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全球高武 » 正文
| 繁体版

第1136章 应战!(万更求订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禁忌海,一处海岛之上。

  原本荒芜的海岛,此刻多了一座宏伟的宫廷。

  而原本栖居此地的妖族,这一刻也都成了锅中肉。

  宫殿之中。

  大殿之上,殒灭端着茶杯,看着下方冷漠的明廷,淡笑道:“明廷前辈,你和方平打过交道,能否和殒灭说说方平此人?”

  明廷脸色冷厉,看向他,冷冷道:“既然想了解方平,不如你亲自去人间,和方平聊聊!”

  “那就不用了!”

  殒灭笑道:“人王方平毕竟是屠圣者,晚辈自认不敌。不过……很多时候,一时的风云,不代表永远会如此,前辈可能理解?”

  明廷嗤笑一声,有些不屑。

  殒灭笑道:“前辈是不置可否,还是觉得殒灭坐井观天?”

  “难道不是?”

  明廷冷冷道:“你,也配和方平比?自上古以来,能比方平者几人?纵然人王有种种缺点,也不是你这种无知狂妄之辈可比!

  若不是你封天一脉强盛,你给他提鞋都不配!”

  殒灭不动声色,笑道:“是吗?那前辈说说,此次人王敢不敢让长生剑来战本座?”

  “长生剑初证真神,你早已帝级……可笑!”

  殒灭脸色渐渐冷淡下来,淡漠道:“胜者为王!本座比他强,那就以强者境界斩他!难道你遇到了皇者,会说皇者境界比你高,而鄙视皇者不敢同阶和你一战?”

  “狡辩罢了!你若是真有胆子,和方平一战,我倒是佩服你三分!这个时代,敢以帝级实力战方平者,不管是否自大,老夫都敬佩他三分,是条汉子!”

  明廷说罢,冷冷笑道:“你若是真有胆,不如战方平如何?”

  殒灭淡淡道:“迟早的事,不过不是现在!无畏的逞英雄,那是自寻死路,没有这个必要。方平不敢战我,因为我封天一脉强大,他若出战,封天一脉并非无人!”

  “仗着靠山强大,所以就敢欺辱弱者?”

  “前辈也觉得长生剑是弱者吗?还是人族是弱者?”

  明廷不欲多说,也不接话茬,淡漠道:“你想如何?老夫修老夫的道,你走的道,在苦海掀起风云,又想如何?”

  殒灭笑道:“前辈别误会,请前辈看一场戏罢了!不止是前辈,晚辈已经邀请各方强者,来见证此战!封天一脉既然出世,殒灭也不敢有辱门楣。

  长生剑毕竟是当代人杰,此等英杰,战死在此,若是无人见证,岂不可惜……”

  明廷冷冷道:“你是自寻死路!你敢当着三界强者的面,斩杀长生剑,方平绝不会与你善罢甘休!”

  殒灭笑道:“公平一战罢了!若是长生剑不接战,那便罢了,殒灭也不会强人所难,可若是切磋之下,斩杀了长生剑,人王连此都无法忍受,要对殒灭出手……那封天一脉,也不会坐视不管!”

  “人族,本座也了解过一番,切磋,擂台之战,公平,这也是人族所推崇的。”

  殒灭笑道:“要不拒绝,要不……切磋之战,长生剑死了,方平难道要翻脸?”

  “拒绝……”

  明廷看着他,再看看他身后虚空若隐若现的气息,冷笑道:“若不是你逼迫,长生剑为何要答应和你切磋?进行一场不公平的切磋?可笑!”

  “前辈!”

  殒灭起身,气机溢散,笑容满面道:“此次请前辈前来,只是做一次见证罢了,而不是听前辈……羞辱殒灭!

  殒灭证道帝级……应该比前辈更早一些!”

  给你面子,喊你一声前辈。

  不给面子,你就是个废物。

  喊你来见证,那是因为你曾和人类携手作战过,这样的人看着人族强者陨落,更有滋味一些。

  而且明廷证道帝级,也是苦海中散修一脉的霸主强者了。

  可帝级……很了不起吗?

  自己证道帝级足足百年了,明廷一位借助他人之道证道帝级的家伙,也敢一而再的羞辱自己,真以为自己没脾气的?

  对付明廷这样大道不稳的强者,他封印了明廷的本源,想杀他,很轻松!

  这样的人,有何资格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

  ……

  与此同时。

  地窟,天庭。

  几位闭关的圣人再次出现。

  大殿中,有人笑道:“有意思,有趣!封天一脉……是封天帝那一脉吗?居然这时候出山了,一出山,就选上了人族这块硬骨头……看来志向不小啊!”

