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兵王无双 » 正文
| 繁体版

975:我们愿意配合校方一切决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到了中午的时候,陈兵的眼皮子快要支撑不住了。

    他旁边的其他校友们有的已经昏睡过去了。

    有的是饿晕过去了。

    当烈日当头的时候,依稀能够听到从军营外面一阵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很炸裂。

    这个马力和发动机排量声一听就是悍马独有的彪悍声浪。

    陈兵猛的抬起了头,那萎靡的双眼此时发出了希望的光芒。

    “来了!”

    他赶紧蹭了一下其他昏睡的战友和几个学弟们示意他们醒醒。

    谢国伟等人尖锐的耳朵也听到了城墙之外的那个车子轰鸣的声音。

    那些趴着已经体力不支的学生们一个个如救命稻草那般艰难的抬起了松弛的眼皮子,大有‘扶我起来,我还能一战’的架势。

    他们此时都闭上了眼睛,很享受听到这个汽车轰鸣的声音,这是军方的车独有的狂野声。

    不止是一辆!

    仔细听的话,至少五六辆的车。

    “这是我听过最美妙的声音。”陈兵一脸愉悦的闭着双眼在感受着什么。好似所有的煎熬和伤痛都在了等待这一刻的爆发。

    “难道我爸也来了?这声音应该不止一辆。”另一个学生欣喜道。

    “估计都来了。”陈兵笑了笑:“这种事牵扯那么多大院的孩子,燕京还没有哪家有胆量去抗,我感受到了来自大院的怒火!”

    说着,他抬起头看向旁边站着的谢国伟等人道:“你们校长是不是假装生病请假了?”

    就在此时,军营外面的那些悍马军车还没停稳,就听到一声响彻云霄的声音吼了过去:“谁让你们在那里停车的?这里是军事重地,闲杂人给我滚远远的。”

    找死?

    这人不知道来的都是什么人吗?

    陈兵冷笑一声。

    但下一刻,他以为是不是听错了。

    “不好意思啊,我们不知道这里可以停车,我们挪一下。”

    “抱歉啊,我们第一次过来不知道,我们开到别的地方去。”

    这!

    陈兵惊诧。

    “这不是我爸的声音吗?”

    另一位战友也纳闷:“还有我爸的声音!”

    不可能!

    陈兵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

    他爸爸的脾气根本不会这么好!还主动挪车?不是应该直接大嗓门吼着让人开门然后把车轰进来吗?

    谢国伟轻笑一声看着陈兵道:“我看这怒是有了,但火还没烧起来估计就被校长一巴掌给灭了。”

    外面的车子还真的挪了。

    刚刚仿佛近在咫尺的发动机声音还真的渐行渐远,这让陈兵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有一种拿错剧本的荒诞感觉。

    没多久,十几分钟以后,军营城墙外面,12为家长都身披军服的从远处步行过来,他们看到戍狗坐在城墙上,他背手而立看着院方,对这帮人视若无睹,充满诗意。

    “老狗,开下门呗。”陈兵的父亲陈震抬起头看着戍狗说道。

    “咦?你们怎么来了?”戍狗这才假装才见到他们在门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好奇的样子。

    陈震等人撇撇嘴,很想揍这厮。

    他们知道之前他们多少给戍狗一些压迫让这混蛋耿耿于怀,如今他主人来了,这疯狗拴不住了,敢向他们露出獠牙来了。

    “老狗,你开下门呗,我们进去看看那几个小子怎么样了。”其他家长也是担心的心软的求道。

    “开不开门不是取决于我。”戍狗一脸为难的说道:“神兵营里面的任何东西任何事情都是机密,不得对外泄漏,也禁止任何人参观靠近,不管里面那些小子是死是活,你们都没权过问,人是你们送进来的,那就有被驯服的觉悟,他们不愿意驯服和神兵营的规则过不去,肯定是要受罚的,不过你们放心,也就饿他们2天的饭,不碍事。我觉得你们更应该关心的是他们还能不能呆在这里。”

    一听他们儿子可能没法呆这里了,这帮人一个个脸色微微一变,甚至都忘了他们儿子两天没吃饭的事。

    “老狗,有这么严重的吗?”陈震咽了咽口水,他背后的其他父亲也是有些慌。

    上面已经把外骨骼给卖了,傻子都知道未来的发展方向会向哪靠拢,肯定是神兵营啊!

    因为这件事的缘故,上头已经全面彻查了,未来只要不是神兵营亲自招收的特种兵,谁都不准强塞进去,不管哪家,敢伸手都会被斩断!

    对待这个问题上,上面的要求特别严厉,用‘国之大计’为蓝本为神兵营保驾护航,可想而知以后想把自己的儿子送进去成才那是有多难!

    比你混仕途还难!

    在前几天文件下来以后,大院的其他家庭没送进去的是痛悔不已,而送进去已经拿到毕业证并且这次被征召的那些家庭立马重视了起来。

    可是没想到,神兵营要把他们开除了?

    这就好比如那些家庭千辛万苦的把孩子送进重点学校,几乎花费了各种家里的资源,结果校方要开除?

    这如何不让家长操心慌得一比?

    戍狗站在城墙上叹息一声道:“实话跟你们说吧,校长对于第二届之后的所有学生都不满意,他认为之所第二届之后的学生质量差是因为混杂了一部分特殊化的学生带坏了风气,比如这次公然顶撞校长,这件事就非常恶劣!竟然还拉帮结派的联合起来给校长施压。本来我就在做校长的思想工作想要他把这些学生都留下来别回炉,结果你们那几个儿子长本事了敢顶撞校长。还好我在场拦住了校长没有让他动手,否则我不敢想象后果会怎么样。到现在他们还在死撑着反抗到底顽强得很呐。我估计啊,他们是没法留在这里了。”

    陈震等人听到他们那些傻比儿子竟然和校长对着干,眼皮子猛的跳动了起来。

    “老狗,让我们进去行吗?是我们没教好儿子,就不劳烦校长在这样小事面前操心,你开下门,我们会让他们心甘情愿的留下来,以后坚决不再特殊化!”

    “是啊老狗,你和校长通融一下呗,我们就进去和那几个王八蛋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