迟疑的看了眼朱零三,哪怕是他身后的创世神也无法像朱零三他们这样熟悉剧情,甘道夫自然也不知道朱零三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不过这时候朱零三的话,确实缓和了眼下的局面,于是大家便不再多说什么,就此准备重新歇息,等天亮之后,再分别行动。

    然后就在一众人向各自的帐篷走去时,忽然有一股阴冷的寒气从东方吹来,众人只感觉天色一黯,仿佛有什么东西遮住了空中的明月。

    大家随之向空中望去,只见一个有着巨大羽翼的生物,从远处飞来,像是块巨大的乌云,遮住了月光,在它的双翼扇动中,一股股阴寒的气息向四周飘散。

    那巨翼生物的飞行速度很快,在空中盘旋了片刻,似乎向艾辛格的巫师之谷方向落了下去。

    被这股寒气吹到,不少洛汗国的骑士都感觉寒毛悚然,有一股发自内心的恐惧爆发出来,就是三个新人和林家兄弟也是同样,几个骑士甚至双手捧住了脑袋呼痛。

    “戒灵!”朱零三眉头一皱,望着那巨型的生物,那应该就是戒灵乘坐的妖兽飞龙吧,或者在原本的小说中称之为妖兽魔物。

    戒灵驾驭着妖兽飞龙最终在欧散克塔的方向落了下去,暂时消失在了半空中。

    甘道夫看着妖兽飞龙消失的位置,不由得担忧的说道:“怎么会来的这么快,这头戒灵一定是索伦派来的,他要去艾辛格找萨鲁曼索取至尊魔戒,这样的话,他很快会发现萨鲁曼已经不在是欧散克塔的掌控着,不知道我们的树人朋友会如何应对这个不速之客。不好,我们不能留在这里了,那戒灵应该很快会来寻找我们的!快,我们必须连夜出发,没有时间耽搁了,我想索伦的黑暗魔军应该已经通过了刚铎守护的河岸,刚铎危险了!希优顿,你必须抓紧时间集结大军!”

    甘道夫那老迈的脸庞显得很焦急,显然他非常担心现在白城米那斯提力斯已经处于战火中,他对与刚铎国的状况也有所了解,他知道仅仅凭借刚铎国自己的军力,肯定挡不住索伦魔军进攻。

    “哥哥,我觉得现在是一个机会,我们可以试试那个戒灵的实力!况且,现在绝对不能让戒灵发现皮聘,让甘道夫带领皮聘快走,我们在这里暂时挡一下那个戒灵!”杨玲琴在一旁眨了眨眼睛,忽然开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