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深夜书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七章 府君饶命!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送妇产科了。”

    周泽在林医生身边坐了下来,看着她依旧有些难受的面容,道:

    “你该多休息休息,否则不负责任。”

    “我能撑得住。”林医生摇摇头,还是有些倔强。

    “我的意思是你这种身体状态,是对你的病人不负责任。”

    “…………”林医生。

    “呵呵。”周泽舔了舔嘴唇,歉然道:“不好意思,不知不觉又代入了以前的自己。”

    “挺好的。”林医生轻声道。

    “回去休息吧,等身体调理好了再回来工作,医生的工作确实很重要,但不至于说暂时少一个在工作的医生这个社会就运转不下去了。”

    林医生点点头。

    这时候,周泽的手机响了,看了一下来电提示,是许清朗的电话。

    站起身,走到外面楼道口接了电话:

    “喂,什么事?”

    “你家今天生意不错,你快回来看看。”许清朗打着呵欠说道。

    “生意不错?”周泽有些高兴,自己刚刚拿了证,业绩这就开始自己送上门了?

    “好,我马上回去。”

    周泽打算这次不管书店里那些亡魂说出再多比“窦娥冤”的故事,他都会铁面无私地把这些家伙送入地狱。

    他们是亡魂,

    送入地狱本就是正途,铁面无私,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你有事就先回去吧。”林医生指了指自己的办公室,“我等会儿自己回去。”

    周泽点点头,没再说什么,现在没什么事情比自己早日转正更重要,至于说自己和林医生之间的关系,慢慢来吧。

    急诊大楼的电梯哪怕是在晚上也依旧爆满,周泽干脆选择走楼梯下楼,下到第三层时,周泽忽然停下了脚步。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人在跟着自己。

    难道是林医生想多看自己几眼却又不好意思所以在后面偷偷地跟着自己?

    好吧,虽然有这种可能,但周泽不至于自恋到真的就直接相信这个,他快步往下又走了一楼然后在拐角处猛地一个转身往回走。

    “呼…………”

    一道风声自上面刮过。

    周泽猛地抬起头,开始向上跑去,但还是什么都没发现。

    没发现,就证明肯定有古怪。

    周泽弯下腰,食指黑指甲长出来,在瓷砖地面轻轻地点了一下。

    下一刻,在瓷砖地面上出现了一条黑色的脚印,周泽默默地将自己的食指握拳藏起,而后慢慢地起身,沿着下面不断出现的黑色脚印方向走去。

    在他的指甲那里,则是不停地散发出普通人肉眼所看不见的烟雾不停地追索着下面的印记。

    医院因为它的特殊性,所以很难绝对的干净,但现在还不算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脏东西却敢这般堂而皇之地出来走动,就很不正常了。

    顺着印记周泽来到了四楼,脚印一路出去,然后拐入了一间病房内。

    病房里有病人,以现在医疗资源极度紧张的状况来看,想出现空置病房是很罕见的一件事,就比如现在,还有一些病人只能暂时躺在楼道里的简易床上休息或者挂点滴。

    周泽伸手推开了病房门,

    里面有三张床,

    两边床上都躺着的老人,而且都是老太,中间则是躺着一个年轻女人,且每张床旁边都有一个陪护的人。

    周泽走进来后,病房里除了睡觉的一个老太婆,其余人的目光都看向周泽。

    “你好,打扰一下,刚刚有人进来过么?”

    周泽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没啊。”

    一个陪护的阿姨回答道。

    其余人也都摇摇头。

    周泽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这时候,周泽打算离开了。

    你不能怪周泽没公德心,遇到鬼都不抓,要知道刚刚许清朗打电话过来已经说了自己店里现在“生意很好”,周泽担心如果自己晚回去了客人也都走了,那损失也就大了。

    至于外面奔跑的脏东西,碰到了,能解决就解决,如果比较难缠或者要和自己玩躲猫猫的游戏,周泽还真不愿意在这上面花费太多的精力。

    他是一个鬼差,前面还要加个“临时”的前缀,又不是张天师。

    不过,当周泽抓住门把手准备关门时,自己的指甲无意间触及到了上面。

    刹那间,周泽仿佛产生了一种静电的感觉,紧接着,病房里的灯一下子熄灭了,而后灯光再度恢复。

    病房里的三张床瞬间空了出来,病人连同陪护的人也都消失不见。

    周泽猛地后退两步,这才看见自己所面对的屋子门牌上挂着“杂物间”的牌子,这不是病房!

    “呼…………”

    又是一阵风吹来,速度很快,像是意识到自己障眼法失效了打算仓皇而逃。

    周泽伸手一抓,像是抓住了冰冷且肉乎乎的东西,但紧接着就是一阵脆响,那东西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风散了,

    周泽看了看自己的掌心,竟然有一撮黑色的毛发,很长,也很曲折,像是自己每天洗澡时所看见的除了头发上另外一处茂密区域的毛发。

    似乎是出于职业习惯,周泽将手掌放在自己鼻前闻了闻,

    一股浓郁的腥臭海腥味传来,

    简直令人作呕,

    像是一条咸鱼堆放在闷热的仓库里一个月的味道。

    “嘶……”

    周泽抑制住了自己干呕的冲动,再度蹲下身,指甲在瓷砖上敲了敲,又一串清晰的黑色脚印出现。

    拍了拍手,周泽侧了侧自己的脖子,而后直接顺着脚印再度跟了过去。

    事情的性质,再度发生了变化,如果对方仅仅是类似自己在附院太平间里因为家产的事儿逗留徘徊的老妪一样的话,周泽倒不会穷追不舍,毕竟这种因为生前的羁绊逗留人间风雨飘摇的鬼魂实在是太多,而且他们一般也不会有什么心思去做坏事儿也没能力去搞什么破坏。

    但自己刚刚接触的那个,主动跟踪自己不说,都能做出极为逼真的幻术几乎把自己也骗过去了,而且从它身上拽下来的体毛来看,那东西是有实体的。

    这意味着对方已经具备了搞事情的能力,而且还是在自己老婆所在的医院里,周泽现在再想心安理得的袖手旁观,有点难以说服自己。

    说到底,

    还是犯贱!

