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诡秘之主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九十章 私家侦探的宿命(周一求推荐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死了?

    威尔.昂赛汀死了?

    而且似乎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这会不会是假的?

    克莱恩又惊又疑地看着那具小孩尸体,心中霍然冒出了诸多想法。

    在他的认知里,威尔.昂赛汀属于自带特殊的小孩,可能与“怪物”途径的序列1“水银之蛇”有一定的牵扯。

    他玩的占卜游戏,他随口的一句“医生,你的运气会变差诶”,就让艾伦倒霉了很久;他折的千纸鹤,能让艾伦的星灵体在灵界被定位,被灌输人为制造的启示;他的行踪,就算克莱恩在灰雾之上也只能窥见一二,难以得到有效的结论……这样一个小孩,怎么会莫名其妙就死了?在艾伦医生做梦前就死了?他的亲人呢?

    克莱恩微眯眼睛,忍着强烈的恶心,仔细审视起那具高度腐烂的尸体,发现周围的泥土里有一些撕碎的塔罗牌。

    他的灵性直觉告诉他,眼前的尸体大概率就是威尔.昂赛汀。

    还真是让人震惊让人费解啊……回头去灰雾之上确认下威尔.昂赛汀是不是假死……等等,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早就决定不深入掺合这件事情了,免得被什么“水银之蛇”给缠上,这也许比封印物“0—08”还可怕……克莱恩猛地回神,对吓傻的守墓人和吓得快崩溃的艾伦医生道:

    “报警!”

    “好,好!”守墓人先是一愣,接着迭声回答。

    他拿着铁铲,转身跑向树林之外,快得就像后面有个活尸在追他。

    果然只是个普通人,一点也不谨慎,这种情况下,不是该提防周围的人有歹心吗?把背后暴露出来,很容易被人一铁铲拍上去啊……克莱恩瞄了守墓人的背影一眼,叹息着摇了摇头。

    他在廷根市值夜者小队的时候,看过不少案件卷宗,发现许多受害者就是这么被同伙给坑了的。

    想到这里,克莱恩走至艾伦医生旁边,弯腰伸手道:

    “没什么需要害怕的,他都已经死了。”

    “……就是已经死了才让人害怕。”艾伦平静了一点,没接受克莱恩的搀扶,自己爬了起来。

    他的黑色长礼服已沾满了泥土,看得克莱恩莫名有点心疼。

    我这人就见不得值钱的东西被损伤……他在心里感慨了一句。

    见艾伦还有些惊慌,克莱恩笑笑道:

    “这种时候,向你信仰的神灵祈祷有不错的效果。”

    “是吗?”艾伦愣了一下,在胸口顺时针点了四次,低声诵念道,“比星空更崇高,比永恒更久远的黑夜女神,您虔诚的信徒祈求您的眷顾……”

    反复低语中,他慢慢缓和了下来,不再像刚才那么恐惧。

    克莱恩顺手也在胸口画了个三角圣徽,无声自语道:

    “蒸汽与机械之神啊,你一点也不虔诚的信徒祈求你的眷顾……”

    说话的同时,他忍不住自嘲一笑,怀疑自己可能当场被雷劈死。

    不过,闪电和雷霆属于风暴之主,不在蒸汽与机械之神的领域内……克莱恩颇为轻松地想道。

    过了二十多分钟,两人坐到了附近警局的审讯室内。

    录口供的时候,克莱恩坦然告诉那些警察,自己只是一个接受委托的私家侦探,对发生了什么并不清楚,艾伦医生则详细描述了自己的梦境,以及作为挖掘出尸体的原因。

    克莱恩看得出来,那些警察根本不信,但他们出去转了一圈后,立刻改变了态度,表示艾伦医生和莫里亚蒂侦探没什么嫌疑,只需要在口供上签个字就可以离开了。

    艾伦对此颇为惊讶,克莱恩却一点也不觉奇怪,这明显是有值夜者出面了。

    他让医生提前去繁星教堂找主教的好处体现了。

    临出警局前,克莱恩毫不意外地看见了一道较为熟悉的身影,那是之前进入他梦境的值夜者。

    这位可能是队长的值夜者依然穿着灰色风衣,一看就比克莱恩抗冻,他蓝色眼眸一扫,没有半点异常地就从克莱恩脸上移开了视线,假装自己只是一位普通的高级督察。

    同样假装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私家侦探的克莱恩推了下眼镜,戴好半高丝绸礼帽,和艾伦医生一起离开警局,上了马车。

    吩咐自家车夫先去明斯克街后,艾伦转头看向克莱恩:

    “夏洛克,你觉得事情会到此为止吗?”

