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深夜书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四十一章 你家亲戚你不管?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三个人?

    周泽猛地看向自己身后一直怯生生站在那里的小女童。

    小女童被周泽的目光给吓到了,下意识地后退几步,目光求助性地看向自己的爷爷。

    村民们和许清朗都说过,

    崔老头无儿无女,

    是个疯子,

    那么他又怎么可能有一个孙女?

    还有就是小女童一直以来只和自己说话交流,无论是之前在池塘那边还是在屋子里头,她都没有再和别人有过任何的交流。

    之前周泽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现在着重回忆了一下,才真正的琢磨出味道。

    “喂,怎么了?”

    许清朗往嘴里扒了一口饭问道。

    周泽看向了崔老头,他需要一个解释。

    崔老头闷着头,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似乎根本就没打算理睬周泽,同时还埋怨许清朗怎么没给自己打点酒回来。

    “给我一个解释。”周泽说道。

    “嗯?”许清朗有些疑惑地看着周泽。

    “这猪头肉肯定缺斤两了,猪头四那家伙肯定是不认识你了,不然也不应该宰你啊。”崔老头叹息道:“这世道,踏踏实实做人好像怎么都发不了财了。”

    崔老头还是完全拿周泽当空气了。

    许清朗慢慢地放下了筷子,他能察觉到氛围有点不对,更重要的是,他了解自己这个朋友,别看他平时喜欢一个人躺在沙发上晒晒太阳,但骨子里,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

    这可能跟他上辈子做医院主任有关系吧,喜欢把一切掌握在手中,书店里,自己算是无欲无求的一类,接下来再看看都是些什么人?

    老道?

    莺莺?

    死侍?

    放在古代,就是家丁、女仆、护卫。

    许清朗自我感觉良好没把自己归于“厨娘”一类。

    崔老头一边吃一边砸吧着嘴,吃得满嘴流油,

    而后,

    一只手出现在了他的脑后,

    “啪!”

    “唔唔唔唔唔唔…………”

    崔老头整张脸被压在了熟菜堆里,任凭这老头如何挣扎和反抗都无济于事。

    “以为有一双阴阳眼,

    以为自己年纪大,

    就可以把任何人都不当一回事儿了?”

    “砰!”

    周泽一脚踢断了小桌子的一根腿,崔老头整个人直接趴在了地上,老头还在喊叫着什么,但只剩下了口啃泥。

    小女童哭喊着冲过来想要推开周泽,把自己爷爷解救出来,但周泽左手直接长出了指甲,一缕缕黑雾将小女童缠绕住,小女童只能被困在原地,无法动弹。

    但似乎也是因为黑雾的原因,让许清朗也终于看见了小女童的身影。

    “这…………这…………这里怎么还有一个孩子!”

    周泽退后一步,崔老头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抹去了脸上的油污和饭菜,直接“嗷嗷叫”地冲上来要跟周泽拼命。

    这一次,周老板有防范了。

    手臂直接挥舞过去,一记肘击,重重地砸在了崔老头的胸口位置,崔老头到底年纪大了,哪怕周老板再咸鱼,至少也是年轻气盛的阶段,崔老头再度被掀翻在地。

    小女童被困锁在原地,着急地不停哭泣。

    “你不跟我说,我就自己扒开来看看。

    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我也分不出她居然不是人!”

    周泽上前一步,指甲慢慢地长出来。

    女童的存在,让周泽都没觉得有丝毫的异样,这就是最大的异常,因为许清朗以及村民们是看不见她的。

    她是虚幻的,

    但她又是那么的真实!

    指甲慢慢地靠近女童的皮肤,

    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发现你会讶异…………

    周泽现在真的是打算剥开女童看看她的构成到底是什么。

    “别碰她,我说,我说,她是我从祖坟那边捡回来的尸胎。”

    崔老头似乎是放弃了一切挣扎,打算开诚布公。

    这个老头,带着一种这个年龄层次的人普遍所存在的倔强,从村民对他的态度上也可以看出来,他在为人处事方面有着一种巨大的缺陷。

    他只是蠢,是真的蠢,居然在一个鬼差面前摆他的臭架子。

    “尸胎,是什么东西?”许清朗问道,他没问崔老头,而是问的周泽。

    “你看我做什么?”周泽反问道。

    “你不知道?”

    “我怎么知道。”

    崔老头叹了口气,道:“尸胎,是尸气所化之形体,并不是尸体怀孕生了孩子,是尸体在被埋葬时,已然有了身孕。

    但她死了,腹内的胎儿也就一起死了,变成了死胎。

    不过,如果风水合适或者其他一些机缘巧合因素促使之下,腹中的死婴,可以在肉身已经死亡的状态下,以灵魂的方式脱离肉身重新孕育出来。

    小钗就是这样子的一个存在,三年前我在坟地上经过,看见她跪在那里哭。

    我见她面生,就问她是哪个村的人,她说她妈妈在地下,她是自己贪玩从地下跑出来的,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然后我就把她带回来养着了。”

    许清朗听完崔老头的叙述后,马上问道:

    “你养着她?”

