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全球高武 » 正文
| 繁体版

第783章 区区九品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魔都地窟,东西跨度万里,南北纵深2000多里。

    这代表,界域之地长度也高达2000多里。

    在这2000多里的纵深范围,6位九品妖族,割据一方,也将魔都的界域之地分成了6大块。

    占地盘,是妖族的天性。

    在界域之地抢占地盘,其实抢的是界域之地内部渗透出来的能量。

    地盘越大,渗透的能量越多。

    而魔都界域之地的大门在哪,方平很快找到了地方。

    一般情况下,有界碑的地方,就是通往大门所在。

    方平走走停停的,很快,在一处平原地带,看到了黑色界碑。

    成德境!

    方平勉强认出了三个大字,和上次去玄德洞天有关,上次玄德洞天的界碑,显示的便是——玄德境。

    “成德天?”

    “十大洞天之一,第十洞天——成德隐玄之天?”

    方平略显意外,自从知道了界域之地和洞天福地有关,他查过不少资料,现实中的第十洞天不在魔都,而是在东吴。

    不过很快方平反应过来,南六域就是东吴地窟。

    魔都地窟的界域之地,是括苍山倒也不算意外。

    “括苍山……十大洞天之一!”

    三十六洞天,方平去过两个,也不知道十大洞天和小洞天有何区别。

    他还知道,第一洞天王屋山被镇天王看守,到现在方平都不知道第一洞天在哪个域。

    “括苍山在千年前,有个宗派叫摩崖宗,不知道这个摩崖宗和括苍山有没有关系。”

    方平心中盘算了一阵,看向远处的界壁。

    上次在玄德洞天,他模拟了青牛门门主的气息,开启了界壁。

    青牛门……现实中的玄德洞天在太白山一带,那里也有个青牛门。

    所以摩崖宗在括苍山,这里又的确是成德隐玄之天,那摩崖宗是括苍山的外门几率不小。

    “试试看!”

    方平四处看了看,附近并非没有妖族,距离正门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处妖族巢穴,不过最强者只是一头八品妖兽,他也没太在意。

    方平径直朝石碑后的正门走去,很快,有妖族发现了他。

    方平不慌不忙,精神力迅速散开,精神波动了起来,呵斥道:“本座要回府,妖族避退!”

    他也不管那头妖兽听没听懂,直接朝正门走去。

    那头妖兽厉声嘶吼,不过很快停顿了下来,现在不是界壁开启的时候,对方也懒得理会方平。

    方平展露出的气息,堪比九品境,不是争夺能量,妖族也不会傻到这时候来攻击他。

    ……

    正门前。

    方平抬头看了看,什么都看不清,界壁没爆发能量,是看不到里面任何东西的。

    “试试无妨……摩崖宗宗主是八品境强者,我现在倒是可以模拟了。”

    换成上一次,方平只能模拟七品武者的气息,还真没办法。

    这一次,他却是可以模拟八品境武者气息了。

    他见过的气息,都可以模拟,只要实力不比他高都行。

    方平身上气息一闪,不远处,那头豪猪般的妖兽,看的有些傻眼。

    好奇怪!

    说变就变!

    这里的妖族,在界域之地生活了一辈子,连人类都未必见过,在这头妖兽眼中,方平也许也是它的同类,就是长的有些奇怪罢了。

    豪猪妖兽看的惊奇,方平却是不管它。

    当身上气息变化的一刻,方平脸色微动,界壁微微颤动了一下。

    手掌伸出,方平轻轻触摸了一下界壁,没受到攻击,却也没穿透过去。

    “很微弱的感应,说明我的猜测是对的,摩崖宗的确和括苍山有关系。不过可能是年代久远,传承失落,已经无法开启界壁了。”

    方平有些遗憾,这么看来,他是没办法开启界壁了。

    除非拿到此地的令牌,在潮汐爆发的时候,模拟气息,也许可以打开一条微弱的通道。

    “界域之地的界壁,其实就是门户,辨别的方式……可能是通过功法来辨别的。”

    方平心中有了判断,这次他只是试试,并非一定要进入其中。

    不过到都到了,进不去,方平还是有些遗憾的。

    这次进来可不容易,就在这被堵在了门口,挺遗憾的。

    方平继续模拟了一阵别人的气息,结果都没用。

    别人的气息,很多时候会造成界壁反击。

    “可惜了!”

    就在这时候,方平忽然摸了摸下巴,倒是忘了几个人。

    铁头啊!

    这家伙上次直接进了界域之地,之前还在猜测铁头和界域之地有关,自己居然忘了铁头他们。

    很快,方平身上气息转变。

    这一回,转变成了铁头的气机。

    结果刚变幻完成,方平察觉到了不对劲!

