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嫁冠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二十七章 跳楼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在众人嬉笑声中,林让提着剑追了上去。

    父子两个在院子里穿梭。

    太子听说这件事再一次皱起眉头:“他们连脸都不要了不成?”

    以他对林让的熟悉,林让遇到这种情形只会低头认错,将林少英交给衙门处置,然后再也抬不起头来。

    一个只会上阵杀敌的武将,年轻的时候还能在战场上拼个命,老了就一无是处,占着勋贵的名头,却弄不明白这些荣华富贵是谁才能给他们的。

    太子冷着脸道:“跟林让说一声,这件事不宜再拖下去。只要林少英认了错,这桩案子就能定下来。”

    如果换成冉六或是顾珩他自然不能这样处置,林家却不一样,林让一向规矩,做不出那种出格的事。

    该死的林少英竟然敢查他,还跟踪他手下的官员,到现在他也不明白林少英怎么就找到了这里。

    “太子爷别急,”幕僚低声道,“林让必然会来求您,毕竟他就这一个儿子,有了这样的名声将来如何继承爵位。”

    太子仍旧放心不下:“将杨氏的赶紧落葬,杨氏用过的东西也一并埋了,衣物都烧给她。”这样一来就没有了证据,谁也不能说他在让杨氏扮常宁取悦他。

    说话间,下人来禀告:“太子爷,护国公父子跑出院子了。”

    太子眼睛猛地一抬。

    ……

    林少英一路跑出了别院,纵马奔向城门。

    天渐渐暗下来,夕阳之下那高高的城墙就在不远处。

    那是前朝留下的旧城楼,林家先祖曾在那残破的城墙上守了整整一个月,终于等到援军因此立下功勋。

    这处旧城也就一直被保留下来成为了王朝的见证。

    太子府看热闹的人也跟着林家父子来到这里。

    眼看着父子两个一前一后上了城楼。

    喧闹的声音响起来。

    所有人脸上满是嬉笑的表情,林让一步步登上城楼。

    林少英转过头看向父亲,夕阳之下林让鬓间的白发格外的清楚。

    林少英不停地向后退去,就像是一条被困在浅滩的鱼,拼命地挣扎却无法改变眼前的境况。

    这处城楼格外的高,站上去将周围的景致一览无余。

    林家人不知多少次登上这里眺望,看到的是武朝大好河山。

    可是如今这山河要将他们埋葬似的,黑压压的云朵就这样压下来,林少英吞咽着喘不过气。

    下面的吆喝声仍旧继续。

    所有人都看着林家父子,等到林少英走到城墙边缘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就连林让也不由地停住了脚步,望着儿子的侧脸,他忽然害怕起来,忍不住开口:“你要做什么?”

    林少英舔了舔嘴唇大声道:“我没错,我是被人冤枉的……”

    声音格外的响亮。

    “太子爷来了。”

    太子带着人骑马跟过来,没想到他们会追到这里。

    太子仰起头向上看去,不由地让他想起先皇时还带着林家人站在这城墙之上,夸赞林家的功勋。

    如今林家人又站了上去,迎接他们的却不是皇恩浩荡,不是百姓的欢呼和拥护。

    “这是做什么啊?那不是……林少英吗?”

    太子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果然看到冉六和顾珩挤了过来。

    “少英做什么?先皇说过见这处城墙就要忆林氏,林氏是救国之臣,太子爷您也在这里啊。”

    冉六这样一说,太子立即明白过来,林少英此举就是要拿林家的功勋做威胁。

    “太子爷您快让林少英下来吧,有什么话都好说对不对,”冉六说着恬不知耻地凑过来,“不就是个娘们儿吗?太子爷喜欢什么样,我给您送十个,京中还没有我找不到的漂亮女人,这事就包在我身上。这小子也知错了,您将他喊下来就行了。”

    说的这样轻松,完全不顾他的颜面,太子心中冷笑,怪不得林少英跑出来,原来是冉六出了主意。

    林家父子站在那里,倒逼得他无从选择必须要原谅他们。

    真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冉六不等太子说话就接着道:“太子爷,我家店里又新做出几道好菜,烹的时候里面用了尚好的香料,我将厨子带去您府上,还有一出新戏让您也听一听,那滋味儿……”

    冉六“啧啧”出声,听到太子耳朵里更为恼怒。

    “这里没有你的事,”太子忍不住开口道,“退下去。”

    冉六却靠得更近,嘴里的气都喷在他的耳朵上。

    “我还有些私货……”

    “退下去。”太子又是大喊一声,身边的侍卫上前架住了冉六的胳膊。

    这样一个东西无论在谁身边,谁都会觉得恶心。

    冉六不停地挣扎着,锲而不舍地去拉太子的衣袖:“太子爷,我还有话呢……”

    林少英看到城下的情形,他虽然听不到声音却也大约知晓发生了什么,一股热血冲上头:“不要再牵累任何人,”说到这里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林让,“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既然如此我就一命抵一命。”

    林让面色大变,正要急着上前,但是为时已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少英抽出身边的剑挥手向脖子上抹去。

    火石电光间林让只来得及将腰间匕首掷了过去,林少英手上的剑被打落在地。

    城下的人刚刚反应过来惊呼出声。

    总算是有惊无险。

    正当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时,城墙上的林少英整个身子却直挺挺地向后倒去,就如同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径直从高高的城楼上摔了下去。

    太子也瞪圆了眼睛面露惊讶。

    他没想到林少英会这样刚烈地去死。

    这下没有事了,一切都会落幕,却是用这种方式。

    “少英。”林让嘶声大喊。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是季嫣然也看了个清楚,林少英就那样跌下来,虽然之前有所准备,但是谁也没有让林少英拔剑自刎,然后这样向后躺着掉下去。

    看得她心惊肉跳,不能确定林少英会不会安全。

    好不容易她稳下心神吩咐唐千:“让人去吧,太子将人手都带了过来,正是下手的时机,一定要将那姬妾的衣服、首饰都偷来,有了这些东西才能做证据。”

    唐千吩咐下去,几条人影立即消失在人前。

    城墙上的林让显然受了刺激,捡起林少英方才脱手的剑,那剑身上还有没有干涸的鲜血。

    他一步步从城墙上走下来,到了那群武将面前。

    “如今少英已经如此,这桩事算不算有了结果?”

    太子吞咽一口,好不容易才稳住心神道:“没成想少英他……”

    林让没有理会太子而是接着道:“方才辱我林家的人何在,如今到了跟你们了结这件事的时候了。”

    林让脱掉身上的长袍:“都是武人,你们准备一起上,还是一个个地来。”

    “有什么了不起,儿子犯了错,你们还猖狂了不成?他要跳也不是我们逼迫的,现在护国公来找我们算账,我们也不惧国公爷的威名。”

    太子顺着声音看过去,见到了一脸讥诮的曾卓。

    林让冷冷道:“那就来吧!”

    太子心中一心惊慌,眼前这局面是控制不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