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无赖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2491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446章她们可以做的事情

    从幽州返回寿春,需要经过青州、徐州。

    而郭嘉前往邺城,就不用走那么远的路程。

    曹铄率领大军前往青州,郭嘉则带着卫士往邺城行进。

    不一日,他回到了邺城。

    曹操并没有在前厅接见,而是让许褚把他请到了后院书房。

    进了房间,郭嘉发现这里除了曹操,再没有其他人。

    “见过曹公。”郭嘉行了一礼。

    曹操问道:“奉孝回来了?”

    “回来了。”郭嘉说道:“原本几天前就应该回来,只因公子留我在渔阳逗留了几天,所以才晚了。”

    “他有没有请你去寿春?”曹操像是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郭嘉回道:“公子倒是随口提了一下,我说要回来向曹公复命,他也就没再多说。”

    “难得子熔善解人意。”曹操微微一笑:“其实我还真想派个人去寿春,既然他邀请奉孝,不如就你去一趟。”

    “我去?”郭嘉诧异的问道。

    “不是你还能有谁?”曹操说道:“袁熙、袁尚逃往乌桓,我正打算率军北征,如今正在开凿运河为以后输送粮草做准备。趁着最近没什么要紧事,你去一趟寿春恰是最为合适。”

    “其实我是想举荐荀文若前去。”郭嘉说道:“他为人稳重,在两位公子之间也没有什么偏颇,让他去寿春,带回给曹公的讯息更加可靠。”

    “难不成奉孝去了寿春,带回的讯息不可靠?”曹操笑着问道。

    “那倒不是。”郭嘉说道:“毕竟我家妹子是嫁给长公子,即使我带回关于寿春的消息,恐怕曹公也是不信。”

    曹操淡然一笑,向郭嘉问道:“你觉着荀文若可以去?”

    “我觉着可以。”郭嘉回道。

    “你要是不能去,他也不能。”曹操说道:“荀文若的四兄荀友若就在子熔麾下,到了寿春,子熔只要让他四兄负责接待,还不是子熔说什么就是什么?”

    曹操这番话把郭嘉说的一愣。

    他愕然看着曹操问道:“曹公果然再不相信公子?”

    “倒不是我不信他。”曹操说道:“只是子熔和你们这些人每一个关系都很不错,就连我身边的许仲康都是他引荐。你倒是说说,让我派谁去寿春合适?”

    曹操这番话,无疑是在说他们这些人都和曹铄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郭嘉连忙说道:“曹公明鉴,我虽然把妹子嫁给长公子,却是心系曹公……”

    “子熔是我的儿子,你们和他关系走得近也没什么。”曹操摆了摆手说道:“反正也是寻不到合适的人,倒不如让你去走一趟。无论你回来说什么,我都信就是了。”

    “既然曹公委派,那我也只好勉为其难。”郭嘉应道。

    “子熔早先把曹彰带到寿春,说是要请人传授他武艺。”曹操说道:“你去看看曹彰如今学的怎样。”

    “谨遵曹公吩咐。”郭嘉应道。

    郭嘉回到邺城之后十多天,曹铄才返回寿春。

    进了寿春城,陈宫带着一众官员前来迎接。

    “恭贺公子得胜归来。”到了曹铄面前,陈宫躬身行了个大礼。

    当着众官员的面,曹铄抬了下手说道:“公台不必多礼,一场小胜而已。”

    陈宫回道:“公子占据幽州,田元皓已做了幽州刺史,这哪里是一场小胜?如果这样的小胜多有几场,一统天下指日可待。”

    微微一笑,曹铄抬了下手对陈宫说道:“回去再说。”

    迎着曹铄回到寿春。

    大军返回军营不提,陈宫陪同曹铄来到住处。

    “众人先散了吧。”曹铄向身后吩咐道:“公台陪我去书房一叙。”

    “公子不打算召集廷议?”陈宫问道。

    “才从外面回来,浑身乏力的很。”曹铄说道:“廷议晚些时候再说。”

    陈宫回头向众人吩咐:“你们都退下吧。”

    众人纷纷应了,各自退下。

    回到书房,落座之后曹铄向陈宫问道:“莫非公台认为我这次讨伐幽州是大获全胜?”

