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神棍俏娘子:带着皇子去种田 » 正文
| 繁体版

第1101章 限度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马传鸣脸色青白的坐了下来,他身后的三个儿子将马传鸣给扶了起来,道:“爹,不要再为难她了,难为了她,我们脸上又有什么光采,这样的名声传出去,又能多好听么?!”

    马传鸣悲怆的道:“错了么?!在金陵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我是不想再折腰求人了,结果还是强求了吗?!让她强为了吗?!”

    大儿道:“我们家也是名门,如今没落,更该沉下心来慢慢沉淀才是,这样折了风骨,算什么,儿子们以后若有本事,自然考上来振兴门楣,若是不能,也是咱们的命,爹,不要再强求她了,可好?!”

    “真的,错了么……?!”马传鸣道:“我只是怕,怕咱们家没有再爬上来的机会啊……”

    说罢,竟是闭上了眼睛,道:“罢了,你娘做错了事,她发配到哪儿,我都随她去……”

    “身为人子,也要跟着去的……”三个儿子泣道。

    马氏身形微微晃了晃,她知道,她不可能再心软,扭过身进了狱中。

    这一回,马氏没有再让大丫跟进去了。

    二丫十分担心的模样,道:“外祖母会不会难为娘啊?!”

    大丫道:“她如今自作自受,难为娘又能怎么样?!就算是怨恨,娘也心中有怨呢,哪怕彼此吵上一架,也好过这样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结束了……”

    “她是咎由自取,我是担心娘吃亏,心里难受,”二丫道。

    “不会的,娘就算伤心也有限了,”大丫道:“刚刚外祖当着外面这么多人当众给娘下跪,你以为娘会怎么想?!”

    “他是想用孝来压人,”二丫道。

    “不错,考之一字十分要紧,他想用孝义来压娘,就算娘没有答应,以后世人也会说这一跪,说娘多么无情……”大丫道:“娘就算再伤心,也不会多伤心的了,人心都是肉长的,谁也经不起这么造。”

    二丫点点头。

    “二丫,你要记住,不管是我,还是遥儿,是不是你有血缘上的亲人,爱都是有限度的,超支了限度,爱虽然还在,但却是转化成了怨与恨,”大丫道:“不管是谁,对你好的,你都要珍惜。”

    二丫道:“我记住了,姐姐。”

    她握住了大丫的手,道:“姐姐,你成年以后想要做什么?!”

    “不想庸碌一生,也不想早早嫁人生子,想做点事业来,”大丫笑道:“毕竟嫁人生子,不是所有人都有与娘一样的运气。”

    “做事业啊?”二丫笑道:“现在倒是好时候呢,姐姐有本事,一定会成功的……”

    “嗯。”大丫笑道:“你呢?!”

    “我长大了,我想修书吧,我想呆在图书馆里上班,”二丫笑嘻嘻的道:“也不想早早嫁人,倒无关穷富,只是觉得夫妻感情好的凤毛鳞角,还不如找到有兴趣的事情做。”

    “想在那里工作就要好好读书了,能进去修书的都是有学问的大学者,”大丫笑道:“我们家的二丫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代大家。”

    二丫便笑。

    里面传来争吵的声音,尖厉的骂声,绝望的哭叫,喊声。

    到最后,慢慢的变成了抽泣声。

    马老夫人发泄完了,也知道毫无希望了,只是坐在地上哭。

    “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价的,”马氏道:“娘也是,那个女孩子也是,她的家人也是……没有人能例外。这样看得见的代价,算是轻的了,有些人看不见的代价,才是无知的可悲。娘。你一路保重……”

    她下来跪了,嗑了三个头,眼眶也红了。

    “真无情啊……”马老夫人哽咽道:“……你是不是还在怨恨我算计你?怨恨着我要为你家男人纳妾,才如此的恨我?!不肯放过我?!”

    马氏没有言语。

    这样的误解,猜忌,偏见,固执……大约是永远也解释不清的了。

    因为她与她娘之间,形成了一条猜忌链,猜忌链是永远都是解不开的诅咒。

    不信任,是猜忌的开始。而猜忌链一旦形成,就永远都回不到当初了。

    “娘,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无愧于心……”马氏喃喃道。

    马氏见她半天不答,泪落了下来,掉在泥土里,她起了身,转身出来了。

    身后突然传来崩溃大哭的声音,叫道:“……我若是死了,就是被你逼死的,你这个无情无义,忘恩负义的东西,白生了你了……”

    马氏一个踯躅,脸色微微白了。

    “我便是死了,也不会叫你安心……你享福过好日子,你娘家人却要去受苦,你还是不是人?!你叫世人怎么看你……我告诉我,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我要叫世人看看你的真面目,你这个不知回报的,我都是为了你呀,为了你呀……为了咱们一家人的荣华富贵,我做错什么了,要受这样的惩罚……”

    ……

    大丫过来扶住喘着气的马氏,道:“外祖母有寻死之意,我叫人看着她吧……”

    马氏点了点头,脸色青青白白的,眼睛无神。

    爹跪她,说她不孝,娘要寻死,也要往她身上栽一个难听的名声。

    这一大家子,都叫什么事呢?!

    马氏真的不知道了。

    可她竟不知道该怨恨谁,或是说,怎么怨恨。

    大丫见马氏脸色很差,只有进气没出气的样子,便忙让外面的人帮忙,将她扶出来搬上马车赶紧的送回家去了。

    马老夫人哪怕在金陵最苦的时候也没想过寻死,她大叫寻死,也不过是威胁下女儿,发现不顶用后,便在狱中破口大骂。

    衙役们都听不下去。

    马氏回到家后,发现妹妹与妹夫寻在巷子口,一见她回来,便忙扑了上来,道:“姐姐,我知道这时候求你,是强人所难,倘若,倘若真的不能避免罪罚,还请寻一个好点的地方,不要让娘再吃太多苦了,以后也好叫她远离你,你也眼不见为净。”

    马氏苦笑了一声,道,“好,这一点不用说,王县令也会这么做的,这点交情,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