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迷途的尘埃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二章 最后的相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童馨给每一个辞职回家过年的女孩子都买了车票并送她们到车站才安心返回工作室,到大年二十八已经陆续送走了十七个跟她一路走过的小姐妹们,这年的年夜饭定在工作室里由所有留下来陪童馨过年的女孩子们一起操办,一人一道家乡菜,十四个人十四道菜刚好满满地挤满了一桌子,屋子里极乐融融的充满了开心的欢笑声。

    “感谢你们留下来陪我,更感谢你们愿意陪着我坚持到最后!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童馨双手擎着杯子站起来感动地说,望着眼前这一张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庞她忍不住再一次热泪盈眶。

    “童馨,让我们敬你这一杯!感谢你没有倒下,感谢你还能让我们留下来陪你过年!”唐薇一度哽咽,性格刚毅的她第一次没藏住自己的眼泪。

    “大家的心意我懂,谢谢了!”童馨激动地点点头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这是我们大家团聚在一起的最后一次年夜饭,大家要高高兴兴吃别难过,我们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能聚在一起,工作我都帮你们看好了,年后我陪你们一家家去面试,一定不会比在咱们工作室差,相信我相信你们自己!”

    “童姐,你把我们的事情都考虑得好好的,你有为自己考虑过吗?你带着恩曦到时要怎么办呀?”毛毛忧心地牵住童馨的手问道。

    “我没关系的,船到桥头自然直,只要你们都好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童馨豁达地笑着,脸上风轻云淡地没有太多的愁虑。

    “希望我们永远都是好姐妹,不管以后走到哪里、混成什么模样都要常常相聚,不要忘了我不要忘了你们的童姐。”英子笑呵呵地说着,她的眼里满是不舍和眷恋。

    “英子姐,还有恩曦呢,你们都把我这个小孩忘了。”恩曦坐在椅子上不满地嚷嚷着,大人们娓娓而谈几乎都把他给忽略了让他无聊到都快睡着了。

    “恩曦有意见啦,快吃快吃,尝尝我们长汀有名的凤凰醉酒,河田鸡鲜嫩美味,这个鸡腿是恩曦的,其他你们请便哦。”夏雪哈哈笑着把黄澄澄的鸡腿夹到恩曦的碗里招呼道。

    “谢谢夏雪姐姐!”恩曦一边吹着鸡腿上的热气一边得意地望着旁边的小姐姐们。

    年夜饭在大家惜别的热泪和相互的宽慰里热热闹闹地进行着,饭后童馨给她们发了最后一次的红包,今年比往年多发了两百,虽然这些钱在童馨心里远远不够表达对她们的感谢,但至少能让大家心里有些安慰。工作室即将解散的消息大家是知道的,但只要童馨还在坚守着,这些跟着她一起组建工作室的老员工们就一定还在。

    饭后桂儿陪着童馨和恩曦出去公园赏花灯了,还留在工作室的女孩子们不约而同地留下写着各种祝福的红包袋,然后里面的钱拿出来偷偷放回童馨的行李箱里。她们深知工作室的收入已经一月不如一月,也许童馨给她们发完红包后口袋里就没剩多少钱了,这三年她们受过她太多恩惠,无以为报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婉拒她的好意了。

    除夕夜的公园有点冷冷清清的,除了草地上和小径上固定着的一排排形态各异的漂亮花灯还在不知疲倦地闪烁着,其余三三两两走过的都是些年轻的小情侣或者是因为工作关系无法归家的外乡人,他们在冷飕飕的公园里相互依偎取暖着,望着公园对面一户户透着暖暖灯光的人家,他们的眼神落寞而忧伤。

    恩曦像草原上无拘无束的小羊羔一样在草地上尽情撒欢着,整个公园都回荡着他天真烂漫的欢笑声,他是那么地无忧无虑,仿佛他的世界里永远不会有别离和孤独一样,因为对他来说妈妈便是家,只要妈妈在家一定就在。

    “桂儿,我帮你找了份美容院的工作,刚开始可能工资非常低,但你一定要耐住性子好好学好好在里面做下去,你皮肤好又喜欢漂亮可以做得了这份工作。只要你技术好口碑好,谁都不会计较你到底是怎样的身材知道吗?”童馨边散着步边和桂儿推心置腹地聊着。