    “其实也算得上是大获全胜。”陈宫说道:“美中不足只是辽东。”

    “我本打算讨伐辽东,是父亲让郭奉孝前去传令,才不得不退回寿春。”曹铄说道:“回想起来还真有些可惜。”

    “确实可惜。”陈宫说道:“以辽东军力根本无法抵御公子,袁熙、袁尚又新近战败,乌桓也是吃了场大亏,不敢轻易与公子作战。此时夺取辽东恰是最合时宜。”

    “不打辽东也好。”曹铄说道:“回来的路上我想到很多东西,都一一记了下来。具体怎么操作也都写了个梗概。”

    他从怀里掏出一卷丝帛,递向陈宫说道:“公台可以看看。”

    接过丝帛,陈宫展开后浏览了一遍。

    看完丝帛上记载的内容,陈宫愕然向曹铄问道:“公子说的这些需要大量使用女子,女人如果参与太多地方事务……”

    “有什么不妥?”曹铄说道:“女人也是人,如果我们败了,她们同样得承受敌军的杀戮和欺侮,地方想要强盛,就得把所有人都给动员起来。我们不仅要让女人参与到地方事务,还得让她们在地方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毕竟她们搅合进来,我们就能空出更多的壮劳力,从事只有男人才能从事的事情。”

    “公子说的有道理。”陈宫说道:“只是女人在外做事,总觉得……”

    两千多年的封建王朝中,真正对女人禁锢森严是从宋朝曲解了孔子儒家学派开始。

    在宋朝之前,女人虽然会被当做礼品或者货物送来送去,对她们的禁锢却没有那么严格。

    秦汉时期,女人在外面抛头露面也是常理,只不过她们从事的都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工作。

    曹铄这次回来,却是要颠覆以往所有,把很多事情都交给女人去做。

    尤其是有些新开设的机构,好似是专门为女人成立的。

    早就知道陈宫会有质疑,曹铄微微一笑说道:“公台在想什么我是十分清楚,我能说的只有一条,那就是我们需要更多劳力。女人虽然比不上男人精壮,却也可以做一些她们力所能及的事情。”

    第1447章放手去研究医道

    寿春第一座医院坐落在离华佗、张仲景医馆不远的地方。

    城里所有医馆全部歇业。

    医院采取的收益措施,是根据每个医者接收病患数量和成功医治总数混合在一起评定。

    口碑越好,接收的病患当然就会越多。

    如此也促使了医者接待病患的态度改善和医道上的精益求精。

    华佗成了医院最早的管理者,而张仲景则成为寿春医学院的统领,培养更多的医疗人才。

    俩人醉心于疫苗的研究,很少亲自为病患诊疗,除非是遇见了危重病人。

    除了把所有医者全都接纳到医院,严禁他们私自诊疗,曹铄还下令医学院接纳女学生,也张贴了布告,为医院招募女护理人员。

    医疗上的改变在寿春百姓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几天过去,前来应征的女人并不是很多,偌大的医院,只招收了十多个女护理人员。

    和华佗站在医院前院的路口,看着往来的病患和医者,曹铄问道:“怎么女护理只有这么几个?”

    “回禀公子。”华佗说道:“政令虽然下达,可百姓却很难接受。许多人家,男人不许他们的女人出外做事,因此前来应征的女人很少。”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百姓如此反应也是正常。”曹铄说道:“新的事物要人接受,总得有个过程。”

    “公子说的是。”华佗回道:“我行医多年,也从未听说可以把如此众多医者聚集到一处,让他们一同为病患诊治。”

    “如今世上医者很少。”曹铄说道:“真正能够救死扶伤的医者更是少之又少。建造医院,我就是为了把那些没有行医能耐却借此敛财的清理出去,也是让那些真有能耐的可以多为百姓做事。”

    “可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多女人。”华佗说道:“而且医院里还弄了那么多铺位,我想许多病患应该不会愿意住在医院。”

