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宠物天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859章 消毒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盛科还想跟张子安多说些什么,但他们两个马上被等在单元门口待命的生化特警隔离开,张子安还未完全脱下的面具也被戴回去。

    “跟我们过来进行洗消处理。”特警不由分说,把张子安拉到旁侧支起的充气式洗消帐篷里。

    帐篷是四四方方的,四面都是半透明的防水布,其中一面是带拉链的,与其说是帐篷,像更像是个简易淋浴房。

    张子安被塞进去还没站稳,头顶上的花洒就喷出带泡沫的消毒液,另外有一位特警举着高压喷头冲他身上喷,喷完一面让他转过身再喷另一面,直到防护服的表面全被喷洒到为止,接下来是清水冲洗,总算完成了洗消作业过程。

    不仅是他,其后下楼的生化特警全都进行了洗消处理,这才能脱下沉重闷热的防护服。

    如果是一般的毒剂,可能用不到如此正式的洗消过程,但听到岩沙海葵毒素只要21微克就能毒成一个成年人,生化特警们不敢怠慢,小心使得万年船。

    其实岩沙海葵毒素虽然厉害,但毕竟是溶解在水里的,不是粉末状的毒剂,按理说只要把手套洗干净就没问题,这样做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后面离开的生化特警们抬着密封得严严实实的箱子,把王木工家里所有的活石全装了进去,以免有漏网之鱼。

    至于王木工的家里,想必还要经过一轮消毒才能住人。

    等好不容易处理完这些琐事,张子安再次呼吸到新鲜清爽的空气。

    其他警员们都在忙碌各自的事,陈局长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见到张子安出来,用手掌抵住听筒说道:“小张,先别走!一会儿接受个采访,我正在跟电视台联系,这件事必须得马上辟谣,否则传得满城风雨。”

    陈局长的口气不容拒绝,大概附近居民拍的视频或者照片已经在网上开始发酵,必须要在人心惶惶之前尽快做出处理。

    张子安反正也没什么急事要去做,就站着看热闹。

    载着活石的警车拉响警笛先行驶离,警员们开始撤除外围的警戒线,但王木工家所在的单元依然不能随便进入。

    小刘和小王得到可以收队的通知,终于如释重负,他们感激地看了张子安一眼,目前不方便过来打招呼,只是点点头,便牵着赤龙和王子跟着其他带犬民警一同坐上警车归队。

    盛科忙完他那一摊子,捶着老腰走过来,笑道:“真没想到,我们以为是重大刑事案件的事件,居然是几个不起眼的珊瑚搞出来的,当消息从里面传出来时,我们真是大跌眼镜啊!幸亏你正好在这里,不然我们就得搞出个大乌龙,恐怕会被兄弟城市的警局笑掉大牙……”

    张子安耸耸肩,轻松地说道:“其实你们的应对措施没问题,类似的事件最近在英国也发生过,当时英国警察比你们还紧张,封锁了整整一个街区。”

    “也是因为那种毒素?”盛科问道。

    张子安点头。

    “真特娘的邪乎!在今天之前,你要跟说我珊瑚能毒死人,我一百个不相信!结果……卧槽!这群珊瑚能毒死一百个人吧?简直跟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差不多!”盛科通过连续爆粗口来发泄之前的紧张与焦虑。

    “其实没那么多,21微克能毒死一个人只是理论上而言,根据LD50值计算而来,用的是提纯后的毒素,天然的岩沙海葵毒素没那么纯,当然还是很危险的。”张子安解释道。

    “这些玩海水鱼的,真是不要命了,什么都敢玩!还有那什么蓝环章鱼,居然也有人养……”盛科无奈地摇头叹息。

    张子安微笑不语,对于外行来说,解释起来太麻烦。这群珊瑚显然是偷渡进入王木工的鱼缸的,而不是他故意养的,但由于某些追求猎奇的海水鱼玩家给外界留下不好的印象,令人们以偏概全地看待他们。

    不过,有句话是没错的——善骑者坠于马、善水者溺于水、善饮者醉于酒,善战者殁于杀,翻车的往往总是老司机。

    鱼和珊瑚混养的技术要求非常高,普通海水鱼玩家是玩不来的,王木工的鱼和珊瑚混养缸证明他是个很有资历的进阶老玩家,但偏偏翻缸却翻了车,只能说明他过于自信而疏忽大意。

    海洋生物从来都是美丽与危险共存,任何的疏忽怠慢都可能教你重新作人。只能希望王木工尽快好转过来,从这次事件中吸取教训。

    盛科唏嘘一阵,突然一拍脑门说道:“对了,差点忘了——你之前问我的,最近有没有关于虐猫的报案,我去110报警中心打听了,但这几天事多,我忘了告诉你了……没办法,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再加上今天这件事,要不是看见你,估计我就忘干净了!”

    “跟记性无关,纯粹是因为您事情太多,忙不过来。”张子安安慰道,提起精神,认真地听着。

    “别安慰我了。”盛科摆手,他回忆了一下,说道:“报警中心那边得来的反馈,虐猫事件的报警一直有,但最近一两个月确实比以前增加很多,具体数据没有,但估算至少提高50%以上,甚至可能更多……这事因为不违法,所以并不归我们管,除非报警者强烈要求,一般我们是不会出警的,即使出警也只能说服教育,而且往往赶到时虐猫者早已跑掉了,而我们又没有理由动用警方的资源来追查……”

    盛科解释得很清楚,张子安多少也料到了。站在警方来说,由于确实不存在违法行为,就算警方有意管也没有理由,只能把有限的警方资源投入到更需要的地方。

    “怎么了?”盛科观察他的脸色,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我知道你是卖猫的,看有人虐猫肯定很难受,这几天我也了解过,这种事需要从政府层面立法解决,单凭你一个人做不了什么,别太难过了。”

    张子安点头,但其实盛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