    “她只需要每天喝一点点血,鸡血鸭血都可以,人血也可以,只要一小碗就够了,好养得很,人也乖,也很贴心,更知道照顾心疼我,她就是我的亲孙儿,不,比亲孙女儿还亲!”

    崔老头看着小女童说道。

    “我之前没问,那就是为什么那头僵尸要晚上来敲你家门,是因为她么?”

    周泽指了指小女童。

    “她是我的,她是我的!”

    崔老头马上把小女童抱在怀中,

    “她就是我孙女儿,是我亲孙女儿!谁都不准把她从我身边夺走,我死也不会让人把她从我身边带走!”

    “那个僵尸已经在村子里搞小破坏了,如果他只是为了找回自己的女儿,而你一直阻拦着让他找不到,很可能会逼他发狂。

    只是偷点鸡鸭,泄露的煞气让人做点噩梦,这只是小事。

    你知道如果一头僵尸真的把自己的耐心耗光后,会是怎样的后果么?你是天生阴阳眼,这些东西,应该懂得比常人多!”

    周泽看着崔老头问道。

    “他们死,就让他们去死好了,一帮数典忘祖的东西!

    为了一点拆迁款,连祖坟都不要了,这帮人,死不足惜!

    该死,

    该死!

    哪怕他们死光,也别想让我把小钗送出去,我不可能让小钗离开我!”

    “爷爷,小钗也不要离开爷爷,小钗要一直跟着爷爷你。”

    小女童和崔老头抱在一起痛哭着。

    “是因为这个原因么?”许清朗凑到周泽身边小声问道。

    如果这一切的起因是因为有天生阴阳眼人生又极为失败的崔老头想要这个孙女儿,那么,把这个女童交出去,似乎才是最恰当的处理方式。

    村子可以避免一场灾祸,而且这女童本就是尸胎化形,也算不得是活人。

    “时间对不上。”周泽摇摇头,“僵尸的目标应该是这个女童,但可能并不是所谓的父女或者母女关系,你没听这老头说么,他在三年前就领养了这个女童了。

    她的父母如果真的还在,也如果真的变成僵尸的话,一来,她很难自个儿跑出来,二来跑出来这么久她的父母不可能耽搁了三年后才来找她。”

    “那你怎么看的?”

    “祖坟拆迁,甚至可能是这个工程,导致哪个地方的土层出现了变化,然后让一头僵尸出来了。

    这种大工程导致的怪事儿真的很多,上海延安路高架龙柱,就是其中之一。

    然后,这头僵尸凭着本能,闻到了这个女童的味道,想要吃她进补。”

    “那你怎么对她没感觉?”许清朗问道。

    “远古人过茹毛饮血的生活,古代人有一口米糠吃就谢天谢地,现在的人不光是要吃得饱,更追求吃得好。”

    “装个逼得瑟自己血统高还要这么拐弯抹角。”许清朗不屑道。

    周泽没再反驳什么,

    因为他知道,

    真实原因是因为自己现在没进入僵尸状态,

    如果让自己体内的那个意识苏醒,估计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个女童往嘴里塞吧,他似乎很喜欢吃这种特殊的亡魂来滋补自己。

    “这尸胎怎么办?可以送她投胎么?”

    “可以的,她也是亡魂形成,不过是灵魂上沾染了尸气产生了一些变化,但本质上还是亡魂,处理一下,还是能够送入地狱投胎的。

    而且,送她下去的绩点,应该很高。”

    “那就再等等?先帮我把那头僵尸处理一下?”

    周泽没说话。

    “喂,帮个忙,你知道的,我们第一次见莺莺时,多恐怖,我一个人搞不定啊。”

    周泽还是没说话。

    “这里好歹是我家乡,我不想看到生灵涂炭的事儿。”

    周泽看向许清朗,然后又低下头,看着鞋尖,

    鞋尖在地上蹭了蹭,道:

    “唉,上辈子好不容易存了钱买了一套房,这辈子居然连一套房子都没有,真失败啊。”

    “…………”许清朗。

    “不带这样子的兄弟,你这是趁火打劫啊。”许清朗半天憋出这句话。

    “那你还能给出一个更好的理由说服我出手么?”周泽反问道。

    “我靠,说到底,这不都是你家亲戚么!

    你家亲戚要搞事情,

    你能坐视不理?”

    “…………”周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