    “刚开始的时候肯定会被排斥。”曹铄微微一笑:“时日长久,百姓知道医院的好处,毕竟就会体谅理解。到了那时,别说我们张贴告示招募女人,就算是没有告示,也还会有人想着往这里来。”

    “听说你可以把人身体打开,从里面取出病灶?”曹铄向华佗问道。

    “回禀公子。”华佗说道:“我早年发现人的身体打开,不一定就会死去。因此才练的这门技艺,只是如今的人,多半会认为打开身体之后必死无疑,也就没有尝试过多少次。”

    “从今天开始,你能放心的去做。”曹铄说道:“我会让人送来尸体,专门用来给你打开研究。”

    曹铄给了这个承诺,华佗连忙道谢:“多谢公子成全。”

    “你可不能自己一个人研究。”曹铄微微一笑,对华佗说道:“你还得带着别人一起做,就说是我的命令,要培养出更多可以做手术的人才。”

    “手术?”华佗诧异的问道:“公子说的是……”

    “我给你这门技艺取的名字。”曹铄咧嘴一笑,轻轻拍了一下他的手臂:“你的这门技艺,从今天开始就叫做外科手术。我要让全天下的人知道,圣手华佗有着能把人身体打开救死扶伤的能耐。”

    “公子这么做,可是冒了天下之大不韪。”华佗说道:“消息传出去,恐怕会被世人口诛笔伐。”

    “无论什么行业总得有人做背负罪名的勇者。”曹铄说道:“没有尝试,总是按部就班,就不可能有更多的发展。你的肩膀太窄,很多事情你还扛不起来。要把你保护好,让你好好做研究,更多的救死扶伤,唯一的办法就是我来做这个恶人。”

    曹铄这番话,把华佗说的心里直不是滋味。

    他抱拳躬身向曹铄行了个大礼:“多谢公子成全,我必尽心尽力。”

    “对了。”曹铄向华佗问道:“我家父亲有头痛的毛病,先生认为该怎么医治?”

    “曹公头痛最好的办法就是从脑袋里取出一块息肉。”华佗说道:“早先我曾向提出,只是碍于曹公尊贵,不敢贸然出口。”

    “你可千万别说。”曹铄说道:“在外科手术出名之前,这种话绝对不能说出口,如果父亲请你去为他医治,只管开药、施针就好。”

    “开药施针倒是没什么问题。”华佗说道:“只是曹公脑袋里的息肉越来越大,恐怕头痛也会越来越频繁。”

    “你要是死了,就更没有人能为他医治。”曹铄说道:“记住我的话,可千万不要自作聪明说出要从父亲脑袋里取出息肉的话。那样说了,不仅你会被杀,就连我也没有好下场。”

    “曹公疼爱公子,难不成会……”华佗满脸诧异。

    曹铄说道:“父亲向来多疑,他本是疼爱我,可你如今是我的人。如果你说了要打开他的头颅,虽然是好心,根本不懂得医道博大精深的父亲,又怎么能够理解?万一他认为你我派去刺杀,你觉着我会有好下场?”

    华佗愕然。

    醉心医道多年,他还真没想过这么深入的问题。

    如果曹铄不提,下回曹操再因为头痛把他请去,他还真有可能提出打开头颅取出息肉的做法。

    “其实先生有没有想过,人的身体里有许多血。”曹铄岔开了话题:“打开人的身体,不会一点血也不出。失去的这些血很可能会促使人死亡,先生妙手回春我是相信,然而存在的风险总是要解决。”

    “公子的意思是……”华佗问道。

    “失去的血总得想办法补回来。”曹铄说道:“而每个人的血又不同,得要匹配才能输入身体。我想请先生用些时间,带着一些医道精湛的医者好好研究一下,怎么把一个人的血液输入到另一个人的身体,又不会发生排斥。”

    曹铄提出的是个全新的理论,华佗愕然看着他,愣了好一会才行了个大礼说道:“我没想到公子居然能提出如此大胆的医道之说,从今天起,我就好好研究一下如何能把不同人的血融合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