    “知道的,童姐!我都听你的安排!”桂儿憨憨笑着答道,童馨像姐姐一样帮她安排着工作室解散后的去向让她感到自己倍受关怀,一下子幸福感爆棚。

    “希望你们都有一技之长,离开工作室了都可以生存得很好,走到哪哪都敞亮哪都闪光。”童馨灿烂地笑着说,桂儿能懂她的良苦用心让她心里感到非常高兴。

    “童姐,你都我们安排了,那你自己呢?带着恩曦上班会很辛苦的,你一个人怎么办呀?”桂儿忧虑重重地问道。

    “我在这朋友多,要做点什么都不算难事,桂儿不要为我担心。”童馨故意把自己神通广大的样子,其实她对于自己的去向一点头绪都没有,倔强的她很不甘心就这么灰溜溜地离开这里,被谭文宪背叛的爱恨情仇和被杏子扫地出门的耻辱像针一样在心里狠狠扎着,她还没狠狠还击,还没把被他们欠她的一样样讨回来,她哪肯善罢甘休?

    “童姐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反正我要陪你到最后。我力气大可以帮上很多忙,你不用白不用哦。”桂儿乐呵呵地说道。

    “好,谢谢桂儿!”童馨欣慰地说。

    年后各行各业开始陆陆续续恢复了正常的上班时间,工作室的女孩子们在童馨的陪同和安排下一个个慢慢地都找到了满意的新工作,到三月中旬的时候工作室里就剩下毛毛、唐薇、桂儿和童馨四个人了。虽然话务量已经急剧萎缩,但四个人要应付几十部电话显然有点应接不暇的,陈诺雅这才感觉到麻辣天后工作室的变化,她拿起手机想给童馨打个电话问个究竟,没凑巧童馨反而先打过来了。

    “小童,你们这两天怎么回事?人员变化怎么这么大?”陈诺雅一接起电话便紧张地问道,她突然想起了当时签的那份合同好像已经到期了。

    “陈经理,对不起!是我没管理好,工作室僧多粥少每天呼入的量实在不够分,她们工资一拿到手就都辞职了,拦都拦不住也是没辙了,不过您放心这边连我一起还有四个人可以顶着,报纸上我已经登了招聘启事,很快就能再把人员整齐。”童馨不紧不慢佯作无奈地说道,在报纸连登一周的招聘启事也只是为了让于凌霄和陈诺雅放心而已。

    “行吧!赶快把人员招齐,越是困难的时候就越不能放弃,我下午跟于总商量下看怎么帮你。”陈诺雅翻了下报纸看到上面确实刊有童馨登的招聘启事,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等于凌霄来了再商量对策,公司和电信的增值服务合约到期日在今年的6月份,再两个多月也是要全线撤出的,童馨那边的突然变动让她有点始料不及。

    陈诺雅记得没有错,她们之间的合同在昨天就已经到期了,双方一直合作得很好也都非常讲信用,根本没有想到童馨会早早做好了解约的准备,现在公司这边变得很被动,因为童馨工作室已经不再受公司的任何条例约束随时可以撤出。

    挂下电话,陈诺雅马上给于凌霄打去了电话商量要怎么处理这么突如其来的变动,于凌霄并没有感到多惊讶,从那时童馨和她谈好加入她们的新项目后面又拿不出资金来,她就知道她的财务状况出现了问题,近半年来的话务量又下滑得非常厉害,童馨能撑到合约结束已经出乎了她的预料,精明的于凌霄不可能算不出她工作室的生存成本。

    “这样吧,你把那边的热线接收回来让杨雪她们几个回到话务室撑到六月份,另外月底把她们工作室这半个月的分成和场地补贴也结给童馨,这三年她也是尽心尽力为我们做事,就不要为难她了。”末了于凌霄干脆地说,童馨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但她能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带领员工们履行着公司的合同坚持到最后也是让她非常佩服的。

    “好的,就按你说的办。”陈诺雅温婉地笑着点点说。

    几日后,麻辣天后工作室正式解散。童馨让毛毛她们把想要的东西挑起来其他一一转卖掉,桂儿站在大厅中央不舍地看着日夜陪伴的东西一件件被二手店的老板拆得七零八碎的,心情难过的想哭,工作室里每一个物件都铭刻着她们这些年来满满的回忆,它们被拆碎了,她们心中的那份美好也跟着碎了......

