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 正文
| 繁体版

现代篇66、二重身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就在那儿……漙兮你看!”

    镜头一转,镜头前飘落的淡粉红的海棠花雨一角,果然闪过一抹明黄!

    漙兮的心狂跳起来,呼吸也紧张得快要停了,眼睛都不敢眨,生怕一眨之间便错过了去。

    可是视频播放文件偏偏就在这一刻卡住了。

    “怎么会这样?”墨离也是懊恼,“昨晚和今早我还分别看过好几次,都没出现这样的情况。”

    墨离赶紧启动修复程序,并温言安慰漙兮,“你先去跟白蕤说说话,一会儿修复好了,我叫你。”

    不想叫墨离也跟着着急上火,漙兮便含笑道,“好,墨离你慢慢来。”

    按下心中的迷惑,漙兮走过去跟白蕤一起窝在沙发里。

    白蕤正看到兴奋点上,举拳吼着,“小闪,冲啊——”

    白蕤在看美剧《闪电侠》,英文名是“The FLASH”,昵称“小闪”。

    白蕤是绝对的外貌协会,在DC众多英雄中选择闪电侠,是因为她听说闪电侠是一众DC英雄里颜值最高的。

    在看完大银幕上的《复仇者联盟》之后,因苦等下一部不来的饥渴里,白蕤开始上网搜索超级英雄的电视剧。在还没有具体弄清DC宇宙与漫威宇宙的区别时,已经自顾选定由闪电侠来填补她对《复联》的思念。

    电视剧已经播了几季,每季二十多集,至少时长上可比一部大电影长多了,所以白蕤“中毒”日深。就连看《疯狂动物城》,当字幕将树懒的“flash”单纯地翻译成“闪电”,白蕤就抗议,“应该翻译成‘闪电侠’,那才更有喜剧效果!”

    “看到哪儿了?”漙兮曾断断续续陪白蕤看过一部分,只是因为集数太多,漙兮也时常分不清是哪一季和哪一集。

    白蕤紧张又兴奋地抓住漙兮的手,“二重身,小闪的二重身又出现了!”

    《闪电侠》这部长剧的优秀之处,在于它所有的科幻部分,都是以现实存在的物理学原理和猜想作为根基的,不是一拍脑袋来的狂想,更不是虚无缥缈的神话。

    “二重身”的设定就来自“如果速度够快,就可能穿越时空,打破平行时空界限”的理论。而闪电侠这位拥有光速,设定为“地球上最快的人”,在他身上就能实现这样的情况。

    漙兮在剧情上前后有些接不上,可是“二重身”这个字眼,却莫名叫她一个激灵。

    她想起黄老太太说的那句话了。

    ——“他们不是一个人,他们却又是一个人”。

    一种莫名的感觉,像一把冰锥,猛地击穿她的心神。

    可是她却又说不上来那是什么。

    白蕤发现漙兮有些不对劲,赶紧按下暂停,将心神从小闪那抽回来,仔细打量漙兮,“怎么了?你看见视频了么?”

    漙兮摇头,“没有,放到一半卡住了。墨离正在尝试修复。”

    白蕤都直扬眉,“靠,这么邪?”

    白蕤扔下遥控器,从沙发里站起来,“我帮他看看去。”

    白蕤凑过去看,“墨大帅哥,行不行啊?怎么一脑门子的汗?大少爷没干过这样的活儿吧?”

    墨离叹口气,“我高中时代就已经自己攒台式机了……”

    白蕤故意学地方话,“辣就是你软~~件儿不行噻。”

    墨离又叹口气,“我在自己攒台式机之前,就修复了我曾祖父和曾祖母在一百年前的结婚照;还有他们二老当年收藏的黑胶碟,也是我修复的。”

    这便是音与像两者都有了,白蕤也只能耸耸肩,“辣就邪门了撒……”

    墨离和白蕤两个捅咕了大半天,视频文件依旧播放不了;甚至在反复启动修复程序过后,就连之前仅存的那部分,都已经出现了损坏的情况。

    那一抹明黄的镜头,本来就短,几乎是惊鸿一瞥,此时也已经越剩越少,漙兮忙按住墨离的手腕,“别修了,就这样吧!”

    她真担心,再修下去,连那明黄的影子就都没有了。

    至少,眼前有这抹明黄,还有她手腕上戴着玉镯的影像,能证明墨离和白蕤说得没错。

    只是她忘了,可是那一幕、那个人,却曾经是真真实实存在过的。

    总比什么都没有了要好。

    墨离尴尬道,“……漙兮,真对不起。我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

    这么一折腾,漙兮反倒心下莫名地有些释然,她倒淡淡一笑,“傻墨离,这不是你的事。要赖也该赖我,就是这视频不想叫我看见吧。”

    漙兮说着比划了一下自己,“或许我身上自带磁场,给磁化了;要不,就是我跟它气场不合。”

    心下释然了的漙兮,终又是笑靥灿烂,双眸流转,看得墨离错不开了眼珠儿去。

    漙兮伸手将电脑给扣下去,“算了,不看了。大好的春光,都耗在跟它较劲上去,倒不值得了。”

    .

    漙兮才是事件核心的人物,见漙兮自己不那么纠结了,白蕤和墨离自也跟着放松下来。

    白蕤适时提醒,“不如……咱们出去转转?要不还呆在这儿,说不定待会儿还得继续纠结起来。”

    墨离大笑,“白蕤说得对。离开这个地方,是眼下最好的转移注意力的法子。”

    白蕤冲漙兮眨眨眼,“昨天咱们是逛了故宫,今天……不如,我们带你到我们的办公室去看看啊?”

    漙兮这才想起来请墨离来沈阳的初衷是什么来。

    就是要叫同事们知道墨离的存在,那宸圭送尸臭花什么的,就会被解读成是宸圭在帮墨离去,叫这事情看起来更顺理成章些。

    漙兮还是有一点犹豫,用目光无声地问白蕤。

    白蕤凑过来低声说,“拜托,墨离是在追你哎,就算你还没接受,可是这总归是事实吧?再说墨离跟那肇总的关系,也是客观事实吧?”

    “咱们不过是将两个客观事实摆出来罢了,又没做别的去。至于那帮老油条们自己愿意添油加醋推想出什么来,那就跟咱们没关系了。”

    还是墨离自己走过来笑道,“太好了,我也想去看看。从公而论,我是这次水墨项链的设计师;从私而论,我也想看看你们的工作环境。”

    “那还犹豫什么呢?”白蕤笑呵呵挽住漙兮手臂,“咱们快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