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海贼盖伦 » 正文
| 繁体版

[番外] 桃之助未来游记(6)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九里看守所。

    恐袭事件的罪魁祸首光月桃之助,已经在这里蹲了三天大牢。

    虽然仅仅只有三天时间,但这位从未过过苦日子的昔日王子王孙仍旧有些难以承受,在这囚室之间只觉得度日如年。

    因为不想把公款浪费在自作自受的犯罪分子身上,所以看守所的生活条件一向不是很好。

    手里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

    犯下的罪行是多么可耻啊,叫我怎能抬头...

    好吧...

    虽然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但桃之助并没有觉得自己犯下过什么可耻的罪行。

    人都是锦卫门他们砍的,他只是愣愣地跟着家臣逃命而已。

    至于,之后在酒店里...

    那些小姐姐不是侍女吗?

    前任九里大名是我老爸,现任“九里大名”是我原来的家臣,我抱一抱、摸一摸侍女姐姐怎么了?

    从桃之助的角度来说,这的确没什么问题。

    他可是一个贵族领主的继承人,拥有和之国最高贵的血脉,平时不蓄养奴隶、不侵占田地、不打杀奴仆、不欺压良善,就算是占小姐姐便宜也都尽量靠骗,没有仗着自己的贵族特权强抢民女。

    放在以前,这简直就是贵族中的道德模范。

    可是,这样一个贵族的良心,竟然因为一点个人爱好就被锁进冰冷的囚牢,还要被逼着去吃那些以往他家下人都不吃的、粗粝无比的下等食物。

    “唉...”

    桃之助感慨万分,把手里的窝窝头给一点不剩地全咽了下去。

    还挺香的。

    饿了,少爷毛病也就治好了。

    “光月桃之助!”

    桃之助刚刚吃完饭,几个冷着脸的看守突然现身:

    “走吧!”

    “玛丽乔亚来的领导,要开始调查你的案子了。”

    “恩?”

    桃之助没有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

    因为酒天丸的科普并不怎么详细,桃之助到现在还以为“全天下”的中心是和之国的花之都,自然不清楚玛丽乔亚来的领导是什么份量。

    他迷迷糊糊地跟着看守们离开囚室,跨过色调灰冷的走廊,来到了看守所里的一间小会议室。

    会议室里摆着一张长方桌,桌上已经坐满了人。

    锦卫门、堪十郎、雷藏和小菊尽皆到场,还有看守所的所长、市局的干部以及加藤市长。

    但是,即使是在桃之助印象中和他老爹一个等级的“九里大名”加藤,现在也只是略显拘谨地坐在主座下左的位置,没能坐在中间的主座上。

    显然,坐在主座上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话事人,也就是所谓的从玛丽乔亚来的领导。

    桃之助定睛一看,一双贼眼顿时被那位领导的模样给晃得眼花缭乱:

    这位等级明显在“九里大名”加藤之上的领导,不仅不是桃之助想象中的老头子,反而是一个年轻貌美的金发美人。

    她高挑的鼻梁上架着考究的金丝眼镜,镜腿边垂着柔顺而鲜亮的金色长发,一身干练的职场西装包臀裙下露着两条修长的黑丝美腿,胸口的西装衬衫很保守地扣紧了口子,却仍旧能很清晰地看出那丰腴饱满的起伏。

    桃之助以前一直待在九里,接触的都是奴仆和平民,哪里见过这样打扮入时、气质高冷的异域美人?

    不知不觉地,他的老毛病就又犯了。

    可是,在场众人都不是凡俗之人,岂能察觉不到他那几乎不加掩饰的猥琐目光?

    “恩?”

    坐在主座上的金发美人紧紧地蹙起了眉头,会议室里的温度顿时降至冰点。

    一旁加藤市长的脸色更是铁青一片。

    要不是要注意自己公务人员的形象,他现在就想抄出自己两年没用的武士刀给那小崽子来上一套斩铁剑气:

    这位领导,岂是什么人都能看的?