    童馨在房间里默默收拾着东西准备等恩曦幼儿园六一儿童节一过就搬离这个区,这里物是人非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三年来经历的一切好像演了一场话剧,而自己就像是这场剧里的小丑,穿着怪异的戏服、戴着厚重的面具默默地辛苦表演着,没有掌声没有喝彩,最后的落幕永远都是曲散人终,黯然离场。

    “童姐,你要多保重,我们走了!以后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记得随时打电话过来,爱你!”毛毛和唐薇走进房间抱了抱童馨依依不舍地告别着。

    “好!你们也多保重,好好加油!”童馨帮她们擦拭了下眼角的泪水微笑着说道。

    不到一天时间工作室已经被搬得只剩下阳台上那些依然绿意盎然的盆栽还有厨房里的锅碗瓢盆,毛毛和唐薇回到了新公司的宿舍里,她们两个的能力旗鼓相当,之前童馨带她们出去会所做SPA的时候和那家公司的负责人有过几次照面聊得还蛮愉快的,这次她公司刚好要扩团队需要储备干部就跟童馨要了人,是巧合也是机遇。

    桂儿还不放心童馨,所以又留下来陪着她等恩曦过好六一儿童节后再去美容院工作。恩曦六一后也得离开他心爱的幼儿园转到另外一个区的小幼儿园上学了,转学是万般无奈之选,童馨已经没有能力再继续支付原来幼儿园的高昂学费了,也不愿意再天天走在那条处处让她触景生情的熟悉道路上了。

    “桂儿,对不起,让你陪我睡地板了......”童馨躺在铺着淡绿色床单的地板上看着恩曦旁边的桂儿喃喃说道,心里充满了歉疚和自责。

    “我很喜欢睡地板呢,小时候老家没有风扇,我们夏天都是睡在地板上的,可凉爽了。”桂儿嘻嘻笑着说,想起儿时的事她的心情总是甜滋滋的。

    “妈妈,我也喜欢睡地板的,背很凉快就不会长痱子了。”恩曦悠然自得地翘着腿躺在中间开心地说着。

    “童姐不要多想了啦,睡哪里还不是都一样,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们就是最快乐的!”桂儿大大咧咧地说着,“不过等你以后东山再起了记得给我开间总统套房,我要刘德华住过的那一间。”

    “好!一言为定!”童馨爽快地答应着,虽然她知道这只是桂儿安慰她的一句玩笑话,但还是深深地记进了心里,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她定当涌泉相报。

    “桂儿姐姐,你去哪我都要跟着,到时要带我一起哦。”恩曦调皮地笑着,他小脑筋转了下又问道:“刘德华是谁呀?有我帅吗?”

    “刘德华跟恩曦一样帅哦,他会唱歌会跳舞而且还很听妈妈的话,所以恩曦也得向他学习,做个棒棒的好孩子知道吗?”桂儿循循善诱柔声说道。

    “知道的,等我长大了我要赚钱养妈妈还要买大房子给妈妈住,还要给妈妈买个最帅的爸爸让他照顾妈妈,如果他凶妈妈我就给他打针。”恩曦兴奋地坐起来比划着说。

    “恩曦,妈妈抱抱......”童馨含着泪轻轻喊道,恩曦天真的话语悄悄触动着她心底那根软软的弦让她坚硬的心顿时柔软温暖得像雪白的棉絮。

    二号早上桂儿把行李提到美容院的宿舍放好后又随即返回工作室帮童馨搬家,她一个人几乎包揽了童馨所有的行李,童馨一趟还没搬下来她已经跑好几趟了,恩曦也不甘示弱地一趟趟往下搬着自己心爱的玩具,她们很快就把雇来的小面包车给装满了。

    桂儿站在车旁把东西叠好垒好让童馨和恩曦坐好便拉上了车门,她一脚跨上副驾驶的位置高声吩咐道:“师傅,可以走了!湖山区!谢谢!”

    “女侠小声点,哥耳膜都快被你震破了。”年轻的面包车司机望着气喘吁吁的桂儿风趣地开着玩笑,他一脸无辜的样子逗得桂儿哈哈大笑起来。

    “哥对不起哦,我轻声细语了好几年现在终于可以恢复大嗓门就忍不住了,得罪得罪!”桂儿大大落落地笑谈着。

    “司机哥哥,我家姐姐叫桂儿,桂花的桂,她很香很可爱哦!”恩曦凑到司机耳朵旁边神秘地小声说道。

    “谢谢小朋友告诉哥哥这个秘密,坐好了哦,我们要上坡了。”司机朝恩曦眨了眨眼睛帅气地笑着说道。

    童馨紧紧抱住恩曦坐在行李堆里随着缓缓驶离的车子离开了这片傻过爱过恨过的伤心地,她抿着泪回过头怨恨地望着渐渐远去的榕山小区心里暗暗发着毒誓,等她把事情都安顿好很快会再次回到这里,谭文宪和杏子必须要为他们的卑鄙和无情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