  “方平这次恐怕坐蜡了!”

  “哈哈哈,不错!接还是不接?接下了,李长生必死,人族不败之威,瞬间被打破,封天一脉扬名三界!不接,封天一脉可是有顶级强者坐镇,看这殒灭姿态,来势汹汹,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

  “是有意思!不接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和殒灭聊聊,也许……可以借机对人族下手!”

  “铸神使如何?”

  有人问了一句,很快,大都督笑道:“无妨,铸神使哪怕证道天王,也不敢轻易和封天帝作对……”

  天剑也道:“不错,封天王此人……虽说了解不多,可实力强大是真的,若是一直没死,铸神使哪怕证道天王,也十有八九不是其对手,铸神使这样的老狐狸,不敢轻易冒险的。”

  “这次看来是真有热闹可看了,也许可以看看方平绝望的样子……”

  “方平这人,霸道,嚣张,的确有几分王者之姿。可此次要是受挫,也许会干扰其不败之势。”

  “见机行事,也许可以趁机联手封天一脉。”

  “当然,吾等也要小心一些,封天帝若是真活着,也要小心此人,与他们合作,也是与虎谋皮。”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有了决定。

  去看戏!

  这可是一场好戏!

  方平忍住了,那这次要吃大亏。

  忍不住,吃亏更大!

  他们也乐见其成,双方无论谁损失,都是好事。

  ……

  这一刻,三界各方势力都在议论。

  忽然冒出来的封天一脉,好像很强大。

  强大的一出山,就挑衅人族。

  霸道!

  而人族,也一直霸道习惯了,哪怕之前很弱,他们也霸道,起码在方平崛起后,人族就一直霸道无边。

  这下是真有好戏看了!

  九皇一脉的人,纷纷接下了殒灭送去的请柬。

  观战!

  封天一脉传人,出山的第一战,也是立威的一战,拿现在最强势的人族来立威。

  没挑战方平,挑战的是长生剑。

  虽然是帝级对战绝巅,可殒灭自己都不在乎,其他人也没法说什么,弱肉强食,这就是现状。

  有人担心,有人幸灾乐祸。

  这一次,方平应对不慎,恐怕就是大事。

  而且……看起来很无解。

  答应了,长生剑危险。

  不答应,封天一脉大概不会善罢甘休。

  方平这次要吃苦头了吧?

  ……

  就在各界议论的时候。

   5月3号,人王方平回应,应战!

  三日后,5月6号,长生剑客李长生,战封天一脉殒灭!

  方平答应了!

  此话一出,三界轰动!

  人王妥协了。

  强势霸道的人王,这一次还是妥协了,选择了让刚证道绝巅的李长生迎战一位帝级强者,这摆明了是送死,是炮灰!

  一时间,舆论声响彻三界。

  “人王怕了!”

  “之前说的人族好像无敌,现在还不是怕了,将长生剑这位老师丢出来应付封天一脉……”

  “方平本就自私……不过选择放弃长生剑,保全人族,也说的过去。”

  “不错,人族处境不太妙,方平得罪的人太多,一旦此刻和封天一脉翻脸,那人族更危险。”

  “这封天一脉真的很强大吗?”

  “听说有天王坐镇!”

  “难怪,方平虽然可战圣人,可和天王差距还是有些大的,天庭重立,九圣临空,再得罪了一位天王,谁也保不住他。”

  有人嘲笑,有人理解。

  可以理解方平的选择。

  这个关头,在人族未来和长生剑之间做出选择,很难,可方平是人王,他选择了人族,放弃了长生剑,其实真的可以理解。

  哪怕众人嘴上嘲讽,心里还是感慨,方平日子过的艰辛。

  做出这样的选择,恐怕他也很痛苦。

   ……

  魔都。

  魔武。

  方平在这有自己的别墅。

  别墅外,满身是血的几位魔武强者,纷纷赶了回来。

  唐峰眼红,隔着大门,喊道:“方平,你真要让李院长去送死?大不了一战,哪怕战死,也不能让自己人去送死!”

  “方校长!”

  人群中,也有不少年轻人,热血上涌,大声道:“一战便是!校长征战四方,从不妥协,这次为何要答应对方,他是帝级,凭什么要挑战李院长?校长,您要看着李院长去送死吗?”

  “校长!李老师当初为了为您护道,走上了万道合一路,那时候,这是绝路!而今,人族昌盛,人人敢战,校长为何要答应此战!大不了和这所谓的封天一脉拼了!”

   “拼了!”

  “……”

  这群人,是来请命的。

  他们不希望看到长生剑陨落!

  这位老人,为人族征战多年,上次更是从禁忌海回援,以九品战绝巅,击杀绝巅证道!

