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蓝白社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四十八章 刺客之伏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迪拜是一座现代化大都市,这里富人云集,豪车遍地。

    在街边,一辆敞篷跑车突然开始减速。

    开车的墨镜小伙注意到了路边正在等出租车的美女,特意停下来询问需不需要载她一程。

    “会不会太打扰了?我要去机场。”那美女笑道。

    墨镜小伙一怔,注意到美女背着一个包,很可能真的是旅程结束要离开的。

    不过他还是笑道:“没有关系,我顺路,上车吧。”

    说着,他伸手把放在副驾驶座的一个小熊玩偶拿起来,随意塞进一个角落,给美女腾出位子。

    “请!”

    美女一笑,走上前去开门。

    两人都没注意到,这副驾驶座,其实是有人的。

    一名身着白袍的刺客,从很早的时候似乎就已经坐在副驾驶位子上了。

    刺客十指相抵,坐在这已经被墨镜小伙载了一段路了。

    墨镜小伙以为副驾驶没人,把小熊玩具放在刺客大腿上,都不自知,还以为是放在座椅上。

    对于身旁坐着的这名刺客的存在感,他完全无视掉了。

    刺客坐着顺风车,也是视他如无物,唯有墨镜小伙为了接美女上车,把小熊玩具从刺客大腿上拿走时,这刺客才意义不明地瞥了他一眼。

    “啪……”美女打开了车门。

    刺客叹了口气,一个后空翻,轻巧地落到了跑车座位的后盖上。

    这跑车只有两个座位……美女上车,他就没地方坐了。

    一男一女在前面开着敞篷车,有说有笑的,浑然不知,背后盘坐着一名刺客,正盯着他们发呆……

    突然,这刺客似乎发现不顺路了,在跑车经过一次拐角后,骤然起身,越过数米跳到了路旁的一栋房子上。

    他双手稳稳地扒住窗沿,像一只灵巧的壁虎,向上轻盈地攀爬。

    对此,路边无人注意,似乎谁也没看到有人在大庭广众地爬楼。

    刺客一口气爬到了十五层,钻进了一个敞开的窗户。

    房间里响着刺耳的声音,一名肥宅正在操控着手柄,与人在战场上厮杀。

    白衣刺客堂而皇之地从他面前经过,一度遮挡了屏幕,这肥宅也没有关心。

    反而因为战斗太激烈,画面被遮挡了半秒导致他死亡,而大声抱怨:怎么突然出来一个人!什么时候钻进来的!

    他说的是游戏里的情况,他正在架枪冲着窗户,有个敌人从窗户翻进来,他竟然没有第一时间看到,等到对方朝他开枪的时候才发现,结果自然就是阵亡。

    这肥宅只以为是机子卡了一下,错失了第一时间开枪的时机。

    浑然想不到,是刚才那一刹那,正好有个白衣刺客从电视机前经过,挡住了几帧画面。

    队友抱怨他:“你怎么架的枪!这都能被杀!你怎么这么菜!”

    肥宅嘟囔道:“卡了一下而已,关我菜什么事!”

    “你网络那么好怎么会卡?就是你反应迟钝!”

    “你才反应迟钝!”

    对于房间内的争吵,刺客头也没回,默默地打开了房门离开。

    他从肥宅家另一侧的阳台上,纵身跃下,如一头雄鹰,滑翔地扎入了对面的公园。

    虽然没有空气墙,但刺客也有自己独特的高空缓落技巧,使得他们只需要在白袍上做一些小设计,就能如同滑翔翼一般简单地翱翔。

    而在落地时,需要一个软垫进行缓冲,他们有技巧将力道卸出去。

    这个缓冲,可以是一个草垛,也可以是枝叶繁茂的大树或花圃,甚至,也可以是一个路人。

    不过那个路人,会因此受到巨大的撞击伤害……刺客一般是以此进行跃落击杀的。

    此刻这名刺客,滑到了对面公园的一棵树上,顿时撞落无数枝叶。

    树下一对情侣正在说话,突然就被浇了一身枝叶,吓得急忙往上看。

    可他们除了晃动的树枝以外,什么也没看到。

    刺客已经离开这里,灵敏地穿梭在树林里,对于任何障碍物,他都以一个轻巧地前空翻跃过,或是单臂支撑借力翻越。

    路口有两人驻足交谈,挡住了道路,刺客从他们头顶跳过去,又穿过公园,来到了大街上。

    他混在人群里,走出了两条街后,又钻进了一条巷子,七拐八绕,来到了一家小院子里。

    院子里一个小孩正坐在草地上搭积木玩,已经垒好了一座城堡。

    刺客眉头一皱,蹲在那堆积木面前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很快他就一伸手,抽出了底下一条,放进口袋里。