    “轰隆!”

    一声爆鸣,天地颤动。

    大量的黑色裂缝,直接主动爆发。

    方平脸色剧变!

    该死的!

    怎么回事?

    这还是他第一次遭遇封禁主动爆发的情况,不,上次也有,上次松王的属下去界域之地,取出松王的分身,就导致界域之地的封禁主动爆发了。

    “该死的,铁头干嘛了?”

    方平一瞬间想到了问题所在!

    铁头的锅!

    铁头这家伙和括苍山有仇,绝对的!

    ……

    同一时间。

    括苍山内部。

    一处宏伟的天宫中。

    一处和玄德洞天差不多的天宫大殿中,一道虚幻的人影,目光忽然投向界壁所在。

    “北……派中人?”

    沙哑的声音,缓缓传出。

    空荡死寂的大殿,声音缓缓回荡着。

    外宗,有北派武者来了!

    数千年过去了,北派还有传人吗?

    “北……派……还没覆灭吗?”

    虚幻的人影微微颤动了一下,声音沙哑,说不出喜悲。

    下一刻,外界界壁不再颤动,虚幻的人影也陷入了沉寂。

    又过了片刻,虚幻人影忽然冲出了大殿,眼中两道金光爆发,再次看向正门所在!

    “南……派传人!”

    “南派……也未覆灭!”

    “南派……南派还存在……”

    “当年……到底谁输谁赢?”

    苍老的声音,充满了苦涩,也充满了茫然。

    外面,谁来了?

    南北传人都来了吗?

    ……

    与此同时。

    界壁外。

    方平也是一脸呆滞,他模拟铁头的气息,差点被空间裂缝主动攻击了。

    情急之下,方平胡乱模拟了一阵别人的气息,主要还是想让裂缝停止攻击,可此刻,裂缝不但消失了,界壁开始剧烈颤动起来。

    好像有打开界壁的趋势!

    “什么情况?”

    方平面带疑惑,这时候的他,模拟的是姚成军的气息。

    “老姚……和括苍山有关?”

    方平有些狐疑,另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一点。

    老姚和铁头……也许真的是仇家啊!

    这俩家伙,上次在虚陵洞天也是,铁头进去了,方平模拟老姚的气息,差点没被界壁反攻打死。

    那时候,铁头就说虚陵洞天的主人和老姚也许有仇。

    这一次,好像证明了这一点。

    括苍山和老姚没仇,而且看样子关系相当亲近,可铁头和这有仇,而且仇恨好像不浅。

    “老姚……铁头……”

    方平微微蹙眉,这俩家伙,上辈子难道是最大的仇家?

    那现在就有趣了。

    这俩家伙,现在关系可是相当好,这复生一次,仇人化干戈为玉帛了?

    “当年的王战之地一战,这俩家伙不会是领袖人物吧?二王在其中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谁和二王是一伙的?”

    方平心中升起奇怪的念头,别不是二王当初只是这俩家伙的仆从吧?

    应该不至于吧!

    “还有老王……”

    方平现在还发现了一个问题,复生三人组中,铁头和老姚都有明显的偏向,有仇人,有朋友。

    而老王,好像没这样的区分。

    他也模拟了老王的气息,没引起什么反应,寻常至极。

    不知道是没遇到他的仇人和朋友,还是这仨人,其实不是一个时代的。

    方平现在有点确定了,老姚和铁头应该是一个时代的人物。

    至于老王,有点难说。

    “玄德洞天那边,我和铁头都得到了一些传承,老王和老姚都没有。铁头和玄德洞天,哪怕没什么亲近关系,应该也不是敌对的。

    可老姚和老王,难说的很,也许和玄德洞天不是一伙的。”

    方平此刻已经有了一些头绪,老姚和铁头肯定是相当重要的人物,界域之地百分百和他们有关联,至于是什么样的关联,现在不好说。

    不过界域之地,现在看来,最少也有两大阵营的区别。

    老姚和铁头不是同一边的!

    当年的王战之地诸王之战,也许就是这两大阵营的内斗。

    “我要不要进去呢?”

    方平看了一眼还在颤动的界壁,想了想,收敛了气息,不再暴露。

    模拟老姚的气息,好像可以进去的,之前界壁颤动的厉害。

    不过进去了……未必就是好事。

    里面有人存在!

    这一点,战王他们都提醒过自己,未必是一伙的。

    玄德洞天的主人,对自己还算友善。

    可玄德洞天,现在看来和括苍山好像不是一边的,不会对自己下毒手吧?