    联盟国家安全委员会,本就是直接向盖伦负责的情报机构。

    而这位从玛丽乔亚远道而来的卡莉法小姐,不仅是联盟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高级主管,还是和领袖盖伦关系密切的亲信。

    至于,这个关系有多密切...

    根据某些八卦小报的说法,如果不是因为盖伦家里的六位夫人管得太严,这位卡莉法小姐估计已经水到渠成地成为了盖伦的第七位夫人。

    当然,加藤市长对这个消息的某些内容是不太相信的。

    比如说:

    像盖伦这样的大人物,怎么可能怕老婆呢?

    哈哈哈...

    在大男子主义根深蒂固的和之国,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但不管怎么说,卡莉法和盖伦关系密切的事情在联盟未成立前就有所传闻,时至今日更是传得众人皆知,显然是存在一定可信度的。

    所以,玛丽乔亚派来的调查员是盖伦的亲信卡莉法,就说明领袖盖伦的目光很有可能也已经投向了这边。

    在见到空艇上下来的是那位卡莉法小姐之后,加藤市长就感受到了成吨的压力。

    而现在,桃之助这小崽子竟然还敢用眼睛乱瞟?

    “给我坐下!”

    他冷着脸,毫不留情地对桃之助呵斥道:

    “你的事情很严重,给我严肃点!”

    “是、是...”

    桃之助慌忙反应过来,马上哆哆嗦嗦地低下了头,又乖乖地坐在了那张冰冷的椅子上。

    卡莉法的眉头这才稍稍舒缓,会议室里的气氛也渐渐放松下来。

    “上级派我过来,为的就是处理好这次九里恐袭事件。”

    卡莉法随意扫视众人一眼,便开门见山地说道:

    “这次事件已经引起了舆论浪潮、挑动了群众情绪,我们不得不谨慎对待。”

    “是...”

    加藤市长连忙点头附和,又小心地试探道:

    “那上级的意思是?”

    “加藤市长。”

    卡莉法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声音变得有些不近人情:

    “你作为信仰德理的联盟干部,难道就没有一点作为公务人员的自觉吗?”

    “我问你——”

    “人民当家作主的根本保证是什么?”

    “......”

    加藤市长脸色微变,神情中悄然多了几分羞愧:

    “依法治国。”

    “没错!”

    卡莉法不轻不重地敲了敲桌子,脸颊上显露出一种足以令人忽略那动人美貌的庄严之气:

    “一百二十三人受伤,一头挖掘鸡死亡,引起了数十万九里市民的恐慌,这是无可辩驳的刑事案件、是彻头彻尾的恐怖活动。”

    “你作为市长,越权插手刑事案件本就是违法违纪!”

    “而联盟的法律法规就明明白白地写在那里,你竟然还需要上级教你怎么做?”

    “参与恐怖活动的五名犯罪嫌疑人都将关押在看守所,由九里人民监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最后由九里人民法院依法对此案进行审理判决。”

    “这...”

    加藤市长再也说不出话。

    听到卡莉法的话,他就知道此事恐怕再无回旋余地。

    “什、什么意思?”

    旁听的锦卫门等人听不懂卡莉法所说的处理办法,只是下意识地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就是...”

    加藤市长望着老大哥锦卫门,神情有些无奈。

    最终,他也只能用一种锦卫门能听得懂的话,向他们解释他们此刻的险恶处境:

    “你们犯了法,会被送进九里的‘町奉行所里的勘定所',由担任‘勘定奉行’的‘武士’按法条审判。”

    “对了...”

    意识到情况不同,加藤市长又补充了一下:

    “你们的武士身份现在已经完全作废,只能按普通‘町人’的身份接受审判。”

    “什么?”