  这样的人族英杰,岂能当成弃子放弃了?

  一群年轻人,双眼血红,有人振臂呼道:“方校长!方部长!方人王!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能因为我们穿上了鞋,现在就怕了!越怕,越容易出事!”

  “今日放弃了李院长,明日谁敢再为人族征战?”

  “是啊,校长,请校长收回成命!我们虽弱,可也愿一战,死再多人,也要让对方看到我人类的血性,绝不妥协!”

  “都住嘴!”

  这时候,后方来了一群人,刘破虏这些魔武老人走了过来。

  满身血腥气的刘破虏,喝道:“都干什么?逼宫吗?方平有方平的考虑,你们一群光知道莽的家伙,懂什么吗!”

  刘破虏喝道:“方平不难受吗?李长生是谁?是他亲自从南江地窟带出来的活死人,为了李长生,方平几次差点身死,轮得到你们来请命?”

  刘破虏怒道:“我们要是强大了,何至于如此!何至于让方平作出这样的选择!他有圣人级实力,他会怕了那所谓的封天一脉吗?”

  “还是为了你们,为了我们!为了整个人类!”

  刘破虏双眼猩红,“落后就要挨打,实力弱,那就要认命!只能选择更有利于我们的方式去解决!一位天王坐镇的势力,拼……谁去拼?

  你们?

  你们去送死都不够资格!

  还不是方平去拼?

  他死了,你们还有现在的好日子过?

  你们是逼他去送死,一群蠢货!”

  刘破虏怒道:“方平怕死吗?要不是我们的拖累,他在三界过的比谁都逍遥!今日居然有人会因为一个决定,来质疑他,你们这么有本事,自己去厮杀,你们能杀了天王,你们做主!”

  刘破虏实力也许不强,只是九品,可他资格太老,在魔武,资格比任何人都老。

  他一发话,众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唐峰红着眼,低声道:“刘老,我们不是质疑方平!我们……我们是不甘心!”

  “不甘心,那是你弱!”

  刘破虏怒喝道:“你去厮杀啊!你去干掉那个封天一脉的人,那不就行了!你有资格不甘心吗?你连这个资格都没有!你狂狮唐峰还真以为自己是狂狮天王了?”

  刘破虏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也是魔武的老人了!居然和一群屁都不懂的毛孩子来胡闹!谁给你的胆子,来人王修炼地请命的?

  记住了,人王!

  人族生死存亡,就在于人王!

  人人平等,那也要世界和平!

  此等种族存亡之际,人王就是天,你胡闹什么玩意,混账东西!”

  刘破虏看向四方,怒喝道:“不是人人平等吗?既然都不服气,自己去杀!老子不拦谁,谁杀了封天一脉的强者,那这次的切磋之战,就可以取消!

  不行的话,去地窟斩杀了九位圣人,我人族也敢和封天一脉死战到底!

  都没这个本事,光会吼,吼什么玩意,都马上滚蛋!”

  众人握着拳头,有人低声啜泣,“刘老……我们……我们真的不想看到李老师他……”

  “刘老!李老师命运多舛,六品境受伤之后,蛰伏十年,斩金身差点身死道消……而今好不容易证道绝巅……”

  “……”

  流血不流泪,这是魔武校训中的一条。

  可今日,一群人眼睁睁地要看着李长生去送死,都忍不住了,有人落泪。

  他们知道方平不容易,可亲手送李长生去死,还是让人无法接受!

  有人想到了方平,方平和李长生情同父子,也许……此刻最难受的还是方平。

  一时间,气氛悲戚,人人面露哀色。

  唐峰捏破了拳头,金色血液滴落,接着怒吼一声,转身就走,暴怒道:“战!去战斗!战到九品,战到绝巅,战到天王!死了一个李长生,人族人人都是长生剑!”

  他也不甘心!

  他也愤怒!

  可刘破虏的一番话,让他心中掀起了滔天骇浪。

  是的,我们不甘,然而我们连不甘心的资格都没。

  我们没资格去评判方平的选择,因为方平为的还是他们的生存。

  可为何如此的不甘心啊?

  唐峰双眼血红,八品……八品的废物!

  我还是不够胆大!

  不够骁勇!

  八品只能战八品吗?

  昔年,人族八品,不也在战九品吗?

  为何不敢!

  谁说了八品一定只能战八品!

  战九品!

  哪怕不敌,可那生死间的感悟,也会刺激自己潜力的爆发,让自己走的更快一点!

  唐峰走了!

  原本请命的众人,个个脸色涨红。

  下一刻,人群中,赵磊怒吼道:“走啊!去战斗!杀的地窟胆寒!杀光他们的强者,我们太弱,你们想一辈子只会请命吗?为何不能是我们自己去改变一切!”