    周泽最近几个月在书店里看了不少小说,最讨厌的就是那种圣母主角,完全一点代入感都没有,但是轮到自己身上时,却发现还是没办法做到彻底的放手。

    当然,还有一点极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自己刚刚当上了鬼差,按照当初小萝莉和自己那些交谈中可以得出的讯息就是如果在一个鬼差的地盘上有脏东西搞事情,那么这个鬼差会连带着吃挂落。

    脚印上楼了,周泽沿着脚印一路走到了第八层,这里是手术室楼层,当上了楼梯后,周泽没费多少功夫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一个身穿着白大褂的家伙正靠在手术室墙角位置,一边用自己的耳朵贴着墙壁一边用一只手在下面耸动着,做着很多宅男在家里都会做的事情。

    当周泽过来时,对方也没回头,但周泽看见对方身体轻轻一颤,加快了手上摩擦生热的速度,似乎自己的到来让它得以提升了某种快感。

    “你是鬼差,我不愿意冒犯你,但你何苦苦苦相追,我们完全可以井水不犯河水。”

    对方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一个老者在说话,但语调有些奇怪,往往几个音节咬字发音速度极快。

    “你这是在做什么?”周泽指了指它。

    “我在等我的女人出来。”对方回答道,“上差,你且回去吧,撕破脸皮对谁都不好,我可以和你保证,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不会让你难办。

    天道在上,我也不敢做出肆意妄为的事情。”

    “你的女人?你在等谁?”周泽问道。

    难道又是一出人鬼情未了?

    但就在这时,手术室另一边过道那边,之前那个陪自己嫂子过来的年轻女孩手里拿着各种票据跑了出去,应该是去缴费了。

    这里面,

    躺着的是那个即将小产的孕妇!

    “你不是他的丈夫。”周泽呵斥道。

    “我看上的女人,就是我的女人,再加上她和我有一段孽缘要续,这是老天爷都默许的。”对方的语气很是不耐烦。

    刚开始给孕妇做检查的是周泽,周泽原本以为自己又碰到了一起绿帽子事件,他还感叹过,自己本人遇到了类似的问题,

    自己的发小已经正在发生这种问题,

    现在居然连自己进个医院看个病人都遇到这种问题,

    自己似乎最近到哪里都会遇到这种环保色的事情,

    他都有一种把自己的书店改名《绿色书屋》的冲动,

    响应一下国家保护环境的号召。

    不过好在,这次不再是那种单纯的狗血环保色了,但比单纯的环保色,似乎更棘手。

    “一尸两命。”周泽提醒道,同时向前走了两步,“她现在如果手术不成功,就是一尸两命,你还说不是在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这鬼差,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么!”

    对方似乎是憋不住怒火了,

    直接转过身,

    它穿着医生的白大褂,之前背影看不出什么,但是正面转过来后,那可怖狰狞的形象当即呈现出来。

    这是一只猴子,

    一只能够站立成人形的猴子,

    它的身体大部分已经腐烂无比,就连它的头骨都是空缺的,里面也是空空如也,但是它下面那根玩意儿,跟牛鞭一样来回甩动,显得很是恶心。

    “你无非是阴司最底层的小小鬼差,休得得寸进尺!”

    “那你,又是什么玩意儿?”周泽反问道,然后再度向前几步。

    “吱吱吱!”

    猴子龇牙咧嘴,嘴里发出了低吼声,而后它背后的黑色尾巴忽然竖起来,紧接着猛地刺入了瓷砖之中,

    下一刻,

    周泽所站的位置四周,天花板,瓷砖,墙壁上出现了一个个黑色的小洞,

    从小洞中出现了一只只长长的尾巴,开始向周泽蜂拥而来。

    这些尾巴上带着极为腥臭的味道,还有粘液滴落下来,对于一向有洁癖的周泽来说,此时感觉自己正站在海鲜市场味道最浓郁的区域。

    最重要的,

    这个场景,

    他以前在很多电影里,

    看过。

    随即,

    周泽双手撑开,黑色的指甲完全生长出来,眼眸深处,也流转出黑色的光韵。

    老实说,除了那次抽白莺莺那次,自己还真没正儿八经地打过架。

    让周泽有些意外的是,

    自己兜里放着的那个册子,在此时竟然开始微微发烫,仿佛它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有点兴奋,

    也有点期待,

    自己刚刚拿证了,就像是一个人刚考到了驾驶证总像是开个车试试手一样,

    周泽现在是真想打一架。

    然而,让周泽有些意外的一幕出现了,在自己的证件开始微微发烫时,

    那只刚刚还不可一世鄙夷自己只是阴司小小一鬼差的猴子忽然跪了下来,不停地以头抢地对着自己磕头,喊道:

    “府君饶命,府君饶命,孽畜知错,孽畜知错了!”

    一时间,

    原本兴致满满地周泽有些被吊在空中不上不下,

    就像是一个人前戏做足,延时喷剂喷好,

    伟哥吃好,巧克力味的蓝精灵戴好,小电影放好,红酒调好,

    结果床上的佳人掀开被子发现居然是特么的许清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