    那进去了,可就危险了。

    ……

    方平收敛气息的时候,界壁不再颤动。

    界壁内,天宫御道上。

    虚幻人影已经从大殿中走了出来,身影依旧虚幻,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御道桥梁上,人影站立不动,仿佛亘古以来就屹立在此,和环境融为一体。

    桥梁下,金色的河水流淌着。

    死寂的界域之地,唯有此地有点河流流淌的声音,给界域之地带来了一点点生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金色水流中,一个硕大无比的脑袋忽然冒了上来,格外的诡异。

    巨大脑袋的主人,并非人类。

    脑袋长的和猫很相似,身上没有鳞甲,而是一身火红色的毛发,如同烈火焚烧,气势磅礴。

    虚幻人影看了一眼火红色的大猫,声音说不出是哭是笑,沙哑道:“你……感应到了……”

    “哇……哇……”

    如同婴儿学语,火红色的大猫,哇哇叫了几声。

    虚影并未回话,再次看向正门。

    “有人来了……很奇怪,能引起界壁反应……”

    苍老人影缓缓说了几句,又道:“当年活下来的人?还是……一些老朋友?”

    人影自言自语了几句,又看向大猫,喃喃道:“数百年前,本想送你出去,你却不愿。而今,其他各宗,皆有传人在外,唯我成德境无人在外……

    外界沧海桑田,如今如何了?

    大乱将起,何去何从……

    数千年岁月……天地已变,原本千年前就该出世,莫问剑强攻神陆,拖延千年,又欲何为?”

    苍老声自言自语一阵,很快,身影一动,下一刻,出现在一处金色湖泊中。

    此刻,金色湖泊中,也有一道人影。

    人影双眼紧闭,仿佛死去。

    苍老声响起:“南北二派,皆有人来,外界,有二派传人,可知是谁?”

    湖泊中,人影睁眼,缓缓道:“不知,外界早无南北之争,也无南北之分!南北之争,早已消散在历史尘埃中。”

    人影并非虚幻,气质儒雅,如同学究。

    虚幻人影再次漠然道:“可想出去?”

    “想!”

    湖泊中的老人,抬头看向虚幻人影,缓缓道:“我已成就九品,前辈既然不愿出山,那放吕某出界域之地,助人类一臂之力!”

    “助人类……假神境?”

    苍老虚影淡笑一声,淡淡道:“真神境也无力,何况假神境。”

    老人不言,保持沉默。

    许久,苍老虚影再度淡漠道:“外界……人类好像战败了!”

    老人脸色微变,没有开口。

    “禁忌海妖族……和苍猫有过交流……你口中的希望城……已经覆灭。”

    老人眉头紧蹙,很快道:“苍猫前辈可以和外界交流?既然如此,前辈为何不让苍猫前辈,助人类一臂之力?”

    “苍猫,出不了括苍山。”

    苍老虚影淡漠道:“时机未到!”

    “时机?”

    老人自嘲一笑,又是时机未到,什么时候才是时机到了?

    人类战败了?

    魔武呢?

    女儿呢?

    那些老朋友呢?

    也许……都死了。

    一时间,老人心灰意冷。

    很快,老人振作了起来,开口道:“我入界域之地三年,前辈出现过三次!前两次,前辈不让我离去,这一次,我晋级九品,前辈既然再次现身,恐怕有所求。

    前辈尽管直言,吕某能做到的,定会全力以赴。

    做不到,那前辈再困住吕某,也无济于事。”

    “此刻出去……危险。不过,有人入括苍山,也许……是你的机会。你可以离开,不过,此地之事,不得对外泄露。”

    苍老人影说着,下一刻,语气森冷道:“包括功法!胆敢泄露,必死无疑!”

    老人脸色微变,接着痛苦道:“为什么?既然前辈愿意传授我功法,为何不愿告知人类?如今,人类势弱,挣扎求存!

    我停留在七品多年,一直受精神力桎梏,区区三年时间,晋级九品!

    如果功法传授,人类高品强者大增,也不至于任人鱼肉!”

    “也许吧。”

    苍老人影淡淡说了一句,又道:“可我成德境之法,不外传!法不可轻传!南北之争,源于法之争!”

    “吕某明白了,不传法……”

    “你也许不明白,如果你传法,必死无疑!”

    苍老人影淡淡说了一句,顿了顿,片刻后,缓缓道:“此次出去,外围有南北二派之人,斩北派之人,留南派之人!”

    “都是人类?”

    “应该是。”

    “吕某不杀人类!”

    老人拒绝了,人类本就势弱,能入界域之地,最少也是高品境武者,他不杀人类高品。

    “那你无法离开成德境!”

    “那吕某就不走了。”

    苍老人影没说话,等待了一阵。

    许久,苍老人影平静道:“那便作罢,此次出去,帮我办几件事。”

    “前辈请说。”

    “第一,去大有空明之天一趟。”

    老人沉吟道:“大有空明之天?委羽山?委羽山未必还存在,界域之地,并非处处都完整……”

    “委羽山乃第二洞天,不会覆灭,去找便是!”