  “走!”

  “……”

  群情汹涌。

  看着他们离去,刘破虏身边,郭圣泉叹道:“哎……要不要去劝劝方校长几句……现在的他,恐怕也很难受……”

  刘破虏看向别墅,也是一声轻叹。

  能如何?

  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方平恐怕比谁都悲伤,都自责。

  可事已至此,难道真的要和封天一脉还有地窟天庭同时交战?

  若是如此,人族真的危矣!

  ……

  别墅中。

  “悲伤”的方平,拿着筷子,夹着大块的牛肉,笑哈哈道:“吃!吃饱了干活!大猫,可劲的吃,回头我去找镇海使,要个大鱼头回来吃!这次就麻烦大猫你多上心了!”

  苍猫吃的嘴巴合不上了,含糊道:“不要本猫打架就行。”

  方平哈哈大笑道:“打什么打,这次不用你出手,我一个人干掉他们全部!我杀圣人难,杀几个帝级,他们算什么?我全力一刀下去,趁其不备,一刀一个!”

  说着,方平看向天木,大笑道:“木老,你怎么不吃?”

  天木无奈,我是树啊!

  树……吃什么牛肉。

  至于旁边那棵猫树,吃的起劲,天木只能说,这家伙是有其主必有其仆了。

  “人族实力不弱的!”

  方平也不管天木,看向屋中众人,“圣人级的,木老你,还有个蒋昊!帝级的,李老头这次之后也差不多了,还有地邢、明廷,弱点还在我手上呢,三位!

  绝巅境的,老吴、猫树、狡、力无奇……还有龙岛的龙轩,问仙岛的月无华,玄德境的玄奇真神……

  这些人,关键时刻都可以去求援,都会来的!

  人族弱吗?

  不弱!

  风云那几位圣人,既然投资了一次,我没死,那就会继续投资下去,打封天一脉他们顾忌,打地窟所谓的天庭九圣,没问题的!”

  方平自信满满,斗志昂扬道:“今天这顿饭,不是离别宴,是庆功宴!”

  方平大笑道:“这样也好,让唐狮子那些家伙知道,老子有多不容易!刺激刺激他们,让他们明白,这局势不是我不给力,是他们太弱!

  这些人当中,搞不好那天还能出绝巅!

  把那些即将绝巅的家伙,都给我拉过去,李老头,回头你去战斗,凄惨一点,别装,金身残破,绝望无比,即将陨落……

  这都没关系,还得吼上几句,悲伤绝望,人族无奈,只能自强!

  别说,这招很管用的!

  当初陈耀祖前辈几人突破,就是因为看到了人类的绝境,这才突破的。

  你也是,田师兄也是,不到绝望的时候,你们不知道什么叫努力,叫奋斗!”

  方平吃的满嘴流油,大笑道:“到时候,人族再出绝巅,我看也许要出好几个,这才爽!打一架,出几个绝巅,顺便斩杀一些帝级,大猫,那边妖族多,我杀了它们,你把尸体带回来,回头打造兵器,吃肉,人族还能更强!”

  苍猫郑重点头,“本猫会盯着的!”

  吃的!

  好多吃的!

  本猫岂会无视。

  外界以为方平在悲伤,岂知道方平哪有丝毫悲伤的感觉,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他都安排好了,这次就是去假天坟找老张他们玩的。

  有啥啊!

  至于外界的人悲伤,无奈,绝望……等自己干掉了那些家伙,这些人只会觉得刺激,爽快,心情大快之下,突破都顺利点。

  方平一边吃着,一边感慨道:“为了人族变强,我是真不容易!背负着骂名,谁有我艰难,老张在位的时候,哪有我这么靠谱!”

  众人无奈,别自夸了!

  方平这家伙,每次非要这时候坏了气氛。

  还有,外界那些家伙,都快被刺激疯了,这样真的合适吗?

  你哪怕假惺惺的出去说几句,也比在这大吃大喝好吧,合适吗?

  心里这么想着,却是没一人出去。

  随便了!

  刺激就刺激吧。

  那些家伙心脏不好的话,回头可能真会爆炸的。

  吴奎山心中想着,又有些歉意,我自己媳妇好像也在其中……算了,不管了,让吕凤柔也去疯狂一次吧,搞不好就成九品了呢。

  一群人,继续大吃大喝起来。

  什么危机,什么血战,什么李长生命不久矣……谁管他呢!

  没看李长生自己吃的都在满嘴流油吗?

  这家伙压根没想过自己会死!

  方平在……他要是死了,那才奇怪了。

  至于外面的人都快给他奔丧了,李老头只能说这些家伙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