    锦卫门等人的脸色顿时大变。

    他们听懂了。

    以前的和之国也是有法律的,“杀人者死、伤人者罪”是古代人都懂的常识。

    但是,这个常识对武士来说基本无效。

    在和之国旧社会,人分为武士(特权阶层)、町人(普通市民及衙役)、贱民(下等劳工)三等。

    町人杀贱民,杀了也白杀。

    武士杀町人,杀了也白杀。

    在以前的和之国,某些武士甚至可能只是为了试一试自己的新刀够不够锋利,就随便找两个倒霉的町人和贱民来砍。

    所以,锦卫门等人虽然已经意识到自己砍伤的不是敌方武士,但也只以为自己伤到的是普通“町人”和“贱民”。

    作为高贵的武士,他们可不觉得自己应该因此受罚。

    当然,他们都是正派人士,肯定会对此感到愧疚,并且会诚心诚意向那些伤者赔礼道歉的。

    但是,最多也就是赔礼道歉罢了。

    可是,一旦武士的身份不起作用...

    锦卫门等人不懂现在的法律,只按和之国以前的法律来看...

    他们这些砍了一百多个人的罪犯,个个都得斩首。

    “加藤老弟...”

    锦卫门苦着脸,揪心不已地望着老朋友加藤市长说道:

    “你知道的,这些事情我等也不是有意所为。”

    “就不能网开一面,放我们一马吗?”

    “唉...”

    “锦卫门大哥,不要怪我不帮忙。”

    加藤市长轻轻一叹,只能有些为难地对锦卫门解释道:

    “不管动机如何,你们都实实在在地伤了人。”

    “过失伤人也是伤人,逃不过法律的惩罚。”

    “而你们杀伤一百余人、袭击国家公务人员、在九里制造了恐慌,犯的可不仅仅只有过失致人重伤,甚至还有触犯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嫌疑。”

    锦卫门等人被那一连串罪名吓得不轻,而桃之助更是被吓得呆傻不堪。

    锦卫门望着已经被吓傻的桃之助,一颗忠心深深刺痛,只能竭力乞求现在位高权重的加藤市长:

    “加藤老弟,就真地不能帮老哥一把吗?”

    “我们少主他、他可是御田大人的血脉,是光月一族最后的家主...”

    “光月一族的未来,可不能葬送在这牢狱之中啊!”

    他拽住加藤市长的手,情真意切地说道:

    “加藤老弟,你也是光月一族的家臣,可不能...”

    “打住!”

    加藤市长的脸一下子就绿了:

    “我现在是联盟的干部,可不是什么光月一族的家臣。”

    “这...”

    锦卫门还欲再求,卡莉法却是冷声一喝:

    “别胡闹了!”

    “现在是人民群众当家做主的新和之国,可不是光月一族坐拥天下的旧社会!”

    “拿前朝的事,驱策本朝的官?”

    “你好大的胆子!”

    卡莉法一阵怒斥,会议室里的空气再次安静下来。

    而锦卫门等人也无力再说什么,只能呆呆地坐在那桌子上,慢慢地接受那残酷的事实。

    “那、那...”

    锦卫门一阵沉默,呆愣许久才脸色灰败地问道:

    “那我们会被怎么判?”

    “杀、杀头吗?”

    “具体怎么判,还得法院决定。”

    卡莉法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不过,按照你们这情况,我也可以大致推断出判决结果。”

    “考虑到主观上的过失,杀头倒是不至于。”

    “但是,危害公共安全罪是不能宽赦的重罪,而你们四个还都有过失伤人的罪责在身,恐怕...得判个十年劳改。”

    “十、十年劳改...”

    锦卫门等人一下子就呆了。

    “放心。”

    一直不苟言笑的卡莉法,嘴角终于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们联盟现在对劳改人员的减刑政策很松。”

    “只要你们改造态度良好,自我反省认真,就有的是机会提前出狱。”

    “就像你们九里的那位酒天丸同志:”

    “他当初被判了十五年劳改,但他不仅态度良好、还有重大立功表现,所以在劳改营里待了两年多就出来了。”

    “就这两天,酒天丸同志已经成了全世界监狱系统的名人。”

    “你们记得向这位同志好好学习,争取早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卡莉法说的虽然算是好消息,但在桃之助耳中却怎么都不能接受。

    这三天的看守所生涯,已然让桃之助痛不欲生。

    他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十年之久。

    而且,他还得和那些下人一样努力卖力气干活,才能争取到一丝早日解脱的机会。

    “不、不行啊!”