    “那到了委羽山,晚辈该如何做?”

    “不用做,进去即可。”

    老人微微点头,算是应下了。

    “第二,转告外界真神,括苍山并无恶意,不过也不欢迎外来者,请勿再来人!”

    “我会转达。”

    “第三……帮我寻找莫问剑!”

    “莫问剑?”

    老人有些不太清楚这些,凝眉道:“前辈说的莫问剑……难道是和前辈同代之人?那应该早就死了,就算没死,应该也不会在外界……”

    “未必。”

    苍老虚影淡淡道:“莫问剑……未必死了!你去紫盖山一趟,也许会发现一些痕迹!”

    “那找到了莫问剑,晚辈该做什么?”

    “告诉他……我在括苍山等他!”

    “好!”

    “……”

    两人说了一阵,苍老人影消失。

    不灭湖中,老人看了一眼苍老虚影消失的方向,没有开口,也没急着离开,既然此地主人没送他出去,代表现在还不是时候。

    “界域之地……古武者……”

    老人呢喃一声,这些古武者,到底想做什么?

    此地主人,好像想通过他,联络一些人。

    要准备出山了吗?

    这里的主人,又是什么实力?

    “传说中的绝巅境?”

    老人心中想着,他入界域之地之时,绝巅境还未公开,不过老人也知道一些情况。

    九品,有强弱之分。

    有些人很强很强,强的不像是九品境。

    到了这,他才明白,九品有真神假神之分。

    应该和他听说的“绝巅境”有关。

    此地主人,也许就是绝巅境强者。

    老人不知道华国有没有这样的强者,也许李司令便是,也许张部长也是,谁知道呢。

    可这些古武者,如此强大,却是不愿出手帮助人类,这让老人很是遗憾。

    也许,这也是好事。

    这些前辈,神秘异常,老人也不知道他们出山了,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魔都地窟陷落了……凤柔还活着吗?”

    老人忽然想到了女儿,又想到了界壁外的来人,是谁进来了?

    魔都地窟既然失陷了,什么人会来界域之地?

    “我已入九品,已经可以镇压一窟,这次出去,也许可以反攻魔都地窟,夺回魔都地窟!不知凤柔如何了,是否晋级七品,吴奎山……应该也快九品了吧?”

    老人心中想着,区区三年,自己晋级九品,这次出去,也能定鼎一窟了。

    更早点就好了!

    如果自己提前晋级九品,也不用像现在一样,等到魔都地窟陷落再出去。

    “希望凤柔没事!”

    老人想着这些,心中有些期盼,这一次,自己从内部出现,强行攻破通道,杀出去!

    “天门城主那个畜生……这一次,也许就是他攻破了希望城!他恐怕想不到,我已经晋级九品,出去之后,击杀他!”

    老人再次想着这些,眼神冷厉。

    至于此地主人要他做的事,回头再说。

    ……

    同一时间。

    方平大声呵斥道:“此地乃是我魔武地界,尔等迅速离开,否则休怪我无情!区区九品,也敢放肆!”

    这时候的方平,前方百米不到,一头高大的野狼妖兽正红着眼看着他。

    方平一脸鄙夷,冷哼道:“九品妖族?本座见过的真王妖族都有不少,我知道你们有智慧,告诉你们,南七域是我魔武的地盘,包括此地也是!

    别说不是真王,是也得死!

    现在直接入禁忌海,放你们一条生路,要不然,区区一个九品……杀了刚好造神兵!”

    “嗷!”

    野狼妖兽的确有智慧,此刻已经双眼血红,欺妖太甚!

    杀了他!

    下一刻,野狼妖兽破空而出,一爪抓向方平。

    方平身上金光闪烁,手中九品长刀眨眼间出现,暴吼一声,一刀劈出,空间出现细微的裂缝。

    轰隆!

    刀光和狼爪碰撞,方平踩裂了地面,倒退数步,扑击而来的野狼妖兽,也是倒飞一截,双眼愈加血红了。

    “也就这样了!”

    方平冷笑一声,下一刻,直接收起了长刀,笑道:“也好,晋级到八品七锻,一直没有出手过,那你来磨练一下!”

    话落,方平踏空而起,直接赤手空拳杀了过去!

    对方的金身强度,和他相当。

    这样也好,可以试试手,拿这头妖兽熟练一下力量,免得自己后期出现失误,无法熟悉运用能量。

    轰隆!

    轰鸣声不断,地下的那些七八品妖兽,纷纷遁逃。

    狼王遇到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