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无赖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1885章 肯定有阴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甘夫人问曹铄认为曹丕会不会有好的图谋。

    曹铄淡然一笑:“我管他有什么图谋,这次回邺城,我是要把母亲接走。”

    看向甘夫人,他接着说道:“还请夫人召集与母亲交好的夫人们,愿意和我们一同去寿春的,都先等着。我离开的时候把你们全都带着。”

    “和夫人交好的可不少。”甘夫人一愣:“难道公子都要带走?”

    “寿春这么大,即使把曹家后宅都给搬去,也不会显得多空旷。”

    “我倒不是说寿春是大是小。”甘夫人说道:“主要是公子把这些夫人都带到寿春,以后麻烦事可是不少。”

    “都是家中长辈,能有什么麻烦事?”曹铄不以为然的说道:“夫人只管收拾行装,等着和我一道走就是。”

    俩人说着话,他们来到了丁瑶的住处。

    走进曹家,曹铄身边只有赵云等人,卫士们留在外院,邓展、祝奥正在那里照应着。

    进了丁瑶住处的前院,赵云、陈到和马超被侍女领到旁边的厢房,曹铄则由甘夫人陪着,走向丁瑶的房间。

    俩人进去,甘夫人来到内室门口:“夫人,公子回来了。”

    她说话之前,曹铄就看见丁瑶正坐在屋里品茶。

    上前两步,曹铄躬身一礼:“见过母亲。”

    丁瑶眼皮都没抬一下,又喝了口茶才悠悠说道:“你回来做什么?”

    “听说父亲病重,邺城事务都由子桓打理。子桓和我有些过节,说不准他会把火气发泄到母亲身上。”曹铄回道:“我这次回到邺城,就是为了接母亲和数位夫人返回寿春。只要进了寿春城,就再也不会有人能对母亲怎样。”

    “我不去寿春也没人能对我怎样。”丁瑶终于抬起头看向他:“难道子桓还会杀了我不成?”

    “母亲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曹铄说道:“子桓早先做过什么,我想母亲也是听说过。”

    “他会对兄弟下手,只因兄弟遮盖了他的光芒。”丁瑶淡然说道:“我又不和他抢夺什么,难不成他还敢对我不利?”

    “母亲还是小心些好。”曹铄低着头:“留在邺城终究不是个办法,只要母亲肯返回寿春,我在这里做什么也都能放开手脚。”

    “邺城如今可是子桓的天下。”丁瑶叹了一声说道:“当初跟在你身后溜须拍马的不少,如今期盼着他只手遮天的更多。”

    “有今天其实我并不觉得意外。”曹铄依旧低着头对丁瑶说道:“子桓向来聪慧,我早就该想到,他会趁着我和父亲讨伐西凉,暗中培植势力。邺城落到他的手里,这里的大小官员只怕早就归顺于他。”

    “既然你都看的明白,还跑回来做什么?”曹铄要是不明白道理,丁瑶反倒不会怎么怪他,可他偏偏什么都懂,还是来了邺城,就让丁瑶有些难以接受了。

    杏眼圆睁,丁瑶脸上带着怒容喝问曹铄。

    曹铄低着头,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根本没有回嘴的打算。

    “我不去寿春。”过了片刻,丁瑶没什么好气的说道:“我已经习惯了邺城看,就算是死,也会死在这里。”

    “母亲……”丁瑶不肯走,曹铄还想再劝。

    就在这时,丁瑶的贴身侍女走了进来:“启禀长公子,二公子派人来请。”

    才到丁瑶这里没一会,曹丕居然就派人来了。

    “子桓还真是性急。”曹铄躬身向丁瑶行了个大礼:“请母亲早些收拾,回头我会带着母亲与几位夫人离开邺城。”

    丁瑶轻轻叹息了一声:“既然你已经回来了,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我能对你说的只有一句话,无论何时何地,一定要小心谨慎。”

    “母亲放心。”曹铄回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又怎么可能上了当?”

    “希望不会才好。”丁瑶站了起来,走到曹铄面前。

    亲手为他整理着衣服上的皱褶,丁瑶说道:“我知道你孝顺,只是这次你确实不该回来。子桓整天想着怎么算计你,你回来无非是给了他机会。”

    “我不来的话,他也一定能找到借口给我带去麻烦。”曹铄说道:“与其留在寿春等他找麻烦,还不如我自己送来。我倒想看一看,他究竟能做出什么。”

    为曹铄整理好了衣服,双手扶着他的手臂,丁瑶凝视着他的眼睛说道:“母亲也知道你有本事,正是因为你太有本事,子桓才会处处算计。你要真是个庸才,他哪会把你看在眼里?”

    “连母亲都认为我不是庸才,那肯定不是了。”曹铄咧起嘴嘿嘿一笑。

    杏眼圆睁,丁瑶脸上带着怒容喝问曹铄。

    曹铄低着头,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根本没有回嘴的打算。

    “我不去寿春。”过了片刻,丁瑶没什么好气的说道:“我已经习惯了邺城看,就算是死,也会死在这里。”

    “母亲……”丁瑶不肯走,曹铄还想再劝。

    就在这时,丁瑶的贴身侍女走了进来:“启禀长公子,二公子派人来请。”

    才到丁瑶这里没一会,曹丕居然就派人来了。

    “子桓还真是性急。”曹铄躬身向丁瑶行了个大礼:“请母亲早些收拾,回头我会带着母亲与几位夫人离开邺城。”

    丁瑶轻轻叹息了一声:“既然你已经回来了,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我能对你说的只有一句话,无论何时何地,一定要小心谨慎。”

    “母亲放心。”曹铄回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又怎么可能上了当?”

    “希望不会才好。”丁瑶站了起来,走到曹铄面前。

    亲手为他整理着衣服上的皱褶,丁瑶说道:“我知道你孝顺,只是这次你确实不该回来。子桓整天想着怎么算计你,你回来无非是给了他机会。”

    “我不来的话,他也一定能找到借口给我带去麻烦。”曹铄说道:“与其留在寿春等他找麻烦,还不如我自己送来。我倒想看一看,他究竟能做出什么。”

    为曹铄整理好了衣服,双手扶着他的手臂,丁瑶凝视着他的眼睛说道:“母亲也知道你有本事,正是因为你太有本事,子桓才会处处算计。你要真是个庸才,他哪会把你看在眼里?”

    “连母亲都认为我不是庸才,那肯定不是了。”曹铄咧起嘴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