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兵王无双 » 正文
| 繁体版

443:让叶南家永远翻不起浪话来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倪裳在酒店和叶南安排的律师进行了签约对赌,她把自己集团里的大部分股权都算是抵押上去了。

    叶南让他的律师和倪裳签署了一份协议,如果叶南输了,他有钱偿还倪裳这50亿美金的,他用整个叶南武馆招牌来抵押,在全国到亚洲一带的连锁店按照市值怎么也值40亿美金,虽然这样有些孤注一掷和冒险,但他觉得,自己还是有自信干掉赵东来的,这10亿美金相当于是来送给他的,为什么不吃下?

    只是倪裳一听抵押的是南武馆的时候,她皱了眉头。

    不过最终她还是签了对赌协议。

    “你是真的疯了吧你!我就随便说说而已,你这人怎么激不得?”红姐看着那协议书表示纳闷。

    倪裳无所谓的两支大长腿搭在了沙发上,两手抱着说道:“你说的对,反正我这一切都只是因为让自己背景和地位提高能够配得上东来而已,如果他死了,那我这一切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不如随着他的这一战而去吧,如果他输了,会有生命危险的话,就让这一切都结束吧,我也累了。”

    红姐:“这叶南明显是参了盘口公司股份的,怪不得有那么多人买赵东来,怪不得那么多文章都在吹嘘赵东来,敢情这是套路啊,让盘口疯狂助长,然后他打赢赵东来,这些钱都会进入他裤腰带里。”

    倪裳:“不,听了他用叶南武馆做抵押的时候,更加下定决心了我买入!这可能是我为东来做的事了,只要东来赢了,我要让叶南以及叶家破产,听说他三个儿子都很不错,我就要他三个儿子永远翻不起浪话来!”

    “前提事东来能赢吧。”红姐叹息一声:“但你用集团股权差不多押进去了,你要是输光了,想过以后的日子你过得了吗?”

    倪裳轻笑一声:“难道我破产了,还怕没有公司要我?以我的能力,只要我想,有的是老板会赞助我的项目,只是如果东来死了,我也不知道我会怎么过,我从来没想过,当哥哥死的时候,让我觉得活着还有意义的就是东来,我无数次幻想过和他的相遇到相识再到在一起,但就是没想过会失去他,我就是冲着能够成为他的妻子而变成现在这样优秀的我,如果他不在了,我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定位。”

    红姐无语:“算了,我去给东来买一份保险。”

    倪裳皱眉:“你!”

    红姐吐了吐舌头:“受益人是小语,你难道就没想过东来如果出事了,你会怎么办?小语需要有人照料,你那时候肯定都顾不上她,我得留一手。”

    倪裳点点头:“是我疏忽了,那你也帮我买一份。”

    红姐乍舌:“你也买东来的保险?”

    倪裳:“买叶南的。”

    红姐一头黑线:“你现在是有多恨叶南?不过你确定这不是给保险公司送钱的吗?叶南又不会输。”

    倪裳:“管他的,既然都支持了我男人,那就支持倒地吧。”

    红姐只好打去了国内保险公司。

    那边对于赵东来也叶南的事可是听说了,当红姐说要买赵东来的时候,保险公司也是个人精:“是这样的,我们现在不接赵东来先生的人生保险,这么和您说吧,近期赵东来先生就要和叶南武馆的掌门人对擂,这不摆明着事要有意外嘛。”

    红姐撇撇嘴:“你们消息倒是挺灵通的,知道的还不少啊,怪不得你们能赚钱。”

    保险专员笑了笑:“都是为了生活嘛。”

    红姐:“那我买叶南的行吗?”

    保险专员:“可以的,叶南先生的我们接,但只接死亡保险。要买吗?”

    红姐一头黑线,谁特么都不看好赵东来是吧?

    其实也对,赵东来在武道界没证明过自己,而叶南可是不败记录的保持者,更是开创了叶南武馆的商业掌门人,所以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红姐看向倪裳问道:“那你买多少?只准买叶南死亡保险,我看还是算了吧,他就算输,死亡是不可能的。”

    倪裳现在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当赵东来过来赴会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豁出去的样子。

    “买。”

    红姐对电话里的工作人员问道:“那你们最高理赔多少?”

    保险专员:“这个不一定的,看你购买什么样的保险,最高我们理赔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不过,叶南先生只要您定期购买的话,最高可以理赔2亿!”

    红姐咬牙:“就这个吧,最高理赔的这个,买了。”

    专员笑了笑:“这个理赔可是好几十万呢。”

    红姐:“买!”

    专员:“好的,那您稍等,我马上用电子形势做一份协议。”

    挂了电话以后,专员冷笑:“第一次遇到傻子冤大头,买叶南?这不是搞笑吗?叶南如果也会死的话,那不事早死了?多少高手豪杰就没有叶南输过,真是蠢到不行。没看到我们都不给买稳输的赵东来吗?这么明显的信号都看不出来?这女人一定xiong大。”

    地下拳坛一间卧室里,赵东来在浴室里冲澡的时候,赤裸着上身用手摸了摸他几个关节点处,就是用手以及骨骼间他都能感受到那几颗弹壳在里面有些碍手。

    师父说过,他的那些磨损骨骼都还没完全恢复,不能这时候取出来。

    “这一战我不能输!”赵东来咬牙:“哪怕就是要取出弹壳临时提高我所有潜力和巅峰实力,我也在所不惜。”

    赵东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坚定的说道。

    正如那位运动体检的医生所说,赵东来这些卡在关节处的弹壳如果取掉,会让他动作顺畅度更加随心所欲,但是,毕竟这些弹壳也是在骨骼连接脆弱的时候起到一个支撑点,如果取出来了,会促使你骨骼在还没有完全恢复顺利桥接以前你把支撑点去走,会停止你正在修复的那些骨骼,这是不利于治疗的。

    所以为什么一直以来,赵东来都没取掉这些弹壳。

    但是,现如今,面临父亲的仇以及赵家的身誉,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坦白说,现如今赵东来的人生还算圆满,他也不怕因为这一身骨骼问题影响了他的军旅生涯,在他拿到少将军衔的时候,是可以享受一辈子政策的,再不济,他以后专心在医学上做钻研也行,总之,后路他都铺好了。

    所以,明天他将全力以赴,既然所有人都不看好他,那他就要赢!

    人活着不为一口气那为了什么?

    “爸,你的屈,你的遗憾,你的悔恨,你所受到的种种羞辱,让我来替你找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