    桃之助有些崩溃了。

    他攥紧了拳头,脸色苍白地对卡莉法问道:

    “我、我没有伤人啊!”

    “人都是锦卫门他们砍的,和我没有关系!”

    “凭、凭什么我也要判十年?”

    这话一出,让锦卫门等人顿时心中一凉。

    桃之助其实不是这般心性凉薄、不知恩德的人,平日里也绝对不会说出这种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的伤人之语。

    但现在,桃之助刚在牢里蹲了三天,又被卡莉法口中的十年刑期给吓得心神不定,难免会有些口不择言。

    但不管怎样,这话一说出来,裂痕就出现了。

    锦卫门、堪十郎、雷藏和小菊四人同时变了脸色,心中也渐渐起了波澜:

    此时他们都已经认识到,光月亡了。

    而且,没有光月一族,和之国也能过得很好。

    既然如此,那他们又何必再对这么一个无才无德的小屁孩那么忠心呢?

    仅仅靠当年御田大人的恩德吗?

    锦卫门曾经相信自己对光月一族的忠诚永远不会动摇,但人心就没有“永远”二字可言,“真香”才是人类的本性。

    “唉...”

    一声若有如无的叹息响起,四位家臣同时低下了头。

    见到此景,卡莉法微微一笑。

    然后,她将不怀好意的目光投向桃之助,意味深长地说道:

    “桃之助。”

    “你的确和他们四个不一样,应该不会被判十年。”

    “那就好...”

    桃之助蓦地松了口气,丝毫没察觉到四位家臣那悄然间变得复杂的眼神。

    但是,他的神情还没舒展开,卡莉法就又说道:

    “你是光月一族的少主,他们四个只是效忠于你的家臣。”

    “都1522年了,你还在用这种封建依附关系驱使他人为奴为婢,这本身就是违法犯罪行为。”

    “所以,他们四个从犯的刑期还有的商量,而你这个主犯...”

    卡莉法的声音再次冷了下来:

    “十年起步,最高死刑。”

    .......................................................

    恐袭事件处理完毕,主犯桃之助被押送回牢房,卡莉法也离开了看守所、回到了自己下榻的酒店。

    而她一回到酒店房间,就马上拿出电话虫打起了电话:

    “盖伦?”

    卡莉法的声音全然没了之前扮演玛丽乔亚领导时的严肃和刻板,取而代之的是毫不拘束的慵懒和随性:

    “那个叫桃之助的小鬼,我已经见到了。”

    “这小子果然和你说的差不多,一见到美女就眼神飘忽,不是什么好胚子。”

    “什么?”

    盖伦略带不满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个秃头小鬼,眼睛敢往你身上飘?”

    “好啊!”

    “那就别怪我下手不留情面了!”

    “哈哈哈...”

    卡莉法一阵轻笑,却是有些不解地问道:

    “说到底,那桃之助也就是个好色小鬼罢了。”

    “盖伦,你为什么对他这么重视,还要派我出面整他?”

    一个地方上的恐袭事件,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按理说不应该惊动盖伦。

    即使盖伦被惊动了,按照惯例,那他也只需要随便派遣一个玛丽乔亚的官员过来公事公办地主持大局。

    而盖伦不仅被惊动了,还特地派遣了和他私人关系不同寻常的卡莉法来处理此事,甚至还很明确地让卡莉法帮忙他“安排那小鬼”。

    这就说明,盖伦一定是在私人上与那桃之助有什么恩怨。

    可是...

    盖伦也才二十岁出头,怎么能和一个二十年前穿越过来的小鬼头生出私人恩怨呢?

    一般联盟特工只需要服从命令,自然不会如此突兀地去问顶头上司的行事动机。

    但卡莉法并不是什么普通联盟特工,她和盖伦的关系大致上和八卦小报上描述得差不多,也就毫不避讳地盖伦面前问了。

    “唉...”

    “你不懂的,卡莉法。”

    面对卡莉法的问题,盖伦只能没头没脑地回答道:

    “就这么说吧:”

    “海贼王可以不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