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隐婚99天:叶少,宠宠宠! » 正文
| 繁体版

第80章:心有不甘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嗯,我希望这个孩子能常来陪陪我,如果你认她为干女儿,她就得喊我一声外婆了,自然会常常来探望我,而不是我总是让她过来。”

    徐映枝从未见过母亲如此,她从来都不允许自己的外孙来这里,却对一个认识不久的女孩这么喜爱。

    “那我回去跟元九他爸说一下,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毕竟丈夫是总理,认亲这事儿在寻常家庭可能是不大的事儿,但在她家,可是大事。

    老婆婆点了点头,“你好好说说,映枝,别太勉强,如果风清不同意就算了。”

    徐映枝应了一声。

    对于殷禾欢是叶枭妻子这件事,老婆婆自始至终都没提一句。

    ——

    “叶医生,你这几天都不来了吗?”同事询问。

    “是的,我女朋友生病了,身体不舒服。”叶以宁当着几位同事的面如此说道。

    “唐小姐怎么了?”甘甜关心的询问。

    叶以宁低声说,“出去说。”

    甘甜就随她一同出去了。

    “不瞒你说,她感染了AKS。”

    甘甜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不是吧?怎么感染的?”

    “不清楚,现在情况很糟糕。”叶以宁一脸沉重,“这病根本治不好,我打算带她去国外看看。”

    甘甜无比赞同,“必须的,国外的医疗条件要好的多,不过这病太凶险了,病死率太高,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你可认识这方面的医生?”

    甘甜摇摇头,“不认识,要不我请假几天跟你们一起去吧?好有个照应。”

    叶以宁婉拒,“不用了,我自己能行。”

    “也好,那有什么事别忘了给我打电话。”

    “好。”

    两人分开,叶以宁转过身来的时候,眼底一片冰冷。

    他今天已经从叶峯的电话里得知,前天中午时,甘甜去了他的住处。

    因为好友多年,对他的习惯她很熟知不说,还知晓他经常用的密码。

    所以打开家门,他一点也不奇怪。

    却没想到这么多年的信任原来给错了人。

    差一点就造成了永远无法挽回的局面,让他痛恨自己一生的结果。

    幸好得到那位神奇的老婆婆救助,才免遭了不幸。

    纵知道甘甜那天去了家里,但没有证据怎么好打草惊蛇。

    因此,叶以宁逼迫自己耐心的寻找蛛丝马迹的证据。

    ——

    秦氏集团偿还了银行的贷款,公司处于疲软无力的状态,合作商齐齐追讨款项。

    一时间,秦氏处于快要崩盘的状态。

    面对无人支援的情况下,公司高层内部开了一天的会,研究来研究去,最后也没有研究出最好的解决方式。

    连续过了四日,秦氏一天比一天危机严重。

    只能偿还部分债务的他们已经山穷水尽了。

    恰恰在这个时候,叶氏集团派出代表接洽秦氏,提出了收购。

    要想公司不破产,只有如此。

    秦言明心有不甘,却万般无奈。

    虽然他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但董事会其他董事都一致赞同被收购,他不想又没有办法。

    最后秦言明选择了妥协。

    答应被叶氏收购。

    而且是全面收购。

    等于说叶氏出钱把整个秦氏买了下来。

    将秦氏集团的高层全部踢出局,从叶氏总部调过来一批员工进行打理。

    公司名也被更换.

    从此,秦氏集团在商业正式谢幕。

    虽说秦言明彻底解除了危机,还得到了一笔收购费用,省着点后半生衣食无忧。

    但作为一个商人,事业彻底被摧毁了,有一笔可观的费用又能如何?

    时间久了,坐吃山空,最后还是一无所有。

    不得不说,叶枭对他们秦家的报复是持续性长期的。

    他总觉得,这并不是结束。

    深夜十一点钟。

    秦意浓进了家门。

    已经睡下的秦言明和尚秋洁忙起身出来。

    见到女儿回来了,两口子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快跟妈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到了机场就失去了联络?”

    “我们出机场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去下榻的酒店,没想到那出租车竟把我们直接带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到了地方后有十几个拿着枪的男人指着我们,关了我们几天,倒也没有把我们怎么样,只是无法跟你们取得联络。”

    “看来我们家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叶枭的眼睛。”尚秋洁内心滋生出绝望的感觉,“如今公司没了,你连国都出不去了,若再出国,怕还会出现这种情况,叶枭是绝对不会让我们家有任何翻身的机会的。”

    “公司……没了?”

    “被叶氏收购了,如若不然,你还不会这么快回来。”

    秦意浓浑身气得发抖,“叶枭太可怕了,一切都在他的计划当中!一步一步把我们家变成了这个样子!”

    “怪我失策,当初先算计了他,如果不是这个,他不会对我们家下那么狠的手。”

    “现在还说这个有什么用。”秦言明忐忑的说,“只盼望着他就此收手,放我们一条生路。”

    “如今豪门大户是跟意浓无缘了,国外又去不得,她的人生大事该怎么办?”

    “尝试着扭转公众对她的看法吧。”秦言明继而说,“多做做慈善,做一些博得大众好感的事情,让大家对她的印象转变,如今也只有这一条出路了。”

    ——

    周六这天,殷禾欢请了一天的假。

    她穿了一身鹅黄连衣裙,露出修长洁白的脖颈。

    斜跨了一个小包开车去了老婆婆家里。

    因为她的车是跑车,只有两个座位,后排位置虽说也宽敞,但坐人总归有些不适合。

    幸好徐映枝也是开车来的。

    因此去寺庙坐的她的车。

    上了车,老婆婆便问,“禾欢,让我女儿做你干妈,你看可好?”

    殷禾欢惊讶无比,“干妈?”

    “对呀,我女儿只有一个儿子,没有女儿,我很喜欢你,想让你做我的外孙女,如果你愿意的话,从今以后我女儿就是你干妈,她和她丈夫都同意。”

    “真是太受宠若惊了,让总理和总理夫人做我的干爸干妈,我真的……”

    “不必有心理压力,别忘了,你可是叶太太呢,你的身份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