    “如果那具尸体真是威尔.昂赛汀,你应该不会再受到困扰了。”克莱恩顿了顿道,“艾伦,这段时间内,你有另外感觉到古怪吗?不管在什么事情上。”

    艾伦认真想了想,摇头道:

    “没有。”

    “这值得庆贺!”克莱恩吐了口气,微笑说道。

    对他来说,威尔.昂赛汀的事情就这样结束是最好的,虽然克莱恩在灰雾之上折的那只千纸鹤不会暴露什么,且事后的占卜是没什么问题,但他终究还是有些担心哪位值夜者突发奇想,借此找到一些线索,而如今,随着威尔.昂赛汀死去,这个案子也许很快就会走入死路,被放进卷宗里,暂时宣告结束,没有新情况不会再有谁关注。

    艾伦放松下来,转而疑惑道:“坦白地讲,我不认为我的口供具备太强的说服力,那些警察为什么最终选择相信?”

    “我也不知道。”克莱恩故意装傻道,“我还以为我又得让我的律师来领我回家,不,保释我回家。”

    艾伦少见地勾了下嘴角道:

    “夏洛克,在进警察局这件事情上,你似乎有非常丰富的经验?”

    克莱恩笑了一声,深沉回答道:

    “这是每一位私家侦探的宿命。”

    …………

    就在克莱恩和艾伦于格林墓园附近被带进警察局的时候,佛尔思.沃尔穿着一袭黑色典雅长裙,头戴垂下了细格网纱的黑色软帽,走入了那座略显寂静的墓园,找到了属于安丽萨太太的坟墓。

    她和休在一个小时前已经去皇后区找过格莱林特子爵,得到了对方愿意借款400镑,且不收任何利息的答复。

    格莱林特子爵唯一的要求是,两位非凡者陪他参加A先生将于今晚召集的聚会,保护他的安全,他急着搜集到“皇冠水母的毒液结晶”,以完成“药师”魔药的调制。

    ——“成年独角飞马的角”已经由奥黛丽从家族宝库里找到,以做生物学实验的名义弄了一根出来,这有效抵消了她的部分债务。

    而她还提出了一个附加条件,让格莱林特子爵借助尼根公爵的几个孩子,确认对方宝库里那个巨龙标本是否属于千面狩猎者,确认里面是否还有光点闪烁。

    搞定借款后,佛尔思没急着向“愚者”先生祈求,以尽快完成交易,因为那太过迅捷,会让休直觉地认为不对,从而产生怀疑。

    趁着空闲,佛尔思换了身衣物,租赁马车来到位于西区郊外的格林墓园。

    知道非凡特性不灭与守恒定律后,佛尔思已然明白自己成为“学徒”的主材料是安丽萨太太遗留的非凡特性,她相当于继承了对方的力量。

    所以,她难以遏制地想来这里一次,在安丽萨太太的墓碑前放一束花,说一声谢谢。

    此时已入初冬,绝大部分花朵早就凋零,但佛尔思依然买到了一捧素雅的鲜花。

    这是玻璃温室培养出来的花朵,价格颇为昂贵。

    感谢罗塞尔大帝的发明……佛尔思在心里由衷地说了一句。

    据她所知,贵族们在冬日宴会上用的那些花朵,大部分来自玻璃温室,少量则是从南方温暖地区直接用飞空艇送来的,这就超过了普通中产能够承受的范围。

    站在黑色的墓碑前,佛尔思深深看了几眼那张属于安丽萨太太的照片,弯腰放下鲜花,轻声说了一句:

    “谢谢。”

    她旋即站直身体,闭上眼睛,安静地回忆起过去的往事。

    就在这时,她听见了一道略显苍老的嗓音:

    “你真是一位又善良又好心的女士。”

    佛尔思睁眼侧头,发现那位来自亚伯拉罕家族的劳伦斯先生不知什么时候也出现在了这里,手中同样拿着一束淡雅的鲜花。

    “不,这不是善良,也不是好心,安丽萨太太曾经给失去母亲的我带来一段难以忘怀的温馨时光。”佛尔思真诚地说道。

    她的眼睛突然有些润湿。

    劳伦斯只眼角有些皱纹,边放下鲜花,边叹息道:

    “这说明你重视情谊。”

    随口闲聊了几句,佛尔思准备告辞,劳伦斯正挥手示意,突然剧烈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

    他咳得双脚发软,咳得倒在了地上,似乎随时会窒息而亡。

    作为一名正规学院毕业的医生,佛尔思毫不犹豫就转身回来,蹲了下去,展开急救。

    一番忙碌后,劳伦斯的情况终于稳定了下来,他擦干净口角的唾液,微笑对佛尔思道:

    “女士,能送我回旅馆吗?”

    “没有问题。”佛尔思搀扶着对方起身。

    劳伦斯望着前方,眼睛略有些失焦,他轻咳一声,半是悲凉半是自嘲地笑道:

    “我的生命也许已经走到尽头了……”

    PS:周一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