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诡秘之主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六章 驱散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什么情况?

    达尼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见的画面。

    这并没有让他感觉震撼,反倒莫名惊悚,就像喝醉以后,跳进装满冰块的水桶里,从脚底到头顶,都渗入了刺骨的凉意。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变得这么诡异?达尼兹吸了口气,强迫自己扭回脑袋,追向格尔曼.斯帕罗的背影。

    他发现这位疯狂的冒险家越走越快,以至于自己必须小步快跑才能跟上。

    穿透街道,走过巷子,达尼兹忽然看见树上掉下来一道青绿色的影子。

    啪,它覆盖着鳞片,扭动着滑腻的身躯,顶着三角形的脑袋,吐着细长猩红的芯子,竟是条不短的毒蛇!

    狗屎!这个季节这种天气怎么会有蛇出没?达尼兹并不怕这种生物,甚至还烤过蛇肉吃,让他受到刺激的是这反常的情况。

    绕过那条原地盘缠的毒蛇,达尼兹下意识望向左右,发现两侧的排水沟里,房屋破损的墙角中,表面生锈的自来水管道内侧,有一双双冰冷的,竖直的,不同颜色的瞳孔望向外面。

    达尼兹本能打了个寒颤,只觉头皮似乎被人用密密麻麻的细针扎了一遍。

    他不敢再停留,也不敢离去,再次加快速度,紧紧跟在格尔曼.斯帕罗的身后。

    进入“蔚蓝之风”旅馆,沿着木制楼梯往上时,他忍不住抬头,想要询问一句。

    突然,他胸口一闷,呼吸为之滞涩了一下。

    这一刻,他就像潜入了海底,正被沉重的水流从四面八方挤压。

    哗啦!

    隐隐约约间,达尼兹听到了潮水奔涌的声音,看见格尔曼.斯帕罗的四周荡起虚幻层叠的波光,仿佛生成了一片无边无际,深不见底的蔚蓝海洋。

    那海洋之中,有一道巨大的,青蓝的身影如同高塔,支起了一切。

    这……达尼兹的右脚停在了半空,竟踩不下去。

    类似的感觉,他并不陌生,上次海盗大会时,“五海之王”纳斯特比这更加威严,更加恐怖,几乎所有海盗都抬不起脑袋,只将军级的强者才能勉强对抗。

    达尼兹很清楚,这绝不是格尔曼.斯帕罗本身的表现。

    如果对方处在了那个半神半人的层次,狩猎“钢铁”麦维提时,根本不需要引入“代罚者”!

    海洋……潮水……达尼兹脑海内先是飞快闪过了这两个名词,旋即又联想到了反抗军基本信仰“海神”卡维图瓦的事情。

    “难道,难道格尔曼.斯帕罗刚才触摸那把骨剑时,由于未知的因素,遭受了‘海神’的诅咒?那具完全缺失了水分的信徒尸体就是诅咒发动的条件之一?刚才的车夫跪拜匍匐,亲吻地面,是因为感受到了‘海神’的气息?

    “嘶……格尔曼.斯帕罗今天恐怕会死在这里……我要不要逃远一点,免得受到波及,最多,最多,之后回来给他收尸……

    “也许还有救,我用‘降灵仪式’请教下船长,她懂那么多奇奇怪怪的秘术,应该能解决这个问题……不,主啊,‘降灵仪式’的条件是500海里以内,他们还得航行至少一天半才能进入这个范围……”

    竭力思索办法中,达尼兹不再那么恐慌,踏实脚步,跟着格尔曼.斯帕罗进入了那间豪华套房。

    克莱恩依旧没有说话,深棕的眼眸似乎染上了浓郁到近乎黑色的蔚蓝。

    他直奔卧室,喀嚓一声反锁住了房门。

    达尼兹立在外面,一会儿想跑,一会儿觉得还能抢救下对方。

    卧室之内,克莱恩闭上眼睛,等待着契机。

    忽然,他逆走了四步,每一步都伴随着一句诵念。

    他的耳畔迅速响起了一阵阵或躁狂或尖锐的呓语,灵体虚幻往上,直入灰雾。

    无声无息间,他听见了一道凄厉痛苦,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嚎叫。

    克莱恩出现在了古老的宫殿内,出现在了斑驳长桌的最上首。

    下方安静不动的灰雾里,呈现出了一条虚幻的,巨大的青蓝色海蛇。

    它置身于一片古老晦暗的遗迹内,盘绕在半倒的支柱上,狰狞的头部扬起,血腥的巨口张开,露出一根根比人类小臂还要长的弯曲尖牙。

    乳白色的尖牙上,血色层叠,黏液流淌。

    这条海蛇疯狂甩动着尾巴,掀起了恐怖的海浪,荡起了夸张的涟漪,让整座遗迹摇摇晃晃,似要坍塌。

    这画面飞快破碎,飞快黯淡,无论那巨大到超乎想象的海蛇如何挣扎,也难以扭转,只能痛苦长嘶着化为一点点光芒,泯灭于灰雾之中。

    克莱恩坐在属于“愚者”的高背椅上,静静注视着这一切,许久没有额外动作。

    灰雾悄无声息地蔓延着,这里的场景似乎亘古未变。

    过了几十秒,克莱恩后靠住椅背,轻叹一声,吐出了对方的名字:

    “‘海神’卡维图瓦……”

    触碰到那把骨剑后,他已然感受到了异常,并在和“光头”卡拉特的对话中,敏锐发现一股细小微弱但本质极高的阴冷邪异力量不知什么时候侵入了自己的体内,正缓慢地污染着自身的灵魂。

    克莱恩当机立断,掉头就走,然后察觉到那邪异的力量在与周围产生关联,逐渐强壮,一点点连通某个未知所在。

    所以,他一边分心对抗那种侵蚀,一边控制自己,不与周围交互,

    克莱恩相信,只要自己对途中的异常做出反应,侵蚀就将更加剧烈,甚至无法逆转,

    他原本想的是就近找个盥洗室,借助灰雾的屏蔽与隔绝,消融掉那邪异阴冷的力量,但考虑再三后,还是决定远离那片区域再说,因为周围的“海神”信徒非常多,极有可能造成意外。

    这个过程里,克莱恩又把握到了一点,那就是如果自己提前“驱除”,“海神”卡维图瓦投射来的力量会有部分残余于血肉内,后果与影响未知。

    他不得不耐心等待起契机,等待着那阴冷邪异的力量彻底渗透入自己的灵,以便一举“净化”。

    回味了下整件事情,克莱恩手指轻敲桌缘,低声自语道:

    “并不强啊……”

    “海神”的位格比他想象得要低不少!

    他原本的打算是,用招待阿蒙分身的那一套来对付试图侵蚀自己灵魂抢占自己身体的“海神”卡维图瓦投影,结果还没融入“黑皇帝”牌,未丢出纸天使,对方就直接被灰雾给驱散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据此,克莱恩得出结论,“海神”卡维图瓦的位格要低于“渎神者”阿蒙——虽然后者可能更擅长侵入,但当时只是一个分身。

    是被“风暴之主”捶到位格掉落,还是本身就不到天使阶,只是较强大的,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回应信徒的半神?克莱恩疑惑回忆,发现“海神”卡维图瓦的状态很不正常:

    “这邪灵的存在基础相当脆弱,似乎随时会崩坏瓦解……

    “而且,它和它置身的那片遗迹,有与灵界交融的感觉,正因为如此,当初躲过了风暴教会的围剿?”

    克莱恩往后靠住椅背,隐约间有了个猜测:

    “今天的事情不是偶然,都源于考古学家拉蒂西亚拿走了被遗忘神庙内的某件重要物品,导致苟延残喘的‘海神’卡维图瓦情况一下恶化,难以再长期维持自身的存在……

    “它一边让信徒寻回那件物品,一边为附身存活做着准备,那把骨剑应该就源于它的半神之躯,隐藏着它投射过来的一点力量,只要目标合适,就会侵入触碰者体内,污染灵魂,建立坐标,让本身的灵在消散前转移过来……

    “但是,它明显不擅长这方面的事情,嗯,它不是水银之蛇,没法自我循环,转世重来,也不像‘渎神者’阿蒙,可以寄居于别人灵魂内,真要占据了这具身体,只会导致血肉彻底崩溃,制造出一个恐怖的怪物。”

    按照这个逻辑发展,濒临彻底陨落的卡维图瓦接下来还会有很多疯狂举动……克莱恩微皱眉头,不再耽搁,坠入灰雾,返回了现实世界。

    他解除反锁,拉开房门,进入客厅,吓了来回踱步的达尼兹一跳。

    达尼兹上下审视了几眼,谨慎又戒备地问道:

    “你,没问题吧?”

    克莱恩维持着格尔曼.斯帕罗的人设,平静回答道:

    “解决了。”

    解决了?达尼兹左看右看,又眺望了卧室一眼,怀疑自己之前的感受全是幻觉,根本没什么“海神”的诅咒。

    他在卧室里做了什么?才一两分钟就解除了“海神”的诅咒?嘶,这家伙秘密不小啊……达尼兹倒退两步,让开了道路。

    …………

    摆放着不少杂物的桌子旁,坐在铁轮椅上的“光头”卡拉特一脸遗憾地对纹身男埃德蒙顿道:

    “真是可惜啊。”

    “只差一点……他没有拿起,仅仅碰了一下。”埃德蒙顿同样叹息。

    卡拉特望着那略显弯曲的骨剑,狂热自语道:

    “当有外来者拿起这把圣剑,神将重现于大地……”

    埃德蒙顿随之跪了下来,似乎在对神灵告解。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卡拉特和埃德蒙顿突然听到了两声惨叫。

    他们抬头望去,发现有两位同伴直直栽倒,皮肤如同风化的岩石,失去了所有的水分。

    卡拉特和埃德蒙顿对视了一眼,感受到了某种异样的氛围。

    两人同时直起身体,看向了桌子。

    那把乳白色的圣剑喀嚓一声裂开了,碎成了无数小块。