    “哗啦!”垒起来的积木瞬间倒塌,小孩一愣,哇得一声哭出来。

    “我的城堡倒了!”小孩回过头哭喊叫着父母,听到屋里的动静,刺客双手如电!一秒钟又把积木恢复了,不过因为少了一根重要的积木,城堡样式稍有不同。

    屋里小跑出一个女人,哄着孩子:“城堡不是好好的吗?”

    小孩回过头瞪着眼睛,看着比他自己搭得还要好的城堡,说不出话来。

    此时,刺客已经离去了,他翻过围墙后,拆开了带走的那条积木,取出一个药丸。

    这是解药,是刺客早已安置好的,一旦成功撤离,就来这服用,解自己身上的毒。

    无论取放,都隐蔽至极,连这户人家自己都不知道。

    这白衣刺客,解了毒之后,继续穿堂过屋。

    在穿过某层公寓时,他在窗口看到卧室里有人正在亲热,耳边传来靡靡之音。

    对此,他直接无视。

    顺带手帮人家把窗帘拉上,然后施施然从赤果的二人身旁走过。

    不过这回,他没有从另一边的窗户出去,而是直接打开大门离开。

    他走楼梯下到地下室,错开监控等了一会儿,一个小伙子吹着口哨来地下停车场开车,他也跟了上去,再次顺了一路。

    行踪飘忽至极,别说潜行,就算不潜行,也难以把握踪迹。

    如此反复,他穿街走巷,越过无数私宅,偶尔还搭一下顺风车,竟已然跨越了大半个城市。

    不知不觉,来到了一栋豪宅。

    这豪宅富丽堂皇,视野宽阔,还有花园泳池,范围极大。

    这不是刺客的产业,只不过是个陌生人的产业。只要有任务,就会在附近找一家没有人的屋子作为据点,除了总部以外,他们从来没有固定据点。

    豪宅的主人出国了,留下看家的只有两条狗,这对刺客而言,就跟无主之地一样。

    他翻墙进去,顿时花园里两人看向他。

    “亚伦,我的兄弟,你回来了,其他人呢?”一名年长者说道。

    “大师,除了海伊姆,兄弟们都已牺牲。海伊姆被一名社员追踪,与我分开撤离,他会拖延时间,由我告诉哥哥们做好准备,进行伏杀。”白衣刺客说道。

    年长者立刻站起来,和另一人进了屋子,他们在更换行头,穿戴装备。

    他穿着紫袍,完全是刺客的样式,另一人则是白袍,与亚伦一样。

    “亚伦,你能确定自己没有被跟踪吗?”年长者问道。

    亚伦一笑道:“可以确定。只要有人在我后面两百米内,跟着超出一分钟,我都会让鹰关注。期间我还故意在多个地方停留引诱,都没有发现敌人跟进来。”

    “除此之外,我还用了二十种方法验证,都可以确定,没有人跟踪我。除非跟踪者是瞎子,否则总会露出马脚的,而瞎子,又如何跟踪我?”

    年长者点点头道:“我现在就去公墓,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

    “不用了,我没有受伤,状态很好。”亚伦说道。

    这时,另一个白衣刺客汇报道:“宫殿里的两个社员,在三分钟前不见了。”

    “还是老一套啊,等他们赶到,那个追踪者已经死了……通知海伊姆的鹰,让他把人引到这里来。亚伦,你杵在那里。”年长者说道。

    说完之后,这位紫袍大师,直接伸手按在亚伦身上。

    就见亚伦瞬间变成了一根电线杆,耸立在围墙外的路边。

    而另一个白衣刺客,则变成了一座雄鹿石雕,杵在花园里。

    年长者本人,往别墅门口一蹲,手往脑袋上一拍,变成了一块坚硬的大理石地板,铺在了地上。

    活生生的刺客,形成一条别墅到围墙铁门中的一条大理石地铺,毫无生命迹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